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三十四章 五藏锻元功

此书页方一拿出,就在手中嗡嗡作响的颤抖不已,一副想拼命挣脱手指飞走的模样

韩立微微一笑,两手只是一搓,顿时金光为之黯淡,嗡嗡声嘎然而止。

这时,他才用两根手指一夹书页,看似随意的抖了一抖。

“噗”的一声。

无数金篆文从书页上狂涌而出,并迅速化为了一篇经文的浮现在面前。

韩立双目一眯,凝神细望起来。

“五藏锻元功”

一他不觉将此经文开头的所写的神通名称,自语的说了出来。

韩立神色微动,隐约的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开始往下看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立脸色却不觉有几分惊喜之意。

他看完了整篇经文后,袖子一抖后,一股青霞一卷飞出。

“砰”的一声,青光闪过处,将经文化为点点灵光的一闪而灭。

韩立双目一闭,开始静静参悟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再一次睁开双目时,却发出了轻笑之声。

“有趣,有趣。竟然是专门修炼五脏六腑的功法,这可少见的很。此功法修炼成之后,不但可以让五脏六腑成为类似丹田那般存放法力的容器,让法力剧增,还可另生出诸多玄妙之极的神通。此功法和那百脉炼宝诀可以说是相辅相成,多半应该同出一处了。三十六张内页玉书中,能一下得到相同渊源的仙界秘术,还真算是运气不错了。”

韩立喃喃了一番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而起。

按玉书上所说,这功法对肉身和经脉强大有十分苛刻要求,修炼时更需要吞纳大量的天地灵气,修炼之慢几乎到了令人发指地步。

前者还好说,他已经修炼过百脉炼宝诀,肉身也足够强横,应该很容易满足要求了。

后者的话,即使灵丹辅助可以节省大半苦修时间,真修炼到小境界的话,恐怕还要以万年来计算了。

嘿嘿,比一般功法长久些,那胡玉双在拍卖会上倒是说的很轻巧。

若是换了一般大乘,没有五六万年苦修时间,是想也别想的事情了。

梵圣真魔功也算是极难修炼的一种功法了,他花费了其不少的时间在上面。

但和此功法相比,反算是一种再短不过的修炼法门了。

怪不得,赫连商盟将此物视作鸡肋般存在,愿意拿出来拍卖了。

不过按照书页上所说,此功法哪怕初步修炼小成,都对实力有惊人的提升,就此放弃了也实在的可惜。

韩立心中默默的想着,脸上换上了犹豫不定的表情。

这门仙界秘术的确十分的诱人,但是万年的修炼时间,也同样的让人望而生畏。

要知道他从凡人一步步修炼到现在的境界,也不过只花费了两千多年的时间而已。

现在单修一门辅助功法,就要多花四五倍以上时间,自然心中一阵的迟疑了。

“什么人,何必鬼鬼祟祟的在外面,进来吧。”韩立忽然目中精芒一闪,神念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沉,冷冷的说了一句。

随之,单手冲大门处虚空一招。

“砰”的一声,大门就此的一打而开,外面竟笔直站立着一道淡淡人影。

“呵呵,韩道友还真是机警过人,在下才刚用秘术挪移至此,就被马上发现了。”

模糊人影一边说道,身躯同时飞快的清晰起来。

韩立一看清楚人影的面目后,瞳孔一缩。

“是你。阁下胆子真不小,不设法传送远遁,反而敢直接出现在在下面前,就不怕我动手拿人吗。”他冷冷的说道。

这人影面目普通,赫然是应该早就逃之夭夭掉的黑袍男子。

他此刻笑吟吟的站在门外处,但是目中深处却有一丝讶然,显然也没想到自己如此快就被发现了。

“在下若是能走掉的话,早就远在千万里之外了,哪还会来找韩道友了。那个传送法阵原本就是个障眼法,我二人只是被传送到了地下世界的另一角落而已。”黑袍男子嘿嘿一笑,身形一动,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密室内。

“阁下倒是好心计,怪不得明道友他们都被欺瞒过去了。但道友不继续设法逃命,突然出现在这做什么,难道是特意冲韩某来的。”韩立有些意外了,但马上神色如常的问道。

“这话说对了,在下的确是专门来找道友的。”黑袍男子竟点头的一口承认道。

“我以前可见过道友哦?”韩立眉头一皱,再问一句。

“当然没有,田某是第一次和道友相见的。”黑袍男子不加思索的说道。

“既然以前素未相识,找我做什么。而且道友的口气中,似乎对韩某并不陌生,好像早就有所了解的。这点,可否先给在下解说一二。”韩立盯着对方面孔,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韩兄的存在,自然是从某个家伙口中得知的。不知韩道友可还记得樊咆子?”黑袍男子不慌不忙的回道。

“你认识樊道友?”韩立真有些意外了,露出了讶然的表情。

“何止是认识,我和这家伙可是至交好友。否则,怎能从其口中知道韩道友的事情。他可对韩兄极为佩服,并且还一通好夸。在下原以为有些夸大,但见了道友本人后,却有几分赞同了。”黑袍男子微笑的说道,并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韩立。

“田道友谬赞了。我和樊道友结识的时候,并无第三人在场。道友既然能说出樊咆子名字,应该不假了。先前韩某若有怠慢之处,还望不要见怪了。”韩立心念飞快转动一番后,才神色一缓的说道,并摆手请对方坐下。

那樊咆子显然当初见过一面后,对其又有过特意调查过了。

“哈哈,这是应该的。若是我忽然见一名陌生人上来套交情,也要先多几分小心的。”黑袍男子嘻嘻一笑,不客气的在对面一块蒲团上盘膝而坐了。

“不过这次找上门来,在下的确是有事求上门来了,还望韩兄能够相帮一把的。”黑袍男子笑容一收额说道。

“田道友先说来听听。”韩立闻言,未有何异色的回道。

“不瞒韩兄,因为先前拍卖会上的出手,这地下世界的出口和几座传送法殿全都变得森严起来。单凭在下一人之力,恐怕短时间内是无法离开此地了。我在外面偷听其他人言,道友似乎拍卖了几个跨大陆的传送名额,不知可否到时带上在下一同传送离开。若是肯帮忙,事后在下必定重重相谢,报酬绝对让韩兄满意的。”黑袍男子倒是十分坦然,短短几句话就将自己处境和要求提了出来。

“道友想进入跨大陆传送法阵!”韩立眨了眨眼睛,有些意外了。

“不错。除了此方法,在下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尽快离开这里了。”黑袍男子苦笑一声的。

“道友既然计划要在拍卖会上动手,怎会没有考虑好后路的事情。而且田道友的同伴又在什么地方,为何未见道友提及的?”韩立神色动了几下后,问道。

“我会之所以被困在这里,其实就是那家伙布置的后手出了些意外,结果他侥幸逃出了地下世界,我却被迫留了下来。”黑袍男子有几分尴尬之色了。

“原来如此。碰到这种事情,的确是难以预料的。不过道友这次在拍卖会上公然出手,可是将事情闹的够大的。赫连商盟已经对二位发下重赏了,不但将劫走的拍卖品当做报酬,甚至还可事后向商盟任意提出三个要求。田道友可知道此事吗?”韩立的缓缓说道。

“自然早听说了。赫连商盟还真够大方的,这般重赏话,我听了都恨不主动上门将自己给卖掉了。”黑袍男子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对此毫不在乎。

“不管赫连商盟出如此重赏是否有心,但可见对二位道友的欲得之心了。我带道友离开没有问题,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事后风声外泄了,被赫连商盟的人知道了怎么办。在下虽然自信有点本事,但也绝不想被赫连商盟这种超级势力找上门的。而且道友虽是樊兄好友,但到底是何来历,在下还是一头雾水的。如此大干系,在下恐怕很难插手吧。”韩立沉吟了一会儿后,才摇摇头的说道。

“原来道友担心事后被另找麻烦。这个尽管放心了。我可以心魔发誓,绝不会将韩兄相助之事泄露分毫的,而且此事一旦了结,我也不会在灵界滞留什么,会直接返回族中去。本族也会将此事对外公开,就此干系彻底担下,绝不会牵扯到韩兄分毫的。至于在下来历,韩兄既然和樊咆子相识,难道还不明白吗。”黑袍男子轻笑了起来。

“你是真龙族之人!”韩立脸色一变。

“不错,田某本体正是真龙之身,刚才未来及明说此事,还望韩兄不要怪罪了”黑袍男子似笑非笑的言道。

“真龙族之人,怪不得道友会强行劫走那‘祖龙之血’了。”韩立神色有些怪异,半对黑袍男子半自语的喃喃说道。

“祖龙之血!哼,道友还真相信被劫走的是此物吗?”黑袍男子闻言,露出一丝讥讽之色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