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章 族誓

人影忽然袖子一抖。

“砰”的一声传出,光阵化为无数金银符文的凭空消失了,人影真容就此显露而出。

赫然是一名身穿黑色长袍,两手倒背的青年。

这青年皮肤白皙异常,和身上衣服黑白交错下,却给人一种病态般的瘦弱之感。

青年扫了黑乎乎的虚空一眼后,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身处何种环境下了,当即眉头皱了一下,二话不说的用手指冲高空一弹。

“嗤嗤”声大响,十几枚银色符文激射而出,一个模糊后,纷纷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四周轰隆隆声大起,所有泥土石块一下活过来般的向两侧疯狂倒退而去,竟形成一道奇长无比的巨型峡谷,直通地表之上。

青年抬首朝上方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一缕缕白光透射而下后,这才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未见他有何举动,但是足下霞光一卷,就将其一托而起,直往顶部稳稳飞去。

片刻功夫后,银光一闪,青年一下冲出了地下,出现在了离地面千丈的高空中,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

他目光一扫,就看清楚了周围一切。

这里赫然是一处遍地黑色泥石的荒凉之地,但地面除了一些寸许高低矮野草外,再也看不到任何山峰树木的踪影,并且四周静寂一片,连一丝虫鸣之声都未有,仿佛是一处死地一般。

青年对此丝毫不觉惊异,只是略一沉吟,就单手一掐诀。

顿时高空中梵音之声传出,点点灵光涌现而出,一头百余丈长凶兽竟就此凝聚而出。

此凶兽狮首麟身,上半身遍布滚滚血焰,下半身却银光灿灿,足下却又有艳丽霞光缭绕不定,竟根本看不出本体到底是何种灵兽。

但下一刻,青年忽然脸色一白,口中一声闷哼发出。

顿时巨兽身影为之一散,竟再无法继续凝聚下去,只能化为虚影般的模糊存在了。

“哼,法力竟然被压制到了这种程度!这次下界果然不是什么好事。怪不得观中会派我走一趟了。”青年哼了一声,喃喃说道。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这也说明那些老家伙也无法干预我的一切举动了。嘿嘿,那件宝物还差点火候才能炼制大成,正好再重新血祭一二了。这样下等界面虽然生灵普遍血气不纯,但数量够多的话,也足够弥补了。至于那名叛徒的事情,倒不急着去找了。在未完成此事前,那些老家伙纵然对我举动不满,也只能先捏着鼻子忍让了。”青年双目一眯后,忽然又发出一阵让人心寒的冷笑来。

随后他手掌一个翻转,亮出一个金灿灿的圆筒来,里面插满了翠绿欲滴的竹签。

这些竹签表面遍布无数精美银纹,并有五颜六色的霞光缭绕不定,一看就是非同小可的宝物。

青年将圆筒往高空一抛,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轰”的一声。

圆筒在金光万道中,化为了一团金蒙蒙光球,接着溜溜一转,一个巨大八卦虚影浮现而出。

“起!”

青年口中咒语声一停,一声低喝出口,一根手指冲高空一点而去。

破空声大响,一道翠芒从八卦虚影中激射而出,直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很好,那方向生灵气息最多,就先从此边下手吧。”青年面上狞色一现,袖子一抖,化为一道金虹的破空跟去。

那头狮首麟身怪兽虚影,也化为一团血焰的飞射而出,始终不离金虹上空半步。

……

“这就是山海珠的本来面目!”韩立望着手中焕然一新的圆珠,有一丝讶然了。

原先淡蓝色的晶珠,此刻已经小了大半之多,只有蚕豆般左右的大小了。

不过珠子表面变得光滑异常,颜色也幻化出五色状,附近还有一缕乳白之气缭绕涌现,端是神奇异常。

“不错,前辈。此珠里面所留痕迹已被彻底抹去了,本族历代先祖所留的掩饰之力,自然一同的消失了。前辈现在就可再无后顾之忧的炼化此宝了。”一旁站着的空鱼族长,恭敬说道,但是面上隐约有几分苍白。

显然他也放出了体内不少的精血,才会变得这般模样。

“很好,你去安排族人收拾一下行装吧。等我炼化此珠后,就立刻带你们离开这小修罗界。”韩立目光从手上一收而回后,毫不犹豫的冲老者说道。

“多谢前辈大恩。晚辈立刻就吩咐下去。对了,前辈炼化此珠肯定需要一处安静之处,就到晚辈平常修炼的密室吧。”空鱼族长闻言,激动异常的回道。

“行,你带下路吧。”韩立没有拒绝的意思,点了一下头。

没有多久后,韩立就在老者亲自引领下,来到了一座三角建筑的底处,在其面前出现一扇紧闭的青石大门。

“前辈,请进。”老者将石门一推而开后,立刻站到一侧的束手说道。

韩立走入里面,目光一扫后,面上有一丝意外之色闪过。

只见这间老者平常修炼的密室中,除了一些常见的摆设外,赫然还有一排黑色木架,上面摆放着一些竹简玉盒和瓶瓶罐罐的东西,并还有一座数尺高的赤红丹炉。

“你还懂得炼丹之术?”韩立沉吟了一下,才向老者问了一句。

“回禀前辈,晚辈不懂炼丹之道,这丹炉是晚辈孙女所用之物。这丫头在炼丹之上,还算是有些天赋。只是限于此界灵药过于单一,只能炼制不多的几种。”老者一躬身,急忙解释的说道,但话语中却隐有几分对其孙女的自豪之意。

“嘿嘿,她若真在炼丹上有天赋的话,回去后我倒可以对其培养一下的。”韩立轻笑了起来。

“若真能得到前辈指点,自然是她的天大造化。”老者自然大喜过望。

“好了,你先出去吧。其他事情都要等离开此界再说的。我要炼化山海珠了。”韩立一摆手,不置可否的样子。

老者自然不会违抗,忙告罪一声的退出了密室。

韩立一条袖子冲门口一甩。

顿时霞光一闪,石门就发出“嘎嘣”之声的自行关上了,同时无数符文在上面一闪而现,竟被瞬间布下了一层禁制。

这时,韩立才在密室中间的一块蒲团上坐下,手掌一翻的将一块黄色玉简拿了出来。

在此简中记载了空鱼一族的某种祭炼之术,是前不久老者亲自奉献而出的。

一手将玉简往额头上一贴,一缕神念就从里面一扫而过。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

这门祭炼宝物之术,果然和他以前所学有些不同,看来多半是空鱼族先祖专为山海珠此宝创立而出。

不过以他的修为造诣,只是默默来回思量了此篇秘术几遍,也就领悟的七七八八了。

当即他将玉简一收,袖子一动,就将山海珠换取了出来。

一股无形之力一涌而出,将圆珠凭空定在了半空中。

韩立双目精芒连闪的盯住空中之物,深吸一口气,蓦然一张口,数团精气往上面一罩而去,再两手一掐诀,背后金光一闪,三头六臂的梵圣法相显现而出。

同时,韩立眉宇处黑光一现,第三颗法目也徐徐一睁而开。

破空声大响!

神念所化晶丝,顿时密密麻麻从目中激射而出。

整间密室一下各种波动蜂拥而出,嗡嗡声更是从圆珠上隐约传出。

……

足足两日两夜后,当在密室外守候的空鱼族长都有几分焦急之色浮现脸上的时候,石门才再次徐徐的一打而开。

韩立带着几分倦意的从中走了出来。

“前辈,你可是已经将……”老者顿时大喜的迎了上来,并有一丝忐忑的问道。

“放心,我已经山海珠炼化成功了。你召集族人吧。不过要快点了。我已经感觉到了此界的排斥之力,应该也无法在这里再继续停留多久了。”韩立不慌不忙的说道。

“太好了,晚辈马上去安排。”老者自然狂喜之极,恭贺下答应一声,就驾驭遁光的匆匆离开了。

韩立这才微微一笑,身形徐徐一动的也向上面一飘而去。

一炷香工夫后,原先的广场处,数百名空鱼族人全都神情激动的汇聚一起,但全都笔直站立,竟无一喧哗私语。

老者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但等韩立方一从建筑中飞出的瞬间,就忽然神情一肃的率先一拜而下,并口中恭恭敬敬的大声道:“多谢主人救助大恩!本族五百一二口在此下血誓,从即日起,全族上下就此侍奉主人,世世代代永不悔改!若违此誓言,全族将遭天谴,血脉之力就此断绝,世间再无我空鱼一族。”

老者一说完此话,一手当即虚空一抓,一把短刃浮现而出,寒光一现,竟将其插入胸口数寸之深,鲜血当即从边缘处激射而出。

在其身后的其他空鱼人,也冲韩立跪拜而下,同样用各种利刃插入身躯后,口中也跟着念念有词的发下血誓,一个个全都神情凝重万分。

似乎受誓言之力影响,天空中血腥之气一起,隐约一个亩许大血色符文浮现而出,但又一闪的诡异消失了。

“起来吧。竟然用全族之血将毒誓发下了,可见其心的确由衷了。我收下你们后,也不会有丝毫歧视,自会当做族人一般看待的。”韩立一个闪动的出现在了众人上空,目光向下一扫后,轻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