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九目血蟾

“我二人原本就冲萧兄而来,就算不说此话,也打算在贵洞府叨扰几日的。”清平道人微笑的回道。

韩立略一思量后,也点了点头。

“好,就这般说定了。几位道友先跟在下去最近的一处较技场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本门弟子处理了。”萧冥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再看了看四面八方已经出现的一些血鹤城卫士后,这般的说道。

老妪和清平道人自然没有反对的意思,韩立冲朱果儿和花石老祖无声的传音了两句后,同样跟着三人向城中某处飞了过去。

朱果儿和花石老祖互望一眼后,就无声的离开了此地,并飞快消失到了附近的街道中。

半个时辰后,一座直径千丈的环形建筑中间,一层白蒙蒙的光幕一升而起,里面的半空中,萧冥和老妪遥遥相对着。

在光幕外看台上,韩立和清平道人则神色平静看着这一切。

片刻后,萧冥轻吐一口气后,口中说了一声“第一招”,就忽然一张口,一道血光一喷而出,迎风一涨后,就化为一口白骨巨刃。

此兵刃前头尖端处,镶嵌有数枚银色圆环,迎风一晃,叮当乱响不停。

萧冥一把将骨巨刃抓住后,一声低喝,手臂猛然一挥,然就直接将手中之物冲老妪一投而去。

“噗”的一声。

巨大骨刃方一出手,表面一下浮现出无数血色符文,并在一个闪动后,就诡异横跨数百丈距离,直接出现在了老妪近在咫尺的地方。

“哼,就这点手段吗。”

老妪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一丝不屑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却不敢怠慢分毫,一之手掌闪电般往头上一招后,将一根看似古朴的黑色木钗一抽而出,迎着对面而来的骨刃就虚一划而下。一声清鸣声传出。

黑色木钗尖端喷出一道黑色火焰,一个晃动后,就缠绕到了骨刃之上,并爆发出刺目的光华来。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骨刃被在这黑色火焰只缭绕了几下,就硬生生的停在了远处,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融化开来。

“第二招!”

萧冥见此情形,却丝毫不觉吃惊,反而淡淡的再次出手了。

只见他用一根手指冲虚空融化近半的骨刃一点。

那几枚在黑焰中仍然锃亮不变的银环,当即一阵微微颤抖,一个模糊后,就硬生生挣脱黑焰缭绕,在原处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老妪脸色一变,突然身躯一扭,化为一道青光的冲天而起。

在她原先所在的地方,波动一起,数枚银蒙蒙光环无声浮现,并同时往中间一缩而去。

但在老妪抢先一步举动下,现在自然落了个空。

不过萧冥口中却继续念念有词,用手指冲这些光环连连虚空点指不停。

“轰”的一声后,这数枚光滑表面无数银弧浮现而出,并在雷光中冲高空老妪一冲而去。

万花夫人见此,脸色一沉,手中木叉朝下方再次连连挥出。

黑焰滚滚而下,但除了略微将光环来势凝滞了片刻后,却根本奈何不了几分的模样。

万花夫人虽然身形在虚空中连连闪动不已,但这数枚光环竟同样瞬移不已,在风雷声中死死紧追不放。

老妪连躲闪了数次后,脸上终于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并一声厉喝出口:

“真因为凭借这件异宝,就能克制老身的魔焰了吧。萧老怪,下面就让你见识一下蚀骨魔火的真正厉害。”

话音刚落,老妪就将手中木叉一抛而出,张口一团精气喷在了上面,同时背后黑光一晃,幻化出一头十几丈高的黑色巨狮虚影来。

此狮子浑身黑焰滚滚,方一现身而出,就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惊的诡异气息。

那木叉在此时,则光霞一泛,直接幻化成一口黑蒙蒙的短剑。

此剑不过半尺来长,却散发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温,让附近虚空都一种给点燃的焦糊味道。

那几枚光环却趁此机会,一个闪动后,再次出现在了万花夫人上空,狠狠的一套而下。

黑色巨狮一声低吼,扬首冲高空一喷,一多黑色火云冲天而起,竟一下将数枚光环硬生生一托而起。万花夫人却冲那口短剑一催。

顿时此宝一声清鸣后,一下化为一道黑光的投入黑色巨狮大口中。

接着老妪脸上现出一丝冷笑,十指车轮般的一阵掐诀。

“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巨狮体表黑焰为之一盛,接着大口飞快一张,冲高空处光环喷出一道黑光来。

黑光赫然是那口黑色短剑所化,只是这时表面多出无数火焰状的诡异灵纹,并一声长鸣后,就化为一道十余丈的惊虹,一下洞穿火云而过,从数枚光环上一闪而过。

“砰”“砰”几声脆响!

那数枚光环在惊虹闪过后,从中间纷纷被一斩而开,化为点点灵光的彻底溃散而灭。

“好手段,这就是万花道友的成名宝物,斩麟魔剑吧,果然不同凡响。连我这几枚泰岳环都无法抵挡一下。不过在下这最后一招,可要动用一些真正的神通,道友可要小心一二了。”萧冥见此,不怒反喜起来,最后一句有些凝重的话语出口后,忽然一条手臂一动,一只手掌往丹田处狠狠拍了一掌下去。

一声闷响后,萧冥体表忽然无数道血气一钻而出,成千上万下,顿时滚滚雾气将身形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老妪见此,心中一凛,神色肃然了几分,但同时一催法诀,让身后黑色巨狮虚影气息一凝,体形比先前还一下巨大了三分。

一阵怪异的尖叫声,蓦然从血雾中一传而出,接着轰隆隆几声沉重脚步声后,里面隐约有什么巨物要从中走了出来。

当滚滚血雾彻底一分而开后,一头仿佛小山般的巨大蟾蜍就从中一跳而出。

此蟾蜍足有百丈之高,体表油亮似血,背部有一个个头颅般大小的凸起,但偏偏头颅前端却遍布九只金灿灿妖目,闪动着惊人寒光。

“九目血蟾,你竟然真炼化此上古真灵的真血。”老妪一见这巨大血蟾,一下失声起来,同时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了。

光幕外面,清平道人一见九目血蟾的出现,脸色也微微一变。

倒是韩立见此,双目一亮,面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来。

九目血蟾之名,他自然早有耳闻的,甚至一些大型拍卖场,还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此真灵精血出现。但是和其他上古真灵真血会被众多高阶存在疯狂争抢不同,此血却少有人会要,甚至还出现流拍的事情。

会出现此种情形,追究到底就是这九目血蟾精血其实奇毒无比,即使大乘存在炼化此血时,十有八九也会无法承受精血中的毒性反噬。修为更低些的修炼者,更是沾染分毫就会立刻倒毙而亡。

如此情形下,外加在有其它众多真灵精血选择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有几名大乘对此真灵之血感兴趣了。

故而这位血骨门的大乘存在,敢冒如此风险,真炼化成功了九目血蟾真血,实在是一件骇然之极的事情。

“万花道友,我这金蟾真身自炼化以来,也是第一次拿来与人争斗,倒底有多大威能只能让道友亲自体验一下了。”巨蟾口中传出萧冥的清冷话语声,接着突然一张口,破空一响,隐约什么东西从中弹射而出。

对面的老妪马上一声闷哼,身躯竟仿佛被巨物重击般的猛然一颤,倒退出了数步去,才惊怒的重新站稳了身形。

只见在她面前丈许外处,一颗头颅大小的金色肉团正狠狠击在一面翠绿欲滴的木盾上。

在肉团后面,赫然连接着一根手腕粗细,遍布无数青筋的血色肉柱。

刚才九目血蟾竟将舌头喷吐而出,并以老妪肉眼都无法看见的诡异速度,一下到了其近前处。

要不是她为了谨慎起见,早就将那面木盾隐匿身形的悄悄布在了身前,恐怕刚才一击,就要无法抵挡的。

但就这样,这位万花夫人也一副颇为狼狈的模样了。

老妪一声怒喝,背后黑色巨狮一张口,一道黑色惊虹激射而出,直奔血蟾舌头狠狠一卷而来。

可就在此时,那粗大的血蟾之舌只是微微一动,就一下诡异的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原本站在数百丈外的九目血蟾本体,突然身下后肢同时一用力,“嗖”的一声后,庞大身躯竟也一下冲天的凭空消失了。

“不好!”

万花夫人也是从低阶存在一步步走到现在的身经百战之辈,一见此情形,当即面色一变的身躯一扭,就要施展遁术立刻离开原地。

但却已经迟了!

只听得高空中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巨大黑影就一下出现在了她上空处,正是那头消失的九目血蟾。

此血蟾方一现身而出,就将一只巨大手掌猛然一探而出,向下方徐徐一探而出。

“噗”的一声后,一个直径十丈的血色光环凭空在噗掌上浮现而出,并向下方狠狠一压而来。

此光环尚未真的落下,老妪就只觉附近虚空一紧,身躯一下变得沉重无比,接着爆发出无数轰鸣般的巨响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