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时空之力

“砰”的一声。

纤手拍出一半,五指一分,竟忽然改变方向的抓向老者元婴的天灵盖。

“你敢!”

老者反应倒是极快,一声大喝后,元婴突然一个模糊,竟一闪的没入附近虚空。

但是血裙少女只是一声轻笑,抓出的玉手一个模糊,竟同样一下没入虚空中,往回狠狠一拽。

“噗”的一声,玉手一从虚空中拉回后,其五指间丝丝血光闪动不已,其中赫然抓着一个被捆束紧紧的小人。

正是刚才瞬移遁走的奕姓老者元婴,不够体表遍布密密麻麻血丝,无法动弹一下,脸上更是满是骇然,口中想起什么的惊怒叫道:“时空法则,这是真正的时空之力,你已经将两种法则之力融合一体了。”

“奕师伯,侄女早在百年前就已经能初步做到此事了,只是限于修为,无法将其更进一步领悟了。不过现在有了师伯的大成元婴,侄女如今倒有了一些把握了。”血裙少女咯咯一声的说道,另一只手一个翻转,一下多出了一杆血红色小幡来。

“牵魂幡,你想对老夫用那化魂大法!罗道友,快阻止令爱。她莫非疯了!我若不在的话,你们以后又如何再从空鱼一族晶核中炼化出空间之力来。此方法可只有我一人知道的。再说没了老夫,光是眼前之劫,你们就无法过去的。”老者元婴一见那血红小幡,神色一下变得恐惧异常,发出尖尖声音冲另一边战团中妇人大叫道。

修罗蛛族母也早就注意到了这边情形,心中同样惊怒异常,再一听老者求救之声后,当即顾不得眼前对手的三具化身同时向后一退,身躯一阵模糊汇聚后,合三为一的幻化出原来妇人形象,一连放出数件宝物暂时护住全身后,才用气急败坏口气冲血裙少女急忙传音道:“樱儿,你在做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竟然还敢做这种自损墙角的事情。快快将奕道友放开,用时空之力恢复其肉身,先应付眼前大敌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母亲大人不必担心,提炼空间之力的方法,女儿早就从他那名亲传弟子口中套出来了。眼前的这些强敌也不足为虑,女儿也有办法打发掉的。”少女用轻描淡写的口气回道,接着对妇人后面惊怒传音不再理睬,反冲被血丝捆束的老者元婴嫣然一笑,一根手指冲其一点而出。

其指尖处淡淡血芒一闪,一股诡异的禁制之力顿时荡漾开来。

老者元婴只觉身躯一麻,除了满脸怨毒之极的表情外,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石城外韩立听到“时空之力”这几个字的时候,心中也是大震,面露一丝骇之色,但目睹少女下面举动时,却冷笑了一声,将元婴一收后,抬手冲梵圣金身一招手,却就要趁机冲石城禁制再发起狂攻。

但就在这时,少女扫了其一眼,嘴唇微动了几下,却无任何声音传出。

与此同时,韩立耳中波动一起,一下传来了血裙少女悦耳的几句传音。

韩立听了后,神色一动,目光再变化了一二后,单手一掐诀,体表金光一阵流转,竟瞬间从巨猿重新幻化成了人形。

而梵圣金身冲其一扑后,则一闪即逝的和其身躯重新合二为一了。

石城上少女见此,冲韩立妩媚一笑,另一只手中血红小幡,毫不迟疑的往身前一抛而起。

“砰”的一声,小幡方一抛出,立刻化为一团血光的腾空而其。

少女口中念念有词,身旁残余的那些狼首怪物纷纷爆裂而开,化为一团团血雾的一扑而去,惊全一闪即逝的没入幡旗中。

下一刻,血幡迎风一涨,化为了丈许之巨,表面血气翻滚,隐约幻化出一张不知名的狰狞鬼脸。

此鬼脸满头弯曲怪角,脸孔从中间一分两半,一面是丑陋异常的男子面容,一面是艳丽无双的少女面容,传出让人惊秫的怪笑之声,大口一张,一股血红霞光一喷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将少女手中元婴一卷其中。

老者元婴在一见那幡旗上鬼脸浮现的时候,脸色再无任何一丝血色了,望向少女的目光也一下变成了苦苦的哀求之色。

但等血霞一闪后,元婴就两眼一翻白的昏迷过去,就此被摄入到了鬼脸口中,再无任何声响传出了。

血裙少女两手连连掐诀,冲血幡虚空点几下。

顿时血霞中浮现的鬼脸一闪的消失不见,同时滴溜溜一转,就恢复原来大小的飞射而回,再一个模糊后,就被少女直接吸入了口中。

“总算大功告成了!母亲大人,不要和他们争了,一块儿回来吧,下面我们可以和这些道友好好商谈一二了。”血裙少女将法诀一收后,面露一丝满意的冲韩立点了点头,就冲妇人轻笑的说道。

“你竟然真这般做了。也罢,我倒也想看看你如何说服这些外来人。”修罗蛛族母见到少女真将老者元婴收入血幡中,脸色变了一变后,脸上的怒气反而瞬间的消失不见,并且马上遁光一起,当即抛下对手的向石城方向飞射而下。

血燃黑鳞自然不愿就此放过妇人,当即同时大喝,就要催动宝物和神通的紧追而下。

但此时,韩立的声音却一下淡淡的也传来了:

“二位道友且住,过来听这位樱道友如何说的,再动手也不迟的。”

“韩兄这话是什么意思。”血燃闻言一凛,动作一缓,有几分凝重的说道。

在见识过韩立先前施展的惊人神通后,这两位异族不觉对韩立大为忌惮起来,自然态度也不敢再向先前那般有些怠慢了。

“没什么,只是这位樱道友似乎愿意主动交给我们一些晶核,若真能如此的话,我等自然无需再继续争斗下去了。”韩立扫了二人一眼,轻飘飘的说道。

“有这等事情。不会故意托辞再用缓兵之计吧。”血燃一怔,有些吃惊起来。

“若所言有假,再动手也就是了。就算是拖延之策,多耗这点时间又有多大用处的。”韩立神色不变的说道。

“嗯,韩道友既然如此说了。我二人也过去听听这位樱仙子打算说些什么。”血燃和黑鳞略一传音商量几句后,终于点点头的答应下来。

他们肯这般轻易的答应下来,当然最主要还是刚才和那修罗蛛族母交手中,并未能真正占据上风,对灭杀修罗蛛一族没有多少把握了。

于是二人遁光一起,就向韩立这边飞射而。

至于另一边的莫简离等人,因为已经远离此地,韩立倒也没有将其马上传讯唤回来的打算。

毕竟如此一来,时间耽搁未免太长了一点。

石城中也有十几道遁光飞出,接连闪动后,也落在了城墙上,赫然是修罗蛛族那十几名合体期存在。

血燃等人见此,心中微微一松。

不管如何,这些原本躲起来操纵石城中禁制的修罗族人肯现身出来,说明对方似真有几分想商谈的心思。

修罗蛛族母一个闪动后,直接出现在了血裙少女边上,用一种奇怪之极的目光凝望了少女片刻后,才叹了一气的说道:“既然奕道友已经被拿下,你又一心打算和这些外来人罢手,我也不阻拦你,但是有关那早就融合时空之力的事情,必须给我解释一下才行。”

“母亲大人放心,此间事了后女儿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樱儿冲妇人一笑,神色异常轻松的说道。

“既然你这般有信心应付这些人,那此地事情就全交给你来处理了。”修罗蛛族母犹豫了一下后,神色复杂的说道。

其他修罗蛛族人听了少女和妇人的交谈后,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血裙少女轻笑的答应一声后,体表血光一闪的腾空飞起,一个闪动后,竟然直接飞出了石城光幕外,出现在了韩立三人不远处,竟似乎根本不畏惧三名大乘联手对其不利的样子。

血燃和黑鳞互望一眼,神色不觉有些异样。

韩立双目却不由得精芒一闪而逝,并淡然说了一句:

“道友真是好胆子,仅凭合体期修为,就敢直接面对我三人。”

“小妹既然敢孤身过来,自然就不惧三位道友的联手。要说我敢以一人之力对抗三位道友,自然是夸大之言,但若只是保命而走的话,在下相信几位道友还是留不下我的。”血裙少女一对明眸秋波流转,似笑非笑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黑鳞脸上凶色一闪,竟真有些跃跃欲试想出手的样子。

“虽然她口气的确不小,但是我们动手的话,斩杀她的几率的确没有多高。毕竟那时空之力,可是融合了时间和空间法则为一体的最顶阶法则。纵使她修为远逊于我等,但也基本上处于不败之地了。”韩立眉头一皱后,却这般的说道。

“时空法则?”

“修罗蛛不是顶多只能催动一些时间之力的皮毛吗,她怎会连空间之力也掌握了,并能将这两种法则之力融合一体的。”

血燃和黑鳞闻言大惊失色,当即失声出口。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