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五十章 秘藏现

“自废修为!你会做此事情?”韩立目光微微一闪,有几分不信的样子。

“我若不自废大半修为,宝花不可能只将我驱逐到荒地,就这般简单了事的。毕竟我当年身为她最信任之人,却在其背后反给了她致命一击。这次妾身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大出预料了。”元刹淡淡解释了两句。

“原来如此。看来你和宝花当年情分真的非同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她竟还愿意放你一马。”韩立点点头,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神色。

“韩道友,我当年得罪过你。现在境界也已经跌落,自问绝不是你的对手了。如今遇到了,你打算如何发落妾身,是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吗?”元刹目中终于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缓缓问道。

“要是宝花没有对你惩治过一番,我倒是还真有兴趣回报一下当年的事情。现在吗,这种心思却淡了不少。你不但修为大跌,连心境也已经崩溃,能维持住现在修为就算不错了。想重新进入大乘境界的话,此生是无望了。念在你曾经是一名大乘老祖的身份上,我也不对你多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你就自断一条手臂吧。如此做的话,当年的恩怨,我就和你一逼勾销。”韩立沉默了片刻后,才沉声的说道。

“一条手臂吗,如此简单,这没问题!”元刹闻言先是一怔,但马上又苦笑的回道。

话音刚落,她忽然将一条手臂一抬,冲其张口一喷,一道白光飞卷而出,围着手臂一绕。

整条手臂顿时无声息的齐肩落下,但伤口处却一滴鲜血未见,犹如镜面般光滑无比。

“噗”一声,元刹另一只手虚空一按,断臂在一股无形巨力一压下,一下化为漫天血雨的不复存在了。

“现在妾身可以走了吗!”元刹在自毁一条手臂后,面上更现几分苍白的问道。

“可以,你走吧。”韩立点点头,并未再有丝毫为难对方的意思。

“妾身多谢道友大量了。你我之间。以后多半也再无见面机会了。”元刹面皮动了一动,隔空冲韩立微微一礼后,身躯一个模糊,就化为一道蓝蒙蒙遁光的破空而走了。

这时遁光中的此女,原本受伤的肩头淡淡黑光一冒,一条崭新的手臂赫然在黑气交织中重新形成。不过纵然手臂还可以自行恢复如初,但体内元气再次一番亏损,却自是免不了的事情。

“韩兄,你真这般放她走了。不怕她以后有机会再报复吗?”银月从一开始就只是在飞舟上静静站着。此刻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宝花愿意给其一条生路,我倒不好越俎代庖的真斩杀她。谁知道,她们之间还留有多少当年的情分。宝花能将当年之事都能这般轻轻放过。可见二者间关系。远非外人可以想象的。魔界我以后还会再来的,倒不好和这位魔界圣祖将关系弄到太僵硬了。至于报复。元刹以后回到大乘境界的希望渺茫,更是变得心如死灰,恐怕自己都不会兴起此念头了。而她修为无法回到大乘境界,寿元也会所剩无几,我根本不用多担心什么。”韩立摇摇头的回道。

“这倒也是。纵然她真有这心思,但以韩兄本事又怎会放进眼中的。不过小妹还是有些感慨!当年在人界时,此女的一缕分魂就差点让你我同时葬身在昆吾山中,如今本人却落了个这般下场。”银月望着元刹遁光消失的方向,口中轻叹了一声。

她当然不是真同情这位前魔族圣祖,只是前后反差太大,心中不由得升起几分复杂之情。

“元刹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不用太在意。但我们还是快些将泣灵秘藏取出吧,省得节外生枝。”韩立淡淡说了一句。

“韩兄之言有理!”银月自然不会有反对之意。

于是飞舟嗡鸣声一响后,再次一个掉头,朝原先方向激射而去了。

半日后,飞舟载着二人出现在一片平坦异常的冰原上空。

但诡异的是,在这片冰原中心处,赫然有一片原本不应该出现的淡绿小湖来。

小湖看起来不过数千亩大小的样子,但表面热气滚滚,并不时有碗口大水泡从湖中浮现出。

在湖边处,还生长着一些低矮的黑绿色灌木,仿佛在展示着冰原中的一抹奇迹存在。

飞舟一个模糊,就出现在了湖边的低空处。

韩立站在飞舟前端的打量了湖面几眼后,忽然露出笑容的说了一句“有些意思”。

“韩兄,这里就是秘图显示的地方了,看起来的确和其他地方大不一样的。但如此多年过去了,难道没有路过的魔族,发现这秘藏的存在?”宝花则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泣灵圣祖身为魔族大乘,其所留藏宝岂是一般高阶魔族能发现的。况且就算是其他魔族大乘存在亲自到此,但若没有那份秘藏图的话,恐怕同样发现不了什么东西的。”韩立笑了一下后,一只袖子蓦然冲湖面一抖。

破空声一起!

四块晶砖瞬间激射而出,散发五色光霞的滴溜溜一转后,竟悬浮在湖面上方不动了。

韩立一手掐诀,一手则一根手指冲湖面之上轻描淡写的一点,同时一个“开”字出口。

“轰”的一声!

四块晶砖上狂涌而出无数的符文,再一盘旋飞舞下,忽然凝聚成一座亩许大小的五色光阵来。

不等韩立施法催动什么,这座光阵就一下飞快转动起来,中心处更是一声闷响,一道灰蒙蒙的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后,没入湖水中不见了踪影。

刹那间,湖中空间波动一起!

原本只是微波闪动的湖面一下疯狂涌动,对着光阵的下方处更是凭空现出一个黑乎乎漩涡,从中不时卷出无数缕黑丝来。

“这就是泣灵秘藏的入口,果然藏的够隐秘!不过,想要真得到里面宝物,恐怕还要花些手脚的。”银月目睹这一切,有一丝兴奋的说道。

“走吧,就算里面有些禁制,又怎么真可能阻挡的住你我。”韩立也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接着足下灵光一闪,飞舟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人则身形一动,就直接向湖面上黑洞一飘而下。

二人身形方一没入漩涡中,原本悬浮湖面上的五色光阵一声轰鸣,重新化为四块晶砖的也射入黑洞中。

湖面漩涡中黑气一阵狂卷后,就化为一阵狂风的消失不见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湖面仍然没有丝毫异常,仿佛会一直这般保持下去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后,在湖面下某个不知名迷宫中,韩立和银月并肩缓行着。

在二人四周,一根根根粗大圆柱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

这些柱子足有十几丈高,表面黑气缭绕,隐隐有鬼哭狼嚎声传出。

一般修士若是听到这些声音,恐怕当场就会神识一沉,头重脚轻起来。

但是银月体表只是淡淡灵光一闪,护体之光就将这些声音直接挡在了外面。

而韩立更是一切如常,竟直接视这些圆柱如无物一般。

在圆柱的上空,尽是黒蒙蒙的雾气,将一切全都遮蔽住了。

忽然,二人附近的数根石柱上黑气一凝,竟幻化出数道模糊虚影扑出,看形态赫然是数条狰狞巨狼。

韩立脚步丝毫不见停顿,但是三条巨狼虚影方一扑到其前时,灰色霞光一闪,

三头巨狼就一卷入其中的消失了。

另一边,两头巨狼虚影一扑到银月头顶处,却同样的一声狼啸传出,一颗巨大银色狼兽凭空浮现。

银色狼兽只是巨口一张,就一口将两头黑狼虚影吞了进去,再一个晃动后,也诡异的消失了。

二人身形丝毫不停,大摇大摆的从数根圆柱间一闪而过,并渐渐远去。

“韩兄,这是我们解决的第几批了。”银月忽然问了一句。

“第七批了吧。”韩立平静的回道。

“这泣灵老祖竟然这般大名头,所布禁制应该不会就这点程度吧。前面那些禁制别说拦阻韩兄这样的大乘老祖,就算面对小妹这样的合体修士,恐怕也没有多大用处吧。”银月嫣然一笑的说道。

“你若是这般想,恐怕真要中了那泣灵老祖的暗算了。”韩立听了,却悠悠的回了一句。

“什么,韩兄这话指的是……”银月真有些讶然了,同时又有些一头雾水了。

“你真以为这些柱子布置在这里,只是用放出一些微不足道的邪音和幻化出几头不过炼虚期的幻兽吗。”韩立笑着言道。

“难道这些圆柱还另有什么名堂?”银月一下就听出了韩立话里意思,吃惊的反问道。

“你看一下这东西就知道了。”韩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忽然手臂一抬,五指猛然往附近虚空一抓。

“砰”的一声。

手指间顿时银色灵焰猛然一卷而起,一下将什么东西从虚空中硬生生一扯而出,并五指一合下,将其死死抓在了心手中。

银月美目一下挣得滚圆,死死盯着那被银焰包裹的手掌不放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手掌一抬而起,将五指缓缓一松而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