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九十章 修罗之战(九

晶盾骤然间光芒一涨,就想将此拳挡下来。

但是在金色拳头砸上晶盾的瞬间,一团刺目紫芒骤然在上面爆裂而开。

晶盾微微一颤后,竟在紫光中寸寸碎裂而开、

而老者护体灵光在拳头一个模糊,更是纸糊般的被直接洞穿而过,结结实实的砸到了身躯上。

奕姓老者大惊失色,心中猛然一催秘术,再也没有丝毫保留的将真元之力往身上战甲狂注而入。

“轰”一声!

银色战甲表面那些血色纹路,一下化为符文的狂涌而出,另化为一层血幕的将老者包裹在了其中。

巨猿见此,目中却闪过一丝讥笑之色,紫金拳头五指一分,手心处骤然间银光一亮,十几层早就叠加一起的银色纹阵同时一闪的爆裂而开,一抹刺目银光从中一卷而出。

巨猿自己却身躯一个模糊,一下在原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

老者先是一呆,但神念稍一感应银光中的威能,脸色“唰”的一下变得全无人色,一声大叫出口后,天灵盖骤然间一开,一道尺许长的虚影立刻从中飞逃而出。

而就在这时,那抹银光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一层血幕之上。

一声响彻九天的轰鸣,在高空一下爆发而出。

一轮银色骄阳当即在奕姓老者原先站立处徐徐冒出,表面尽是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但又隐约组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阵。

但下一刻,骄阳连同表面那些光阵同时一闪的再次爆裂而开,一道巨大光柱搅动天地元气的从中一冲而出,一圈圈银色波荡更是惊涛骇浪般的四下狂卷而出,所过之处虚空轰鸣声不已,真的天崩地裂了一般。

那边的血色狼头和梵圣金身在一时僵持不下后,也一下被滚滚银月所包围。

如此惊人的天象,附近正激斗的异常激烈的血燃修罗族母等人为之变色,不约而同的将神通各自一收,向远处一避而开,以免被这股恐怖威能给波及到了。

当双方重新在天边现身而出后,望向韩立这边的目光,不禁神色各异起来。

血燃黑鳞二人,自然是惊喜交加,但是目光中也有一丝的骇然之意。

他二人自问不是一般大乘,但也绝无法施展出这般毁天灭地般威能。

韩立神通之大,实在大大出乎二者的预料。

修罗蛛族母望向远处冲天而起的光柱,脸上一阵的阴晴不定,心中首次有了一丝恐惧之意。

但片刻后,血燃和黑鳞二人互望一眼,就二话不说的再次催动宝物和神通的向妇人攻了过来。

妇人见此大怒,再也顾不上韩立那边的事情,当即就地一滚后,竟一下幻化出三头一般无二的狰狞蜘蛛,向血燃二人一冲而去。

转眼间,几人又打的难解难分起来。

至于莫简离和那四名成年修罗蛛,此时却彻底不见了踪影,早不知将战团挪移到了何处。

“轰”的一声闷响后,粗大光柱一闪的消敛不见。

四周散开银波,也一卷的凭空而散。

一时间,虚空中除了阵阵的灼热气息,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不过原先奕姓老者站立处,空荡荡一片,再无任何痕迹留下。

仿佛这位五光族大乘,真在刚才一击中彻底的消亡掉了。

血裙少女看清楚此幕,一对明眸微微一凝,闪过一丝异样冷意。

就在这时,离老者原先站立处五六百丈远的地方,波动一起,一道闪动五色之光的小人一闪而现。

这小人身穿一件琉璃般甲衣,双手抱着一面青色小印,容颜赫然和老者一般无二的样子,赫然正是其大成元婴。

小人满脸满是怨毒之色的看了一眼自己肉身消失地方,就二话不说的体表琉璃之光一起,化为一道长虹的奔石城处激射而下。

可是其遁光这边方起,前方虚空就忽然灵光一起,一个三头六臂的金影一闪而现,正好挡住了去路。

小人一惊,所化长虹蓦然一个拐弯,向下方激射而去。

但是它方向刚一改变的瞬间,下方虚空波动一起,两只毛茸茸大手一下撕裂空间而出。

一头十余丈高金色巨猿从中一蹦而出,当即一张口,一道粗大金弧一喷而出。

小人大惊,再想凭空躲避却是来不及了,只能无奈的将手中小印一抛,迎风一涨的化为磨盘大小的挡住身前。

“砰”一声。

金弧一闪的狠狠击在了青色大印上,将其击的倒飞而出,但金色电弧也就此一闪的凭空而散。

金毛巨猿面色狞色一现,一个大步的向前迈出,一只巨手就闪电般一捞而下了。

但老者元婴有这片刻耽搁已经飞快两手掐诀,身躯“砰”一声爆裂后,竟化为漫天翎羽的在原处凭空的消失了。

下一刻,巨猿身后处百余丈处波动一起,小人身影一个恍惚的再次闪现,并马上化为一团晶光的向石城中激射而下。

只见它一连两个闪动,就到了离石城外光幕近在咫尺的地方,再一个遁术就可逃入其中了。

但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不知从何处传来,方一入老者元婴耳中,顿时让其神识雷击般一震,体内真元一凝下,竟差点从高空坠落而下。

就在小人遁光一散的瞬间,附近虚空中忽然点点黄光一现,滴溜溜一转后,纷纷幻化成了一颗颗土黄色晶粒,同时四周黄色沙雾一起,竟化为一道飓风的将老者元婴一裹其中,同时一股无形巨力往中间滚滚狂压而去。

小人体表晶光一闪,当即传出嘎嘣嘎嘣的爆响声,同时脸上满是痛苦至极的表情,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这股巨力直接压爆一般。

而四周传来的恐怖巨力,却还是一路飞快激增不断。

这时,不远处的金色巨猿赫然站在虚空中一动不动了,但是天灵盖不知何时一打而开,一个身穿青袍的两尺高小人站在其上,一只手掌平托之下,一只寸许长小葫芦,正在手心中徐徐转动不停。

从葫芦口中喷出一缕缕黄霞,但均都一闪的没入虚空中不见了。

但一缕黄霞消失的同时,老者元婴四周的巨力就必然激增一分。

韩立竟是早就算到奕姓老者元婴逃跑路线,毫不犹豫的也将大成元婴放出体外,并催动了那一件新得不久的宝物,悄悄将烈煞金罡沙布置了下来。

纵然老者元婴也具有几种玄妙之极神通在身,但在先受韩立神念秘术攻击,再一陷入此沙狂攻下,当即也马上陷入了摇摇欲坠的奇险中。

就在老者真正生死一瞬间的时候,下方血裙少女终于再次出手了。

也不知此女用了何种手段,只见其身旁四头狼首怪物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声爆裂后,光幕外飓风中虚空顿时波动一起,四团血雾一下凭空浮现而出,并同时个一卷动后,就活物般的一下将老者元婴护在了其中。

老者顿时自觉四周巨压一减,当即大喜的就地一滚,忽然幻化为一头尺许长的晶莹孔雀,双翅一抖后,当即一团五色光焰汹汹燃烧而起。

韩立元婴见此,双目骤然一眯,手中黄色葫芦当即黄光万道,隐约无数晶莹符文在表面一浮而现。

顿时原本困着老者元婴的飓风,当即一声轰鸣凭空粗大了倍许以上,同时一颗颗拳头大晶粒在风中若隐若现,并一下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禁制波动。

几乎同一时间,飓风一侧高空中,剧烈波动一起,一个百余丈高的金色身影一闪而现,正是韩立的梵圣金身。

此金身方一瞬移出现,六条手臂虚空一抓,就一下浮现锥、杖、锤、尺、环、锏等六种不同重刃,一声大喝后,就一齐向飓风中心处狠狠一砸而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飓风中一下寸寸的爆裂而开,同时一团金色光晕一下在中心处爆裂而开,各种混乱波动狂卷一起,又向四面八方飞快一散而开。

巨猿头顶上的韩立元婴,望向光晕中心处的一对漆黑双目,骤然间瞳孔微微一缩,袖子微微一动,里面手掌一动,似乎想掐诀什么,但是马上又想起了什么,五指又忽然一松而开。

“砰”的一声!

石城上方,血裙少女一侧虚空中波动一起,一只残缺半边翅膀的迷你孔雀从中一飞而出,并且方一现身后,立刻发出老者声音的凄厉大叫道:“樱道友,快快救我。只有你那物灵回朔神通,才能修补老夫的元婴。只要你能将我元婴复原,我事后必定会有天大好处给你的。”

话音刚落,迷你孔雀体表霞光一闪,就再次恢复了人形,只是小半身躯却全都不翼而飞,气息更是变得衰弱之极,仿佛随时都可能真正消亡一般。

刚才虽然有少女出手相助,其自己也现出了元神本体破空逃了出来,但是在烈煞金罡沙的诡异力量和梵圣金身六件重刃一击下,还是不免迟了半步,让元婴遭受了极大重创。

若是少女不动用时间之力出手相救的话,恐怕其都有跌落大乘境界以下的可能。

这就难怪他刚才话语这般的惶恐了。

“好!”

血裙少女扫了老者元婴一眼,神色不变的点下头,一只玉手一抬,轻飘飘一拍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