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六十章 骸骨

当即短剑嗡嗡声一响,那些怪虫图案一下活过来般的在剑身上游走不定起来。

余姓老者手臂一挥,短剑当即化为一道血光的直奔铁笼一斩而下。

“砰”的一声,血光方一接触到铁笼,顿时雷鸣声大起,无数金弧缭绕浮现。

血光当即一声呜咽的反弹而开,并一闪的重新化为短剑的落回到了余姓老者手中。

“辟邪神雷”

此老者大惊失色,急忙将手中短剑往眼下一放,顿时发现手中之物出现数道细细裂痕,一副已经受损不轻的模样。

要是韩立在次见到此幕,自然也会吃惊不小。

先前从铁笼上弹起的金色电弧,猛一看和其修炼的神雷有些相似,但再仔细一看后,却又有几分的不同。

这些金色电弧虽然同样金光灿灿,但是每一次闪动爆裂间,都隐约有紫金色符文随之若隐若现,威能之大远在韩立已经掌握的辟邪神雷之上。

“真是辟邪神雷……不对,似乎不是普通的辟邪神雷。对了,早就听闻当年的天鼎真人除了精通数种雷霆之力外,似乎还掌握了一种提炼精纯雷霆之力的神通,可以让一般雷道威能凭空增幅十倍以上的。”最后一名老者见到此幕也是一惊,但马上眉头一皱的说道。

“这可麻烦大了。原本辟邪神雷对我们巫灵一脉就大有克制之效的,再是被提炼精纯过的此神雷,要如何的破解?”余姓老者将手中短剑一收后,恨恨的说道。

此剑看似不起眼,其实却具有数种不可思议的威能,如今一下出其不意的受损,自然让其心中大为痛惜的。

“放心,辟邪神雷纵然再厉害,但在没人亲自主持下也不过是一种死物而已,顶多破解时要多花费些时间。我倒是担心,这铁笼上加持的禁制绝不只有这一种,后面的禁制破解起来恐怕更加的不易。”吴姓老者盯着铁笼上那些诡异尖刺和那一条缠绕尸骨全身的血色长链,若有所思的说道。

“再难,也要将其打开,否则此行我等岂不是白忙碌了一场。也罢,这次试试老夫的幽冥阴水能否先破掉辟邪神雷吧。”最后一名老者精神微振,一张口,喷出一只灰扑扑的葫芦来。

此老者单手冲葫芦虚空一点,顿时此物一个倒转,表面霞光一闪后,从中一下涌出滚滚黑水来。

此水似乎奇寒无比,方一飞出葫芦的瞬间,竟让附近虚空温度骤然急降,同时一丝丝灰气从中散发而出,并传出一股古怪的腐朽味道。

老者再念念有词一催下,黑水当即在高空中一个盘旋,就蓦然化为了一条模糊不清的黑色蛟龙,张牙舞爪下,直奔铁笼一扑而去。

铁笼表面再次雷鸣声一响,无数金文浮现间,一层金灿灿电网当即浮现而出。

轰鸣声大起!

黑水和金弧当即爆发出惊人光芒的交织到了一起。

……

韩立站在一座高大之极的殿堂中,望着对面供桌上高耸的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目光闪动的思量着什么。

此雕像和真人差不多大小,赫然是一名身穿白色道袍,斜背一口血红长剑的中年道士。

雕像目光斜视前方,神情淡然,给人一种不似尘世间众人的飘渺感觉。

而在道人雕像两旁,还各有一头青色巨鹰和一头银色螳螂的灵兽雕像,同样的活灵活现,显得十分的狰狞异常。

“这大概就是天鼎真人了,其他人想来也不可能有这般风采的。”韩立看了一会儿儿后,喃喃的说了一句后,目光向两侧各扫了一眼。

只见在两侧的地面上,东倒西歪的躺着四具两丈高的血甲傀儡和两具不知名的尸骨残骸。

那四具血甲傀儡虽然躺在地上静静的一动不动,但浑身甲衣光滑锃亮,连一丝伤痕没有,手中持有的巨锤,巨剑等兵器更是完好无损保存着,仿佛随时都可以再跳起来一般。

至于那两具尸骨,一个只剩下半边身躯,四口乌黑飞剑凭空断成十几截的洒落在身边。

另一具尸骨,头颅却直接的不翼而飞,身边却留有一个破碎大半的紫色盾牌和一柄彻底扭曲成麻花状的银色短尺。

两具尸骨各躺在两具血甲傀儡中间,看倒下姿势似乎是在力战这些傀儡中,同时毙命陨落掉的样子。

而从尸骨上还残留的淡淡灵气判断,应该是下面一层大厅中和巨兽战斗过其中两人。

不过韩立目光在两具尸骨上仔细看了数遍后,并未找到其他残余的法器宝物之后,才身形一个闪动,竟一下凭空在原处消失的无影无踪,出现在了天鼎真人雕身后处。

在那里赫然有一座已经残缺的小型法阵,中心处则有一个直径丈许的乳白色石台,表面分别有几个形态各异凹槽,似乎原本镶嵌着某些东西,但如今空荡荡的,似乎早已经被人取走的样子。

而在法阵边缘处,另外两具尸骨几乎紧挨的扬首并躺在地上,不过一个身上银色甲衣全都寸寸碎裂,骸骨更是被对方一只骨手直接洞穿丹田而过。

另外一具则身穿一具绿色长袍,但里面包裹的一根根骸骨赫然变得漆黑如墨,竟似乎是中了某种奇毒之物,转瞬间立刻毙命而亡的样子。

这一次,韩立只看了两具骸骨一眼,就单手虚空一招,顿时“噗噗”声一响,四只颜色各异的储物镯同时从两具骸骨上一飞而出,并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其手中。

韩立用神念略一扫视储物镯中的东西后,就神色不变的将它们一收而起,而打量起了那破损的法阵。

“传送法阵!”

韩立检查了一下,立刻就发现其中原本所设的传送效用,但可惜是一次性的,并且整个法阵已经彻底被毁,即使以他的阵法造诣想修复,也不是一时半刻间的事情。

韩立围着法阵转了数圈后,忽然剑眉一挑的在法阵上一块暗红色的痕迹停下了下来,单手冲其虚空一抓,顿时从中飞出一小团微弱之极的血光,黯淡之极,似乎随时都可能一闪而灭的样子。

韩立单手一个翻转,装着冰魄精血的小瓶再次浮现而出。

“噗”的一声,未等施展什么法诀,小团血光在小瓶方一出现的瞬间,立刻一飞过去,并一闪即逝的没入瓶中不见了踪影。

小瓶中闪动的血光,则立刻比以前强上了几分。

“果然是冰魄道友以前所残留的精血,看来其应该在这里停留过,并通过此法阵传送去了。”韩立喃喃说了几句后,目光再一落在破损的法阵上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其袖子一抖,从中飞出一连串的阵旗阵盘等布阵器具,还有十几颗拳头大的不同颜色晶石,全都无一例外的悬浮在法阵四周处。

韩立再神色一凝,一根手指虚空一点。

“嗤”的一声,从指尖处飞出数尺长的纤细青芒,并飞快的在法阵破损处开始修补起那些缺失的灵纹来。

虽然不可能恢复和原先一般无二的模样,但以韩立的阵法造诣恢复个七八成,也就有足够的手段可以让法阵恢复传送之力了。

……

一日后,血湖上空爆发出一股惊人之极的波动,一个鹿首人身、身披漆黑鳞甲,手持银色巨刃的黑色怪物忽然在波动中一闪而现,并手起刀落的向下方狠狠一斩而下。

刺耳的尖鸣声一下响彻洞天!

银色巨刃表面一缕缕灰气凭空现出,并在刃下处凭空浮现一团团的淡绿色光球。

附近虚空在巨刃闪过后,当即一阵的扭曲模糊不清,似乎要被一斩而开的模样。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团绿色骄阳在巨刃斩下处爆发而出,并在滚滚闪动中越来越亮。

一股惊人的破坏气息当即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将下方血湖都挤压出一块直径里许的巨大空地,露出了遍布无数白森骸骨的底部来。

“轰”的一声!

空中一道水缸粗的巨大银弧闪过后,空中突然乌云滚滚,接着密密麻麻的血雨狂降而下,将整片血湖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等绿色骄阳光芒一敛,并最终滚滚转动的凭空消失后,下方情形才在血雨中清晰的显示出来。

只见巫灵三圣,此刻赫然分处三个方位的悬浮在半空中,手中则各自捧着一尊和鹿首人身怪兽一般无二的尺许高雕像。

而被三人围在中间处的巨大铁笼,此刻已经在顶部裂开了一个十几丈长的豁口。

“哈哈,好。不枉我们花费了这般大工夫,终于将此笼破开了。二位道友还等什么,我们一同进去了。”余姓老者目睹此景,大笑一声的说道。

接着将手中雕像一收,就化为一道绿虹的直扑铁笼豁口处。

其余两名老者也是一脸的兴奋,遁光一起,也一闪而逝的遁入铁笼中。

至有那鹿首人身怪兽在斩出一击后,仍静静的悬浮在铁笼正上方不动一下。

当三名老者遁光一敛的重新现出身形时,赫然已经身处半人半马骸骨上方的十余丈高处,并满脸喜色的再次仔细打量这具还被血色链条捆成一团的存在。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