《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三圣之陨

树人方一幻化而成,立刻恢复了些许的行动之力,四肢猛然一阵狂舞,体内一阵诡异的震荡传来,木化身躯中的部分黑丝竟被硬生生的震断而开,接着大步一迈,足下滚滚雾气一生,将其一托的也腾空飞起。

“嗤嗤”声一响,原本看似动作迟缓的天巫骸骨,两条手臂一动,十指以肉眼难以望见的速度蓦然冲高空一抓而去,当即有无数血线化为大网的交织切割而下。

刚刚飞出的树人,身躯一顿,就化为无数碎片的爆裂开来。

爆裂中一股绿气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道淡绿色虚影的一冲而出,一个闪动后,出现在二十多丈外的高空处,再一闪就要追上前面的两名小人。

就在这时,巨大骸骨目中绿焰一闪,大口突然一张,一下喷出一抹亮丽异常血霞。

绿色虚影只觉四周虚空骤然一紧,身后就立刻传来一股难以想象的庞然巨力,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血霞一卷的扯拉而下,再一个闪动后,就毫无抵抗礼的被吸入了骸骨巨口中,并飞快的咀嚼了起来。

遁光一闪!

吴姓老者和余姓老者两人的元婴,却趁机冲出了铁笼,但目光往回扫了一下后,正好看到了最后一名老者陨落的下场。

二者当即又惊又怒。

余姓老者当即一声大喝,所化元婴两手一搓,一团黑焰在身后闪现而出,再迎风一晃后,就化为一头浑身漆黑的巨蝎虚影来。

此元婴两手再一掐诀,就要催动此蝎冲入铁笼中。

但这时却“砰”的一声,一把被旁边的吴姓老者元婴抓住了手臂:

“这点攻击根本无用的。我等失去了肉身,再加先前元气损耗太多,已经奈何不了这具血煞尸了,还是趁其未全恢复自由前,先逃命要紧。否则,我们三个真可能全陨落在此地的。”

话音刚落!

下方铁笼一阵巨颤,巨大骸骨一条大腿一动后,庞大身躯竟然颤颤巍巍的站起了半边来,并用闪动绿焰的双目,木然的望了一眼铁笼外的元婴。

这时,骸骨体内的黑丝赫然被吞噬了大半,只有一小部分还聚集在另外一条大腿处,继续勉强的抵挡着血丝的进攻。

老者两个元婴一接触骸骨的目光后,均都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寒。

“好,听吴兄的。我们走!”余姓老者一咬牙,将背后巨蝎法相一散,不甘心的说道。

“这就对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我等逃得性命,还怕此仇不能报吗?”吴姓老者轻松了一口气。

“吽!”

铁笼中骸骨,硕大头颅一摇动,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吼声来,另一条大腿再一晃后,竟慢慢的要站直了身子。

“走!”

这一次,两个元婴再不敢在原地继续逗留什么,当即遁光一起,就化为两道青白两道长虹的破空而走。

只是一连十几个晃动,二者赫然就到了血湖的边缘处,眼看再一催法诀,就要彻底逃出了此片区域。

但就在关键时候,忽然前方轰隆隆声一起,一片血霞竟丝毫征兆没有的浮现而出,滚滚的迎头激射而来。

两名老者一惊,急忙将遁光一停,再次现出了元婴之身的互望了一眼,当即一个单手掐诀,背后黑色火蝎虚影再次浮现而出,另一个则一张口,放出了一口青色小钟和一面白骨盾牌。

血色光霞看似极远,但是一个模糊后,不知如何的就到了近前处,血光一敛,从中并排走出五名一般无二的青年男子来。

“血合五子!”

吴姓老者一惊,失声的叫出了对面五人的名字。

“五位道友怎会出现在这里的,莫非是一直暗中跟着我等兄弟,想坐收渔人之利不成?”余姓老者元婴却目中凶光一闪,阴沉的问道。

五名青年神色木然的站在原地不动一下,仿佛根本未曾听到对面二人的话语一般。

这让两个老者均都一怔。

余姓老者目中涌上疑色,这才重新打量了血合五子几眼,终于发现了五名青年和以前的不同处。

此刻的血合五子,眼中竟闪动着血红之极的光芒,同时原本光泽异常的肌肤也比先前干瘪了几分,同时隐约散发出一股原先根本没有的腐臭气息。

这让此老者心念一转后,立刻想到了什么,脸色立刻有些难起来了。

吴姓老者这时也发现血合五子的诡异除,和余姓老者打了一个眼色后,二个元婴身形一动,当即向两侧徐徐一退而开,拉开了和血合五子间的距离。

“两位要去什么地方。既然二道友肉身已失,不如就将婴交出,让本座直接吞噬掉,来多增加两分神通如何?”

一个阴森的声音突然从附近虚空中传出,接着血光一闪,血合五子上空波动一起,一个光蒙蒙的血影一闪而现。

“阁下好大的口气,真以为我兄弟只剩下元婴就可随意捏搓了。”余姓老者见此,怒极的回道。

“光凭我一人,可能有些力所不逮,但现在多了五具血傀儡的话,擒下你们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血影发出阴森的笑声,并再也不愿多说什么的单手一掐诀,四面八方的虚空中“轰隆隆”声一响,无数团血云蓦然丝毫征兆没有的滚滚浮现,正好将两个元婴连同血影血合五子等人全都围困在了同一处。

接着神秘血影一声得意的啊笑,身形一扑,就化为一道血虹的飞射而来。

血合五子五人则身形一动,各自无声无息的放出十几丈剑光,催动挥舞下,也气势汹汹的奔两名元婴一卷而来。

两名老者元婴见此,虽然惊怒交加的也同样催动神通宝物的加以抵挡,但转瞬间就落在了下风,但眼中不禁流露出了一些绝望的神色来。

失去了肉身的他们,绝对不可能坚持太久的,被擒下恐怕真是转瞬间的事情。

而结果也最终像他们预料的那般。

一顿饭的工夫后,血色人影把玩着手中新得数件宝物的时候,面上尽是满意的表情,体表散发的血色光霞赫然比先前又浓厚了三分。

“吽!”的一声怪吼,从血湖中心处隐约传来。

“血煞尸!嘿嘿,想不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只想得到天鼎真人的衣钵,没想到却找到了血煞尸,还是大乘中强者的尸骨变化而成的煞尸。只要将煞尸重新祭炼一番,无论抵挡天劫还是以后对敌,可都是妙不可言的。”

血影欣喜自语的几句后,再望了望远处巨吼传来的方向,目中狞色一现,将手中宝物一收而起。

他大袖再一抖,体表血光狂涌而现,当即将其连同血合五子全都一下卷其中,并化为滚滚霞光的直奔血湖中心处飞去了。

此时,巨大铁笼中,那具天巫骸骨所化的血煞尸已经将体内黑丝彻吞噬干净,庞大身躯终于在晃动中一下站立了起来。

望向远处滚滚而来的血霞,煞尸口中吼叫声再次发出,目中凶光一闪后,就同样飞出了铁笼,直奔远处滚滚血光迎了过去。

片刻后,在血湖上空轰鸣声大响,爆裂之声连绵不绝。

……

“终于修好了,应该可以支撑两三次的传送了。”韩立望着眼前涣然一新的小型法阵,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经过半日时间,他不但用自带的材料将此法阵修复,甚至略作了一些小小的改动,但丝毫不影响其传送效用。

当他单手掐诀一点,见法阵非常顺利的激发而起,并开始传出嗡嗡的声音后,当即不再迟疑的一个大步迈入其中。

白色光霞一卷后,整个人就在法阵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下一刻,当韩立重新睁开了双目的时候,赫然到了一个黑黝黝的空间中。

“这里是……”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灵目之力一开,就将四周一切全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只见此刻,他身处一个类似丘陵般的小山头之上,附近有几颗十来丈高的巨松,足下是另外一座不大传送法阵。

再远一些地方,则是山峰叠峦,翠木成片,竟仿佛身处连绵群山中一般。

韩立只看了片刻,忽然轻笑了一声,袖袍一抖,一口青色飞剑从中一飞而出,迎风一晃后,蓦然幻化成了百余丈擎天巨刃,并放出刺目青光的在高空盘旋飞舞起来。

“斩!”

韩立口中淡淡吐道。

当即巨刃一声长鸣,一个模糊后,蓦然向四面八方各斩出一道千余丈长的剑光。

青蒙蒙剑光所过之处,黝黑虚空全都被一斩而开般的通明大亮起来。

那些远处的连绵山峰的画面骤然一阵扭曲,一下幻化成了十几丈高的洁白石墙,从四面八方将整座小山连同近些的一些树木全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所处地方,竟仿佛是一座巨型庭院。

韩立双目微眯的重新打量了一番很远处的白色石墙后,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表情,并忽然一转首,冲山头上某个巨树淡淡说了一句:“道友已经躲藏这般长时间,是不是也该出现见见韩某了,还是阁下打算让我亲自出手相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