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八十章 传讯

话音刚落,黑鳞一条手臂一个模糊,忽然向身后某处一拍而去。

刺耳的爆鸣骤然间发出,一股无形巨力一下化为大网的向那边迅雷般罩下。

“噗嗤”一声!

一道有些模糊的黄色人影在网中不及防的现身而出,但马上大惊的身躯一扭,竟不知用何种神通的从中挣脱而出,接着光霞一闪,就化为一道惊虹的破空而走。

“哼,现在还想走,把我等当做什么人了。”黑鳞脸上狞色一现,拍出的手掌突然五指微屈的往回一拉。

“砰”的一声闷响,远处淡黄色人影上空,波动一起,一漆黑巨掌凭空浮现,并电般一捞而下。

这一次,任凭那黄色人影拼命躲闪,却根本避无可避了。

只见黑气一卷,黄色人影就被巨掌硬生生抓在手心中。

黑鳞狂笑一声,单手一招,巨掌就抓着黄色人影往回飞射而回。

这时,韩立等人均都看清楚了黄色人影的真面目。

竟是一名身穿黄袍,身材枯瘦的青年。

不过他面上一脸的惊惶,显然很清楚自己是落在了什么人的手中,略一犹豫后,口中一声低喝的勉强一掐诀,体表骤然间黄色晶光流转不定,身躯疯狂膨胀而起。

“不好!”

黑鳞身为大乘存在,一见此景,当即反应过来的一声怒喝,一根手指冲远处虚空一弹。

“嗤嗤”的破空声一响,一道黑芒一下横垮百丈虚空的冲那青年激射而去。

但此举却已经迟了。

只见黑芒洞穿青年身体的瞬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也同时传来。

黄袍青年竟抢先一步的自爆而开。

刺目光晕和阵阵剧烈波动,将黑色大手也震的为之晃动不已。

“好胆,敢在本座面前自爆。”黑鳞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恨恨的说了一声。

黑色巨掌微微一闪后,就凭空的溃散消失了。

“这人的隐匿之术,颇为高明,不过如此果断的自爆身躯,恐怕另有玄妙在其中的。”韩立目光扫了一下青年自爆的地方,忽然一笑的说道。

“哦,韩道友的意思是,刚才自爆的并非那人的本体?”血燃目光一闪,倒是反应极快。

莫简离闻言,也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多半是吧。不过应该也不是一般傀儡或者普通的化身,明明有合体期气息,真自爆话,不会仅仅只有这点威能的。”韩立淡淡说了一句。

“嗯,这般说来,的确有些古怪的。但刚才自爆的时候,我看的清楚,他体内并没有元婴存在的。”血燃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言道。

而这时,黑鳞却不甘心的一跺足,整个人忽然化为团团黑云向四面八方滚滚远去的探查起来。

转眼间,黑云就搜遍了方圆数万里内的一切地方,但却没有发现什么,只能轰隆隆的纷纷返回的重新一凝,再次化为人身的落回山头上。

“那小子胆子不大,并没有躲在附近处。这也算他走运,让其躲过一劫了。否则真落在我手中的话……”黑鳞脸上狞色一闪即逝,悻悻然的说道。

“哈哈,算了。那人虽然在暗中偷窥我等,但这里早就被布下了隔音禁制,根本无法知道我们在谈什么的。”血燃摆摆手,不置可否的言道。

“但这人不会是那位修罗蛛族母派出来的吧。”莫简离一捻胡须后,却慎重的说了一句。

“放心。就算是修罗蛛一方的探子,远远的又能看出些什么来。此战的最终结果,还是要以绝对实力来说话的。”黑鳞满不在乎的样子。

“黑鳞兄此话说的有理。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我们也不必在这里休息什么,连夜就赶到对方巢穴附近再说吧。如此一来话,就算它们得到什么消息,也来不及动用什么他手段了。”韩立双目微眯了一下后,却这般说道。

“连夜赶过去!”血燃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有几分不太情愿模样。

“以我等的修为,只要在飞行法器上打坐休息一下,应该也足够养精蓄锐了。而能打修罗蛛一个措手不及,对我等总算有些利处的。说不定就这一丝的先机,到时候就能让我们在后面大战中占据真正上风的。”韩立不换不忙的又说道。

“好。原本血某还想用半日时间临时祭炼一种大威力秘术的,听韩兄这般一说,还是占据一丝先机更重要一些的。”血燃听了韩立的劝说后,终于动心的答应下来。

“道友此举明智,我们现在就走吧。”韩立轻轻一笑,袖子一抖,顿时白光一闪,一艘白蒙蒙飞舟出现在了半空中。

血燃黑鳞等人见此,自然没客气什么,身躯接连晃动后,纷纷踏上了此舟。

韩立单手略一掐诀,白色飞舟只是一声低低轰鸣,就立刻化为一团白光的破空离去了。

一盏茶工夫后,在远离韩立等人先前山头十万里外的一处密林中,淡淡黄光一现,另外一名黄袍青年从一颗巨树中一走而出,抬首望了一下飞舟消失的方向后,才满脸后怕之色的喃喃说道:“幸亏我够机警,藏得如此之远,否则这一次还真要有性命之忧了。话说回来了,进入此界的外人竟然如此强大,竟有四名大乘之多。可惜那一具分身离的太远,并未听到对方言谈的内容,也不知道是否真冲修罗蛛一族来的。”

黄袍青年又脸色不定的沉吟起来。

但没有多久,他忽然冷笑了一声:

“算了,不管这些人是否真是冲修罗蛛一族去的。我只要把消息先传回去,这几日也先留在外面,就算有什么劫难也足以躲过去了。”

他有了决定后当即一张口,吐出了了一块乳白色木牌来,一手将其一把抓住,一手则冲其虚空连点几下。

顿时木牌表面点点银光一现,竟形成一些米粒大小的银色符文,一个模糊后,纷纷没入木牌深处不见了踪影。

同一时间,在修罗蛛巢穴所在的石城中,修罗蛛族母和那名奕姓老者正在一座密室中商讨着什么。

忽然间二人跟前的一座漆黑石台上传出低低的嗡鸣声,丝丝的银芒渐渐从上面浮现而出。

修罗蛛族母先是一怔,但马上单手一扬,一道法诀弹射而出,正好打在了石台之上。

黑色石台当即霞光一凝,一行行银文滴溜溜的浮现而出。

修罗蛛族母和奕姓老者自然将上面内容都看了个清清楚楚,结果脸色均都为之一变。

“四名大乘,竟然有这般多。”老者喃喃了一声。

“没想到那人竟真还有其他大乘期的帮手。这可大为棘手了。”妇人也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这些人未必是冲我们而来的。但是必要的防范,还是一定要做好的。对了,你的手下可是全召回来了。”老者凝重的问道。

“奕道友放心,除了除了几名另有重任,实在无法分身的人外,其他人全都召回城中了。甚至我还将那九具一直放在地阴沼泽浸泡阴尸,也叫人去解除禁制了。顶多两日工夫,这些阴尸就可运回城中的。”修罗蛛族母不加思索的说道。

“嗯,如此最好。老夫也已经传讯出去,准备将一直放养偏远之地的那几头灵宠召唤而回,但同样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单凭这些,恐怕还不能保证我们稳胜这些外来人。这样吧,老夫和那车泣子当初打过几次交道,不如给其些好处,让其城中暂住一段时间如何?”奕姓老者目光闪动几下后,缓缓说道。

“什么,车泣子!这不行,此獠对我们修罗蛛一族早就虎视眈眈已久了,将其放入城中来,岂不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了。”修罗蛛族母一听这话,顿时面色一沉,将头摇的跟拨楞鼓一般。

“罗道友放心。我知道那车泣子的孽气对贵族颇有些克制的,但它就算再厉害,也就只是一头凶物而已。你我联手之下,还能真怕其翻天不成。还是要以大事为重的。”奕姓老者眉头皱了一皱的言道。

“哼,真要请其过来的话,代价肯定不轻的。”妇人似乎被奕姓老者说动了几分,缓缓的回道。

“嗯,以我说,不如这样吧……”奕姓老者却似乎早有所考虑,嘴唇无声的微动几下,竟直接传音了过去。

“什么,你要妾身这样做,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一点。”修罗蛛族母只听了几句,一下失声起来。

“不过就是你们一族,几颗一直无法孵化的死卵而已。留着并无大用的。但以我对车泣子的了解,这些东西却一定可以打动它的。”奕姓老者嘿嘿一笑的言道。

“这个,我要好好思量一下才行。”妇人却没有马上答应什么,反而阴沉面孔的说道。

“好,罗道友可以先好好思量一下再说,倒是别忘了给血池中那一位,也送些消息过去。万一后面真出现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说不定还要借助其神通一二的。”奕姓老者点点、头后,话题忽然一转,又提起另外一名神秘人物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