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二十五章 碧影

“晚辈当年在血天大陆待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对此大陆的确是有些了解的。”血魄顿了一下的说道。

“那血道魔功不说,是血天大陆最常见的功法,几乎十个血天修炼者中就有四五人肯定是修炼此众功法的。几个血道大宗更是人多势众,堪称血天大陆一等一的势力。至于韩前辈口中所说的神秘传承,在血天也是存在,并且也有不少人偷偷修炼,但是这些修炼者和血道宗门势如水火,行踪大都极其隐秘,外人极难碰到的。妾身当年侥幸碰到一名自称修炼了巫法之道的神秘修炼者和人争斗,结果此人仅凭几个木偶般法器,就轻易的让众多强敌飞灰湮灭掉,的确是十分诡异的神通。”

“巫法之道,这种传承上古时候在我们风元大陆也曾经出现过几次的,但好像立刻就被当时大陆上的大能者联手给灭掉了。没想到血天大陆还保有此传承的存在,看来要去血天的话,还真要多加小心一些了。对了,血魄道友你在血天得罪的势力是哪一家?”韩立点了点头后,又问了一句。

“晚辈得罪的是血道大宗之一的血骨门。不过前辈放心,我不过炼虚修为,当时得罪的也不过是血骨门下的一名有些势力的长老而已。如此多年过去了,对方不一定还会对我紧追不放的。实在不行,晚辈略改变一下外貌,应该就可将麻烦减少到最低限度了。”血魄略一犹豫的说道。

“改换容颜,这倒用不到的。血天大陆虽然没有风元和雷鸣大陆那般巨大,但面积之广也不是那般容易碰到你的仇家。万一真碰到的话,既然和我通行,我自然也会帮你打发掉的。”韩立没有太在意的言道。

“那晚辈先多谢了。”血魄闻言面上一喜,彻底放下心来了。

就在血魄与韩立交谈的时候,某个神秘大厅中,紫衣女子正恭敬的向那叫明尊的红发老者回禀着什么。

“这么说,对方收下了香女,却将其他礼物退了回来。”红发老者神色不变的说道。

“是的。”

紫衣女子如实的言道。

“有意思,看来此人并不是那般好拉拢的,但也没有拒本盟于千里之外的意思。飞云,下面韩道友若有其他要求的话,全尽力的满足,无需再向我特别回禀了。”老者轻笑了一声的说道。

“总执事大人,晚辈能否问一下,为何要这般拉拢这位前辈吗?就算此人是大乘修士,也有些神通,但前边其他大乘前辈进入此地,似乎大人也未曾这般特别叮嘱过的。”飞云仙子有些疑惑了。

“若是普通的大乘期,自然不值得本盟这般隆重对待的。但这人吗,嘿嘿,韩道友相关资料你可都已经看过了?”老者明尊笑了起来的反问道。

“妾身已经看过了,但是有关韩前辈的事情记载的极其模糊,除了他进阶大乘期境界时间短的出奇和曾经进入过魔界的事情外,并未有其他的东西了。”飞云仙子略一思量后,恭敬的回道。

“那是因为韩道友崛起时间实在太快了,短到连本盟才刚刚开始搜集和其相关的信息,一些重要的东西还未来及收录资料之中。好了,你也不用多想什么了,只要知道若是灵界肯排出十大最强者的话,这位韩道友恐怕有很大可能有资格占据一个位置的。”明尊正色的说道。

“什么,韩前辈能有这般大神通!”飞云仙子一下真的花容失色了。

“哼,要不是如此。你真以为本座闲的没事,会无缘无故的硬结交对方吗?”红发老者两眼一翻。

紫衣女子闻言心中一凛,忙低首,口中连称“不敢”。

红发老者见此,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一摆手的让此女下去了。

接着这位明尊略沉吟了片刻后,大袖冲附近那块石壁一抖,顿时一片艳丽光霞一卷而出,并一闪的没入其中。

刹那间石壁上嗡鸣声大起,表面一层白雾滚滚翻滚下,忽然幻化出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来。

“明尊,原来是你。你不在风元那边筹备拍卖会的事情,怎会忽然联系老朽起来。”人影转首看了石壁这面一眼,似乎略感有些惊讶,发出尖利声音的问道。

“碧影,我没记错的话,你正在图谋的那件事情,是不是还在缺少有力的帮手?”红发老者不动声色的反问一句。

“是又怎样?难道你改变主意了,愿意亲自过来帮我一把了。”模糊人影哼了一声,没有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不知道,我曾经发过毒誓,此生绝不会踏足血天大陆一步的。怎可能改变主意的!”红发老者淡淡的说了一句。

“既然你不愿出手,又怎会忽然问我这事来?”模糊人影隐约有几分不耐了。

“我虽然无法出手,却帮你物色了一个不错的人选,应该能够助你一臂之力的。”老者不慌不忙的样子。

“不错的人选……你将我们的事情,透露给其他人了?”模糊人影身形一颤,口气骤然一冷下来。

“这怎么可能。你们所图的事情何等重大,在没得到你同意前,怎会告知外人丝毫的。还是你觉得本座是口风不紧之人!”红发老者淡淡的一口否认道。

“没有最好。至于你物色的人,是什么来历。你应该知道,一般的大乘对我等事情并无太大用处的,反而太多人知道的话,很容易走漏风声的。”模糊人影轻吐了一口气,口气为之一缓起来。

“嘿嘿,这还用碧老怪你说。我给你们找的帮手就是此人!”红发老者嘿嘿一笑,单手一掐诀,虚空冲身前一点。

“噗”的一声。

一团光晕在指尖处绽放而开,里面霞光滚滚一凝后,立刻幻化出一个清晰异常虚幻人影来。

一身青袍,容颜年轻异常,赫然正是韩立模样。

“咦,此人是谁,面孔如此陌生。难道是你们大陆新近出现的大乘期。”模糊人影的声音一下有些诧异了。

“碧影道友倒是猜的十分准确,这位韩道友的确是才成为大乘存在没有多久。但是他的实力之强却是深不可测,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有力帮手。”红发老者毫不迟疑的言道。

“哦,能得明尊你这般看待,看来这人真有几分本事了。不过你能这般清楚此人实力,看来应该也不是无名之辈,可是已经做过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模糊人影默然了片刻后,才平静的问道。

“这位道友做过的大事不多,但一件就足以让其名震整个灵界了。碧影道友可知道不久前螟虫之母在魔界被人斩杀的事情吗?”红发老者目光一闪的说道。

“螟虫之母的事情闹得这般大,血天也有一些道友为此进入魔界,我自然知道此事的。虫母似乎最后被魔界始祖之一的宝花和其他人联手灭掉的。难道这人也是出手的一人?”模糊人影是何等存在,一听红发老者之言,当即有些恍然起来。

“碧影道友既然猜到了,那就不用本座多说什么了。据我所知,这位韩道友其实才是导致那螟虫之母被灭的真正之人,宝花等人应该只是在其中起了些辅助作用而已。”红发老者凝重的说道。

“竟然有此事。若真是如此话,这位道友神通之强,岂不是在整个灵界也能名列前茅了。”模糊人影听了这话,心中一惊。

“嘿嘿,是不是真有这等实力,我也不好说。但其神通是深不可测,却是不假的。我已经探知对方这次参加拍卖会,其实就是为了跨大陆传送名额来的,多半不久后就会到你们血天去了。到时是否能说动此人,还要看碧影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只是提供一下消息而已。”红发老者轻笑了一声。

“好,若此事是真的。那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今天就联系到这里吧。这七窍心音壁虽然玄妙万分,但是跨越大陆联系的话,还是消耗灵力太大了。再多来几次的话,我也有些吃不消的。”模糊人影淡淡的说完后,似乎手中掐诀的动了一下。

顿时“砰”的一声。

石壁上画面一个模糊后,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消失了。

红发老者见此,并不觉得意外,反而微微一笑的闭目养神起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离拍卖会召开的日子自然也越来越近了。

在此期间,韩立一直在住处修炼未曾外出过,倒是血魄朱果儿等人趁此机会,多次去城镇中各个商铺看了一下,并着实购买了不少平常外界罕见的材料宝物,算是收获均都不小的。

至于以韩立对这些东西自然不会看上眼的,也丝毫没有去这些商盟商铺中采购什么东西的意思,只是一心的静等拍卖会的正式召开。

一个月后的一日,正在打坐的韩立,终于收到了一道紫衣女子亲自发来的传音符,当即微然一笑的站起身来,飘然一动的离开了密室。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