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 噬灵之威

而这所谓的“嘴巴”,赫然是小人脸孔下方凭空裂开的一道长满獠牙的细缝。

血芒蛇的无头身躯在小人嘴中疯狂扭动,黑色毒血一下从伤口处喷出数尺来高。

金色小人体表晶光一阵流转,所有毒血就全被一层无形之力隔绝而开。

高大老者见此情形,心中真的骇然之极了。

但还未等其再有何种具体想法时,金色小人却目中突然寒光一闪,冷冷看向了远处老者一眼。

刹那间,高大老者感觉肌肤一寒,从身前近在咫尺虚空中蓦然飞出两道晶莹剑光。

两道剑光看似平平无奇,但是一个卷动后,就以不可思议速度斩在了老者身前光幕上。

“砰”的一声脆响。

青色光幕一接触之下,表面徒然一震,随之应声的碎裂而开。

晶色剑光再一闪下,老者只觉脸上奇寒之意一闪而至,大惊之下,再无任何留手之意,眉宇间五色霞光一凝,徒然幻化出一只五色盾牌,迎风一涨的瞬间化为了数丈大小,将老者整个身躯全都护在了后面。

巨盾表面遍布一层层精致灵纹,无数艳丽符文若隐若现。

“噗”“噗”两声后,两道晶莹剑光一前一后的斩在了巨盾之上。

结果第一道剑光和巨盾一接触下,两者之间爆发出刺目光芒和阵阵剧烈波动。

剑光虽然凭空的溃散消失,巨盾也一下多出一道粗大裂痕来。

当第二道晶莹剑光瞬间而至的斩在同一部位后,五色巨盾再无法对抗的被一斩两半。

第二道剑光在无任何阻挡下,当即向后面一卷而下。

这一切看似复杂,实际上不过是一瞬间事情。

在高大老者感觉中,自己不过刚一祭出五色盾牌,就在爆裂声中应声分成两片,接着寒光一闪后,自己就两眼一黑起来。

而在外人看来。老者被一道晶光在脖颈处一绕后,硕大头颅就应声滚滚掉落而下。

几乎同一时间,其背后那条赤红巨蛟虚影忽然一下爆裂而开,滚滚电光一下向四周虚空疯狂劈下。

“嗖”的一声。

一团赤红光球从老者无头身躯中一冲而出,并毫不起眼的混入雷光中向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一声闷响。

金色小人金光一卷的在原处消失不见了,下一刻波动一起后,就骤然挡在了赤红光球前方。

它手臂只是一抬,就将其硬生生从空中砸到了地面上。

下方凹坑中赤红光芒一敛后。一个和金色小人差不多身高的元婴当即显现而出,满脸狰狞表情,但更多的是惶恐之色掺杂其中。

此元婴忽然一咬牙,小手一掐决,体表骤然滚滚血雾一冒而出,同时身躯赤红雷弧一响。似乎就要施展什么秘术出来的模样。

但就在这时,一道粗大的晶莹剑光,丝毫征兆没有的在元婴身后浮现而出,并寒光一闪的无声斩下。

“噗”的一声!

血雾一分而开后,里面所藏老者元婴满脸难以置信之色,接着一声惨叫,身躯就从上到下的分成两片,并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灭。

这么一位久负盛名的赤雷老祖,竟这般轻易的命丧噬金虫王手中。

这时。早已退到一边的血魄才长吐了一口气,上前几步,冲噬金虫王所化小人一礼后,满脸喜色的说道:“多谢前辈相救,否则这次妾身可能真难逃此人毒手了。”

“我只是奉主人之命行事而已。好了,你继续自己的事情吧。我会在暗中看着的。”

金色小人发出细细的声音后,抬手一招的将老者残躯上储物镯一吸手中,再身躯一动,就此一个模糊的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噬金虫王。比起刚开始化形时。明显灵智大进了许多。

血魄冲小人消失处再躬身一礼后,才有些惋惜的看了那两具合体期傀儡一眼。也娇躯一飘的离开了此地。

她虽然在附近一直并未碰那些设有厉害禁制的建筑,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感应出现,相信本体肯定并未困在此区域,自然要立刻赶去下一处地方了。

在见识过噬金虫王的惊人神通后,她终于也有一些往更深区域探索的胆量了。

……

十天后,万月山脉外的巨门附近处,原本聚集的数千高阶修炼者,不知何时的全后退了十几里远去,遥遥看着巨门的位置,并不时有人用手指点和议论着什么。

盆地边缘处,只留下五六百名,明显属于同一势力的血天人,正在布下一座巨大之极的超级法阵,将整座盆地全都笼罩在其中的样子。

这些人服饰统一,袖口处的印记符号,赫然表明这些人全是血骨门的高阶弟子。

在这些人前面,有两名领头者的模样。

一名是身披白色羽衣,深目鹰鼻的老者。

另外一名却是身材矮胖异常,脸颊铭印黑色灵纹的奇丑妇人。

这两人身上气息恐怖异常,竟是两名修为深不可测的大乘存在。

此刻二人一边看着血骨门弟子不停布置着法阵,一边互相低声交谈着什么。

“哼,我就知道萧老怪肯这般多年呆在血鹤城不动半步,肯定有问题。果不然,他竟然得到了天鼎宫的真正钥匙,而不向我等透露丝毫。要不是万华夫人门下走漏了风声,恐怕你我至今还瞒在鼓中而不自知的。”鹰鼻老者冲妇人轻哼的说道。

“嘿嘿,这也怪不得萧老怪。虽然同属一门,但是我等互相之间却并无多少交情的。要是你我得到了天鼎宫钥匙,恐怕同样会悄悄隐瞒下来的。毕竟宝物再多,一个人独吞和三个均分可是天差地别的。”那妇人看似生的丑陋庸俗,但声音却出奇的甜美异常,犹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

这两人赫然是血骨门另外两名大乘期太上长老。

“这倒也是。听闻天鼎宫中藏有天鼎真人的衣钵,你我知道后,肯定不会放其单独进入天鼎宫的。但是话说回来了,据说天鼎宫的真正钥匙可不止一把的,就算没有我们插手,肯定也会有其他大乘插手此事的。萧老怪将此事隐瞒下来,不见得是明智之举。”鹰鼻老者冷笑一声的回道。

“算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我虽然得到了消息,但毕竟来迟了一步,那些拥有钥匙之人都已经进入里面多日了。既然这样,我们说不得只能在此布下法阵,等里面之人出来时,再向他们分上一盏了。”妇人淡淡的说道。

“根据以前的类似经验,这些人传出地点应该有一定随机性,仍出现在这里的人应该不过两三成而已,恐怕更多的会直接传送到其他地方的。”鹰鼻老者略一沉吟的说道。

“两三成才是最好。要真是进去之人全出现在此,你我纵然有法阵辅助,恐怕也无力对抗如此多人的。毕竟先前进去之人,可大都是神通不下于你我的同阶存在。只有人数少上一些,我二人才有把握分得一份宝物。这些禁制法阵,到时多半并不需真要动用的,只能算我们的一个大大筹码而已。”妇人胸有成竹的回道。

“如意道友原来如此想的,我说为何要带这般多门下一同到此的。此策极妙!”鹰鼻老者抚掌一笑起来。

……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面晶莹墙壁在化身成巨猿的韩立一击下,寸寸的碎裂而开。

巨猿一个大步后,蓦然踏入先前被晶壁护在其中的一座传送法阵,并一个模糊后,在中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韩立所化巨猿只觉眼前亮光一闪,赫然出现在一座千余丈高的小山头上空,身下一个临时光阵则“砰”的一声,就此的溃散消失了。

巨猿双目如电的向四周一扫后,就将附近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

此山虽然不算太高,但是所占面积却着实不小,四下边缘处赫然紧挨七八处被光幕隔离的区域,其中一处,正是他刚刚破除禁制的离开之地。

韩立面露沉吟之色的向这些区域分别眺望了一番后,似乎终于有了决定,就要身形一动的冲某个区域飞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附近虚空波动一起,相隔里许远半空中,蓦然另一个光阵凭空浮现,接着中间霞光一卷,三道人影匆匆在其中浮现而出。

韩立一看清楚这三人相貌后,目光当即微微一凝。

而这三人在足下光阵同样的一闪而灭的时候,自然也同样看到了韩立所化巨猿的存在,大吃一惊的互望一阵传音后,就身形一动的直奔韩立一飞而来。

三者身上气息骤然变盛,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敌意。

韩立所化巨猿目中冷光一闪后,忽然手臂一抬,二话不说的将一只毛茸茸巨掌向对面三人虚空一劈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后,一股无形巨力骤然化为一股狂风的冲这三人一卷而来。

“阁下是什么意思,想和我们三人动手不成。”

三名枯瘦老者只是一个晃动,就一下分做三处的避开了狂风,同时一人面色一狞的喝问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