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 鬼脸、巨花、傀儡

话音刚落,韩立袖子一抖,一团金光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蓦然化为一个金灿灿小人,双目晶然,无眉无鼻,浑身紫金,正是那头噬金虫王。

“金童,你护着血魄道友一段时间,不要让其受别人的伤害。”韩立吩咐下去。

金色小人闻言,脸上毫无表情,但是身形一个模糊,就一个瞬移的出现在了血魄头顶处,并一动不动的漂浮在那里。

“多谢前辈,有金前辈护持的话,晚辈在这天鼎宫中就彻底无忧了。”

血魄自然在途中见过金童的厉害,当即大喜过望,十分感激的言道,接着从身上取出一个洁白如玉的此瓶,双手交到了韩立手中。

这瓶中,自然装有此女一滴施加了秘术的精血。

“有其他人比我们进入的还早些,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马上分头行动。”韩立淡淡说道。

血魄恭声答应一声。

于是二者遁光一起,各选了某一区域光幕激射而去了。

金色小人则无声无息的跟在血魄身后,如同影子一般的寸步不离。

韩立若想进入天鼎宫深处,不破除前面挡路的其他一些区域禁制,是想也别想的事情。

故而当他一个闪动的出现在一片白色光幕前时候,毫不迟疑的单手虚空一抓,一柄青蒙蒙长剑在手心中凭空现出,一闪之下,狠狠斩在了前方光幕上。

“轰”的一声。

白色光幕仿佛瓷器般的一下崩碎而开。

韩立只觉四周景色一个模糊,整个人一下出现在一条密林小道上。

两旁葱绿树木有七八丈之高,猛一看和普通树木并无二样,但仔细重新凝望后,就可发现这些树木表面一团团的树纹,竟然是一张张双目紧闭的扭曲脸孔,男女老幼都有,全都一脸幸福的诡异表情,仿佛都在陷入沉睡中一般。

韩立见此双目一眯,就在这时,阵阵花香气息从小道另一端一吹而来,略一闻后,竟给人一种心神迷醉的诡异感觉。

但以韩立神念之强大,深吸一口气,也只不过略觉头颅有些不适,并没有更多的影响了。

韩立微微一笑,知道自陷入某种玄妙禁制中,当即二话不说的沿着道路向前而行,但不过方一走出十几步,两侧树木上那些脸孔上眼睛竟同时一睁而开。

“嗤嗤”声一响,密密麻麻的漆黑光丝从这些脸孔目中激射而出,每一根都犀利异常,并散发出诡异之极的波动。

韩立未做任何太大反应,只是体表一层灰色光霞飞卷而出,忽然化为一层灰蒙蒙光幕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这些黑色光丝一击在光幕上,顿时发出雨打篱笆般的爆响声,随之光芒一闪,就诡异的没入其中再无任何声响了。

与此同时,他脚步根本未停一下,仍不慌不忙的沿着小路而行。

韩立这般举动,似乎一下刺激到了树木上的众多怪脸,不知是哪一张蓦然发出一声凄厉尖鸣。

所有脸孔一下变得怒目横眉,再一张口,一缕缕绿焰一喷而出,奇腥无比,将中间小路一下化为了火海般存在。

韩立淡淡一笑,步伐丝毫未停,体表灰色光幕一层晶光流转过火,将这些绿焰同样的一吸而入。

并且韩立所过之处,灰色光幕中破空声一响,无数灰色晶丝暴雨般激射而出,每一根都准确无比的洞穿两侧树木上的怪脸。

这些怪脸一声哀鸣后,纷纷化为青烟的从树上消失了。

那些原本青翠树木,在怪脸全消失的一瞬间,也一下枯萎焦黄,再无任何生机散发而出。

韩立走了大约百余丈后,终于走出了密林,但眼前却出现了一片五颜六色的花圃之地,一座座圆形花坛静静的耸立在草地上,里面种满了丈许高花树,但每一株上只结出一朵巨花。

这些巨花颜色形状各不相同,可全都娇艳欲滴,正处全盛绽放的时候。

先前他所稳到的花香气息,正是从这片花圃中传出。

韩立目光微微一闪,神念就从这些巨花上一扫而过后,脸色微微一动后,就继续缓缓前行了。

当他身躯方从某处花坛旁边走过的时候,附近巨花忽然发出一阵摇晃后,纷纷化为了青面獠牙的鬼头,发出怪笑声的奔韩立飞扑而来。

“区区一些低阶魔头,也想近我身,真是自寻死路。”韩立哼了一声后,两手骤然一搓,再一分的向两侧一扬。

“轰隆隆”两声晴空霹雳!

两道碗口粗金弧向两边弹射而出,并一个闪动后化为数百丈长雷蛟,向整片花圃一扑而去。

附近那些鬼头一被雷蛟扫中或擦到一二后,纷纷发出怪叫的烟消云散。

更远些的那些花坛中巨则在金色电光即将扫过的时候,同样化为鬼头的四下逃窜起来。

原本看似风和日丽的花圃,一下魔气滚滚,群魔乱闪,竟化为了魔域般的的存在。

但以韩立的法力,外加辟邪神雷的克制效用,这些低阶魔头又怎可能真跑的掉。

韩立只是略一催法诀,两条雷蛟就一声轰鸣的各自爆裂而开,无数电丝四散激射下,化为两张金网的一撒而开,将整片花圃全都罩在了其下。

密密麻麻电光闪动下,魔头一只不少的全都被神雷劈的溃散而灭,连花圃中的魔气也在雷鸣声中重新清明起来。

这时,韩立已经风轻云淡的走出了花圃,来到了一个黑红色的小型湖泊前。

……

“真邪门,这些东西杀不胜杀,还一直纠缠不休。萧兄,你若是不想办法的话,老身可就动用手段将它们直接给收取了。”万花夫人面带怒容的说道。

此刻,她和萧冥清平道人三人,正身处一片四下尽是黄蒙蒙沙土的空间中。

一只只土黄色的高大傀儡,不时从四周地面中诡异的冒出,然后手中或幻化出长戈刀剑,或浮现强弓硬弩,悍不畏死的向三人不停的发动攻击。

虽然这些攻击对三名大乘无法造成什么威胁,并且傀儡也可随手一击就碎,但是无论击杀多少,片刻后更多的傀儡就会在附近涌现而出。

三人从刚进入此区域后,击杀的傀儡数目少数也有十几万之多了,但至今仍丝毫不见减少之意。

为了节省法力,三人如今干脆之放出一两件宝物护身,不再主动出手攻击什么。

“万花道友稍安勿躁,萧某差不多也快找到阵眼所在了。就算你将它们全都收取了,还会有同样多的出现。再说这些并不是真正傀儡,只不过是依靠禁制之力才幻化出的泥人而已,离开此地就会立刻溃散消失,收它门又何用的。”

萧冥手中托着一件闪闪发光的白玉阵盘,在四下寻找着什么,听了万花夫人之言,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

“道友已经找到阵眼了。嘿嘿,老身不是担心出去晚了,天鼎宫的禁制中枢会落在他人手中去了。”万花夫人闻言一喜,嘿嘿一声的说道。

“放心吧,有了清平道友指点后,我们已经选择最短的路线直接到达天鼎宫的中枢所在,只要走过三座分宫,就可直接到达那里了。其他人纵然手段再了得,也不可能走到我们前边去的。”萧冥胸有成竹的说道。

“希望真能如此吧。但那风元大陆的人族小子,神通实在深不可测,说不定还有什么特殊手段能破除禁制,我们还是不能太过大意的。能尽早到达中枢,还是尽量提早一些吧。”万花夫人脸上神色微松,仍然坚持的说道。

“万花道友说的有些道理。萧兄,贫道也觉得宁愿损失些元气,还是早些到达天鼎宫中心处较好一些。”清平道人在一旁也赞同起来。

“好吧。既然二位道友都坚持如此,那在下就用些蛮力手段,直接找出阵眼所在了。”萧冥眉头皱了一皱后,也就点下头。

接着就见他单手一掐诀,背后血光一现,九目血蟾的虚影当即浮现而出,同时起身躯也骤然一涨,化为了十几丈之巨,身上气息顿时为之大盛。

“去!”

巨大后的萧冥,口中一声低喝,单手一翻转,就将阵盘一抛而出,再一张口,喷出数团精气没入其中。

阵盘当即嗡嗡声大响,无数乳白符文从中漂浮而出,滴溜溜一转后,一下幻化成一个小型光阵,里面光芒一闪,一道粗大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的打在某处虚空中。

那处虚空当即一阵扭曲颤抖,但片刻后,就无声无息的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不是这里,再试一下另一地方。”萧冥淡淡的说了一句,一根手指冲光阵一点。

顿时此阵略一转动后,立刻对准了另一处虚空。

白光一闪后,同样粗大光柱一喷而出,击在了那边虚空上。

这一次,那边虚空一阵剧烈晃动后,忽然波动一起,从虚空中一下现出一枚巨大的银色符文。

足有房屋大小,银光灿灿。

“运气不错,这就找到了。”萧冥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起来。

随之他一声低喝,猛然一催秘术。

背后的巨蟾虚影,当即头顶九只金目徐徐一张而开,同时对准了那边的巨大符文。

一声轰鸣后,血蟾九目各自喷出一根金灿灿细丝,一闪之后,就洞穿那枚银文而过,并再一个卷动后,就将其切了个七零八落。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