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一十六章 谷外大战(上

“一颗子母尸阴雷,可无法现在破掉这法阵剩下禁制的。”三全道人眉头一皱,提醒的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的,道友请看!”黄元子单手一个翻转,手中浮现三颗拇指大小的圆珠,通体灰白,遍布一根根纤细血丝,显得十分诡异。

“尸阴雷竟有三颗之多!道友还真为此行下足了大本钱。”三全道人先是一惊,但马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赶紧动手吧。不灭既然破了对方的秘术,说不定这人马上就会赶过来了。”黄元子却果断的言道。

“放心,有这三颗尸阴雷的话,破掉剩余禁制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三全道人闻言,反大笑起来。

接着他一张口,喷出三面不同颜色的令牌来,并且单手往它们一点。

三块令牌当即一个模糊的迎风狂涨而起,分别化为了丈许高巨大。

道士单手一掐诀,背后三颗巨大蟒首,同时一张大口,三股不同颜色霞光一喷而出,一闪即逝的各没入一枚令牌中。

三枚巨大令牌的顿时嗡嗡声大响,无数符文从上面一泛而出,再滴溜溜一转的凝聚后,竟分别幻化成密密麻麻的尺许长小旗,足有三四百杆之多。

每一杆都晶莹剔透,幡面霞光灿燃,隐约有一丝法则之力附在上面。

站在牌楼上的黄元子目睹此景,瞳孔微微一缩后,手心中原本静静不动的三颗灰白圆珠中一颗,一颤的向前方弹射而出。

……

另一处虚空中,韩立看着眼前浮现一道道裂痕的青色晶球,眉宇间黑色法目早已消失不见,脸上却浮现出丝丝的寒意来。

“能如此远就察觉到我的存在,倒也比一般大乘强上许多。不过单凭那一击看,修为还是远远比不上修罗蛛族母那样的强者了,就不知道是否还身负其他什么秘术和神通了。”

韩立喃喃了几声后,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一张淡金色符箓,单手一扬,就化为一道金光的消失在虚空中,接着站在原地不动起来,似乎在静静的等候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身前波动一起,“噗嗤”一声后,一团金焰凭空浮现,并火光一盛的汹汹燃烧起来,接着里面传出一个惊疑的女子声音:“韩兄,是你吗,你怎会在附近的。”

“妍仙子,是你。这枚传讯符怎会在你手中,我记得当初离开时交给元瑶的。”韩立听到此声音,脸上一丝讶色闪过,但口中缓缓的询问道。

“韩兄,真的是你。快快离开这里!我师父正在渡天劫,附近有三名大乘强敌在攻打谷外法阵,一旦被牵扯进去,绝难保全性命的。至于这枚传讯符,是元瑶先前交给我保管的。她现在正在辅助师尊抵挡天劫,根本无法旁顾其他的。”妍丽声音先是一喜,接着又一下慌张起来,焦急万分的冲韩立大叫道。

“真是青元子道友在渡劫了,若是如此的话,我反而要……”韩立泛起一丝微笑,口中略加的解释两句。

但未等到他此话说完,远处山谷附近忽然传来三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三轮直径千丈的灰白骄阳一下从地面冲天而起,一片片灰色霞光化作庞然巨浪的向四面狂卷而开。

而灰阳附近处,隐约无数巨大光幡一闪而现,并向四周喷出密密麻麻的光丝,所过之处,一头头面目狰狞的巨大鬼影纷纷被洞穿而过,化为了飞灰。

原本身后不见五指的血色雾海,顷刻间的烟消云散了。

“不可能。第一座天煞阵竟然这般快被破掉了,他们……”

妍丽声音一下变得惊恐万分起来,同时那团金色光焰似乎也受到影响,狂闪几下后,自行的爆裂而开。

妍丽后面话语,一下嘎然而止了。

韩立见此情形,眉头一皱,目光朝山谷方向扫了一眼后,不再犹豫的单手一掐诀,体表遁光一起,就化为一道青虹的腾空而去了。

破空声一响!

青虹就十几个闪动的遁出了数十里外,出现在了山谷附近处。

当青光一敛,韩立身形稳稳的出现在了高空中,并向下方一扫而去。

这时,三颗灰色骄阳已经溃散而灭,滚滚灰白色气浪也带着炙热气息的一卷消失。

黄元子等三名大乘身形已经显露而出,正悬浮在牌楼之上,抬首向其上下打量过来。

“阁下何人,可是为青元子而来的?”黄元子目光闪动了几下后,开口了。

“青元子?嘿嘿,看来三位倒是青元子的仇家,专门为其天劫而来的了。”韩立没有直接回答黄元子问话,反而淡淡一笑的问道。

“哼,是又怎样?听阁下口气,难道真是青元子这厮请来的帮手!”黄元子哼了一声,脸色一沉下来。

“我虽不是特意来此的,但和青元子道友的确有些交情,既然碰上了,说不得也只能帮上一把了。还望三位看在在下面子上,今日先退去吧。”韩立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

“看你的面子。阁下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又认为我们三个是什么存在。我和青元子有血海深仇,今日谁敢坏我事情,我就灭了谁!”黄元子大怒,目中凶光一闪的说道。

“阁下和青元子之间有什么仇恨,我不会问。但是三位要继续动手的话,韩某说不得只有先代为抵挡一二了。”韩立平静的回道。

“好,很好。我倒要看看阁下孤身一人,如何同时应对我们三个。最后奉劝一句,道友若是现在肯抽身离开,还可安然无事。否则动起手来,陨落在此,可别后悔莫及了。”黄元子脸色变了几变后,面现狠辣的威胁起来。

“能不能同时应付三位,只有动过手才能知道了。若真有本事让在下陨落,韩某也自认了。”韩立轻描淡写的模样。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黄元子脸上肌肉略一抽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背后忽然传来晴空霹雳般的一声巨吼。

接着波动一起,一只漆黑如墨拳头一闪而现,狠狠冲韩立背后一砸而下,动作之快,犹如雷光火石一般,一个模糊后就到了离韩立近在咫尺的地方。

韩立却神色不变,甚至连脖子都未转动丝毫,一条手臂一个模糊后,一只金色手掌就以不可思议角度反拍而出,正好击中了漆黑拳头。

天地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金黑两种霞光骤然大盛的爆裂而开,附近虚空都一阵扭曲的嗡嗡作响不已。

在虚空模糊中,韩立身形笔直的站在原地未动一下,但其背后数丈远处却一个模糊的现出一个高大人影,“蹬蹬”的向后连退十几步远,才身形晃了几晃的站稳身形,惊怒交加的向韩立一望而去。

赫然是那位巨汉“不灭天尊”。

几乎同一时间,下方原本站在黄元子旁边的另外一位不灭天尊身影,却一声闷响后,化为点点黑光的一下消失了。

原来在韩立驾驭遁光到此前,不灭天尊就早施展秘术隐匿在了一旁,好伺机偷袭,只是在原地留下一具傀儡替化身而已。

但现在,黄元子三人却有些骇然了。

那不灭天尊向来以身具神力而称霸一方,但刚才直接肉身相碰的一击,却反吃了一个大亏的样子。

这实在是大出乎三人的预料。

黄元子看向韩立的目光更是阴沉了三分,但口中却蓦然一声“动手”,单手虚空冲一招,顿时嗤嗤声大作,无数黄丝从身上狂喷而出,直奔韩立破空激射而来。

另一边的三全道人则默不作声一掐诀后,同样的出手了。

只见青年道士头顶波动一起,三颗不同颜色蟒首虚影一闪浮现,随之脖子一粗的往前猛然一探下,又就化为三股青烟消失了。

下一刻,韩立头顶上风云骤起,三颗巨大蟒首一闪而现,血盆大口一张,同时往下方狠狠一咬而去。

尚未真的落下,一股腥臭之气就先扑面而来。

似乎早就与黄元子和三全道人商量好的一般,被震退的巨汉也体表黑气一冒,身躯就一个模糊的狂涨,化为了小山般的庞然大物,一声狞笑后,一只大脚一抬,冲韩立所在位置一踩而下。

屋子般大的巨足通体黝黑发亮,仿佛精钢浇铸而成一般,方一踩出,表面浮现无数闪亮金纹,同时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恐怖气息一卷而出。

在不灭天尊没有偷袭成功后,黄元子等三名大乘竟同时冲韩立发起了联手一击。

看来他们心存了一击就先重创韩立的打算。

韩立轻叹了一声,一只手掌只是在身前一抹,顿时一层灰蒙蒙光幕凭空浮现,接着未见其念动何种法诀,背后就金光一闪,一个三头六臂的巨大虚影就一闪而现,并腰身一晃的化为了数十丈之巨,六条金灿灿手臂一挥后,就化为无数拳影的先冲那巨足和三张血盆大口狂涌而去。

“嗤嗤”声一急!

黄元子放出的细丝竟后发先至的先击在了那一层灰色光幕上,顿时雨打芭蕉般的闷响声。

那些细丝看似犀利无比,但一扎到光幕上,却纷纷一凝的进入数寸之深,就无法再深入分毫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