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七十章 九元观

黑脸道士不再言语什么,袖子一抖,身形就一动的直奔大门内一飘而去。

他仿佛对此殿内的一切熟悉异常,穿过一座巨厅和走过数个百余丈长廊后,眼前骤然一亮,一处幽静院落出现在了面前。

院落内种满了各种葱翠异常的花木,长满了海碗大小的各色巨花,并在门口处站着两名面带银色纱巾的宫装女子。

这两名女子生的肌肤如玉,婀娜多姿,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若有若无,但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见过两位仙子,在下特来拜见宫主她老人家!”黑脸道友一见两名宫装女子,竟上前一礼,异常客气的说道。

“离大人,奴婢可不敢真受你一礼的。你快些进去吧。宫主吩咐过了,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一名宫装女子一扭腰肢的避过这一礼,笑吟吟的说道。

“呵呵,仙子说笑了。那离某就先进去拜见宫主大人了。”黑脸道士含笑的回道,再冲两名宫装女子一礼后,才抬步进了院落内。

穿过一片清香扑鼻的花丛,一小片青油油草地就一下出现在了面前。

草地四周种植的全是一种异常淡雅的青紫色花树,一名身穿紫袍的妇人,则正站在一株花树前,低首悠然欣赏的样子。

“拜见宫主!”黑脸道士道士并不敢怠慢,抢上两步,低首恭敬说道。

“离师侄,现在又没有外人在,又何必左一个宫主,右一个宫主的,叫我一声师叔就是了。”妇人头也未抬,轻笑一声的说道。

“我可不敢!现在可是在九元观中,师侄可不愿意招人口舌的。万一有人在监察使大人那里多嘴的话,我和宫主可都会有些不便的。”黑脸道士却肃然的回道。

“你胆子未免太小了一些。不过有那些监察使者在,我们这些仙宫之主做得也实在没啥意思,到处都是束手束脚。反不如在观中待的自在呢。要不回头我向你师祖他老人家辞了这职位,推荐师侄你来担当如何?”妇人终于抬起螓首的说道,其面容赫然生的异常白净,一对黛眉直插鬓发,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之感。

“咳,宫主,师祖他老人家怎可能答应此事。虽然我们金翰仙宫所辖之地在整个仙域来说微不足道,但毕竟是我们九元观在仙域中的脸面所在,所辖仙民更是无数,怎是师侄这等法力低微之人能当一宫之主的。”黑脸道士连连的摇头。

“哼,你这小滑头说的倒是好听。你师傅和其他那些师伯们,哪一个神通不是远胜于我,为何不见他们出来当这个金翰仙宫之主。我不就是拜在你师祖门下晚上一些年月吗。但在这仙宫也已滞留了十余万年之久,也该换个人了吧。”妇人哼一声的说道。

“呵呵,宫主当初在拜入祖师门下前,就曾经是某个小灵界的一界之主,如今再担当这仙宫之主,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换了我师傅和其他师伯,一个个都懒散惯了,还真没有办法将金翰仙宫带的如此兴盛。”黑脸道士闻言,大加奉承起来。

“这话听起来倒也有些顺耳。你师父和你其他那些师伯们,一个个要么根本不通俗事,数万年十几万年不知能出关一两趟吗,要么就修炼的石人般丝毫情感没有。特别是你师傅,连我以前在观中见了,都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根本不敢靠近数丈之内的。”紫衣妇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到。

黑脸道士听了这话,只能苦笑不已。

别说这位小师叔了,就是自己平常见了自己师傅,似乎也是心惊胆战,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的样子。

“对了,今天并不是仙宫议事之日,你找我有什么要紧事情吗。刚才我通过观天镜看到,似乎把门的那些卫士不放的话,你都有些硬闯的样子。”紫衣妇人又想起了黑脸道士这次见自己的真正用意,忽然一笑的问道。

“回禀宫主,我这次来,是来交付上次祖师亲自交代下来的那件事情。”黑脸道士脸色蓦然一正,同时不由压低了几分声音的说道。

“什么,是为那件事情。你且等一下,还是到我的灵域中交谈吧。”紫衣妇人原本懒洋洋的神色,一听黑脸道士的言语后,顿时神色一变。

话音刚落,就见此女一根手指往四周凭空一划。

顿时一道白痕凭空浮现而出,接着波动一起!

白痕一个卷动后,竟幻化成片片白光的一散而开。

只见附近虚空中,白光过之处,骤然所有景物为之一变,竟直接幻化成了一座布置典雅的精美殿堂,里面桌椅齐全,并有两队貌美的宫装侍女,静静站在殿堂两侧。

黑脸道士目光往那些神色木然的侍女身上一扫后,神色有些动容了:

“竟然将灵域修炼到了第三层的‘化灵境’,可以幻化出域灵来了。师叔的这些域灵,虽然现在看起来修为和灵智都很低,但只要精心的加以培育,以后绝对是一大臂助的。”

“师叔我也是不久前,才刚刚将灵域从‘造物境’提升到‘化灵境’的,所以才急于想回观中,好能好好的巩固一下自己的灵域。当然,若是你师祖能出关,愿意亲自指点一二,那就更加好了。师侄,你坐吧。在我的灵域内,就算是监察仙使的监察仙器,也无法轻易侵入的。将那件事情给我好好说一下吧。”紫衣妇人淡淡一笑的说道,并不慌不忙坐到了大殿中间的椅子上。

“那师侄,就逾越了。”黑脸道士倒也没有客气,也在下方处找了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记得那件事情,你应该数百年前就开始处理了吧。现在有结果了?”妇人缓缓问道,口气有了几分凝重的样子。

“这数百年来,师侄用尽了各种方法,最后不得不付出偌大代价,才借助一名好友的异宝,才勉强追查到那人的一些下落。”黑脸道士肃然回道。

“只要真能查到那人的踪迹,代价再大也是值得的。那人当年带着那件东西,从我们九元观叛逃的无影无踪。虽然有他本命魂牌在手,但不知被什么逆天宝物或者秘术遮掩下,竟一直无法感应到其生死存在了。连你师祖他老人家,不惜破例的想亲自出山追查此事,也被另外数名神通广大之辈阻挡下来,只能无功而返。直到数百年前,你回报其本命魂牌再次有了反应,并且似乎情形大为的不妙。祖师才点名,将此事交给你来处理。这个叛徒陨落的话,自然是死不足惜,但他当年偷带走的那件东西,却和我们九元观以后的兴衰大有关系,一定要追回来的。”妇人说到最后,脸上竟有几分不怒自威之色。

黑脸道士见此心中一凛,急忙起身称是,并略一躬身的继续说道:

“师叔也不用过于担心,这叛徒虽然真魂牌出现裂痕,但看情形一时半会还不会真的陨落掉,多半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唯一麻烦的是,师侄这次探查出的结果有些棘手。这叛徒如今竟然不在仙界,而身处下界之内。”

“下界!哪一处小灵界中吗?这有何难的,只要有了其准确位置,多花费些仙灵石,直接动用降仙台传过去就是了。难道他逃到的下界,指的是那几处失落界群中的一个。”紫衣妇人先是有些诧异,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

“师叔所猜不错,那叛徒的确是逃到了失落的小南洲界群中一个小灵界中,具体是哪个小灵界,还未真正确定下来,但是再多等些时日的话,就可有准确的结果了。但那小南洲界群的数百小灵界,自从当年的那场大变故后,早已从我们仙界的掌控下丢失掉了,至今还未能找回准确的坐标来,降仙台根本无法传送那里的。”黑脸道士愁眉苦脸的言道。

“这的确有些棘手的。自从小南洲界变动了坐标位置后,因为无法借助我们仙界之力,不光我们仙界之人无法下去,里面下界人飞升到我们仙界,也变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这些年来,还能从这些失落界群中飞升我们真仙界的下界人,无一不是天赋惊人,潜力无穷之辈,绝对无法小瞧的。”紫衣妇人双目一眯,半晌后,才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们仙域大名鼎鼎的天殊仙君,不就是从失落界面中飞升上来的吗,结果短短百万年时间,就闯出了这般大名头来,还直接拜在了本仙域的广法帝尊门下。”黑脸道士隐约有几分羡慕口气的说道。

“好了,不管这些失落界面飞升之人如何,没有准确坐标的话,要去下界去这些失落界面,一般方法绝对无法办到的。说不得也只有找师祖一趟,看看他老人家有什么方法了。以那叛徒现在的情形,到时候只是下界一两人,也足以将其抓回来了。不过,我也有些好奇。那叛徒当时如何逃到这些失落界面中的。”紫衣妇人沉吟了半晌后,目中冷色一闪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