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八十七章 修罗之战(六

不光是银色光晕,连附近虚空都被那道绿线一斩而开,从中涌出黑黝黝的黑光。

当银光全部一敛之后,光晕中情形终于一现而出。

只见中心处的虚空中,赫然以那一道绿线为中心,变成了黑白两种截然的不同部分。

绿线之上部分和先前一般无二,但是被一片晶莹实物般五色光幕,严严实实护在了大半部分。

绿线之下,则是漆黑一片空间裂缝,从里面散发出空间之力,正在疯狂向四面八方缓缓蔓延而开,仿佛要将一切全都吞噬一空的恐怖样子。

如此恐怖天象,让其他几个战团之人,不禁全都手上法决动作一缓,纷纷用神念朝这边飞快一扫而过。

等看清楚一切后,修罗蛛们心中一惊,而莫简离等人却微微一喜起来。

奕姓老者所化的禽首怪人,虽然未在此击中彻底送命,但下半截身躯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仅存身躯正身处上半部分虚空的五色光幕内,并满头大汗在催动一面晶莹五色盾牌。

那一层仿佛晶壁般的光幕,赫然正是从这面盾牌疯狂涌出的五色符文凝聚幻化而成。

从下方往上方疯狂蔓延的黑色空间之力,一接触此光幕,顿时变得迟缓无比起来。

“玄天之宝,你竟然拥有完整的玄天之物。若不是此宝的法则之力,你怎可能破掉老夫的时间神通。”奕姓老者死死盯着巨猿手中的那口墨绿长剑,有些声嘶力竭的叫道,面上全是惊怒的表情。

虽然玄天之宝这种等阶的一界至宝,少数大乘强者也可能有人拥有一二的。

但对十之八九的大乘存在来说,还是穷极一生也无法得到一件玄天之宝的。

大部分各界大乘,能够拥有一两件仿制之物或玄天残宝护身,巳经算是不错的事情。

奕姓老者纵然修为神通,在一般大乘中算出类拔萃之辈,但在此上面却没有多大机缘,并没有真正的玄天之物在手的。

不过能在玄天斩灵剑一连两次斩击中,仍能保住性命,可见其实力的确不凡了。

“何必说这等废话。阁下要不是手中的那五口晶剑,也不是同样无法催施时间之力吗!”巨猿在斩出第二剑后,身形再次一缩而小,变得只有十余丈之高了,并一声冷笑后,一个大步向前一迈而出。

“砰”一声闷响!

附近虚空一声震荡后,巨猿身影一下横跨百丈距离的出现在奕姓老者上空。

天地元气再次滚滚一涌,巨猿手中墨绿长剑一抖下,竟冲下方毫不犹豫的斩下第三剑来。

一道银蒙蒙剑光,仿佛天外明月般的一落而下,一股森寒法则波动再次疯狂卷出。

下方奕姓老者见此,脸上变得苍白无比,怎么也不相信对方竟然还能有能力再催动第三次玄天之宝。

要知道像玄天之宝此等宝物,每一次全力催动不但要耗费惊人的真元之力,对肉身负担之大,更是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一些肉身稍微弱小的大乘强者,甚至连全力催动一次都可能对身躯造成崩溃的危险。

否则当初韩立在合体期时,即使将涅盘变身修炼到二元阶段,也不过只能勉强发挥玄天斩灵剑的些许威能而已。

纵然韩立的第三斩实在出人预料,下面的奕姓老者自然也绝不会束手待毙的。

其面上一丝厉色闪过后,忽然一根手指冲身前晶莹盾牌一点,再一张口,喷出数团碧绿精血没入其中,同时转首一声厉声道:“罗道友,快将樱道友叫出来。眼前这人,我可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这话语,赫然是冲那位修罗蛛族母而去。

这时的此妇人,身前不知何时的多出了数百枚青色细针,正化为无数耀眼尖芒的和对面血燃二人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间僵持不下的样子。

这位修罗蛛族母刚才一直分出神念观察着老者那边的情形,现在一听其近似气急败坏的叫声,当即脸色一变,目光飞快转动几下后,才暗自一咬牙,袖中一只手掌五指一紧,将一块鲜红色木牌一下的捏的粉碎。

另一边极远处,莫简离和两只灵宠催动着七八件不同宝物,引着那四名成年修罗蛛边战边退,已经到了数十里外的天机边缘处。

看其汗流浃背的样子,明显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了。

与此同时,石城下方,一处层层禁制防护最严密的密室中,一名两手各捧一件晶棒状物品的黑影,忽然轻“咦”一声,双目缓缓一睁,瞳孔中血芒大放。

在密室外的大门口,左右摆放着十几颗直径丈许的血红色圆球般。

一阵脆响传来!

这些血色圆球表面白光一现,浮现出一道道白色裂痕,一道道恐怖气息从中一散而出,里面隐约有什么怪物要从里面跑出来一般。

……

晶莹盾牌一闪,再次幻化成五口晶剑的往上空交叉一斩,散发微弱法则波动的将一轮银月托在了虚空中。

与此同时,下方五色光幕一数的消失不见。

奕姓老者背后却“噗嗤”一声传来,一对五色羽翅浮现而出,毫不犹豫的狠狠一扇。

老者半残身躯蓦然一动,就一下化为一道虚影的奔石城处激射而逃。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所化巨猿手中墨绿长剑忽然一颤,下面银月顿时一晃,散发出的恐怖灵压一下狂涨了数倍,将五口晶剑散发出的微弱法则之力,竟瞬间硬生生的一压而破。

五口晶剑当即一声哀鸣,其中四口立刻化为点点灵光的爆裂而开,只有一口光芒一黯的从高空坠落而下,一闪的没入地面沙粒中不见了踪影。

一声轰鸣!

奕姓老者所化虚影前方一道银色电光一闪,三头六臂巨猿就一下浑身电弧缭绕的浮现而出,正好挡在了石城前方。

这时的巨猿,手中墨绿长剑早已消失不见,并且头上竖目和短角也全诡异的消失。竟然已经散去了涅盘圣体的变身,只是维持普通的梵圣金身而已。

金色巨猿仍面无表情的一声低吼,六条硕大拳头就立刻冲老者所化虚影迎面一击捣出。

顿时虚空中六团金光一闪而现,并一射的汇聚成一团金色漩涡,滴溜溜一转后,直奔老者虚影一罩而去。

奕姓老者见此,目中惶恐之色一闪而过,口中一咬牙后,背后一只五色羽翅蓦然一个模糊的往其一侧肩头一划而过。

一条手臂当即无声的滑落而掉,并“砰”的一声自爆开来,化为一道血色人影往漩涡中一扑而去。

轰隆隆的爆裂声,立刻从金色漩涡中连绵传出,血色人影瞬间就被搅成了粉碎。

但漩涡本身也一顿的凝滞了片刻。

韩立所化巨猿,却脸色微微一变。

因为就在血色人影扑出一瞬间,原先老者虚影竟一个模糊的随风消失了。

巨猿蓦然一个转身,望向了被数层光幕笼罩的石城巨墙上。

结果就见城墙之上,点点血光一凝之后,奕姓老者残缺身躯竟无声的凝现而出,不过原先的孔雀头颅赫然已经消失,恢复了人类面容。

巨猿目中异样之色一闪而过,并且中间头颅嘴唇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动了几下。

若有人凑到跟前凝神细听下,就可听到“化劫大法”等几个字眼。

方才老者施展的诡异秘术,的确和其以前修炼过的化劫之法颇为相似,相信即使不是同一种秘术,但也应该也有一定渊源的。

但此时城墙上的奕姓老者,显然已经元气大伤,恶狠狠看了韩立两眼后,就顾不得其他什么的忙从怀中掏出数枚丹药服下,接着数张符箓从袖中一飞而出,一闪即逝的没身躯之中。

“噗噗”几声后,在老者低低的咒语声中,其残缺的腰部和断臂处数股血雾冒出,竟开始修补肉身起来。

只见一根根血丝密密麻麻交织下,老者一条手臂和下半身顷刻间就在血雾中若隐若现起来,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可彻底的恢复如初。

但是韩立又怎会给其留下这等机会,一声长啸后,三条手臂忽然同时一个翻转,顿时青黑五彩三种截然不同小山同时在手心中浮现而出,并毫不犹豫的同时往石城上方一抛而出。

另外三条手臂虚空一抓,青光一现后,蓦然现出三口青蒙蒙长剑,迎风一晃的化为了丈许巨大,立刻向石城方向狂斩而出。

“嗤嗤”声大起,无数青色剑光密密麻麻的狂涌而出,化为片片剑影的激射而出。

三座小山一晃之后,则凭空化为了数百丈之巨,并向石城气势汹汹的一落而下。

刹那间,虚空中轰鸣声大作。

石城外数层光幕同时狂闪而起,一层层禁制波动更是疯狂涌现。

与此同时,在石城一些隐秘角落的法阵中,一些刚才消失的修罗蛛族人和其他盘坐的高阶异兽,同时脸色一白,张口喷出一团精血来。

在如此猛烈攻击下,纵然石城布置的防护禁制也算不凡,但又如何真能支持多久的。

在巨猿仿佛暴雨的攻击下,一层层光幕飞快溃散消失,顷刻间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层。

城头上的奕姓老者目睹这一切,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比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韩立在和他经过一番大战后,竟然还能拥有这般强大真元的硬生生攻破石城的防护禁制。

但就在这时,忽然石城中一个娇媚之极的声音传了出来。

“母亲大人,奕师伯!怎么樱儿才不过闭关数年,就被人打上门来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