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零四章 敖啸之陨

“什么,我祖父七天后,就要度劫了。怎会来的这般快了!不是应该还有一段时间的吗?”银月惊怒之极的冲面前的一名天渊城修士大叫道。

此刻,他们已经身处天渊城中的传送大殿处,眼前站着的正是一名轮值的天渊城长老。

韩立等人刚从这位合体期长老口中得知了这惊人之极的消息。

“玲珑仙子,敖啸前辈似乎在闭关时出了些差错,所以才不得不提前度劫的,连多一日时间都无法再拖延下去了。为此圣岛还特意向本城调用了一些宝物和法器,否则本城也不可能知道此消息的。”这名面孔有些陌生的妖族长老,苦笑的冲银月说道。

不过他望向莫简离和韩立的目光,自然恭谨之极。

“七天的话,就算一路上尽量动用传送法阵,多半也来不及了,根本无法将雷霄符在其七日内送到其手中的。不过若是敖兄能够在天劫下多坚持数日的话,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的。”莫简离脸色连变数下后,如此的说道。

“既然这样,还等什么,马上赶回圣岛吧。希望真能来的及。马上将我们传送到离圣岛最近的大城去!”韩立神色阴沉,但冲眼前妖修不加思索的吩咐道。

“是,晚辈马上就安排。”这名妖族长老从韩立等人对话中听出了一些什么,心中一凛后,当即躬身答应道。

他立刻吩咐传送殿的一些卫士,开始解除一个传送法阵的禁制,并飞快安上一些灵石去。

等这一切方一做完后,银月一个闪动后,立刻冲入了法阵中。

韩立等人自然紧随其后了。

灵光一闪!

韩立等人立刻从传送阵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九日后,两族圣岛附近的天边处,破空声一响,一艘漆黑如墨的巨舟一闪的浮现而出,并发出“嗤嗤”声的直奔圣岛疾驰而来。

在此方向巡逻的一些圣岛守卫见此,急忙飞驰而来。

不过当这些人一看清楚,巨舟前端铭印的一个斗大的古文后,顿时一惊的纷纷驻足停下来,面现恭谨之色的冲巨舟施礼起来。

“敖啸现在是否在岛上度劫!”巨舟尚未飞到这些人面前,一声厉喝却先从里面一传而出。

接着巨舟前人影一晃,一名老者一晃而现。

正是莫简离这位人族大乘。

“拜见莫前辈!敖啸大人,如今不在圣岛中,而在离圣岛十万里外的红云谷度劫。如今岛上所有长老都去那边,为敖大人护法去了。”一名炼虚等阶卫士,急忙上前一步的回道。

“红云谷!”莫简离微微一怔的自语了一句。

而几乎同一时间,黑色巨舟蓦然一个颤抖,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众卫士前一闪而过,朝另一方向疾驰而去了。

众圣岛卫士见此,不见面面相觑了一下。

大半个时辰后,黑色巨舟仍在万丈高的虚空中激射而行着。

但此刻巨舟前端,除了莫简离外,韩立银月等人全尽数出现在了那里。

所有人面色全都凝重无比望着前方,银月脸庞上更是焦虑之极的神色。

韩立此次灵族之行得到了两张雷霄符,回来方一见她的时候,就明确表示愿意将其中一张交给敖啸老祖,好让其能够多几分度劫的把握。

这自然让其欣喜之极。

可万万没想到方一回到族中,就听到敖啸老祖会突然提前度劫的消息,这自然让银月心中万分忐忑。

“砰”的一声!

银月怀中忽然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响声,仿佛什么东西在体内一下爆裂而开。

银月脸色“唰”的一下,一下变得苍白无血了。

“月儿,出什么事情?”韩立一下就发现了银月的异样,心中一沉,不禁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银月眼圈一红,未回答韩立所问,反而一张口,喷出了一块鲜红色的晶莹玉牌来。

此玉牌不过巴掌大小,但表面印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男子背影。

韩立目光一扫后,就立刻发现这男子背影异常熟悉,赫然正是敖啸老祖的画像。

不过此刻,玉牌上的背影赫然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纹,并且正以肉眼速度飞快增多。

几个呼吸间工夫后,整块玉牌就一下化为粉末的从手指间散落而下。

银月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站在原处一动不动。

到了此时,韩立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叹了一口气后,就站在一旁的静静相陪,未再开口说什么。

倒是莫简离见此,眼角骤然跳动几下后,扬首望天的头也不言语任何一声了。

朱果儿,花石老祖等人互望一眼,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了。

墨灵巨舟却仍以先前惊人速度一路疾驰着,再过了近半个时辰后,前方灵光一闪,忽然十几道遁光迎面激射而来。

韩立见此眉头一皱,抬足轻轻一点巨舟。

一声嗡鸣后,飞舟顿时停在了高空中。

这时,前边那些遁光几个闪动后,纷纷出现在了巨舟附近处,光芒一敛后,各自现出了身影来。

正是那一干圣岛长老!

“拜见韩前辈,莫前辈!”

两族修士一看见巨舟上的韩立莫简离,先是一喜,但马上面带悲痛之色的冲二者躬身施礼起来。

“敖啸,可是没有渡过天劫?”莫简离阴沉面孔的问了一句。

“回禀前辈,敖大人刚刚陨落在了天劫之下了。只留下了护身的两件残缺宝物,和一枚灵核。”为首一名老者恭谨的回道。

“我祖父灵核在谁手里,交给我吧。”银月蓦然冷声的开口了。

“原来玲珑道友也在这里。按照敖啸前辈的遗嘱,他老人家灵核原本就应该交到仙子手中的。”老者一见银月开口了,神色一肃的回道。

接着他袖子一抖,取出了一个淡黄色木盒,双手一捧的飞上了巨舟,交到了银月手中。

银月身形微微发颤,但一咬牙后,仍当众打开了木盒。

只见一颗拳头大的淡白色晶核,散发着熟悉气息的躺在盒中。

在晶核旁边,还放着一口淡白色半截小剑以及一口缺了半边的黄色小钟。

银月用手指轻轻抚摸了晶核一下,抬首冲韩立平静的说了一句:

“我想要好好静一下,这段时间不要让人打搅我。”

话音刚落,银月就不再理会任何人的一转身,向船舱中一飘而去了。

韩立默默的看着银月身影,未出言拦阻什么,好一会儿后,他才回身冲一干圣岛长老吩咐一声:“你们也上圣舟吧。关于敖啸道友度劫的过程,好好给我和莫道友讲述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漏掉了。”

“是,我等一定如实向两位大人讲述一切的。”老者神色一凝,毫不犹豫的躬身回道。

韩立点点头,就让这些圣岛长老也登上了巨舟。

半年后,圣岛某座不大的灵山之顶,韩立双手倒背的站在一棵翠绿灵松下,默默眺望着远处一片被薄薄白雾笼罩的小山谷,面无表情的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忽然他背后波动一起,一道淡黄色人影无声的浮现而出,冲韩立一礼后,就恭敬的站在一旁束手而立了。

“月天,新洞府事情可是有眉目了。”好一会儿后,韩立才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这人影正是海大少,其亲传弟子之一。

“回禀师傅,弟子按照你老人家的要求,亲自勘察了两族的大半领地,终于找到了完全符合要求的地方。我等弟子随时都可以搬迁过去了。”海大少恭恭敬敬的言道。

“哦,新洞府地址是何地方?”韩立神色一动,终于回转身来。

“回禀师傅,新洞府在无涯海中的一座岛屿上。此海虽然身处两族间偏僻之地,但灵气极为精纯,而且天生大半海域都被两仪磁力笼罩,略加改造话,就可作为一种极厉害护府禁制使用的。”海大少老实的回道。

“既然有这般多好处,那就选此地吧。你们回去收拾一下,过几日我们就离开圣岛了。”韩立点了下头,说道。

“是,师尊。不过银月师姑没有事情吧,她老人家到现在还未走出闭关之处吗?”海大少迟疑了一下后,问道。

“银月虽然还没有出关,但我有一种预感,她应该就在这几日出来的。”韩立重新回身望了一眼远处的山谷,神色不变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弟子马上就去督促门下开始准备搬迁洞府之事了。”海大少自然对韩立之言深信不疑,当即再恭敬一礼后,就倒退几步的飞离了小山。

韩立则仍静静的站在灵松下,眺望着远处之地。

不知过了多久后,忽然前方山谷中雾气一滚,一道白虹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韩立上空。

“韩兄,我已经没事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一名俏生生的银衣女子蓦然现身而出,冲韩立嫣然一笑的说道。

“好,走吧。我已经找到了一块不错的地方做洞府,以后我们可以先安稳一段时间了。”韩立微微一笑,同样温和的回道。

“自己的洞府吗,太好了。真想早一日亲眼看上一看!”

银月双目一亮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