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一十章 金罡风魔阵

“可是老祖,赤融族如此势大,这般下去的话,我们天鹏族纵然不会灭绝,也绝对会变得衰弱无比。还望老祖开恩,一定要为天鹏一族主持公道。”金悦闻言脸色大变,急忙再次跪拜的恳求起来。

“哼,怎么,你没听到老夫刚才的话语,还是真觉得老夫处事不公?”越隆双目一眯,鼻中冷哼了一声,同时一股恐怖气息骤然从身上爆发而出。

金悦只觉四周虚空猛然一紧,整个身躯一下变得沉重无比,竟被这股恐怖气息压的无法直身而起了。

“老祖恕罪,晚辈绝无此意的。”金悦脸色一下变的毫无血色,心中惶恐无比。

“算了,金道友总算和我也有过一番交往,看在韩某的面子上,不妨就帮其一把吧。”一旁原本静静端坐的韩立,袖子一抖,忽然轻笑的说了一声。

刹那间,原本压在金悦身上的无形巨力,在另一股波动干扰下,一下如同三月阳雪般的化为了无形。

金悦大吃一惊,不禁愕然的抬首看向了韩立。

“哦,既然是韩兄说情,自然是小事一桩了。金悦,还不快快拜谢韩道友的求情只恩。”越隆面对韩立的出手,并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满口答应了下来。

“是你!”

就在这时,金悦终于从有些熟悉的声音中一下认出了韩立,再见越隆这位飞灵族老祖这般对待韩立的口气,脸上的表情自然是精彩万分了。

“什么是你?这是人族的韩立道友,一身神通还在老祖我之上的。”越隆闻言脸色一沉,不怒自威的低喝了一声。

“韩道友……不,韩老祖恕罪,晚辈只是突然再见前辈,这才有些失态了。”金悦好一会儿才压下心头狂雷般的骇然,急忙低首给韩立深施大礼。

虽然如此多年没见,但这点时间对一位合体期存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韩立这位昔日和其做过两次交易,并且短短时间内修为就和其并驾齐驱过的“圣子”,在此女印象中自然极为深刻。

可是如今不过才又过数百年时间,韩立就再次气息大变的出现在面前,还一下成了和越隆这位飞灵族老祖平等相交的存在。

如此巨大变化,再加上这般突然,纵然金悦一向心机颇深,也在震惊中有些恍惚了。

“好了,下去吧。我既然答应了韩道友,自会抽时间对你们两族的事情加以调解一番的。”越隆并未给金悦多留什么时间,一摆手后,再次一板脸孔的吩咐一声。

“是,晚辈这就告退了。”金悦纵然满心疑惑和骇然无法解答,但根本不敢违抗的答应一声。

但此女在直起身子的瞬间,仍忍不住的再打量了韩立一眼,好肯定对方真是所想的那一位,而不是自己忽然眼花看错了什么。

韩立微微一笑,似乎猜出了此女现在心中所想,当即嘴唇无声的微动了几下。

下一刻,金悦耳中当即响起了传音声:

“不管我和天鹏族当年如何,但这一次出言相帮后,我和贵族间的恩怨就算了清了。以后也不必再来找我了。”

金悦心中一惊,正想再说些什么时,韩立袖中却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冲其虚空一点。

“轰”的一声!

此女足下忽然十几道银弧浮现而出,并几个闪动后,就化为了一座小型雷阵,阵阵电光往其身上一卷而去。

此女只觉四周景色一个模糊后,就一下从大厅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竟然施展雷阵术直接将此女传送出了巨塔。

“好一招虚空传送,看来道友神通之大还在越某预料之上的。但如此一来,在下就更加放心了。”越隆见此,却双目一亮起来。

在离巨塔极远的一普通建筑上空,波动一起,金悦在无数道银弧缭绕中一下浮现而出。

她打量了四周的景色后,满脸的吃惊,再望了一望远处的巨塔,表情又一下变得阴晴不定了。

第二天,当天空还有些灰蒙蒙的时候,一青一黑两道遁光从巨塔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发出破空声的向某一方向激射而去了。

大半日后,两道惊虹就飞到了一片小型山脉中,并在两座小山中间的一片洼地处一落而下。

“这里就是你找到的灵地?”

遁光一敛。

韩立现身而出,目光一扫左右后,眉头微微一皱的问道。

这片洼地区域内除了无数大小不一的土坑外,地面赫然光秃秃一片,数里范围内不但寸草不生,凸起的地方全都被什么东西硬生生一斩而过一般,显的比四周地面硬生生矮上一大截来。

唯一有些惹眼的东西,大概就是在这片洼地中心处高高耸立的一根青铜巨柱。

此柱子足有百丈之高,表面铭印有一层层的纹阵,但又锈迹斑斑和有些残破,似乎年代很久远的样子。

“韩兄不要看这里不起眼,但先前此地可不是这般模样的,只不过被前两次天劫接连轰击后,才变得如此荒凉。但适合接受天地之力的灵地实在不太好找,也只能将就一下了。”越隆在附近另一位置处一闪而现后,大步向青铜圆柱走去,口中解释的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道友引发天地之力,不会只靠这件法器吧。”韩立点了点头,望了一眼青铜柱子的说道。

“嘿嘿,当然不可能。这柱子名叫金风柱,是我特意打造出引来金属性之力的辅助器物之一,只因上次失败受到些损坏,才没有加以收回的。现在要再引发新的天地之力,自然要动用新的器物了。”

越隆嘿嘿一笑的说道,单手一挥后,数以百计的青色光团漫天飞出,同时往洼地四周一落后,化为了上百根青铜巨柱的分布在地面上,只是每一根都锃亮无比,崭新如初的样子。

接着越隆又口中念念有词,两手蓦然一掐诀。

地面上“轰隆隆”声大响,青铜柱子全都一阵眼花缭乱的晃动,竟顷刻间布置成一个巨大法阵,将越隆以及韩立全都围在了最中心处。

“金风柱一共一百零八根,正好可以组成一套金罡风魔阵。有了此阵的话,就可以大幅度削弱下面所引天地之力的大半威能。道友再按照昨晚我所说的行动,就可以较容易的控制此天地能量了。”越隆一等法阵定型,咒语声一顿的解释了数句。

“好,道友尽管施法吧。到时我自会见机出手的。”韩立神色如常的回道,随后身形一个模糊,竟一下出现在附近一根青铜柱的顶端,双手一背的站在那里不动起来。

越隆见此,自然大喜,二话不说的袖子再次连连甩动,密密麻麻的阵旗阵盘接连的狂涌而出,化为无数流莹的向洼地边缘处激射而去。

不一大会儿工夫后,在青铜法阵外又布置下大小不一的七八种其他玄妙禁制。

这时越隆再一张口,又一下喷出了五件截然不同的宝物来。

一只白色的细颈玉瓶,一只紫金葫芦,一枚青色罗盘和一口淡银色鼎炉来和一柄赤红羽扇。

这五件宝物方一飞出,立刻在老者四周盘旋飞舞起来。

“疾!”

越隆冲其中的青色罗盘遥遥一点。

“砰”的一声后,罗盘立刻迎风狂涨而起,竟幻化成了丈许般巨大,表面各种霞光一阵缭绕后,竟幻化出一片漆黑星空,里面点点银光闪动不已,隐约对应着无数星辰。

这时,越隆两手再同时一个翻转,手心中竟各自浮现出三颗淡银色圆珠和一面黑纱般的丝网,并毫不犹豫的冲韩立一抛而去。

“这是我昨日答应道友的两件抵挡天地之力的宝物,道友只要善加运用,自然妙用无穷的。”越隆面露凝重之色的说道。

“多谢道友之言,我自会小心使用的。”韩立将这两种宝物一把抓住,扫了一眼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越隆点了点头,就此的盘膝坐下,开始望着眼前的罗盘静静无语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足足两个时辰后,忽然青色罗盘幻化的星空一阵模糊荡漾,上面数颗原本毫不起眼的星辰一下光芒大放起来,并透过罗盘隐约传递出一股诡异波动来。

“道友小心,星辰变化开始了,在下要开始引发天地之力了。”越隆一见此景,双目骤然一亮,面露火热之色的大喝道。

他蓦然单手一拍地面,“砰”的一声闷响后,一股无形波动当即从其身下一卷而开,所过之处,地下全都轰隆隆之声大起。

四周早就布置下的那些禁制也都同一时间的嗡鸣声大起,或幻化出一层层光幕,或有一股股浓雾狂涌而出,在虚空中飘荡不已。

至于洼地中的那一百零八根青铜巨柱,却狂闪几下后,一枚枚金色符文大亮而起,放出刺目之极的金芒来。

越隆见此,这才深吸一口气,一下站起身来,手臂一动后,冲那个紫金葫芦飞快虚空一招。

此葫芦一颤下,当即无声的倒转而下,葫口处点点霞光一卷后,竟从中一下喷出一股金灿灿的不知名粉末来。

而这些粉末看起来细小无比,方一放出的瞬间,竟纷纷笔直的往地面坠落急下,似乎沉重无比的模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