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八章 巨碑

整个天地似乎都为之一黯,四周飘舞的无数雪花被一股巨力猛然一扯下,全都漏斗般的向斩灵剑一涌而去,纷纷化为天地元气的没入剑身中不见了踪影。

墨绿长剑表面当即一行淡银色符文一闪而现,一道墨绿色剑光一卷而出后,结结实实的斩在了金色光罩上。

“噗”的一声。

剑光顿时光芒大盛,几乎化为了骄阳般的刺目绿芒,将整个光罩全都淹没进了其中。

光罩表面则嗡鸣声大响,忽然五色符文一闪而现,并疯狂流转不定起来,但终于在绿色骄阳中溶解分化。

最终砰的一声,整个光罩全都一点不剩的凭空消失了。

韩立脸色微微一白,手腕一抖,手中长剑一闪的不见了,身形再一个模糊,整个人就一下出现在了石台上的传送阵中。

一根手指冲法阵边缘处虚空一点,一道白色法诀激射而出,一闪的消失在虚空中。

整个法阵传出低沉的传送之声,中心处白光一卷,韩立身影就此模糊的不见了。

下一刻,韩立从淡淡白光再次现身而出的时候,整个人赫然出现在一片灰蒙蒙空间内,面前则有一座高耸入天的巨山般石碑。

此石碑之巨,从底部望上看去,竟有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感觉,并且表面通体晶莹血红,隐约有无数粗大银文若隐若现,十分的神秘。

韩立望着此石塔,再望了望四周灰蒙蒙的虚空,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诧异。

此地再怎么看,也和原先在光幕外隐约看到的那些殿堂楼阁等东西绝然扯不上关系。

他似乎竟然从上一区域的禁制中,直接传送到了另外一处陌生的地方了。

同一时间,终于冲出了冰雪天地禁制的萧冥三人,望着眼前一片仿若仙境般的金色殿堂和不远处的那一排排淡银色楼阁,脸色却均变得十分难看。

“不对,这里不是天鼎宫的中枢所在。但按照贫道传承典籍上的记载,先前找到的传送法阵的确可以直接传送到中枢区域的,怎会进入到这里了。”清平道人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清平道友的典籍上记载肯定不会有错,否则我们也不会一路走到这里的。会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上一区域的禁制出现了料想不到的变化,才会有这种差错的。”萧冥摸了摸下巴后,镇定的言道。

“什么是料想不到变化!难道这些禁制还会自行产生异变不成!”万花夫人却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个不好说,天鼎真人的阵法造诣远超出我预料之外,天鼎宫又存在这般多年月了,所布禁制真出现什么变化,也不是太奇怪事情。但是其他地方禁制如旧,偏偏进入中枢空间的禁制有异,这倒是太巧合了。我倒觉得更大可能,是有人动了一区域内禁制,才会有此种事情发生的。”萧冥目光一闪的说道。

“动了禁制?这怎么可能!除了那人族小子外,没有人比我们更早进入先前的区域中了。而且就算有人,如此短时间,就算有金仙般神通,也不可能改变这般复杂的巨型禁制。”万花夫人连连的摇头。

“嘿嘿,看来万花道友是忘了上次天鼎宫开启时进入的那些人了。当时那批人虽然修为都不太高,但拥有真正原物钥匙的可着实有几人。当初天鼎宫关闭时,似乎没见他们有几少人活着传送出来吧。”萧冥目光一闪,缓缓的说道。

“萧兄意思是,上次进入天鼎宫的人还有人活着,并且是他们中有人改动了禁制。”清平道人听到这里,忍不住再次色变了。

“应该如此了,否则无法解释这一切的。”萧冥再看了看前方的金色殿堂,回道。

“一般来说,此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天鼎宫关闭时间一到,所有人都会被直接传送出去,若有秘术强行留下的话,则会被此地禁制直接抹杀掉的。除非这人实力强大到比当年的天鼎真人还强三分,能直接对抗这些禁制之力,或者有人直接进入到中枢所在,已经得到了天鼎真人当年的衣钵。若是如此的话,倒可以留在天鼎宫而无碍了,改变某一区域出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但这种结果对我们来说,可是最坏的消息了。”清平道人细想了一下后,有几分忧虑的说道。

“天鼎宫是天鼎真人飞升前才修的地方,比其当时神通还更大,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人要真控制了中枢所在或已经得到了天鼎真人的全部衣钵,多半也是不太可能。否则,天鼎宫怎会还如期的现世而出,早人控制的直接隐匿飞走了。”萧冥忽然冷笑一声的说道。

“这样说的话,留在天鼎宫那人应该只能控制天鼎宫部分禁制,还未完全控制中枢和得到完整的天鼎真人的功法重宝了。”万花夫人双目一亮,顿时猜测出萧冥话中的意思。

“多半如此了。”萧冥十分肯定的样子。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大有机会的。但现在贫道典籍上记载的传送出口不可靠了,要到达到中枢,只有洞穿此区域另一面光幕,用最笨的方法直接闯入到里面了。那中枢所在,应该是一座巨大石碑般的高塔。”清平道人也露出一丝喜色来,终于再透露了一些信息来。

“但上一区域禁制如此厉害,我们花费了如此长时间才闯过来,再重新闯过一遍,还能来的及吗?不会耽搁时间太久了吧。”万花夫人却迟疑了一下。

“我们总算对此禁制有些熟悉了,再闯一次的话,应该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实在不行,我和二位道友不惜真元的动用些雷霆手段,应该可以将时间压缩到最短了。”萧冥如此的说道。

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闻言,觉得有理,当即也都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遁光一起,直奔远处隐约可见的对面光幕激射而去,而对近在咫尺的金色殿堂和那些银色楼台,全都视若无睹的样子。

韩立围着巨大石碑飞快绕了一大圈后,未找到任何的入口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眉头微皱了起来。他忽然袖子一抖,一团白光一飞而出,光芒一敛后,就化成了一只淡白色的晶莹小瓶。

小瓶表面光滑无比,瓶壁几近透明之色,里面隐约一团血光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停。

“没想到冰魄道友本体竟被困在这里了,要不是先前在上一区域外就有了微弱反应,恐怕还真错失了过去。”

韩立喃喃了两句,当即托着手中小瓶,再次围着石碑转动,并一圈圈的由低向上的攀升而起。

转动了十几圈,小瓶中的那滴灵血忽然放出比先前略强一丝的光芒来。

虽然这点变化几乎肉眼都无法看到,但却瞒不过韩立的耳目。

韩立当色一动后,当即向对面石碑直飞过去,并最终在数枚排列有些古怪的尺许大银文前停了下来。

“银蝌文,换了别人可能有些麻烦,但对我来说嘛……”

韩立仔细打量了这几枚银文一眼,面露出一丝笑容后,当即手臂一抬,一根手指冲这些银文虚空点击了几下。

这几枚银文微微一闪后,竟无声无息的移动起来,最终汇聚一体,融合成了一枚更大的银色符文,并滴溜溜自行转动而起。

面前看似坚硬的碑面顿时霞光一卷,凭空现出了一个黑乎乎的通道来。

韩立身形一动,整个人一下就滑进了其中,通道入口则无声的重新封闭了。

双足一踏在有些光滑的地面后,韩立精神微微一震,单手虚空一抓再一抛,一颗乳白色光球一飞而出,将有些幽暗的通道照映的如同白昼一般。

他目光四下一扫,就将通道内一切全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整个通道全呈半圆状,墙壁和地面全都是普通的青石板,不过表面铭印着一种不知名的古怪灵纹,扭曲异常,鲜红欲滴,还隐隐散发出一股淡淡血腥之气。

韩立将目光一收后,手指冲眉头一点,将强大的神念一放而出。

但仅仅片刻后,他就有所预料的叹了一口气。

此地神念果然受到比外面更大的压制之力,并且禁空禁制之强,竟连他也只能离地一点点的样子,法力消耗之大也远非普通禁空禁制可比的。

那位天鼎真人不愧为成功飞升仙界之人,所留禁制手段真是不同凡响。

韩立略想一下后,大步向前走去,以其一肉身强横程度,一旦全力奔跑起来,并不比一般修士驾驭遁光慢上太多的。

只是现在并无危险出现前,自然没有此必要了。

不过走出仅仅一小段巨力,通道就开始缓缓向上而行了,并且越走越高。

不大会儿工夫,就走出了百余丈之高了。

忽然前面亮光一闪,出口隐约可见了。

韩立双目一眯,但足下却丝毫不停的直接走了过去。

但当他一走出通道,出现在一座巨大厅堂中,目光四下打量一番后,却不禁有些怔住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