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三章 血芒蛇

只见身影一晃,老者竟一下横跨数十丈距离,到了血魄面前。

血魄一惊,身形急忙倒射出去。

旁边两只合体傀儡顿时一动,一个一张弓,当即“嗤嗤”声大响,无数金芒暴射而出。

另一头傀儡手中长枪一抖,寒光一闪,枪头顿时幻化出一朵直径丈许的蓝色巨花,迎头向老者一罩而下。

此枪花看似晶莹异常,但方一压下,一股奇寒之气就先一卷而下,让老者附近虚空为之一凝,似乎要直接冻结住一般。

而这时,那些金芒则从四面八方的激射而至。

两头傀儡的配合,竟近似天衣无缝一般。

高大老者一声冷哼,身上只是一层赤色电弧一闪,就将附近寒气撕裂而开,哪些看似厉害无比的金芒一射到近前处,同样被电弧轻易弹开。

老者一只手掌同时迎着巨花虚空一抓。

“砰”的一声,蓝色巨花骤然消失,一只蓝色枪头竟被老者五指如钩的轻易抓在了手心中。

那名持枪傀儡双臂猛然一颤,就想将长枪从对方手中抽出,但此兵器却仿佛生根般的不动一下。

倒是那名持弓傀儡目中晶光闪动,一股惊人气息从身上爆发而出,手中巨弓光芒大放后,一道金色长惊虹发出尖鸣的激射而出,直奔老者一卷而来。

高大老者哈哈一笑,只是冲着飞来金虹张口一吹,一团赤红雷火喷出迎风一涨后,立刻化为了水缸般大小。

“轰”的一声后,两者一接触后爆裂而开。

赤红电光骤然一涨后,就将金芒吞噬其中,并且一个滚滚的反卷而去就准确无比的击中了持弓傀儡,将其化为了灰烬。

至于那持枪的合体傀儡,也被天空中蓦然出现的一只赤色大手拍中,当场化为了一堆破烂。

高大老者身形再一个晃动后,就紧跟血魄的出现在了近在咫尺的地方,并将一只大手冲此女不客气的一伸而出:“小丫头,现在将钥匙和宝物交出来,我一会儿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否则的话,嘿嘿……”

高大老者一边说着,一边面露狰狞之色来。

“前辈能进入此地,身上肯定也有天鼎宫钥匙,何必非要贪图晚辈身上之物。”血魄脸色苍白异常,缓缓倒退的说道。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天鼎宫中的一些特殊地方是需要相关钥匙才能进去的。本老祖身上只有一把仿制钥匙,自然要多搜刮一些其他钥匙以作备用的。既然你不愿意主动交出来,就不要怨本老祖辣手了。”

高大老者一见血魄仍然不肯屈从的模样,当即冷哼一声,探出手掌骤然一个翻转,五指一分的直接冲此女抓去。

看似普通通的一抓,却让血魄只觉前后左右均都在对方五指笼罩之下,给其一种避无可避的诡异感觉,当即心中大骇。

眼看老者五指微微一偏,就要将血魄肩头一把抓住的时候,此女上空波动一起,一道晶光凭空现出,闪电般的直奔老者一卷而下。

此攻击来的毫无征兆,就算高大老者是成年多年的大乘老怪,也心中一惊的躲闪不及。

“噗”的一声闷响,老者探出手臂被晶光一卷而入后,当场化为七八截的凭空爆裂而开。

不过高大老者自己却一个模糊后,出现在后方数十丈外的虚空中,并双目喷火的盯着血魄上空一声厉喝:“哪位道友在此,竟然施展此种手段暗算老夫。”

在说话的同时,老者断臂处蓦喷出一股血雾,无数血丝交织蠕动下,一条白嫩的崭新手臂正在重新生出。

这种断肢重生的手段,对以血道功法为主的血天大陆修炼者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老者这番喝问后,四下虚空却静悄悄一片,并未有人现身而出,只有血魄脸上表情恢复了一些镇定,但脚步仍向后面慢慢退去。

高大老者见此情形,脸上当即阴沉似水了,再用一种恶毒眼光看了血魄一眼后,完好手臂猛然一抬,冲此女飞快一点。

一声闷响。

一点赤芒从指尖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血魄身前丈许远处,轰鸣一响,赤芒凭空浮现,并一下化为尺许长的赤红短梭,直奔血魄胸口一扎而去。

速度之快,几乎只是一个念头之间的事情。

以血魄的修为,纵然想祭出防御宝物或者躲闪,却是来不及的事情。

她纵然一向冷静,也一下花容失色了。

就在这时,此女身前金光一闪,一个尺许高的金色小人一下显现而出,一条手臂略微一挥,就将红色短梭硬生生一崩而飞。

正是金童这只噬金虫王。

高大老者一见此景,瞳孔骤然一缩,同时面现一丝狐疑之色。

“阁下是什么人,与这小丫头是何关系?”老者眼珠转动两下后,蓦然问道。

金色小人目光冰冷的盯着老者,面色木然,丝毫没有回答老者的意思,但一只小手虚空一抓,当即附近嗤嗤声大响,一根根淡金色晶丝凭空浮现,仿佛一张巨网般的将四周虚空全都笼罩其下。

高大老者见此,心中大怒:

“既然道友一心想战,老夫就来领教下阁下的神通如何了。”

话音刚落,老者单手一掐诀,体表顿时无数赤弧弹射而出,再一张口,一片银光席卷而出,光芒一敛后,幻化出了一面古镜来。

此镜方一显现而出,表面光蒙蒙一闪,无数银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又一声轰鸣的化为一团团银色雷光。

“去!”

高大老者一声低喝,袖子冲对面一抖,当即赤银两种雷光骤然交织一起,化为一团直径里许的巨大雷云,气势汹汹的奔对面一压而去。

对面金色小人见此,面无表情的小手一抬,冲对面点了一下。

破空声大起,金色晶丝当即化为暴雨的向雷云激射而去。

只听得雷云中“噼啪”声大响,无数晶光在其中若隐若现,顷刻间工夫就被洞穿了个千疮百孔,并在灵力流逝下,飞快的缩小起来。

高大老者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先前一击纵然不是他的压箱手段,但也绝对是其持之依仗的大神通之一。

那面银色古镜可是一件玄天残宝,再结合自身修炼的赤雷,威能之大不知让多少对手闻风丧胆过的,但现在竟然被对方这般轻描淡写的破掉了。

对方幻化的晶丝到底是何物,竟然如此犀利,并丝毫不惧自己的雷电神通。

不过就在老者骇然的瞬间,金色小人已经十指一抬,“嗤嗤”声一起。

高大老者只觉四周虚空一寒,密密麻麻的无形剑气凭空浮现,冲其激射而来。

老者脸色大变,不加思索的袖子一抖,一只青色木碗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到了头顶处,再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一层青色光幕的将其护在了里面。

同时老者另一只手一掐法决,背后雷光一现后,竟一下现出一头赤红巨蛟虚影。

此蛟方一现身而出,当即张牙舞爪的大口一张,一片赤红雷弧当即狂喷而出,化为滚滚雷幕向四面八方狂劈而去。

“噗噗”声大响。

这些雷弧一接触四周无形剑气后,竟如同朽木般的纷纷被一斩而碎。

倒是那层青色光幕不知拥有何种玄机在其中,竟灵光一闪的将激射而至的无形剑气真挡了下来。

但即使如此,高大老者也吓了一大跳,面色一白后,急忙单手一招,从储物镯中飞出一柄弯曲异常的血色怪剑来。

老者一把将此剑抓在手中,一张口就冲其喷出数团精血去。

精血一接触之下,当即被吸的一干二净。

怪剑当即一个模糊后,竟一下扭曲的活了过来,化为一条不知名的血蒙蒙怪蛇。

高大老者一声阴笑后,就将手中怪蛇一抛而出。

只听得“嗖”的一声后,怪蛇一个翻滚后,一下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而下一刻,金色小人附近处,突然一股血雾凭空冒出。

小人双目冷光一闪,当即两道晶光从中一卷而出,直接洞穿血雾而过,里面空荡荡一片,似乎真的毫无一物的样子。

就在金色小人有些一怔的时候,眼前血雾却忽然滚滚一凝,出其不意的幻化成那条血色怪蛇。

此蛇身子只是一个模糊后,蛇首就不知如何的狠狠咬在了小人肩头处。

远处老者目睹此景,顿时扬首狂笑起来:

“小辈,你死定了。此蛇就是血天十大毒虫之一的血芒蛇,就算你有金刚不坏之体,片刻后也会化为一团污血的。”

“十大毒虫?很好吃吗?”金色小人看了一眼肩头处的怪蛇,忽然目露一丝奇怪之色的首次开口了。

声音尖细异常,让人听了,竟有一种通体发寒的诡异感觉。

高大老者闻听此言,不禁一怔,但马上让其大惊失色的一幕出现了。

对面金色小人忽然手臂一动,一把抓住血芒蛇的七寸处,将其从肩头处硬生生撕扯而下,再嘴巴一张,竟一口将蛇首咬了下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