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八十九章 修罗之战(八

“哪有这般好参悟出来的,我不过才领悟了一点点皮毛而已。倒是下面争斗,要麻烦奕师伯继续出手的。对方毕竟是大乘中强者,樱儿怎敢一人面对的,只能从旁辅助师伯一二的。”血裙少女笑吟吟的冲老者说道。

“嘿嘿,连物灵回朔此神通都已经领悟出来,又怎可能只算是什么皮毛。现在有樱儿在一旁牵制的话,倒是可以和对方再战上一场的。”奕姓老者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身体,发现刚才女子回朔神通作用自己身上,似乎连原本损耗的元气都弥补了一些,当即信心大生,精神一振的回道。

接着他一声长啸,头颅一晃,就再次幻化成了禽面人身的诡异模样,两手再一个翻转后,一团银光和一团金光一闪,那面金色镜子和银色卷轴就同时浮现而出。

老者一声低喝,手上卷轴一个模糊后,就幻化为无数银色符文的爆裂而开,往身上滴溜溜一凝后,幻化出一件银色战甲,将全身护的严严实实。

另一只手上的金色铜镜,则光芒一盛,再一分后,一下幻化成两口金蒙蒙的巨剑,两条手臂一动,就被其各自一把抓在了手中。

旁边少女见此,微微一笑,单手掐诀,身前两只狼首怪兽一声闷响的爆裂而开,化为两股血雾的往自己身上一扑而入。

当即少女手掌闪动起诡异的血光,并念念有词的冲老者虚空连点而出。

“噗噗”几声后,一连串血色符文从指尖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老者甲衣内。

一层诡异血纹顿时在甲衣上浮现而出,游走不定。

与此同时,奕姓老者只觉体内一股热流涌动,浑身力气竟凭空涨了倍许之多,同时一股暴躁狂怒之意从心底一涌而出,让双目竟不觉遍布一根根血丝,心中战意大生!

“嗜血术,很好。正合老夫心意!”老者一声狂笑,再无任何顾忌的双臂一抖,就化为一团银光的冲出光幕,同时两道百余丈金色剑气就气势汹汹的一斩而出,所过之处撕裂之声大起,仿佛将整个天空都一劈而开似的。

韩立看了看迎面射来金色剑气,再扫了一眼站在石城上的血裙少女,忽然也笑了起来,一手冲高空一点。

“噗嗤”一声!

三座极山一个模糊,从虚空中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他身前波动一起,空气一个模糊,三座极山就并列一排挡在身前。

一声巨响。

两道金色剑气就狠狠斩到了极山之上。

结果三座山峰只是微微一颤,就将两道剑气全一弹而开。

但是奕姓老者却目中凶光一闪,远远的将手中两口巨剑同时一抛,再念念有词起来。

刹那间,高空中嗡鸣声大响,两口巨剑金光万道的一合,竟融成了一口,带着千余丈长剑光再次狠狠一斩而下。

金光中,风雷声大作!

“来的好!”

韩立一声冷哼,所化巨猿六条手臂同时一掐诀,从体内激射出七十二口青色小剑,一闪动后,就化为了密密麻麻的青色剑光,往同一处一凝后,就幻化成了另外一口数百丈长的擎天巨刃。

此巨刃在韩立剑诀一催下,一声清鸣的往高空一迎而去。

一声轰响,两口巨剑结结实实的斩击到了一起。

空中“嗤嗤”声大响,金青两种颜色剑气漫天纵横交错,光芒之亮,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两口巨刃一时间僵持不下的样子。

老者见此,脸色一沉,手指冲空中连连虚点而出,将体内法力隔空往剑中狂注而入。

刹那间,金色巨刃寒光大盛,丝丝金芒从中激射而出。

几乎同一时间,下方巨猿则三颗头颅同时一扬,一张口,三道粗大金弧一喷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下一刻,青色巨剑表面无数电光骤然间涌现而出,化为无数金蛇向金色巨剑狂扑而去。

一声闷响!

金色巨剑竟在青色剑光和金蛇夹击下,竟片刻间的寸寸碎裂而开。

这一幕,让奕姓老者为之一怔。

但就在这时,巨猿却狰狞一现后,毫不犹豫的上前一步迈出,身躯一个模糊后,就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处。

奕姓老者见此,心中一凛,猛然叫了血裙少女一声“樱道友”,单手一掐诀,体表五色霞光一起,八面五色晶盾浮现而出,从四面八方将身躯全护在了其中,一只手掌再一个翻转,一柄紫黑色木尺竟浮现而出,并化为一团虚影的在手心中滴溜溜转动不停。

下方石城上的血裙少女,听到老者的大叫,微微一笑,但反手一拍而出。

“砰”一声,一头狼首怪兽当即应声的爆裂而开,化为了滚滚血雾,里面嚎叫一起,隐约一头巨大狼首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奕姓老者一侧虚空波动一起,一个三头六臂的金影浮现而出,并闪电般直扑老者而去。

奕姓老者口中一声冷哼,双足微微一动,向后方滑行而去,同时手中紫黑色木尺所化虚影“嗤嗤”声一起,无数紫芒激射而出。

但金影面对一罩而来的紫芒,竟然不闪不避,仍硬生生的一冲到底。

“砰砰”的金属碰撞响大起!

紫芒扎到金影之上,竟然大半一闪的反弹而开,只有少数才硬生生破开金光,没入身躯之中。

当即一股腥臭之气一散而开,金影扑来之势为之一顿。

奕姓老者见此,面上一丝喜色闪过。

那些紫芒看似毫不起眼,实际上全都奇毒无比,并且里面还蕴含了可以干扰神念之力的诡异成分,即使大乘存在中了此物,也绝不可能安然无事的。

它正是奕姓老者压箱手段之一。

但是下一刻,让老者瞳孔一缩的事情出现了。

金影三张面孔丝毫表情没有,六条手臂只是一个模糊后,当即无数拳影浮现而出,密密麻麻的向老者狂涌而来,并且身躯再次一动后,仍一扑而上。

那数十枚紫刺似乎对其真的丝毫影响没有。

目睹此景,老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背后一下大汗滚滚而出,但其马上一咬牙,体内反而法力一提,张口喷出一面青色小印,迎风一晃的化为水缸般大小,泛起淡淡符文的奔对面狠狠一砸而去。

他竟似乎起了和韩立拼命之心,竟也没有暂避锋芒的意思了。

而青印尚未真的迎向拳影,一股诡异引力就从中一卷而出。

所有拳影一个闪动后,竟不由自主的向两侧虚空一滑而开。

但是后面合身扑来的金影全不受此影响,一闪之下,就用身躯硬生生撞到了青印上。

奕姓老者先是一惊,但随之又大喜过望。

那青印正是其修炼的本命之宝,虽然无法和玄天之物这等宝物威能相比,但其坚固却绝对不在其下的。

他绝对不相信,对方肉身之躯还能真胜过此宝的。

果然,前方一声钟鸣般巨响后,金光青印一下化为耀眼之光的爆裂而开。

金影当即一个跌跄,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十几步,一时无法站稳的样子。

就在这时,其背后血腥气一起,忽然一个硕大的血红狼头无声浮现,一张口,就出其不意的将金影腰部一口咬住,满口獠牙竟没入其中数寸之深。

金影身躯一震,六条手臂闪电般反手一拍,六只金色手掌狂风般击在了狼首面孔上。

血裙少女见此,目光一凝,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掐诀的冲巨大狼首连点而去。

狼首面孔当即一阵模糊不清,就任凭金色拳头洞穿头颅而过,但是大嘴却仍死死咬住金影腰部不放,并一摆头颅的想硬生生撕裂而开,但一时间也无法得逞的模样。

奕姓老者远远见到这般情形,心中大喜,面上厉色一现后,手中紫黑木尺一个模糊,忽然幻化成一杆紫黑色长矛,手臂一动下,就要将其冲金影狠狠一投而出。

但就在这时,其背后虚空一股轻风一卷而过,忽然另外一道金色人影无声的浮现而出,一个踏步后,就诡异的到了老者近在咫尺的地方,两只遍布层层银色纹阵的金色拳头无声一捣而出。

看这金色人影面目,赫然是另外一头金色巨猿,不过体表隐约有紫芒透出,并且浑身上下一道道银纹游走不定。

这头巨猿赫然才是韩立的本体,前方的三头六臂金影,却是从其身躯上剥离开来的梵圣金身,并用一缕神念操纵下,来故意吸引老者和血裙少女的注意。

而韩立本体虽然没有梵圣金身在身,但单凭山岳巨猿变身和完全催动的百脉炼宝诀,肉身之强横绝对不逊色先前分毫的。

下方少女目睹此幕,脸色一变,想再出声提醒的时候,自然是来不及了。

奕姓老者身为大乘期的强者,虽然没有少女提醒,但也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背后的异样情形,当即一惊下,不假思索的手臂反手一动,就将手中长矛向后狠狠一投而出了。

“砰”一声巨响!

长矛所化紫光方一投出,就被韩立一只拳头硬生生的一砸而飞,另一只拳头一个模糊后,就狠狠击在了老者后面的一面晶盾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