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六十一章 血煞尸

不过三人也是谨慎异常之人,并没有马上落在骸骨旁边,而是互望了一眼后,吴姓老者才小心翼翼的手指一弹,一团黑光向下方徐徐一落而去。

大出乎三人预料,黑光一落在血色长链上。竟“腾”的一声,汹汹燃烧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看似大有来历的血链就凭空化为了灰烬。

里面那具天巫骸骨倒是在黑焰中丝毫不变,仍然保持原先的洁白圆滑光洁。

三名老者见此,大喜过望。

吴姓老者更是再无任何迟疑下,手中法诀一收,顿时下方黑焰全一闪而灭。

此老者身形再一个晃动后,就落在了先前一直偷偷打量的某节骨骼上方。

此块骨骼中心处,赫然正是先前看到的那团酷似玉简的模糊黑影。

其他二老见此,同样兴奋的一飘而下。

“二位道友现在可辨认清楚这里的东西了?”吴姓老者凝神细望了骨骼中黑影半晌后,眉头一皱的问道。

“不行。天巫大人的骨骼中藏有某种干扰神识的能量,虽然比在铁笼外强上一些,但神念一侵入里面会立刻被打散开来,无法看清楚这东西的本来面目。”余姓老者将目光一收后,有些郁闷的言道。

“在下神念之力远不如二位道友,二位都不行,小弟就更无能为力了。”最后一名老者,则叹了一口气的回道。

“算了,不管这是何物,但既然是天巫大人所留,多半和其衣钵传承有关。我们直接破开取出,不就一切都清楚了。”余姓老者舔了舔嘴唇后,怪笑一声的说道。

接着却不等其他二人回答,白光一闪,一口细长的白色骨剑在手中出现,并一抖后,恶狠狠的冲黑影处一斩而下。

“砰”的一声。

白色骨剑一接触骨骼瞬间,其中蕴含的莫大威能,竟泥牛入海般的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并被下方某股涌出的巨力一下反弹跳起。

看似锋利异常的剑刃,更是未在所斩处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天巫遗骸竟仿佛金刚之躯般的坚硬。

巫灵三圣看到此幕后,非但没有沮丧之色,反而互望一眼后,均从对方面上看出了异常惊喜的表情。

连陨落后遗留骸骨都强横到这般程度,可见天巫生前所修功法玄妙到何等地步了。

这让巫灵三圣对其衣钵传承更加期待了几分。

“幽骨剑既然不行,看来普通宝物也无法破坏骸骨了。其他威能太大的宝物,则会连里面所藏之物也一同毁掉。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我用秘术将其直接取出来吧。”吴姓老者吸一口气后,毅然说道。

“吴兄要动用透换之术?”余姓老者闻言,神色一动起来。

“也只有此术,才能保证不损坏骸骨,就可将东西取出来的。”吴姓老者如此的回道。

“但此术需要消耗法力巨大,吴兄先前就已经动用了不少元气,现在还能再成功施展此术吗?”第三名老者踌躇了一下后,却担心的问道。

“放心,老夫既然如此说,自然有几分把握的。倘若施展失败,二位再用其他霹雳手段也不迟的。”

其他两名老者听对方如此一说,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于是就见吴姓老者,先掏出一颗血红丹药,扬首吞下,接着原地盘膝打坐了一会儿后,才面上血光一现的重新站起身来,一身原本有些衰弱的气息,竟似乎一下恢复了不少。

老者凝望了身下骨头中的黑影一眼后,手臂一抬,十指开始飞快的掐动某种玄妙法诀,同时口中念动起一种晦涩的咒语来。

其他两人则在一旁肃然的望着这一切。

随着咒语声的越来越大,血湖附近的天地元气为之一颤,以某种诡异的节奏震荡不停起来。

吴姓老者身躯附近随之开始出现一些乳白色不知名符文,以同样的节奏颤抖而起,并发出低沉的嗡嗡声。

老者手中法诀一停,一只手掌向藏有黑影的骨骼徐徐一探而出。就在这时,附近乳白色符文微微一顿,蓦然一下变得透明起来。

吴姓老者探出的手掌,同样随之晶莹剔透,竟随之同样的透明化起来。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透明五指一接触骨骼时,就仿佛无形之体般的直接没入其中,并冲里面所藏黑影一抓而去。

看似异常简单的举动,却让吴姓老者法力以难以置信速度飞快流逝,顷刻间工夫就让其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起来。

“噗”一声。

吴姓老者五指终于将黑影一把抓住,并一寸寸的缓缓缩回,动作之慢尤胜先前。

不过当那些透明符文全都开始狂闪不定的时候,手掌终于五指紧握的从骨中一抽而出,一闪的恢复了原先的形态。

几乎同一时间,在附近盘旋飞舞的符文也一声闷响,全都微微闪动的爆裂而开。

吴姓老者虽然满头大汗,但是脸上却不禁全是狂喜之色了。

“吴兄,快让我们看看,此物是不是记载天巫大人功法的衣钵玉简。”

其他两名老者同样大喜过望,眼也不眨的盯着同伴紧握手掌,其中的余姓老者更是急忙说道。

吴姓老者并未回答两位同伴什么,而是深吸一口气后,才将紧握手掌一抬而起,并缓缓一放而开。

一枚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灵纹的漆黑玉牌赫然出现在那里。

“这是……”余姓老者不禁微微一怔。

但尚未等其反应过来什么,吴姓老者却忽然脸色一变的叫一声“不好”,将手中玉牌猛然往高空一抛而出,同时身形向后倒射而去。

“砰”的一声,手中玉牌瞬间爆裂而开,从中一下喷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来。

这些符文一个模糊后,暴雨般的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方一接触下方巨大骸骨,纷纷活过来般的往里面拼命钻入。

而巫灵三圣在如此近距离下,虽然也大惊的拼命躲闪,但仍有一部分黑色符文,一闪即逝的没入他们身躯中。

护体灵光竟然丝毫效用未起。

三名枯瘦老者大惊失色,或单手掐诀,体内蓦然冲出数件防御至宝,或一声低喝,身躯一下浮现尺许高的腾腾黑焰。

但三人无论施展何种神通,都在下一刻的“咕咚”一声中,直接翻身栽倒的从空中坠落而下,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骸骨身上。

此刻的巫灵三圣,无论脸上还是手脚,全浮现出一根根的黑丝,几乎遍布全身肌肤每一寸地方。

三名枯瘦老者更是觉得无论肉身还是真元,竟全都一下失去控制般的变得麻痹无比,甚至连深藏体内的元婴,也被一根根黑丝缠绕的密密麻麻,同样无法动弹一下。

如此惊变下,巫灵三圣自然全都惊怒交加起来。

就在这时,附近原本动也不动的半人半马骸骨,体内的那些黑色符文同样化为一根根黑丝的向整具身躯蔓延开来,并眼看就要遍布每一寸地方的时候。

巨大骸骨空洞洞的眼眶中,蓦然两点绿光一闪而现,再滴溜溜一转后,一下化为两团汹汹燃烧的绿焰。

与此同时,其庞大身躯血光一闪,体表一下浮现一层血蒙蒙光幕来,接着再飞快一凝后,又一下幻化成无数根血丝,同样一闪的钻入自己身躯中。

下一刻,骸骨中就传出“嗤嗤”的怪异声,黑红两色血丝仿佛生死大敌般的一下交织缠绕到了一起,并疯狂的扭动互相吞噬起来。

一时间,骸骨体表一下泛起黑红两种刺目光霞,并忽暗忽明的狂闪不定。

“煞尸,是血煞尸变。刚才的那东西不是天巫大人的衣钵,而是天鼎真人用来震慑尸变的禁制符文。”最后一名老者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唰”一下苍白无比,口中更是失声的大叫起来。

其他两名老者也同样惊惶起来,拼命的用各种法诀想再调动真元,可惜那些黑丝如同跗骨之蛆般的紧紧粘附在经脉各处,让所有法诀秘术全都丝毫效用未有。

片刻工夫后,三者全多面无人色起来。

一声怪异叫声,突然从巨大骸骨张开的大口中传出,接着眼眶中的绿焰一闪后,原本动也不动的骸骨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同时体内的那些血丝一下粗了数倍以上,纷纷将互相交织的黑丝全都一闪的撕成粉碎,再吞噬融合进了自己体内。

转眼见,骸骨体内黑丝就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消失起来,原本一动不动的骸骨,蓦然一条粗大手臂一动,往地上按了一把后,庞大身躯就在轰隆隆的震动中,一下坐了起了小半。

这一下,让巫灵三圣均都一下魂飞魄散起来。

若是平常时候,这煞尸纵然厉害无比,但三人联手之下自然也不会畏惧什么,但在现在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情形下,自然又是截然不同了。

眼见这具天巫骸骨变化成的煞尸就要真的破掉身上的天鼎真人禁制,三人不觉同时起了拼命之心。

当即就见吴姓老者和余姓老者一声大喝后,同时天灵盖同时一声闷响的爆裂而碎,各有一个小人在烟雾缭绕中一冲而出。

至于最后一名老者,双目绿光骤然一现,肌肤表面绿色符文一闪后,就有无数绿油油的藤蔓枝条等植物疯狂从其体内狂涌而出,竟顷刻间化为了一颗十几丈高的巨大树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