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七十七章 玄武真血

竟是两名外貌截然不同的青年。

一人一身银色甲衣,满头白发,但面容英俊。

另一人一身黄袍,身材矮小枯瘦,长得却是尖耳猴腮。

二人均都散发着合体中期左右的灵压,一现身后,立刻向绿衣妇人和老者一礼。

其中的银衣青年,更是恭敬的说道:

“拜见两位前辈,不知唤晚辈二人过来,可有什么吩咐吗?”

“二位不必多礼。刚才在城外发生的事情,你们应该也知道一些了吧。”绿衣妇人不动声色的说道。

“晚辈的确看到了一些,不知来犯的是何方之敌,似乎不是寻常之辈。”银衣青年心中一凛,谨慎回道。

“对方来历,我和奕兄虽然有了一些猜测,但还需要一些探查才好真正加以确定的。所以这次叫你们过来,就是想让你们跑上一趟的。”绿衣妇人缓缓说道。

银衣青年和枯瘦青年心中早就有了一些猜测,闻听此话后,仍不禁脸色一变。

“这个……对方神通不在二位大人之下的大乘存在,晚辈实力地位,纵然有心去做此事,恐怕仍会被对方察觉,反误了两位大人的大事。”银衣青年心中大为不安,但只能硬着头皮的回道。

“哼,你二人有些害怕了!放心,我所说的探查并非是让你们真去招惹那名大乘强者,而是让你们用独门的隐匿神通,去看看现在的小修罗界除了此人外,是否还有其他陌生人。以你们的本事,这点小事总能办成了吧。”绿衣妇人脸色微微一沉,有几分不耐的说道。

“原来如此,如此的话,自然没有问题的。晚辈二人这就去办。”同样神色有些不安的枯瘦青年,一听绿衣妇人之言,如遇大赦般的忙躬身回道。

银衣青年脸上还有些异色,但想了一想后,最终也恭敬的应命一声。

“很好,你们马上就去办吧。此界并不算多大,这次一共来了多少外人,我要数日内就知道的清清楚楚。”绿衣妇人露出了满意之色,点下头的说道。

“是,晚辈一定尽力完成。”

这一次,银衣青年二人异口同声的同时答应一声,随之告罪的退出了大殿外。

二人方一走出殿门的瞬间,互相望了一眼,结果均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一丝苦笑之色来。

“走吧,既然我等应承下了此事,也只有分头行动,竭力去完成了。那人真只有一人还罢了,若有其他同伴的话,想来也不是弱者的。万兄,还要多加小心一二了。”银衣青年冲对方一抱拳,有几分凝重的言道。

“多谢无影兄的忠告,不过我可驱动上万化身,就算真遇到大乘级存在,逃命也有几分自信的。倒是无影兄的隐匿之术虽然玄妙,但万一碰到了拥有克制神通的人,却真会有些危险的。”枯瘦青年一笑后,同样拱手的报以忠告。

银衣青年嘿嘿一笑后,不在言语的单手一掐诀,顿时体表四周波动一起后,化为一股狂风的一卷腾空。

而枯瘦青年则撇了一下嘴后,身躯“砰”的一声,竟化为了点点黄光的一散而开。

这些黄色光点,每一个里面赫然都有拇指大小的黄色巨蜂。

“嗡嗡”声一响后,整个蜂群在一只最大巨峰的带领下,同样激射而走,直奔远处天空一飞而去。

殿堂中,绿衣妇人和奕姓老者却正在商讨另外一件事情。

“为了保险起见,老夫还是觉得应该派人将空鱼一族全都带回城中来。只要将此族完全掌握在手中,就算有什么意外发生,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奕姓老者慎重的冲妇人说道。

“那一族若真这般容易控制在手中,我早就如此去做了,哪还会等到今日的。道友你不是不知道,此族一来只有在乾火之地才能长期生存,轻易无法离开那里的。二来,此族当初曾经发过血誓,若是我们动用手段将他们强行掠走的话,他们宁愿激发血脉之力让全族灭亡,也绝不会妥协半分的。”绿衣妇人缓缓的回道。

“这的确是个头痛的事情。不过老夫新近修炼成一项神通,道友若是能经受一些损失的花,倒不是真没有办法解决此事的。”奕姓老者眉头一皱后,说道。

“哦,道友指的损失是……”绿衣妇人闻言,神色一动。

“当然是空鱼族的一些人员损耗了。”老者不加思索的说道。

“这不行,空鱼族原本人员就稀少,我费了诺大力气才将它们人口提升到现在这种地步,若再大大减少的话,我们所谋之事何时才能完成的。再说,这世上除了你我外,又有几人还知道空鱼一族的秘密所在。他们应该不会太引起那些外来人的注意。我们若是如此做的花,恐怕反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绿衣妇人一口的否决掉。

“咳,这倒也是。当年要不是老夫无意中掉入此界,同时发现了空鱼一族和贵族的存在,又怎会知道昔日所知的上古秘密竟真有用到的一日。既然罗道友不愿冒此风险,那就算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派出人去乾火池那边监视一下的好。万一真有什么不对的事情发生,还是需要冒险施展霹雳手段的。”奕姓老者沉吟了一下,才有一丝决然的说道。

“这个倒是可以的。道友就算不说,我也就有此打算的。”这一次,绿衣妇人一口的赞同下来。

于是下面的时间,这位修罗蛛的族母和老者,又开始商讨派遣的具体人手起来……

另一边,韩立动用风雷翅后,一口气就遁出了山脉之外。

一声轰鸣后!

韩立浑身电光缭绕的再出现在虚空中时,已在远离山脉十万里外的地方。

他回首往山脉方向大概扫了一眼,庞大神念瞬间一扫而过,发现没有什么人暗中追踪后,嘴角一动的泛起一丝冷笑。

他早就料到,对方在见识到其神念之强后,在不知道其真正目的和深浅前,绝不敢轻易的追出来。

如此一来,他刚才的打草惊蛇之举,一来确认了修罗蛛的巢穴所在和大概实力,二来也束缚住对方大半的举动。

在知道有强敌在外边窥视下,修罗蛛的那位族母和另外一名强大大乘在担心沉虚而入情形下,绝不敢再轻易离开老巢的。

不过对方若真敢追来的话,他也不会客气的抄了对方后路。

在远离对方地盘和没有其他人帮助下,即使以一对二,他自付也有不少的胜算。

而他在离开那片山脉中,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了一记后手,要是对方真的大举离开巢穴,马上就可知道的。

现在对方没有追来,这个后手就只能当做一种监视手段了,以防止对方起了转移或者隐匿的心思。

但话说回来,修罗蛛一族的实力之强,还是有些出乎其预料之外的。

在单独一人和对方一族硬拼情形下,有些得不偿失情形下,韩立自然不打算冒太大风险,而打算汇合莫简离等人再说。

四人一起联手下,应该足以对付修罗蛛一族了。

韩立心中默默思量着,未在这里多滞留什么,遁光一起下,就直奔另一方向激射而去了。

……

两日后,在一片湖泊上,韩立悬浮在高空处,正默默看着一只不知名的巨大龟兽和一条双头黑蟒正在水中翻滚的拼命厮杀着。

两兽,一个仿佛小岛般大小,硬壳上遍布青苔。一个长约百丈,生满了黑黝黝硬鳞。

在离二者不远处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株不知名金黄色水草,一半没入水中,一半却露出水面之外,上面结着三枚朱红色的异果,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香气。

围着这株金黄色水草的四周水域中,漂浮着一具具残不全的大小鱼兽尸体,足有三四十具之多的样子。

腥气扑鼻的兽血,几乎将附近湖面全染成了鲜红之色。

那头龟兽和双头巨蟒,竟是附近仅存的两头异兽了。

韩立对那金黄色水草和上面结着的三枚朱红色异果,看也不看一下,反倒是盯着下面两头异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当看到那头巨龟被双头巨蟒一下死死缠住,体表骤然爆发出一层深蓝色符文虚影后,韩立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并喃喃自语了一声:“果然此兽具有上古真灵玄武兽的一丝血脉,如此的话,我那惊蛰诀就可再更上一层了。”

此话刚一出口,韩立当即不再迟疑了,袖子只是向下方一抖,顿时一道青色长虹飞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后,就到了两兽上空,往下骤然间一落。

只见青光围着双首巨蟒一绕,就将其一下斩成了七八截之多。

那头龟兽见此,则吓的立刻往湖面下一沉,就要潜入水中逃之夭夭。

但这时,青虹一个盘旋,也闪电般的扎入湖水中。

下一刻,韩立轻描淡写的抬手向下一招。

湖水顿时滚滚一分,巨大龟兽就被一根青索捆束全身的从中飞了出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