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四十六章 重回广源

“六极,我说这些年未见,你为何一点长进没有。原来当初和我一战时的伤势,一直都未曾真正痊愈过。现在你的六大化身,已经被我斩杀了个干干净净。而你本体也已经困在了玄天灵域中。现在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你也休想再翻身了。”宝花的声音,从花瓣虚影笼罩处悠悠传来。

但是白雾中除了阵阵轰隆的巨响外,却根本再无其他人声音回复。

“你不惜拼着耗费掉六大化身也一直强撑着不走,就是为了等涅盘和元魇二人吧。”宝花却毫不在意的又说了一句,嘴角隐有一丝讥讽之意。

“是又怎样!当年我夺了你始祖之位后,涅盘和元魇可都是亲口答应过,一定会尽全力庇护我的安危。不要忘了,我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三大始祖之一。我也早知道,你肯定会趁此次机会报当年之仇,故而早就和二位道友通气过了。”另外一个恼羞成怒的女子声音,终于有些尖利的从雾气中传出。

“元魇和涅盘是答应过你,在你遇到我的时候,会出手相帮的。但这要有个前提,他们必须真能分身过来才行的。”宝花似乎嫣然一笑。

“什么,你也找了帮手?不对,在这圣界中哪还有人敢和能够缠住元魇和涅盘二人,难道你找的是那些异界强者!他们怎会为你一个失势的异界大乘,去得罪元魇和涅盘两位始祖级存在的。”六极话语中,终于有了几分惊惧。

“你倒也不笨。我的确付了不小的代价才请动两个难得的帮手。一个大概和他们二人实力差不多,另一个,咯咯,恐怕神通多半还在他们之上吧。所以若想等待援兵的话,你恐怕真要失望了。”宝花咯咯轻笑起来。

“哼!不用问,一个肯定是那铜鸦老人,但另一个是谁?那些异界强者中,还能有力压我们圣界始祖的强者?宝花,你不会在自吹自擂吧。”六极声音竟转瞬间就恢复了镇定,并有几分不信的言道。

“我是不是自吹,再过一会儿工夫,你应该知清楚了。毕元魇和涅盘二人现在的住处离你这里可并不算太远,若真有办法赶来相救的话,给了如此长时间想必也能过来的。不过这也要你有本事,真撑到那一刻才行。”宝花却淡淡的回道。

雾气中传出了六极一声怒极的哼声,又再次的沉寂无声了。

显然六极很清楚,无论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她再说什么都是自取其辱,故而干脆和先前一般的一言不发起来。

但宝花见此情形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口中忽然说出一句让六极浑身一寒的话来:

“六极,你是不是觉得还有一个后手,即使我现在将你形神俱灭了。你仍然有机会再次东山再起的。”

“宝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六极再也沉不住气了,一声厉喝出口。

“很简单,你不是还有一具从未在人前显露过的第七化身吗。此化身你虽然一直小心的隐藏,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不要忘了,这世间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恰好就被我知道了。”宝花笑吟吟的说道。

“我不信你真知道什么。你不知从哪里听到一丝风声,就在这故意拿虚言狂我!”六极不愧为宝花当年的大敌,在心中最大的秘密被戳穿后,仍很快的恢复了冷静。

“你应该是打算将第七化身当做万一陨落后,重新复生的后手吧。虽然只是一具分身,但以你的手段,想要重新恢复你本体的记忆和神通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而我若是一个不查,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再遭你的暗算也未必可知的。不过算算时间,你那藏第七化身的地方应该也快被得手了吧。”宝花低笑了一声后,又自语般的喃喃几声。

“什么,你真找到那具化身的藏身之地!不可能,你派谁去的!”六极闻言,不禁真的惊怒起来。

“你没有注意到,黑鳄这小家伙,并未在我身边吗?”宝花不慌不忙的说了一句。

“黑鳄,就凭他区区一个合体小辈,也能破开我布下的禁制!”六极听了这话,心中又为之一松。

“不错,单凭黑鳄本身破你亲手布置的禁制的确差了一点。但是他若是手中有一件正好克制你所布禁制的玄天之宝呢!”宝花悠悠的说道。

“玄天之宝!你敢将这等至宝相借与他人,就不怕他卷了你的宝物偷跑掉了!”六极面色铁青了起来。

“我在那玄天之宝上做了些手脚,为何不敢借给黑鳄一用的。好了,陪你说了这般多话,让你能够活到现在,我也算对你仁至义尽了。下面,我就好好送你上路吧。”宝花再淡淡说了两句后,声音蓦然一下阴沉无比了。

一瞬间,原本在白雾中徐徐飘舞的粉红花瓣顿时晶光一闪,开始在阵阵风雷声中一下飞快舞动起来。

每一枚花瓣都在飞动中变得晶莹锋利,并巨大起来。

一时间,山谷中心处,无数粉红色巨刃在白雾中疯狂搅动而起。

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无论花瓣还是雾气竟顷刻间的在一团直径里许大的巨大光团中化为了乌有。

不知多久后,等所有光芒和波动全都一敛的消失后,在原先山谷上空只剩下了一道淡淡人影,并在一声轻叹后,身躯一个模糊的凭空消失了。

另一边的巨峰顶部,韩立和元魇仿佛好友般的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

元魇不愧为魔界三大始祖之一,对于一些修炼上的心得,让韩立听了也耳目一新,心中大为的钦佩。

至于元魇,虽然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何等表情来,但目中的一丝异样,却透露出其显然对韩立所讲述的一些东西也大感兴趣的样子。

正在讲说一门秘术的韩立,忽然口中话语嘎然一止,并抬首朝远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后,哈哈一笑的站起身来:“元兄,看来宝花道友已经成功大仇得报了。既然这样的话,韩某就不再打搅了,也该离去了。”

韩立也不等元魇的回答,就体表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而走了。

元魇坐在巨石上未动一下,但是望着天边远去的遁光,脸上却不再掩饰的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不久后,韩立遁光一收,徐徐的落在了不远处的另一座小山头上。

在那里,银月正有些焦虑之色的等候在那里。

在其旁边,却还有一名老者和一名银发披肩的俊美青年,赫然正是莫简离和银月老祖这两名人族大乘。

三人一见空中现身而出的韩立,不约而同的都露出了笑容。

银月更是一脸喜色的直接迎了上去。

……

三个月后,魔族赫赫有名的蓝瀑湖上空,一艘表面晶莹,表面符文大异于魔界普通飞舟的白色飞船,正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湖面之上破空飞行,竟视笼罩整个湖面的巨大禁空禁制如无物。

下方湖面上一些来回穿梭魔舟上的魔族,见此情形纷纷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但略想一下后,又纷纷换上敬畏之极的表情。

一些魔族甚至恭敬之极的在船上立刻伏身的大礼参拜起来。

敢这般大模大样无视禁令的,当然只有那些和蓝瀑圣祖同级的其他圣祖大人。

这自然让这些普通魔族见了后,或惊喜交加,或兢兢战战异常了!

在这艘白色玉舟之上,是从始魔之地开始,途经十几个魔族城池法阵传送,才赶到附近区域的韩立了。

而他到此的目的,却是为紫灵而来。

当年他答应过此女,一旦其有能力让对方摆脱六极的控制,就会设法助其恢复原本的人族之躯,带其一同回到灵界去。

现在六极已经陨落在了宝花手上,魔界也再无什么人可以威胁自己,他自然打算履行承诺的将紫灵接走。

至于此地的蓝瀑圣祖,当初也是被困在上古封印中的一员,现在虽然重新回到了此地,但肯定早听说过其名头了。

所以纵然这位魔族圣祖知道他是一名人族,也绝不会自讨没趣的出来阻拦什么的。

韩立正在心中默默想着的时候,白色飞船就已经来到了蓝瀑城所在的巨岛边缘处,并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忽然朝一处被淡淡白光笼罩的密林一落而去。

“噗噗”几声!

数层白光所化的禁制,在韩立庞大神念之力强行一冲下,竟在应声的碎裂开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巨洞。

飞船未等这些禁制恢复如初,就一个闪动的遁入了其中。

而在禁制下方,一个数层高的巨大阁楼静静的耸立在地面之上,在阁楼大门的顶部,“广源斋”三个斗大的古文闪闪发光。

与此同时,在阁楼四层的一座密室中,正在懒洋洋看书的一名麻衣少女,忽然一惊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然后手指飞快掐动了几下后,脸上竟一下现出了惊喜交加的表情来。

“小姐,不好了!有人强行破开禁制,闯了进来。”一名妇人惊怒交加的声音,却一下从楼下处传了过来。

“朱姨不用担心,不是敌人入侵,而是一位贵客临门了。”麻衣少女却抿嘴一笑,似乎极为兴奋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