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五十章 进入

“虚皇鼎?血魄道友拿出此物来,莫非用此物就可轻易破开封印了?”韩立讶然的问道。

“当然不行。晚辈所说的捷径,其实还是需要前辈为主,用虚天鼎来破封印,晚辈只能手持虚皇鼎在一旁用某种秘术加以辅助而已。此鼎是晚辈本体当年亲手炼制,故而里面掺入了晚辈的一滴精血在其中,故而可以发挥出普通钥匙无法拥有的一些玄妙作用。”血魄恭敬的回道。

“既然你如此有把握两鼎齐用就可破开封印,那就试上一试吧。若是不行的话,我再用法力来尝试强行击碎封印。”韩立摸了摸下巴后,决然的说道。

血魄自然没有其他意见,当即点头称是。

于是韩立二话不说的将小鼎往高空一抛而去,接着袖子一抖,一道青蒙蒙光柱从中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没入小鼎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虚天鼎当即迎风而涨,一下幻化成了十几丈高的庞然大物,表面那些花鸟虫鱼浮雕更是在嗡嗡声中开始浮现而出,围着巨鼎一阵盘旋飞舞不定。

旁边血魄见此,毫不犹豫的也出手了。

她将手中小鼎一举而起,再一张口,喷出数团鲜红精血去。

“噗噗”几声,精血全都迎风自爆的化为了团团血雾,并有灵性般的瞬间将小鼎一包其中。

接着血魄在空中念念有词,身躯一扭后,整个人化为一道模糊血影的直接冲入血雾中。

虚皇鼎当即一声清鸣发出,滴溜溜一转,就将四周血雾全都吸了其中,接着迎风一晃后,鼎口忽然喷出无数血色符文,汇聚一凝后赫然幻化出一张诡异之极的美女脸孔,容颜赫然和血魄一般无二,只是面上丝毫表情没有,并笼罩一层淡淡血光。

“韩前辈,我只有一击之力。前辈一定要把握好时机再出手。”美女脸孔木然的说出了两句话后,檀口再一张口,一蓬晶莹血丝一喷而出。

这些血丝发出“嗤嗤”声的一散之后,竟不可思议的轻易洞穿五色光幕而过。

美女脸孔再一声凄厉尖鸣发出。

那些血丝纷纷一闪的爆裂而开,浓浓血雾一凝后,就再次幻化成一枚枚血色符文的镶嵌在五色光幕中,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韩立目睹此景,双目一亮,一闪的到了化为巨物的虚灵鼎近前处,同时一只手掌一拍而下。

“当”的一声仿佛钟鸣般的闷响发出。

巨大青鼎表面青光万道,幻化出的那些花鸟虫鱼等虚影顿时体形也再次一涨,直接冲五色光幕飞扑而去。

“噗噗”声大作。

各种虚影一接触封印,如视无物般的纷纷从那些血色符文中直接钻入其中。

下一刻,巨鼎表面狂闪不定,同时方圆数里内的五色光幕全都嗡嗡声大起,同时一丝丝白气从那些血色符文中飞出,方一接触虚空的瞬间,就化为一阵阵异样波动向四面八方一散而开。

韩立见此脸上一喜,显然两人配合下,真有希望将封印一破而开了。

但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一声闷哼传来,美女脸上血光不知何时的尽数褪去,并张口吐出一口黑血来,同时整张脸孔一阵扭曲后,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反噬之力!算了,下面交给我了。你先解除秘术吧。”

韩立眼光一扫之后,眉头一皱的说道,一条袖子一甩,顿时一道青光一飞而出,一闪的没入美女面门中。

美女脸孔一声低喝后,当即寸寸的碎裂而开,重新化为无数血文的飞回虚皇鼎中。

鼎中血光一闪,一团虚影从中一飞而出,光芒一凝后,就在韩立身后重新幻化出血魄的身影来。

只是这时的此女,脸色异常苍白,神色有一丝复杂的望了韩立背影一眼。

韩立则对身后一切根本不管不问,正在单手掐诀,背后金光一闪,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浮现而出。

法相六目一齐徐徐睁开后,数条手臂一个模糊后,各自伸出一只手掌的按在了巨鼎之上。

巨鼎轰鸣声大响,表面泛起的青芒刺目耀眼,几乎幻化成了一团青色骄阳。

五色光幕似乎与之呼应一般,表面血色符文同样的光芒大放,同时从中飞出的白气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终于在一声闷响后,整片封印全都寸寸的碎裂而开,现出一个黑蒙蒙的通道来。

“走!”

韩立脸上一喜,口中一声吩咐,当即将法相一收,手指冲巨鼎一点而去。

“噗”的一声。

青色巨鼎表面一下分射出两抹霞光,将韩立和血魄同时一卷其中,然后一声长鸣后,就化为一团青光的遁入黑洞中。

“轰”的一声!

几乎在青光方一没入黑洞中的瞬间,入口顿时五色符文涌现而出,整个封印就开始弥合起来。

当青色光团从黑洞中激射而出的时候,韩立只觉眼前一亮,出现在一片温煦日光照耀的翠绿草地之上。

韩立心中一凛,袖子一抖后,体表青光顿时一敛的汇聚一团,重新幻化成了青色小鼎,并被一把抓在了手中。

血魄这时也出现在灵气身后处,惊喜万分的向四周打量着。

这是一片和外界几乎并无二样的空间,往远处望去,同样山峰叠峦,绿木成荫,四面八方都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样子。

韩立见此,双目一眯,眉宇间淡淡晶光一闪,庞大神念当即一放而出,结果片刻后,一下换上了恍然的神色了。

“原来只是幻术而已。啧啧,如此高明的幻术,连我一开始都差点信以为真了,可并不多见的。”

韩立口中称赞了一句,手臂一动后,一根手指蓦然冲前方虚空一划。

当即一道青蒙蒙剑气弹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化为了数百丈之长,轻描淡写的一斩而下后。

前方数里外的虚空,当即一阵扭曲晃动,并在一个模糊后,前方景色骤然大变,一下现出一片楼台殿阁等建筑组成的巨型宫殿群。

只是有些诡异的是,在这些建筑中间,赫然密密麻麻的耸立着一根根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柱,每一根柱子都撑起一片凝厚光幕,将附近建筑全都笼罩其中,将这片宫殿群人为化为了上百区域之多。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后,也就看清了这些光幕中大概情形。

几乎每一个区域中都拥有一座主殿外,还会另外搭配其他十几座大小不一的建筑,但是当其神念往这些建筑上再一探而去的时候,却被毫不客气的反弹而开。

看来这些建筑本身,就被施展了某种隔绝神念的禁制。

不过当他神念匆匆的从这些区域中一扫而过后,也就发现离整片宫殿群中心处越近的地方,支撑光幕的光柱也就越粗,神念往其中探测也就越发困难。

而中心处的数片笼罩区域最大的光幕,韩立神念一进去后,甚至只能感应到一些建筑的巨大轮廓而已。

这还是其神念之力远超同阶的结果,若是普通大乘来做的话,恐怕连一些区域光幕都无法洞穿而过的。

“看来最重要的宝物,都在里面那些区域中了。”韩立将神念一收而回,若有所思的喃喃起来。

“的确如此的。不过看此地禁制情形,越往里去也就越加危险的。”

血魄脸色仍然有些苍白,其神念稍一接触此区域上空布置的一些无形禁制,露出担心之色的言道。

“既然到此,自然不可能空手而归了,外围一些区域宝物多半已经被人搜刮过了,并且一般宝物我多半也看不入眼中的,只有直接往里面走走看了。对了,血魄道友可曾感应到本体的所在了。”韩立目光一转后,忽然转首问了血魄一眼。

“晚辈自然早就施法感应过了,但可惜这天鼎宫中禁制太多,稍微远些就根本没有多大效果的。”血魄露出一丝苦笑的回道。

“原来如此。但这样一来,可就有些麻烦了,恐怕你必须一一找遍这里每一处,才能判断冰魄道友到底被困在了何处。天鼎宫之开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也不敢保证能将此地所有禁制全都走遍一圈的。”韩立眉头一皱,神色凝重起来。

“我那本体当初修为不弱,并且着实有几件异宝护身的,就是面对大乘存在也有一丝机会逃掉的。故而若是被困的话,应该也在里面区域才是的。但为了以防万一,莫不如晚辈还是先从外围区域寻找起来吧。前辈就带晚辈一滴加持了秘术的精血在身上,直接去里面区域吧。若是我本体真被困在附近,自然会警示前辈的。如此一来,既不会耽误了前辈寻找宝物的大计,也能在更短时间内搜遍整个天鼎宫。”血魂想了一想后,建议的说道。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但若此地只有我二人,自然可行的。现在单你一人的话,碰到那些大乘老怪徒生歹意怎么办。”韩立摇摇头的说道。

“前辈放心,晚辈有前辈所赠的合体傀儡,应该也能和大乘存在周旋片刻的。”血魄脸色微微一变,但马上恭敬的回道。

“若是一般大乘,那两具合体傀儡还能有些作用。但能进入此地的大乘,恐怕神通都非同小可的。这样吧,我让金儿先跟着你吧。”韩立思量了片刻后,终于有了决定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