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鼎宫

万花夫人脸如白纸的站在原处不动一下。

此刻不但整座阵图已经被金色巨掌震得七零八落,就是老妪身后那头黑色巨狮,也在一股庞然巨力镇压下,缩成了一团,根本无法再动弹分毫的样子。

纵然万花夫人身上也一下飞出了翠绿木盾等数件防御宝物护住全身,但心中清楚的很,以那巨大手掌展现的恐怖威能,这些宝物根本不可能真发挥多少阻挡作用的。

对方真魔之体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仅凭一只手掌,就击败了连压箱手段都动用的自己。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万花夫人,顿时变得心如纸灰一般了。

“承让了。”

韩立所化巨人却淡淡说了一句后,就将探出的手臂一缩而回。

几乎同一时间,万花夫人上空的金色巨掌也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这一次,老妪都不知自己是如何离开光幕,木然的回到了看台上的。

外面的清平道人和萧冥则互望了一眼后,均都露出了骇然之极的神色。

光幕中的韩立,却冲清平道人招呼一声:

“清平道友,还请下场赐教一二了。”

而清平道人刚从韩立一击就击败老妪的惊人战绩中回过神来,再一听韩立之言,当即脸色骤然一变,好一会儿后,才冲韩立一拱手,苦笑一声的回道:“道友魔功盖世,贫道自问绝对不是对手的,这一招也不用再接了,在下甘拜下风了。”

这位清平道人光棍的很,竟主动的服软起来。

韩立听到此话,未感到太意外,没有进一步威逼的意思,只是点点头,就将梵圣真身一收而回并一个闪动后,同样出了光幕。

“韩道友神通之大,堪称萧某生平仅见。不过,这倒也让我想起一人来。道友可就是风元大陆那名进入魔界、斩杀螟虫之母的人族韩立道友。”萧冥却盯着韩立眼也不眨一下,一字字的问道。

“惭愧,传言有些夸大了,但在下的确就是人族韩立。”韩立目光微微一闪,不动声色的回道。

“哈哈,果然是韩道友,难怪会有这般大神通了。这可是真正贵客临门了,道友一定要在本城待上一段时间,让我等好好交流一下。”萧冥不顾其他二人的表情,发出大笑的说道。

“既然道友诚心邀请,在下自然不会拒绝的。”韩立同样对血骨门的血道功法颇感兴趣,闻听此言,微微一笑的回道。

“太好了。万花夫人清平道友,一同去在下洞府小聚一下吧。”萧冥似乎极为兴奋,转首冲万花夫人清平道人说道。

“我二人此行原本就有所求而来的,没有听到萧兄的回复之前,自然不会这般离去的。萧兄在前面引路吧,贫道二人打扰一二了。”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对视一眼后略一犹豫的回道。

“在下先前已经吩咐门下,已经在洞府中备下盛宴,一定会让几位道友满意无比的。那诸位道友跟好了。”萧冥闻言轻笑了起来。

于是下一刻,几人化为几道惊虹,直奔血鹤城中心处某座巨型宫殿激射而去了。

大半日后,当天色已经将晚,天空现出一抹血红之色的时候,韩立就平静的从巨型宫殿一飞而出,然后在小半个时辰后,不知怎么找到了某一个偏僻街道的一个客栈般住处,并走入了某个已租下的庭院中。

在庭院门口处,花石老祖和朱果儿竟恭谨的站在外面,一见韩立走来,当即上前一礼。

韩立摆摆手后,就带着二人进入了庭院中,随后白光一闪,大门紧紧关闭。

……

同一时间,巨大宫殿的某处偏殿中,萧冥、万花夫人、清平道人三人围着一张白玉圆桌落座着,似乎正在争论什么事情。

萧冥因为有面具遮挡,除了双目微微闪动不定外,看不出是何表情。

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却均都神色凝重,甚至还夹杂了一丝怒意混杂其中。

“萧老怪,你的条件未免太过分了,竟然打算要天鼎宫收获的九成,只分给我和清平道友一成而已。莫非真将我二人视作无物了。”万花夫人暴怒的呵斥道。

“若是二位也拥有天鼎宫的钥匙,并且还能提前知道开启的大概地点,同样有资格提出这等条件的。”面具男子却丝毫不动怒的回道。

“我二人当然知道萧兄拥有这些东西,否则也不会在进入万月山脉前,先来找到道友头上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只给我和万花留下一成,的确太过分了一点。”清平道人眉头紧皱的说道。

“二位以为天鼎宫是何种地方,若是没有在下手中的钥匙,就算知道地点并且早到了一步,又有何用的。萧某当年为了这把钥匙,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给二位道友留下一成宝物,已经算是不少了。”萧冥丝毫不为所动的说道。

“哼,进入天鼎仙宫的钥匙可不止一把。道友手中的不过是其中之一,而且还不知是否是真正原物。前一次天鼎仙宫出世之时,可是出现了不少的伪造之物。这些伪造钥匙虽然不可能让人安然进入天鼎仙宫,但让人感应到仙宫开启时间和大概位置,却是绰绰有余的。若是肯冒些陨落风险的话,倒也可以试着闯上一闯的。”万花夫人盯着萧冥,冷冷的说道。

“伪钥匙?这个在下自然知道一二的,但我可以向二位道友保证,在下手中的绝对是原物之一,否则又怎敢提出这样的条件。”萧冥嘿嘿一笑,十分自信的说道。

“萧兄这般自信,倒是不枉我二人亲自跑这一趟了。但当初流传出这般多伪钥匙,恐怕天鼎仙宫开启的时候,那些合体炼虚这些来碰运气的低阶存在不说了,光是我等这样的同阶存在,绝对不会太少的。毕竟是百万年前本大陆度过大天劫次数最多,最后竟还能飞升成功的天鼎真人的残留洞府,里面还不知有多少对我等大有用处的宝物灵药。起码从里面遗留的功法秘诀等东西上,可以知道这位天鼎真人渡过那一次次大天劫所用手段。光是此点,就不知会让多少老怪物都心动的。萧冥道友若是没有我二人相助的话,即使能进入天鼎仙宫中,但就能确定自己能得到重宝,并安然的出来吗?再说道友就不怕我二人回去后找其他拥有钥匙之人合作,到时反凭空增添两名竞争者吗?”清平道人双目一眯后,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清平道友,你在威胁我?”萧冥声音骤然一冷下来。

“这谈不上什么威胁,贫道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二人亲自出现在这里,起码表示了与道友真心合作的诚意。况且不与我二人合作,萧兄就放心和其他人同行了!那位风元大陆的韩道友,倒是神通惊人,萧兄为何先前没有邀请其一同进入天鼎宫的意思。不会是因为这位韩道友实力之强,连萧兄都大为忌惮吧。”清平道人侃侃说道,脸上彻底恢复了从容之意。

“不错,我是对那人有些忌惮之心,并无能压制对方的把握,才没有说出天鼎宫的事情。但光凭此点,就让萧某作出让步之举,却是不可能之事。”萧冥毫不犹豫的回道。

这一下,清平道人脸色真有些难看了。

“清平道友,萧老怪太顽固了一些,就将那件事情告诉他吧。有此条件的话,还怕他不让步。”老妪在旁边蓦然冷冷的说道。

“是什么事情?”萧冥明显一愣。

“道友可知道清平道友的道统来历?”万花夫人面露一丝神秘之色。

“清平道友是……”萧冥有一丝讶然,目光一转,顿时落在了青年道士身上了。

“惭愧的很,其实在下真正传承是……”清平道人轻叹了一口气后,嘴巴微动,但无丝毫话语传出的传音起来。

萧冥原先还不以为意的模样,但是片刻工夫后,双目就徒然一亮,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来。

……

万月山脉的某个极深的峡谷中,血魄骑在一头浑身黝黑的巨鹰傀儡身上,正动也不动的盯着一块石壁上显现的一片淡淡白光。

在白光中,赫然有几个怪异之极的符文若隐若现的变化不停,似乎代表了某种神秘之极的信息。

“天鼎宫”

傀儡身上的血魄,突然自语了一声,接着脑海中一亮,一下增添了许多原本被封印起来的记忆。

……

同一时间,血鹤城中的某个带庭院石屋中,韩立正盘膝坐在一把木椅上,手中托着一件数寸高的小鼎,正仔细观察着。

此鼎颜色淡青,外形古朴奇特,但表面铭印的那些虫鱼鸟兽等浮雕图案,此刻竟然有淡淡灵光闪动不停,仿佛即将活过来了一般。

韩立摸了摸下巴,再看了看手中小鼎,脸上露出了一丝沉吟的表情。

……

万月山脉中的一个黑黝黝的隐秘空间中,忽然传出了一声悦耳的叹息声:

“终于,终于到了宫门大开的日子,被困如此多年后,我终于可以离开此地,重见天日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