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七十六章 隐秘

不加思索下,韩立一声冷哼,放出的庞大神念骤然间一凝,就往自身一撤而回了。

沙哑女子和那名陌生男子见此良机,自然不肯轻易放弃,马上将神念一催,就气势汹汹的一追而下。

转瞬间,三股强大神念就一下出现在了韩立所在的高空处,另外三股弱小些的神念虽然也奋起急追而来,但明显还落后一步样子。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一眯,一声冰澈刺骨的冷哼发出!

哼声虽然不大,但是高空中顿时一阵剧烈波动,沙哑女子和陌生男子神念被波及下,竟不由自主的为之一凝,一下从和韩立神念的撞击中分离了开来。

这时,韩立面上一丝狞色闪现,单手一掐诀,放出体外的神念非但没有马上趁机收回体,反而滴溜溜一转后,一下凭空幻化成一口十余丈长的晶莹巨刃,一闪的斩在了男子的神念之上。

一声凄厉惨叫,一下从石城中爆发而出。

陌生男子不及防下,原本整体的神念竟被晶莹巨刃硬生生斩成了两截,并有十分之一左右,凭空消失在了虚空中。

韩立将神念晶化的果断一击,算是重创了陌生男子一下。

沙哑女子这才一下清醒过来,猛然一声娇叱后,神念之力猛然一缩后,也幻化成一只晶化巨手,狠狠的冲巨刃一砸而去。

但其攻击,却明显有些迟了。

巨刃一个闪动后,就在原处化为点点晶光的消失了。

与此同时,庞大之极的神念之力也潮水般的回归到韩立身体内。

“轰”的一声!

韩立背后青白两种雷光闪现而出,幻化成一对电光缭绕的晶莹羽翅。

“走!”

韩立一声低喝,单手一掐诀,背后羽翅骤然一扇。

整个人就化为一根青白光丝的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就到了千余丈外处,再一个模糊后,则就出现在了天边处,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石城中一声怒极的哼声传来,巨大蜘蛛虚影再一闪而现,一名身材高大的绿衣美妇,则稳稳的站在虚影之上,阴晴不定的看向远处韩立消失的地方,却没有马上动手去追的意思。

附近波动一起,一名面容阴厉的黑袍老者,跟着出现在了美妇身旁,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恶狠狠的也看向远处。

“罗仙子可要去追此人。再不追的话恐怕就真要让其逃掉了。”老者有些不甘的说道。

“暂时算了!这人神念之强远超我等想象,恐怕其他神通也不会逊色哪里去的。在不知其来历下,还是不要贸然行事的好,以防还有同伴埋伏。”绿衣妇人脸色变化了片刻后,还是摇摇头的说道。

“罗仙子之言,也有道理。不过这片残界不是早就被封闭了,此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他也和老夫一般,是无意中从空间裂缝中掉入此界的。”黑袍老人沉吟了一下后,面上厉色微微一收的说道。

“这个不好说了。虽然此界被封闭,但是进入这里的方法还有数种之多的,只是每一种要么必须机缘巧合,要么需花费极大的代价。否则我们修罗一族这些年哪能如此的安稳。”绿衣妇人缓缓的说道。

“这么说,此人可能是无意中闯入这里的,也可能是有心进入这小修罗界的。前者也就罢了,若是后者的话,可真有些不妙的。”黑袍老者闻言脸色凝重了几分。

“倒底是哪一种,等下去细细商讨一下后,再确定也不迟的。”绿意妇人阴沉的言道。

“也好。先去问问碧珠这丫头,看看对方是何时将神念留在其身上的,这样就更好判断一下了。”黑袍老者赞同的说道。

于是巨大蜘蛛虚影一散后,二者身影同样一闪的消失在了虚空中。

片刻工夫后,石城中心处的一座巨大殿堂中,绿衣妇人和黑袍老者,分主宾的分别落座下来。

在下方近些地方,则另有三名中年男女笔直的站在那里。

两男一女,隐约散发出的气息,似乎不比一般大乘期修士真差哪里去。

在这三人的身后处,则是十七八名各种打扮不一的男女老幼,均有炼虚等阶的灵压散发而出。

其中一人,赫然是在熔岩湖引韩立到此的那名妙龄女子。

“族母大人,来犯之人是什么来历,可是专门冲我们一族来的?”三名中年男女中的一名白面男子,冲妇人和老者一礼后,慎重的问了一句。

“是不是冲我们一族来的,现在还不好说。碧珠,你被那人种下了神念标记,难道就没有丝毫的察觉吗?你觉得,他大概是在什么地方,何时对你动的手脚?”绿意妇人面无表情的一摆手,却转首冲妙龄女子问道。

“回禀族母大人,要不是奕大人出手,侄孙还一直不知神念印痕的事情,实在不知道是从何时被种下的标记。”妙龄女子一听这话,脸色大变的走出人群,冲绿衣妇人叩拜的急忙解释。

“一点都未察觉?你再好好想一想吧。就算你当时没有察觉什么,但事后想想,总应该能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才对的。”绿衣妇人哼了一声,冷声说道。

“是,侄孙这就再重新细想一下。”少女有些惶恐的回道,并马上低首的冥思苦想之中。

其他人也神色各异的盯着此女。

不知过了多久后,此女身躯一震,终于再次抬起了螓首。

“怎么,终于想起来了。”绿意妇人双目一眯,神色微缓的问道。

“是,族母大人。侄孙记得,当日在那些空鱼族的乾火池出来的时候,曾经略感身体有丁点异样的。只是这点异常,实在微乎其微,要不是侄孙重新想了数遍,恐怕也根本记不起来的。”妙龄女子诚惶诚恐的言道。

“什么,空鱼族,乾火池!”绿衣妇人和黑袍老闻听此言,均都一下脸色大变,仿佛这事一下触动了二者的什么忌讳。

其他人见此,自然有些惊讶的面面相觑起来,半晌后,三名中年男女中的一名五官异常精致小巧的女子,迟疑了一下后,才走出来问道:“族母大人,那人在空鱼族的地盘盯上碧珠的,有什么不妥吗?空鱼一族对我族来说,只能算是不错的血食而已,也无需太过重视的。”

“哼,你们知道什么。空鱼族要只是不错的血食,我又何必将那么珍稀的乾火池让给它们居住。若只论血食的鲜美和数量多少,还有其他几种可是远胜空鱼一族的。”绿衣妇人哼了一声,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

见绿衣妇人一副阴沉的神色,小巧女子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不敢再多问什么,只能略一躬身后,就无声的退了下去。

这时,一旁的黑袍老者却眉头紧皱的开口了:

“罗仙子,既然此事涉及到空鱼一族,我们更好好好核计一二了,以防那件事情真会出什么意外的。”

“这个不用道友说,我也明白的。碧珠,你将当日在乾火池发生的一切,全都一字不拉的讲述一遍。”绿衣妇人冲妙龄女子冷冷说道。

“是!当日我到乾火池的时候,正当午时……”妙龄女子心中一惊后,当即一边回忆,一边一五一十的仔细讲述了起来。

绿衣妇人和黑袍老者听完之后,不禁互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凝重之色来。

“你们全都先下去吧,我有话要和奕道友单独说下。”绿衣妇人深吸一口气后,这般向其他人一声吩咐。

“遵命!”

其他人闻言,不敢有违抗之意,当即纷纷低首的倒退处了大殿。

转眼间,整座大殿就只剩下了绿衣妇人和奕姓老者二人。

“奕道友,你怎么看此事。那人到此,莫非真也是想图谋那件事情的。否则这小修罗界纵然有些珍稀资源,但也不至于引来那般大神通的存在。”绿衣妇人思量了一会儿后,才凝重问道。

“应该不是的。那件事情,也是你我参悟多年,才灵感一闪得到的天大机缘。怎会有其他人也有相同想法的。这人应该是无心的。”奕姓老者想了片刻后,倒是面容一松的回道。

“我也是这般想的。不过这也不能说,此人真不是专门冲妾身一族而来的。毕竟我们修罗蛛对其他界面来说,本身就可算是一个珍稀之极的存在。”绿衣妇人谨慎的回道。

“嗯,这倒是不能排除。不过那人若是真冲你们修罗蛛一族而来,应该绝不可能单身前来的,应该会有两三个帮手才对的。”黑袍老者歪首想了一下后,冷笑了起来。

“奕道友此话提醒了。单凭现在这些资料,的确无法精确判断的。只要派人去调查一下,看看对方有没有帮手,其意图就应该知道的大概了。来人,召无影和万蜂前来见我。”绿衣妇人点点头,对此倒是极为的赞同,并马上单手一个翻转,掏出一块阵盘状法器,毫不犹豫的吩咐了几句。

结果没有多久,殿门处一响,一道狂风和一团黄光一卷而进,并一个闪动后,就到了绿衣妇人和奕姓老者面前,灵光一敛,同时现出了真容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