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妖修花石

紫金小人竟就此陷入昏迷中,一时无法无法醒转过来。

韩立眉宇间晶光一闪,黑色法目才一散消失,并面带一丝异色扫了地面上的紫金小人一眼,轻吐了一口气:“早就知道这小东西进化到了虫王后,原先所下禁制肯定不太好用了。幸亏那三只准虫王在互相吞噬前,就被我另行种下了其他后手,否则想要制住这头进阶后虫王,还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了。不过为了保险,看来现在只有再用秘术重新祭炼一番了。”

韩立喃喃的方一说完,一只袖子立刻一抖,上百杆密密麻麻幡旗一齐飞出,狂闪之下,竟在密室中形成了一个数丈大法阵。

法阵中心处,赫然正是那昏迷不醒的紫金小人。

韩立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变手中数道法诀接连打出,全都一闪即逝的没入法阵中。

“噗嗤”几声,法阵四周一下喷出无数道五色细丝,飞快往中心一缠绕下,就将紫金小人困束了个严严实实。

接着韩立再一张口,又有数团精血一喷而出,滴溜溜一转的化为血文,向紫金小人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整座法阵嗡鸣声大响,阵阵光焰狂涌而现,也向中心处一卷而去……

不知多久后,密室大门一打而开,韩立面带一丝笑容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显然这番祭炼那头噬金虫王,应该十分的成功。

一个月后,器灵子和白果儿辞别了韩立,踏上了前往蛮荒世界游历之旅。

再过十余日后,韩立带着银月和朱果儿二人也离开了圣岛,并乘坐墨灵圣舟一路往妖族领地疾驰而去。

转眼间,大半个月过去了。

墨灵圣舟一路之上,碰到的一些妖族自然不少。

但这些妖族无论等阶高低,一远远看到魔灵圣舟小山般庞大身躯和甲板上站着的那些气息惊人的魔晶傀儡,自大惊的能走多远去就躲多远去。

但不久后,韩立这艘飞舟在经过一片内海上空时,还是惊动了一名在海中深处静修的不知名妖修。

这名水族妖修大概有合体初期修为。

它在从万余年前将洞府迁居在此地,并将其他几个不弱的妖族族群强行赶走后,就将这一片资源颇为丰富内海视为自己的领地了。

此妖虽然脾气一向暴躁异常,但实力在妖族中算是极高,再加上拥有数件不凡的宝物,所以就算不多的其他同阶妖族也大都不愿招惹其的。

故而这万余年来,无论哪一妖族要在此海活动,大都先和其打一声招呼才可的。

但这一日,这名妖修正在海底洞府的密室中炼制一炉对其极其重要的丹药时,忽然密室外一阵报警的尖鸣传来。

此妖不及防一下心神受扰,心中一惊,手中所持一柄玉扇在催动的青色妖焰不觉大了三分。

“轰”的一声!

其身前一座数尺高白晶玉鼎,狂闪了几下,顿时一股焦糊味道传了出来。

这名合体期妖修见此,顿时一声暴怒的低吼,脸上狰狞之色接连数变后,连密室外报警法阵都不去仔细看一下,就袖子一抖,化为一道白光的遁出了密室,直奔海面之上激射而去了。

那一炉丹药材料十分的珍稀,是此妖花费诺大力气才好不容易搜集一次炼制用的。

现在竟这般毁掉了,让其痛惜之余,自然将心中一股狂怒直接放到了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上。

他虽然未见到触动海面报警禁制之人,但心中却早已凶狠想道:

“这些人若有什么来头和背景的还好,只要能赔偿其损失,也可大事化小。若是没有的话,说不得就要将对方挫骨扬灰,以报这一炉丹药之仇了。

这名妖修身为水族之身,水遁之术奇快无比,只是几个闪动,就脚踩一条青色水蟒的到了海面处,并在一冲处水面的瞬间,先一声暴怒的大喝出口:“哪里来的小辈,竟然敢搅了你家花石老祖的好事。快快给束手就擒,听候你家老祖发落!啊,你们是……”

这名身披半身鱼鳞之甲的妖修,才和足下青蟒一出现在了高空中,抬首朝前方恶狠狠的一扫后,刹那间的傻眼了。

只见在比其所在位置更高的数百丈高空处,一艘山岳般大黑色巨舟正从远处缓缓飞行而来,而在巨舟上密密麻麻的站立的傀儡甲士,更是让其一阵的心惊肉跳。

这些傀儡中,赫然有几具散发出的气息,竟似乎还在其之上。

此妖后半截到了嗓子眼的狠话,顿时咕咚一声的重新吞了下去。

“啊,误会了。花某认错人了,不敢打扰诸位的行程,在下这就先退下了。”此妖反应也不算慢,眼珠飞快转了两下后,顿时换成满脸笑容的飞赔笑道,同时足青色巨蟒一动,就带着其向下方海面无声的退去了。

“慢着,原来你就是那位花石老祖!很好,我们正想找一名熟悉此区域的地头蛇。你就暂时留下来吧!”

这声音悦耳动听,赫然是银月的嗓音。

话音刚落!

黑色巨舟上波动一起,四名气息丝毫不下于水族妖修的傀儡,赤手空拳额腾空而起,直奔那妖一飞而来。

花石老祖见此,脸色大变,单足一踩青色巨蟒,毫不犹豫的化为一团白光的向下射去。

与此同时,他还一口气放出了数件护身法宝。

但就在这时,那四名魔晶傀儡却一声长啸,八只手掌同时冲花石老祖虚空一按过来。

“噗噗”几声爆裂声传!

妖修的几件护身法宝在滚滚无形巨力下,竟纷纷化为点点荧光的碎裂而开。

这位花石老祖和那条青蟒则在四周空气一紧下,顿时身躯一沉的无法动弹分毫,直接被硬生生的困在了半空中。

花石老祖脸色变得煞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四名傀儡一起飞过来。

其中一具傀儡,手臂一动,就将其和青蟒同时一提在手,再一转身,一齐往来时的黑色巨舟飞去了。

片刻工夫后,在魔灵圣舟最高一层的大厅中,他终于见到了坐在主人椅子上的韩立。

朱果儿和银月自然站在了旁边。

“噗通”一声!

傀儡五指一松,就将花石老祖和青蟒重重丢在了甲板上,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大厅。

花石老祖虽然身躯一时间恢复了自由,但是体内真元却不知被那些傀儡动了什么手脚,浑身法力竟一下凝滞不灵起来。

再加上银月气息比其还要强大,韩立灵压更是若有若无,给其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怖感觉。

如此一来,这位水族妖修纵然满心的惊怒,也不敢再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反而苦笑一声后,冲韩立深施了一礼,老实的说道:“在下花石,拜见几位道友。不知诸位将在下拘来,可有什么效劳的地方。”

韩立打量了这位合体期妖修几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但没有马上开口回答什么。

倒是一旁的银月,眸光流转后,轻笑的问道:

“你现在倒是挺识趣的。一开始时,为何不听我们之言,反而想要跑掉的。”

“道友取笑了,花某刚才只是下意识的一种自保而已。毕竟诸位看起来极其强大,在下自然要赶紧退让一二的。”花石老祖有些尴尬的说道,并用目光不时偷瞧韩立几眼,一副极其小心的模样。

“哼,可是阁下刚一露面时的气势,可没看出有哪一些只是自保而已。莫不是,道友原本就是想找我等的麻烦。”银月哼了一声,脸孔蓦然一板,声音一下变得奇冷起来。

“在下绝没有丝毫针对几位的意思,只……只是一时糊涂,误以为诸位道友是路过的一些小辈,这才会有些肆意忘形的。”花石老祖一下变的有些汗流浃背,慌忙的解释起来。

银月“咯咯”一笑,不再继续言语什么了。

一直在椅子上端坐的韩立,这才淡淡的开口了:

“我不管你原先是何打算的。但既然敢挑衅在先。现在就必须帮我做一件事情,才可放你离开的。否则的话,一番重重惩戒自然是免不了的。”

花石老祖一听这话,心中暗暗叫苦,但到了此时自然口中半个“不”字,都不敢出口,只能强打精神的勉强一笑道:“几位放心!无论诸位想让花某做什么事情,只要在下能做到,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但不知,到底是何事情?”

“你不用担心,让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只是帮我找一处地方而已。听说这里似乎有一处上古时候就遗留下来的残缺祭坛,但是似乎会自行移动,飘忽不定。此事可是真的?”韩立微然一笑的说道。

“原来阁下是来找那座司南四方坛的。这个,花某还真是知道一些的。不过要找到这东西,大半是要靠一些运气的。在下能做的,也就只是带诸位去几个此祭坛经常出现的地方而已。”花石老祖闻言心中一松,急忙的回道。

“那好,你就先带我们去这几处地方吧。”韩立不加思索的说道。

一旁的朱果儿听闻这番对话,也不由得双目一亮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