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九章 铁笼

只见厅堂足有三四十丈高,面积之广,更足有千亩以上的样子。

但是原本应该平整的青石地面上,此刻到处坑坑洼洼,洒满了飞刀飞剑等法器的残骸,还有一些火烧雷击的焦糊痕迹,中心处更有一个巨大之极的兽骨,通体晶莹似玉,外形似鳄非鳄,似蛟非蛟的样子。

看样子,似乎有人在这里和这具怪兽大战过一场的样子,只是从这些痕迹残留的时间看,还是颇为久远前的事情了。

韩立有些讶然的打量了这具兽骨几眼,从其身上还残留的一丝气息,直接判断出生前应该有合体大成的修为。

区区一头合体巨兽,竟然还留下如此激烈的大战痕迹,可见闯进此地之人中绝不会有大乘存在,但修为也绝不会太弱的。

而从地上残留的那些法器宝物残骸看,激战之人绝不会只有一个,应该有四五人之多的。

韩立看了片刻后,目光忽然一转,落在了厅堂墙角处的一排木架上。

此木架上大约两三丈长,通体黑黝黝一片,放着两行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银色托盘,但里面均都空空如也,似乎里面东西都早已被人取走看到这里,韩立不再迟疑什么,当即身形一晃,直接走向了大厅另一端出口。

同样的青色通道,继续的环绕攀升。

但这一次,韩立足足走了一顿饭工夫后,才走出此通道。

眼前豁然一下开朗,出现了一处比先前厅堂还要大上数倍的空间。

上面漂浮着几朵淡淡的白云,地上铺着白色的细沙地。

在这片空间的中心处,赫然耸立着一个类似庙宇般的三角形建筑。

韩立看了看此建筑一眼,单手一个翻转,晶莹小瓶浮现而出。

扫了一眼后,发现小瓶并无特别的反应后,眉头微微一皱,就此走向了已经对外打开的庙宇大门。

……

巫灵三圣却已经站在一片一眼无法望到边的黑色雾海前。

雾气仿佛活物般的滚滚汹涌,并不时从中吹出一股股奇寒阴风,伴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厉啸之声。

三人神色极为疲惫,气息均都比先前越发的衰弱了几分的,原本身下的三头巨虫也已经不翼而飞,但是望着雾海,目中却均都闪动着兴奋的表情,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雾海前一块竖立的血色牌楼。

此牌楼足有百丈之高,上面铭印着无数的血色符文,但最顶部却有两个斗大的银色古文,赫然是书写着“血狱”二字。

“这里就是血狱,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余姓老者看了雾海好一会儿后,忽然喃喃的开口了。

“应该是障眼之法吧。我来试试驱除一下!”旁边的余姓老者目光一闪的回道。

接着就见他袖子一抖,从中飞出一面镶嵌黑色鬼头的青色木牌,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冲其虚空一点。

“噗”的一声!

青色木牌迎风而涨,竟瞬间化为了门面般大小,表面顿时五色青色符文浮现而出,同时上面鬼头也双目一睁而开,徐徐张开了大口。

一声轰鸣!

鬼口中喷出了一道青蒙蒙光柱,然后滴溜溜一转后,一下化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青色风柱,一闪的没入到近前雾海中下一刻,黑色雾海中轰隆隆声大起,在青色狂风大作中,附近雾气纷纷被一卷而走,形成了一条清晰无比的通道。

巫灵三圣当即仔细一望过去,结果人人脸色均都一变。

只见在目光所及的通道中,赫然是一片浓稠血水形成的巨大湖泊,表面上还有无数拇指大小的白色蛆虫般小虫爬来派去,让人看了不禁通体发寒。

“这个就是血狱的本来面目,不会也是幻像吧。”余姓老者两眼有些发直,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哼,在我的青罡风之下,什么幻像能一直保持不变。”吴姓老者哼了一声,突然一张口,又喷出数团精气的没入青色木牌中。

顿时鬼口中喷出的青风一下比先前强大了十倍以上,并且一道接一道的滚滚不绝。

不过一盏茶工夫,大片雾海全都被狂风席卷一空,让血湖上大半情形全都显露了出来。

三名老者再一望后,结果又变得全都一喜起来。

只见血湖上,除了那些密密麻麻的蛆虫外,赫然还出现了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黑黝黝铁笼。

这些铁笼小的不过丈许来高,大的却足有千余丈之巨,不但表面遍布一些不知名的淡金色符文,但朝内的笼栏更是生满了无数锋利的血红尖刺,看起来好不狰狞异常。

这些铁笼大半都笼门大开,只有少数几个才天衣无缝般的浑然一体,但里面着然各有一具摆放姿势各不相同的尸骨残骸。

这些尸骨虽然早已存在不知多少年的样子,并且骨骼形态构造大都不同,但上面残余的丝丝气息,仍然让巫灵三圣略一感应后,大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些人就是当年被天鼎真人镇压的大敌了,果然全都不同凡响的样子。不过哪一具是天巫大人的尸骨,这要仔细辨认一下了。”

最后一名老者,盯着这几具骸骨,双目放光的说道。

“这个好说,天巫大人既然修炼的是巫道功法,即使陨落,尸骨肯定也和其他人不同的。我们只要再近前些,自然就可轻易辨认出来了。”吴姓老者轻笑一声的说道。

“其他几具尸也是大有来头之人,肯定也有重宝在身,我等也不能放过的。”余姓老者也露出一丝贪婪的急切说道。

“这个是自然的。但是我等此行目的主要是为了天巫大人而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将其衣钵得到再说。”吴姓老者最终做出决定的言道。

其他二人听了觉得有理,当即也就不再争辩什么,当即分别抬手放出数件宝物护住全身后,就遁光一起的直奔最近的一个黑色铁笼一飞而去。

这血湖如此诡异,三人自然不敢大意分毫的。

但大出乎巫灵三生的预料,直至飞到了铁笼面前,血海竟然一直平静异常,丝毫变故都未出现。

三人大感诧异之下,自然是大喜过望。

不过等他们各用神念仔细辨认过笼中那具明显比正常人小上许多的娇小骸骨气息后,全都互望一眼的摇了摇头,当即再向另一具装有尸骨的铁笼飞去。

在一连分辨两具都不是时,三人当即不知不觉的飞到了整个血湖的中心处。

在那里赫然有第四个留有尸骨的铁笼。

不过和前面三个不同,此铁笼几乎是血湖上最大的一个,足有五六百丈之高,并且除了朝内的密密麻麻倒刺外,尸骨上还有一条不知多长的血红锁链,一圈圈的不知缠绕了多少道的样子。

血链本身却似乎十分残旧,不但表面锈迹斑斑,甚至有些地方明显能看到丝丝的裂痕,似乎骸骨本身在生前曾经拼命挣扎过一般。

巨大铁笼中的骸骨,半人半马,一根根骨骼全都晶莹翠绿,并且其内还可隐约可见一丝丝的金光流淌不定。

如而骸骨除了上半身十分巨大,其他和普通人族都一般无二,下半身则有近百丈之长,四只残留巨蹄子却是整具骸骨上唯一残留一些淡银色瘪皮毛地方。

“不会错,这里面肯定是天巫前辈的真身了。”余姓老者只是略一感应从中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就惊喜万分的说道。

“的确是巫道的气息,经历如此长岁月,还能保持这般的强大。不愧为是天巫他老人家!”最后一名老者双目紧闭的同样感应一番后,也兴奋异常的说道。

“不过天巫大人的衣钵在何处了?”吴姓老者看了一会儿后,却眉头一皱的说道。

这话一下提醒了其他两名老者,才发现整个铁笼中除了这具巨大骸骨外,似乎并未再见到任何其他可疑的东西。

“那是什么?”三人打量了片刻后,余姓老者两眼一亮,忽然冲着巨大骸骨某处点了一下。

其他两人忙凝神跟着望去,这才发现在一根横梁般巨大肋骨中,隐约有一点黑影镶嵌其中,再仔细辨认下,似乎是一面玉牌,又好像是一块玉简样子。

“好,既然此处是天巫大人陨落处无疑,我们动手吧,快点将此笼打开。”余姓老者不再迟疑的忙说道。

其他二人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

当即三人体表霞光一卷,数件护体宝物顿时化为滚滚波动的直奔铁笼某处狠狠一击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后,黑色铁笼某处金光一闪,爆发出刺目之极的爆裂之光,整个铁笼晃了几晃后,又光芒一敛的重新恢复了平静。

吴姓老者凝神一望后,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整个铁笼表面竟然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来。

“我再试试!”余姓老者目中厉色一闪,口中说了一句,接着单手虚空一抓,顿时手心中凭空多出一口血蒙蒙的短剑,表面铭印着无数古怪的灵虫图案,同时剑柄处更镶嵌有一枚洁白如玉的拇指大晶体。

老者单手持剑,血光一闪,竟将另一只手掌的数根手指一斩而下,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的冲其虚空一点。

顿时这些断指滋溜一声,全都化为数股血雾的钻入短剑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