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五十三章 返回

韩立抬手先冲那柄青色古戈—招。

顿时此物表面一阵青光晃动,“嗖”的一声向韩立激射而来。

韩立手臂一展,一把将青戈轻易的抓到了手中,往身前一横,打量了两眼后,忽然一笑的递给了一旁的银月,说道:“这件宝物应该是一件溶入玄天残片的圣器,对我没有太大作用了,但应该正好适合你的。”

“多谢韩兄,那我不客气了。”银月心中一喜,没有推辞的一把接过古戈,欢喜异常的察看起来。

这时,韩立再次单手一招下,那只黄色胡芦一下破空到了手中。

“这是……”

韩立略一检查手中之物,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但想了一想后,手掌一个翻转,就将葫芦无声的收了起来,然后再朝三件宝物中的最后一件望去。

那条漆黑的迷你飞舟,显然就应该是传闻中的“墨灵圣舟”了。韩立双目微眯的凝望了一会儿后,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笑容,单手一掐法诀,冲此舟虚空一点而去。

“噗”的一声。

黑色飞舟微微一颤后,自行的从石台上徐徐升起,接着体表漆黑符文滚滚一冒后,体形就开始疯狂巨涨起来,甚至连整间殿堂内的其他宝物,也一下嗡嗡作响起来。

半个时辰后,地表处的湖面忽然间湖水翻滚不定,一波波巨浪凭空一卷而起,并向四面八方狂涨而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包括湖面在内的万亩大小冰原,一下寸寸的碎裂而开。

在无数冰雪飘飞中,一只巨山般的庞然大物从中黑乎乎的一飞而出。

竟是一条体长超过千丈的擎天巨舟。

此舟上下足有十几层高,通体乌黑发亮,遍布无数玄妙灵纹,同时在巨舟前后两侧,各自竖立着十几杆高矮不一的银色巨幡,上面隐约铭印着各种异兽奇禽的画像。

而在巨舟各甲板上,遍布一个个笔直站立的魔晶傀儡卫士。

一声轰鸣!

巨舟就化为一团黑光的破空而去,眨眼间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

两个月后,灵界一座不知名的小型山脉上空,忽然轰鸣声大作,滚滚乌云一下从四面八方往同一处汇聚而来,并滴溜溜一转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一阵阵空间波动从中传出!

一声惊雷般巨响后,无数银弧在漩涡中交织缭绕,随之一只漆黑巨舟从中徐徐冒出,同时附近虚空一阵剧烈扭曲 仿佛整个天空都要被硬生生撕裂而开一般。

在巨舟最高一层的一个高台上,韩立双目微闭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银月则面带一丝兴奋的站在其后面。

“终于回到了灵界,竟然比想象中的要容易的多!这艘墨灵圣舟还具有空间属性的神通,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

当整条巨舟从漩涡中飞出后,韩立双目一睁而开,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的说道。

“我们找的那处节点入口并不太稳定,原以为选择从那边回到灵界,是要多花费一些时间的。”银月嫣然一笑的回道。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进入魔界,可算不虚此行的。”韩立微笑的说道。

“的确如此的!”银月一想到,自己分到的那一部分泣灵秘藏中宝物,欣喜之极的连连点头。

“好了,既然回到了此界。先确定我们所处的位置,然后就直接返回圣岛吧。莫兄和敖啸前辈应该都在那边等着我们的。”韩立神念飞快往整个山脉一扫而过后,从容不迫的说道。

“哦,听韩兄口气。这里距离人族并不太远的样子。”银月精神一振起来。

“虽然计算有些误差,但这里位置反而比预料中离人族更近一些的。”韩立回道。

“这太好了。那现在就走吧。”银月大喜的说道。

韩立轻轻一笑,没有直接回答什么,身下魔灵圣舟却一颤后,发出嗡响的激射而出。

而留在原处的黑色漩涡,在巨舟一离开没多久后,就徐徐的溃散消失了。

半年后,人妖两族交界处的圣岛上,一名银发青年和一名老者正在主殿大厅中交谈着什么,正是敖啸老祖和莫简离二人。

在二者下方的大厅两侧,十余名圣岛长老则老老实实的束手而立着。

“算算时间,韩小子早就应该回来了,不会在魔界又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这一次,敖啸老祖眉头紧皱,有几分担心之色的冲对面老者说道。

“放心吧。韩道友如今神通之大,远不是你我可想的了,连那螟虫之母都未能奈何了他,又能出什么事情!”莫简离却摇摇头的回道。

“哼,话是这么说不假。但是这世间强大的存在不计其数,那小子可也不是—个安分的主,谁知道会不会再惹到什么了不得的麻烦。”敖啸老祖撇撇嘴的说道。

“哈哈,敖啸道友,怎么听你口气越来越想老丈人对女婿的说教了。不会心中真存着,将你孙女和韩小子凑成—对的想法吧!”莫简离一抚胡须,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本老祖就算有此想法,又有什么稀奇的。以玲儿的资质,不说以后有十成十把握进阶大乘,但也比下边这些家伙有希望的多。再说,我这孙女若成了韩小子伴侣,以后我们人妖两族岂不是更是一家人了。”敖啸老祖两眼一翻,用手一指两侧圣岛长老的说道。

殿中的圣岛长老一听此言,面上一阵尴尬之色涌上,但口中却连连的称是不已。

“你这老家伙!”莫简离闻言一阵苦笑,但心中却不得不承认敖啸老祖之言的确有几分道理的。

“不过我好像听说,韩道友在人界时已经有了一个双修伴侣,而且感情很深的样子,否则也不会飞升灵界后,至今未再另找其他女修。”莫简离又想了一想的说道。

“像我等这样存在,多找几个双修伴侣,又有什么稀奇的事。再说我这一对老眼不算昏花,自然能看得出这小子对我家玲儿,绝不是没有一丝感情的。”敖啸老祖嘿嘿一笑的。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话说回来,韩道友年龄相对我等来说,还算是刚刚开始而已,若是肯在族中再多找几名伴侣的话,可是有极大几率出现一些修炼资质惊人的后代。”莫简离眨了眨眼睛后,竟这般缓缓说道。

敖啸老祖听了这话,不禁怔了一怔,但马上哭笑不得的一指莫简离,想要再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虚空中一声苦笑传来后,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骤然间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二位道友还是不要拿小弟说笑了。否则,在下可不敢再和二位相见了。”

话音刚落,大厅门口处波动一起,一男一女两个身影一现而出。

其中一名青年,一身青袍,满面无奈之色,正是韩立。

旁边的貌美女子,却满面通红,眸中带羞,却是银月此女。

“啊,拜见韩前辈!”两侧圣岛长老一见此景,自然大惊的急忙上前见礼。

敖啸老祖和莫简离互望一眼,也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

“韩道友,你总算回来了。老夫这才能真正放心下来。”

“哈哈,韩小子,本老祖还以为你真将我将玲儿给拐走了呢。”

这两位大乘老祖也同时起身相迎起来。

“二位道兄说笑了。在下和银月姑娘不是安然无事嘛!诸位道友,也不用太多礼了。”韩立一笑的说道,然后一摆手,让两侧圣岛长老全都起身。

“这里暂时用不到你等,你们全下去吧,我二人要和韩道友好好聊上一聊。”敖啸老祖直接冲众长老吩咐一声的说道。

众圣岛长老闻言,不敢违抗,纷纷答应一声的退出了大厅。

转眼间,这里就只剩下韩立等四人了。

韩立也没客气的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在了两位大乘期对面。

而银月则几步走到了敖啸老祖附近,白了这位祖父几眼,才站在了其后。

她显然还在为其刚才言语,大感有几分羞涩的。

“韩道友,这一次若不是你,我和敖啸兄还真恐怕要陨落在魔界了。不管怎么说,此情分老夫是铭记在心了。”莫简离冲韩立一抱拳,先十分诚恳的言道。

“不错,要不是韩小子这一次出手相救,我二人恐怕还真要和那些魔崽子一同葬身那上古封印之中。我以后也同样会有重报的。”敖啸老祖神色一肃,同样凝重的称谢道。

“不敢!二位道兄以前为了我们两族生存,不知鞠躬尽瘁多少年了,晚辈前去相救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韩立连连摆手的回道。

“嘿嘿,这可大不一样的。我二人以前纵然是为族中出了不力,但也不能和你的救命之恩混为一谈,此恩还是一定要还的。”莫简离却嘿嘿一笑的说道。

敖啸老祖也是点头称是。

韩立见此,笑着摇摇头,倒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下面的时间,韩立和这两位大乘老祖自然聊了一些在魔界的各自经历,和一些和螟虫之母有关的事情。

当然有关那名还隐匿在始魔之地的上古真仙的事情,韩立自然一句没提,只是将此虫母的被灭之事,全都推到了宝花和上古封印的身上。

这倒也让敖啸老祖和莫简离并未有什么怀疑。

“韩道友,你这才返回族中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暂时先不要外出了。”莫简离忽然神色有些异样冲韩立说了一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