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四十章 血骨门

“好,既然道友没有意见,就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希望路上能够顺利一些吧。”韩立冲此女摆了摆手,轻叹一声的说道。

血魄自然不敢违抗的退出了大厅。

韩立则静静的待在椅子上,沉吟不语起来。

……

数日后,魔灵巨舟的身影就出现在一片碧绿湖泊上空,并在一座看似荒凉异常的小岛上一落而下。

但仅仅半日后,巨舟就再次腾空而起,沿着既定路线一路飞驰而走。

……

一个月后,血天大陆某个颇有名气的山脉上空,十几名血天异族,正分为两伙的在大打出手着。

一伙皮肤火红、面颊隐约可见淡淡鳞片,一伙浓眉巨目、身上隐约可见丝丝的煞气缠身。

在二者的下方,一片异常隐秘的密林中,几株散发奇异香气的灵药,正在迎风微微摆动着。

而在这几株灵药两侧,各自盘坐一名血袍老者和一名灰衣老者。

二人相貌和空中交手的两伙人相似,但修为远胜空中交手的那些人,也各自催动一件花篮状宝物和一件圆盘状法器在灵药上空缠斗不已,一副互相僵持不下的样子。

显然这二人是两伙人的为首之人,并在为这些罕见灵药而大打出手着。

忽然远处天边一阵轰鸣,一艘黑色巨舟仿佛山岳般的一闪而现,并以惊人遁速向密林方向激射而来。

巨舟尚未真的飞到众人面前,一股惊人的浩荡气势就先席卷而来。

高空中交战的两伙血天异族人不过金丹元婴左右修为,被这股气势一逼之下,纷纷大惊的罢手后退。

下方密林中的两名修为炼虚的为首者,也同样脸色大变,慌忙往高空巨舟望去。

结果黑色巨舟微微一沉下,就一道飓风般的从密林上空一闪而过。

两伙异族人只觉仿佛飓风从眼前一卷而过后,身形均都不由自主的在原地陀螺般的疯狂转动起来。

接着“砰砰”声大响,他们身躯纷纷向后面倒飞出数十丈远去,才重新勉强的站稳身形。

下方密林更是仿佛蛮荒巨兽从中硬闯而过,竟从中间凭空现出一条十几丈宽的巨型凹沟,两侧树木全都凭空倒塌了一地。

两伙人的脸色,却变得纷纷骇然之极了。

此刻,黑色巨舟却已经在十几里外的地方,并再一晃动后,就化为黑风的蓦然消失了。

灵药附近的两名为首异族,虽然恰好身处凹沟两侧,但也被一股让他人窒息的巨力,一下硬生生压地向后分别滚出数个跟头来。

二者慌忙再起身后,面容均都变的苍白无血,望向远处巨舟目光,更是白日见鬼般的惊惶了。

“是大乘老祖!只有大乘期前辈的飞舟,才能有这般惊人威能。”血袍老者喃喃的说道。

“就不知是哪一位老祖会路过此地的……啊,不好,我们的灵药。”灰衣男子惊魂未定般的也说了两句后,就忽然想起什么的,一下蹦跳而起,急忙往沟槽中间望去,结果又长松了一口气。

那几株灵药竟然奇迹般的在沟槽中安然无恙,仿佛刚才的巨力竟然特意避开了这一小片区域似的。

不过下一刻,血袍老者和灰衣男子互望了一眼后,就脸色再次一变的将宝物一催而起,又斗在了一起。

至于密林上空的二人手下,一见那气势惊人巨舟根本没有理会他们,略一犹豫后,则一声呐喊的也战在了一团。

……

三个月后,一个中型宗门的禁地上空,一艘漆黑巨舟静静的悬浮在高空中,同时密密麻麻的各种高阶傀儡,足有千余具之多,几乎将大半天空全都占据了个密密麻麻。

在众傀儡下方,则是近万名身穿同一服饰的血天人,无论修为身份高低,全都兢兢战战的待在地面上,不敢随意走动分毫。

足足一个时辰后,禁地中波动一起,一道青虹竟硬生生的从中冲破禁制而出,几个闪动后,两道人影就出现在了巨舟上。

赫然是韩立、朱果儿二人。

“前辈,可有线索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血魄,急忙上前一步的问道。

“没有,这处祭坛也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一座。走吧,继续上路。”韩立淡淡的一声吩咐。

“是!”

花石老祖一声答应后,当即掏出一件令牌状法器,冲巨舟外面晃了一晃,顿时漫天傀儡全都无声无息的飞回巨舟中。

下一刻,魔灵巨舟体表无数黑色符文翻滚浮现而出,并一声轰鸣的破空而走。

只剩下了地面上一干宗门之人。

在这些人中,几名合体修为之人,见魔灵巨舟真的一飞不返,脸上神色为之一松。

但其中一名满脸绿须的大汉,却有些不甘心的冲其他人说道:

“宗主,几位长老,我们就这般让对方大摇大摆的走掉吗。若此事传了出去,我们离火宗的名声岂不彻底毁掉了。”

“不放对方走,又能如何?不要说为首那人修为深不可测,多半是大乘老祖,就是这些傀儡,就足以将本宗灭掉好几遍了。难道,褚长老还打算让本宗以卵击石不成?”另一位有些驼背,但面容狰狞的老者,哼了一声的说道。

其他人听了,也连连的称是。

“就算本宗不是对方对手,但是可以让上宗出头的。本宗每年上缴的这么多灵石,不就是为了其能在此种时候庇护本宗一二的吗。只要上宗出面略微为难一下对方,本宗脸面也就可保存大半了。”大汉却不同意的说道。

“上宗也不过只有一名大乘老祖而已,怎会为了这等事情去为难另一名大乘存在的。况且对方只是闯了本宗禁地,可并未伤门下任一弟子,本宗除了声誉受损外,实质上伤害可是丝毫未有的。在这种情况下,上宗之人肯定更不会搭理此事的。”驼背老者冷笑的说道。

“这可不一定,若是本宗愿意付出一定代价的话……”大汉眼珠转动几下的说道。

“算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了。为了区区一点面子,去得罪一名大乘存在,褚长老,你莫非昏头了,还是另有什么想法不成?”一直未曾开口的一名儒袍打扮中年人,忽然出口打断了大汉话语。

“宗主,褚某人能有什么想法,只是不甘心我们离火宗大失颜面而已。既然宗主和几位长老都不在乎此事,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大汉哼哼的辩解了两句,也就不再开口了。

“费长老,穹长老,去禁地查查看,里面可少了什么宝物没有。顺便再查看一下所留痕迹,看看刚才那位大乘前辈,到底去了哪一处地方。”儒袍中年人不再理会大汉,转首冲驼背老者和另外一人一声吩咐。

“是,我等这就过去查看一下。”

驼背老者二人心中一凛,急忙上前一步的答应一声。

接着二人遁光一起,一下没入禁地中不见了踪影。

至于其他门人弟子,也在这位宗主命令下,纷纷返回了宗门各处。

……

“上古祭坛?”

半日后,在此宗的某个隐秘密室中,儒袍中年人有些怔住了。

“不错,哪位前辈的确只去了这么一处地方,并且还留下一些施法的痕迹。”驼背老者苦笑的回道。

“禁地中的上古祭坛,应该早已经废弃不知多少年了,他们专门跑到本宗禁地对祭坛施法一番,这是何用意?”儒袍中年人喃喃两句后,难掩饰满脸的狐疑神色。

“这个谁知道,也许那上古祭坛中隐藏什么未知的秘密?”驼背长老摸了摸下巴后,猜测的说道。

“算了,就算里面另有什么大秘密,但大乘老祖都出面了,也不是本宗再可以插手的。除了以后禁地加派一倍人手外,此事就当做不知吧。”儒袍中年人脸色变化几次后,才最终下定决心的说道。

“明白了,我明日就这般吩咐下去。”驼背老者点点头,丝毫没有反对之意。

……

同一时间,在黑色巨舟的大厅中,韩立正端坐在上首处看着眼前悬浮的一片白蒙蒙光幕。

在光幕中,一副清晰之极的巨型地图,正静静的展现在虚空中。

在地图中,不但标明了一些山脉湖泊,还有数处闪动淡淡青光的圆点,在地图各个角落微微闪动个不停。

“韩前辈,附近祭坛已经探查完了七七八八了,下一处祭坛应该在半个月后,但是到了此区域就算进入到了血道大宗血骨门的势力范围中了。”血魄站在光幕旁边,指着其中一个闪动的青色圆点,口中解释的说道。

“血骨门,就是你得罪的那个大势力。看样子,进入此区域后,我们要稍微收敛一下了。虽然我不怕其他的大乘存在,但无谓的争斗能避免自然最好了。”韩立淡然的点下头。

“前辈,血骨门光是宗内大乘,应该就有五六个之多,是血天大陆货真价实的几大势力之一。虽然大乘人数和其他大势力相比大为不如,但是此宗血道功法异常霸道,几乎每一名大乘都不是其他宗门普通大乘可比的。我等此行,若要不引此宗的注意,恐怕这魔灵巨舟不能继续乘坐下去了。”血魄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