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四十二章 清平道人与万花夫人

“算了,不管是何来历,既然出现了大乘期存在,看来那事情是真的瞒不住了,索性将风声彻底放出去,借助他们的力量来赌上一把也是可行的。这总比错过了开启时间,一无所得的好。”面具人目光闪动了几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当即袖子一抖,身躯就一扭的直接没入虚空中不见了。

这时,韩立却已经走在了一条街道上,并在一些看起来颇大的商铺中进出了几次,补充了一些备用的材料,但没在购置什么东西,而直接去了一家偏僻些的客栈般地方,租下一个单独小院,就不再外出的打坐修炼起来。

三天后,韩立脸带一丝异色的回到了广场处,找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花石老祖朱果儿二人,并带回了住处。

然后韩立告诉二者,自己在某门秘术上忽然略有所得,所以上古祭坛的事情先放一放,必须先闭关一段时间,让二人同样在此地好好修炼,不要轻易外出。

花石老祖和朱果儿闻言,自然点头称是。

于是下面的月许时间,三人都未离开住处半步,都在闭门修炼着。

一个多月后的某一日,正在屋子中打坐的韩立,忽然双目一睁而开,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接着脸色一沉后,体表顿时金光大放,瞬间化为一道金虹的冲出屋子。

几乎同一时间,“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颗骄阳般的巨大光球突然在客栈上空爆裂而开,一圈圈波动震荡开来,所过之处,建筑纷纷倒塌而碎,被波及的一些血天人,也纷纷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

只有少数修为较高和及时放出宝物护身的,才能匆忙冲出波动范围之外,并惊怒交加的急忙朝高空中望去。

花石老祖和朱果儿自然也在其中。

虽然因为禁空禁制缘故,所有人无法腾空近前去看,但这点距离将空中情形看个清清楚楚,还是毫无问题的。

只见刚才骄阳爆裂处,赫然有两道人影正遥遥相对的悬浮在高空中。

一名是身穿道袍的青年,一名却是满脸皱纹的白发老妪,二人身上各自散发着惊人的波动气息。

显然刚才的动静,就是二者弄出来的。

“大乘老祖,是大乘老祖。否则血鹤城的禁空禁制厉害万分,连合体存在都无法腾空太高的。”当即有人失声的叫出来。

下面原本满腔惊怒的幸存者见此,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互相望了几眼后,就头也不回的一哄而散了。

开玩笑了,既然是两名大乘老祖在大打出手,他们继续留在这里,不是找死吗。

至于讨说法的事情,自然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了。

不过血鹤城竟然一下出现了两名大乘老祖,这也足以让整座城池震动一番了。

花石老祖和朱果儿未见到韩立身影。虽然略有些诧异,但是倒也不会担心什么,只是镇定的留在原处未动。

这时,高空中忽然传出一个冷冷的男子声音:

“二位道友好手段。这般毫无顾忌的大大出手,难道真没有将血骨门放在眼中吗。”

淡淡波动一起。

青年道人和老妪之间的虚空处,忽然白光一闪。一个脸带白色面具的男子,一下无声的浮现而出。

那面具颜色苍白异常,铭印有几道淡银色灵纹,除了让其主人露出一对黑色眼珠外,再无任何颜容露出来了。

“萧冥,你总算肯出来了。先前也不知是谁一直躲着不见我二人的。哼,再不现身的话。信不信老身将这座城池全都给拆了。”老妪哼了一声后,两眼一翻的说道。

“萧道友莫怪,我和万花夫人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好在我二人先前有意控制了波及范围。并未真对贵城造成多大损坏的。”青年道士却面带一丝歉意的说道,给人一种春风满面的感觉。

“未造成多大破坏?居住此区域的人足有近千人,能及时逃出去的才不过数十人而已。最重要的是,本城自有萧某坐镇以来,已经有数百年从未有人敢在城中出手过了。二位道友今天不给个说法的话,休想萧某这般将此事放过去的。”面具人冷冷回道。

“萧老怪,你想要什么说法?不过死了千百低阶存在,这又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是萧道友是另有想法,想伸量下我婆子的神通一二。”老妪目中异光一闪,现出一丝危险神色的说道。

青年道人在一旁听了后,眉头皱了一皱,但最终还是未再说什么。

“我知道你二人来血鹤城找我的缘由,但若想谈此事情,一会儿万花夫人和我去一趟较技场如何。只要道友接过我三招,无论胜负如何,刚才的事情就算一笔揭过了。”面具男淡淡的说道。

“三招?没问题,就是三十招,三百招,老身也全都接下了。”老妪狂笑一声的回道。

“好,道友答应就行。如此一来,萧某也可算对其他人有一个交代了。对了,我还忘说一件事情了。二位可不是第一个来到血鹤城的大乘道友,有人比二位还早了一步的。”面具人点点头后,又说了一句让老妪一惊的话来。

“有人比我们还早的找上萧兄了,是哪一位道友消息这般灵通,来的这般快。”青年道士也脸色一变,吐了一口气的问道。

“道友在旁边待了不短时间了,何不出来和我等几个见上一见。”面具人没有理会青年道士的言语,却一转首,冲另一侧虚空说了一句。

“咦,道友真是好手段,竟能看破在下的隐匿手段。既然如此,在下也出来见一见几位。”一声轻咦声,蓦然从那个方向传出,接着淡淡青光一闪,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就直接浮现而出,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

“果然是阁下。能看破道友的隐匿手段不算什么,整座城池禁制多是在下亲手布置的,任何人想要在萧某面前施展类似神通,都不会有多大效果的。”萧冥打量了韩立两眼后,轻笑一声的说道。

“原来道友还是一位阵法大家,这就难怪了。不过萧道友将在下叫出来,是为了何事?”韩立点了点头,面现一丝异色。

“我很佩服道友的心性!明知道那东西开启时间即将到了,竟在进入血鹤城后不来找我,还能在此地静静的待上如此长时间,连大门都未出去过一步。要是万花和清平道友不来的话,恐怕道友还会继续等下去。但我也没想到,清平二位道友动手的地方,竟会恰好选在道友所在的街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巧合。”萧冥嘿嘿一声的说道。

“贫道和万花道友可不知道此街还住着另外一位同阶道友,只是事先用神念大概扫过,觉着这里人口最为稀疏一些,才会在此动手的。这位道友真是好手段,竟能将修为压制在中低阶境界,连贫道事先都未发现丝毫的异样。不过道友面孔十分的陌生,敢问尊姓大名。”青年道士也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番,和老妪互望一眼后,才面带笑容的问道。

“在下姓韩,至于觉得在下面孔陌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我原本就不是血天大陆之人,这一次只是顺便路过贵地而已,也丝毫没有参与你们事情的兴趣。不过刚才若不是韩某躲得快,恐怕也要狼狈一把了,二位道友是不是也要给在下一个说法。“韩立淡然的回了几句后,就蓦然目光一厉的盯着青年道士二人。

萧冥见此一怔,但再望了望清平道人二人后,微微一笑,目中闪过了一丝看好戏的神色。

清平道人眉头一皱,看了韩立片刻,似乎在确定其刚才所说是否出自真心,才笑容一敛的回道:“原来韩兄是其他大陆道友。先前我二人出手的确冒失了一些,但韩兄打算要什么样的交代,难道也打算学萧兄那样,也要贫道接下三招不成。”

“三招没有必要,只要阁下和万花道友各接一招就行了。”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招!好,我二人接下了。老身倒要看看其他大陆的道友,倒底能有多大的神通,敢这般大口气。”老妪似乎脾气十分火爆,一听韩立这话,当即怒容一现的立刻答应下来。

清平道人闻言苦笑了一声,却冲韩立再问了一句:

“韩道友真的只是路过此城,并非是为那传闻之物而来的吗?”

“韩某连这所谓的‘传闻之物’都不知指的是什么,又怎可能为此而来的。几位道友放心,在下另有要事在身,只要不涉及我的事情,我也不会对诸位造成任何阻碍的。”韩立似乎看出了清平道人内心的想法,平静的说道。

清平道人闻言大喜。

万花夫人听了,神色也为之缓了一下。

一旁的萧冥,却目光微微一闪,但马上平静的说道:

“不管韩道友是否真为此事而来,在下作为本城东主,自然要好好接待一下几位的。一会儿在较技场切磋完之后,诸位道友一定要赏脸到在下洞府,稍微聚上一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