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六十五章 灵王

纵然这八名合体灵族都有异宝护身,但在如此近的大乘气息直接一压下,也不禁“蹬蹬”的同时倒退数步远去,脸上纷纷现出一丝惧意来。

“前辈息怒,晚辈等人绝无此意的!”白角老者满头大汗,急忙大喊道。

但莫简离却面无表情,犹如未闻,身上气息一晃下,反而比先前更加强大了几分。

这一次,那八名合体灵族再无法用本身修为抗拒身前灵压,不约而同的身上宝光一现,八件不同的异宝虚影同时从各自身上一冒而出,堪堪抵住这股恐怖之极的灵压。

韩立目光一凝,就将这八件宝物看了个一清二楚。

分别是三枚符箓,两面令牌,以及一只白色小鼎和一柄银色如意。

莫简离见此,哼了一声,护体灵光微微一闪,向前迈出一步,就要将灵压全部一放而出,彻底给眼前几个灵族小辈一个教训。

但就在这时,忽然从伏灵山顶部吹来一股诡异清风,从莫简离身前一卷而过。

莫简离只觉一股暖阳阳气息在身前一个徘徊后,原本放出的恐怖灵压竟瞬间化为了无形。

接着一个温和的老者声音,从风中悠悠传了出来。

“莫兄不必动怒,他们先前言语出自无心,本王就替他们赔罪一声了。二位能大驾光临此地,在下欢喜还来不及的,又怎会拒绝一见的。本王就山顶恭迎二位了。灵灭,我刚才用神念探查过了,血燃二位道友已经来到了山脚下,你们中四个先下去恭迎他们吧。另外四人,则恭送莫兄到紫气堂吧。”

“遵命!”

“领法旨!”

八名合体灵族冲山上肃然一拜,接着将身前法宝虚影一收,光头男子四人就向山下激射而去了。

剩下的白角老者等四名灵族,则冲韩立等人再次一礼后,做出了恭迎的姿势来。

“既然是灵王道友亲自发话了,莫某自然不能不给一点面子的!先和道友见上一见,再说其他的事情吧。”莫简离神色变化了几次后,终于没有出手阻拦光头男子等人,而是大袖一抖后,就大模大样的向山上一飞而去。

韩立淡淡一笑,同样不带丝毫烟火气息的一飘跟上。

这时,剩下的四名合体灵族也动身跟了上去。

不过那名白角老者,却有些目光异样的偷看了韩立的背影一眼。

韩立刚才虽然一言不发,但身为灵族中的强大圣灵存在,他又如何会不知道一些这位新晋人族大乘的消息。

虽然这些消息均都来自族外,已经过时或者过于模糊,但这位人族大乘曾经重伤过一名夜叉族大乘的事情,却明显不会虚假的。

这自然让这位灵族老者,不觉对韩立更有几分畏惧,当然还有那么一分的好奇。

毕竟灵界虽大,也没有几人能刚一进阶大乘期,就能击败其他大乘期老怪物的。

韩立对老者心思变化自然不会知道,也不会有任何兴趣的,而是双足离地数尺的徐徐飞行着,同时目光不时向山路两侧打量不停。

伏灵山上半部分布置的法阵禁制之多,远远高于山峰的下半截,但是其中大半自行触发禁制都已经人为的停下了。

否则韩立和莫简离纵然是大乘修士,也绝无法这般一路畅通无阻的。

看似不过数千丈的路程,一行人竟然飞行了足足的一顿饭的工夫之久。

似乎后半截山峰之高,足有十几万丈一般。

莫简离的神色不禁有些怪异起来了。

韩立表面不动声色,心中也不禁啧啧的称奇起来。

看来此山除了表面这些禁制外,似乎还另有极其玄妙东西在其中,否则无法连其神念也一同欺瞒过去的。

白角老者等人一直神色如常,显然对此事早就习以为常了。

纵然这后半截山路走的极其漫长,一行人还是在一会儿工夫后,穿过一片薄薄白雾,来到了峰顶处。

韩立抬首一望,只见这座伏灵山之顶的大片空旷之地上,除了一座三层高的巨型阁楼外,再无任何其他建筑了。

在阁楼大门上面的一块牌匾上,则书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淡金色大字。

“紫气堂”

阁楼外面同样空荡荡一片,丝毫人影不见。

“两位前辈,灵王大人就在里面等候了,晚辈等人不便进入了。”白角老者轻咳一声后,冲韩立二人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既然这样,你们在外面候着就是了。”莫简离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神念往阁楼内一扫而过后,就没有迟疑的大步向阁楼大门而去。

刚才其神念探查的清楚异常,这座紫气堂丝毫禁制波动没有,除了里面一个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外,真只是一座普通阁楼而已。

如此一来,他自然不会有多少顾忌之意了。

韩立微微一笑,也跟了进去。

一进入大门后,里面是一座四五十丈广的巨型大厅。

在大厅四周各自放置了一盆葱葱绿绿的花树,足有数尺之高,上面结满了五颜六色的拳头大巨花。

其中一盆花树面前,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双手倒背的站立在那里,只将背影留给了大门方向。

“阁下就是灵王道友!”莫简离目光一凝,有几分凝重的问道。

“二位远来是客,还是先坐下在说话的好!”白袍老者没有直接回答什么,反而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既然道友这般说了,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莫简离盯着老者背影几眼,沉吟了一下后,大摇大摆的真在一旁椅子坐了下来。

韩立则眉头一挑,身形一个模糊后,同样出现在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然后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白袍老者背影不停。

“二位道友见谅,老夫习惯一人独居,只能以一杯清茶待客了。”等韩立二人方一坐下,白袍老者就轻笑一声的说道。

话音刚落,一侧某个偏门一打而开,从里面竟蹦蹦跳跳的走出了数只白毛小猴。

不过半尺来高,但一个个通体雪白,两眼赤红。

这些小猴或头顶茶盘,或头顶茶壶茶杯,手脚齐动下,竟顷刻间给韩立二人各倒了一杯异常清香的灵茶来。

韩立目光往此灵茶上一扫,就一把抓住茶杯,一饮而进。

莫简离却看也不看眼前灵茶分毫,直接冲老者淡淡的问道:

“我二人这次来的用意,想来道友应该知道了一些吧。”

“我虽然和莫道友神交已久,但这次也算是头次见面,如何会知道道友的来意?”白袍老者嘿嘿一笑后,终于回转身来的说道。

鹤发童颜,双目如电,袖子一角上赫然绣着一枚紫红色枫叶,但神色却平静如水。

莫简离和韩立一惊,均都再次打量了这位灵王几眼。

“道友不知道莫某二人的来意,但不知这次邀请血燃二位道友到此,又是为了何事的?”莫简离哼了一声,反问道。

“哦,在下召血燃道友他们到此,并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只是为了做一桩交易而已。怎么,莫兄也对此感兴趣!”白袍老者瞳孔一沉,但仍从容不迫的回道。

“嘿嘿,那正好。我二人到此,也是想和灵王道友做一笔交易的。”这次轮到莫简离目光一凝,但口中不加思索的说道。

“嘿嘿,那要让莫道友失望了,在下一向只和相熟之人打交道,可并没有和陌生人交易的习惯!莫兄,还是请回吧。”白袍老者打了个哈哈,毫不迟疑的一口拒绝道。

莫简离闻言,双目一眯,忽然单手一扬,一道银光冲对面飞射而出。

白袍老者动也不动,但那银光一接近其身前丈许处,却一顿的自行凝滞在虚空中。

竟是一块银光灿灿的玉简,表面还印有和老者袖口紫红枫叶一般无二的图案。

白袍老者脸色一下有些难看起来了,蓦然抬手一招,银色玉简就一下落在了其手中,略一检查后,才缓缓的说道:“看来石心老祖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动手的,还是死在那头螟虫之母手中的?”

“虽然不是那头螟虫之母亲自动的手,但也差不多的。”莫简离平静的回道。

“好吧。我不管你如何得到的这件信物,那这次交易就也算上你们两个吧。不过你们是否真的能如愿以偿,还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白袍老者手中银光一闪,玉简就无声的不见了,同时淡然的说道。

“这个自然,我二人到此也不过寻求一个机会而已。”莫简离终于双目一亮,面露一丝笑容的说道。

“嘿嘿,不是我小看莫道友。单凭你的本事,想要完成这笔交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倒是你旁边的这位,还有那么两三分可能的。这位道友就是新近威震数族的韩立道友吧,果然不是一般大乘老祖可比的。”白袍老者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讥讽,但目光一落在韩立身上后,却又一下换上了两分郑重之意。

“灵王大人也听说在下的名字,韩某真是受宠若惊。不过道友也未免有些太看不起莫兄和在下了吧!”韩立忽然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