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一十一章 天地之力

几乎同一时间,越隆单手掐诀,一根手指又冲那柄赤红羽扇虚空一点而去。

羽扇霞光一卷,无数赤红符文狂涌而出,一下幻化成了数倍之巨。

接着一个晃动后,就出现在了越隆身前处,并被一把抓住。

越隆毫不犹豫的举起羽扇冲落下的那些金粉一挥而去。

“噗”的一声!

羽扇一下迎风自燃起来,体表一层层赤焰流转而起,同时一股炙热飓风一卷而出。

那些金粉一被此风卷入其中,发出晶莹亮光,并随风而起的往高空一冲而去,并在最高处纷纷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这时,越隆却口中一声大喝冲飓风喷出数团精血去。

这些精血每一团都漆黑如墨,方一接触飓风的瞬间,就发出几声巨响的爆裂而开,化为了黑色魔焰。

“呲啦”一声闷响,黑色魔焰一被卷入飓风中后,风助火势,火借风力,竟一下狂增千倍以上,并顺势直上。

转眼间,整道飓风都化为了一根汹汹的黑色火柱,直冲九霄云外,声势好不惊人!

火柱之上的更高处的虚空中,原本消失的金粉在黑色火焰一冲之下,再次浮现而出,并一个个滚动后,纷纷幻化成了斗大的金色符文。

而这些巨大符文一散而开后,几乎遍布大半天空,隐约形成一座复杂之极的超级符阵。

符阵中金霞万道,瑞气千条,看起来实在惹眼之极,并散发出一股让附近虚空几乎凝滞的恐怖灵压,直冲高空而去。

与此相呼应,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蓦然雷鸣声大起,一团团白色光球从肉眼无法看到的高空无端浮现并坠落而下。

开始不过十几颗数十颗,但转眼间白色光球就化为了千颗,万颗之多,密密麻麻之下,仿佛无数白色流星从天而降一般。

金色符阵中然一股梵音之声传来,随之徐徐转动后,顿时一股无形巨力狂涌而出。

所有白色流星在这股巨力牵引之下竟均往金色符阵中坠落而去,转眼间就被吞噬个干干净净。

金色符阵中轰隆声更响,金色符文疯狂转动下,一股比先前更恐怖的气息隐约正在形成。

“韩道友,准备好了。天地之力就要下来了!”

越隆见此,不惊反喜,口中一声提醒后,就掐诀冲附近的鼎炉一点而去。

这鼎炉当即迎风一晃,竟化为百余丈高的庞然大物,同时里面光华一起,各种材料如潮水般的一涌而出。

这些材料颜色各异,或拳头般大小,闪闪发光,或头颅般体积,漆黑如铁,但每一块都散发着惊人的金灵气。

如此多材料一飞出巨鼎后,略一盘旋后,就在附近虚空中悬浮不动起来。

就在此时,高空金色符阵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金光从中一喷而下。

这金光开始看不过碗口粗细,一个闪动的到了下方后,赫然化为了水缸般粗大,里面清楚可见无数纤细晶丝闪动不已,尚未真的落下四周虚空中就传出嗤嗤的破空声,给人一种锋利之极的感觉。

越隆见此,脸色一沉,两手同时掐诀一催。一百零八根青铜圆柱当即一个微颤后,竟同时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具形象各异的青铜甲士傀儡,一个个手中法器各异,但同时自行的高高一举。

刺耳的嗡鸣后,这些法器中同时化为一团团光晕的爆裂而开,当即一股狂风一下中间一卷而起,铺天盖地般的滚滚一涨后,就将整片洼地全都一罩在了其下。

此风好不邪门,在震天的呼啸声中,竟隐约传出阵阵金戈之声,同时一股无名煞气从中一散而开,仿佛里面藏有无数神兵利刃一般。

下一刻,高空中落下金光一下没入到了狂风中,但当从中洞穿再出的时候,体积赫然比原先缩小了近半以上,并一个闪动后,笔直的射入巨鼎中。

“砰”的一声,看似巨大无比的银色巨鼎,在金光投入其中的瞬间,竟一个颤抖的发出钟鸣般的巨响。

同一时间,操纵此宝的越隆,虽然面上丝毫异色没有,但体表灵光也晃了一晃。

而此刻,高空中的金色符阵中,轰鸣声震天,一道接一道金光应声落下,并且间隔渐渐急促起来的模样。

开始上百道金光落下的时候,越隆还能神色如常的一一将所有金光全都稳稳接下。

但等上百道之后,落下金光开始两道两道的连成一片的同时落下,他面上神色不由的有几分凝重起来。

虽然还能继续催动巨鼎的接下所落金光,但是每一次巨鼎都仿佛被巨物撞到般颤抖不已,同时越隆脸上更是一次次的黑色霞光闪动不定。

显然他此刻开始有些吃力起来。

在足下圆柱变成傀儡的时候,韩立就已经悬浮在低空之处,并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仍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一声晴空霹雳!

金色符阵一个模糊后,三道金光一下联结一气的同时落下。

下方越隆见此,脸色骤然一变,不由自主的扫了韩立那边一眼。

结果就见此刻的韩立,眉梢微微一挑,一丝深不可测的灵压从身上开始散发而出了。

越隆这才心中一松,猛然一提体内真元的往头上巨鼎中狂注法力而去。

银色巨鼎一声嗡嗡后,顿时疯狂旋转而起,同时四周的一些材料,更是自行一动的纷纷跳入里面去,并爆发出刺耳的碰撞之声。

金光一闪,三道金光就连成一线的洞穿狂风而出,虽然体积骤然小了大半,仍声势惊人的直奔下方巨鼎激射而来。

就在这时,韩立袖子一抖,一根手指一动下,冲远处金光遥遥一点。

雷呜声一响!

一道粗大金弧从指尖处弹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瞬移般到了金光近前处,并一声轰响后,一分为三的同时击在了金光上。

爆裂声大起,一根根金色电丝瞬间在虚空中弹射不已。

等所有电光一闪的消失后,三道金光体积才再次缩水近半的落入巨鼎中。

一声闷响!

巨鼎晃了一晃,但仍稳稳的接下了这些金光。

下面的一波波金光,虽然落下间隔更加短暂,但在韩立弹出的辟邪神雷削弱下,自然无法再构成什么威胁了。

越隆见此,自然更加放心了,脸上黑气一浓后,十指车轮般的弹出一道道法决。

这些法决一接触银色巨鼎,均都无声无息的没入其中。

鼎中则金光大放,各种轰鸣声接连迭起,似乎无数材料在里面正陆续的破碎开来。

接着,越隆目光再一扫那口细颈玉瓶,口中突然低喝一个“爆”字。

顿时玉瓶表面数个白色符文一闪后,就一下寸寸碎裂的爆裂而开,在原处凭空多出了一朵巴掌大的灰白色灵焰。

越隆双目精芒一闪,一根手指冲此朵灵焰一点,又一个“燃”字骤然出口。

“噗”的一声后,灵焰滴溜溜一转后,迎风一涨,竟幻化成一条三十几丈长的灰白色火蟒,身子一蹿后,就一下扑到了银色巨鼎下方,再猛然一个盘旋。

当即滚滚白焰顺势爆发,一下在巨鼎下汹汹燃烧起来。

巨鼎表面当即一道道密纹闪亮而起,并飞快从银色变为了赤红之色,鼎中温度更是瞬间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程度,大半材料碎片纷纷在里面转红融化成汁,只有少数几件特殊的材料,仍然颜色不变的保持原来模样。

但越隆仍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巨鼎,同时一股股无形力量从其身上嗤嗤的席卷而出,将巨鼎四周的剩余材料也尽数的引入了鼎中,并再掐诀的猛然一催,又一团精血一喷而出。

这次黑色精血一个闪动下,直接没入汹汹灵焰中。

当即巨鼎下白焰声势骤然一盛,再次狂涨大半,同时此焰颜色在滚滚高温下,竟隐约转化成了淡金之色。

巨鼎中剩余的还未融化的材料,竟在金焰出现后不久,也开始徐徐的发软融化开来。

但就在这时,高处的金色符阵则忽然一阵模糊的晃动,原本掉落的金光一盛之下,终于开始四道四道的坠落而下了。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一眯,手中弹出的金弧嘎然一停后,单手猛然往身前一挥,顿时一只淡黄色葫芦凭空浮现而出,并马上一个倒转后,当即上千颗晶莹沙粒从中滚落而出。

“去!”

韩立袖子往前方一甩,口中毫无感情的一声低喝。

顿时这些晶莹沙粒一个个弹跳而起,并纷纷一闪的从远处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巨鼎正上方的虚空处,黄蒙蒙沙雾一起,一颗颗磨盘大小晶莹巨石凭空浮现而出,密密麻麻排列之下,竟隐约组成一个不知名的巨大石阵。

这时空中金光已经连成一片的一闪而下,正好击在了石阵中心处。

轰隆隆声大响,刺目黄芒狂闪之下,石阵中心处的十几颗巨石当即被金光接连一斩而开。

但四道金光在此一阻下,光芒大黯,在体积缩小了数倍以上后,才勉强的洞穿石阵而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