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四十五章 援手

“第三层炼神术!想修成此境界哪是这般容易的,当年我修炼第二层的时候,已经是用尽了百般手段。想更进一层的话,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韩立有些无语的回道。

“刚才你和螟虫之母真极之躯的一战,我通过法阵都远远看到了。你的肉身强大,并不比那些玄仙真差哪里去。但凭此点,外加上我的一些指点,让你修成第三层炼神术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难。我当年虽然没有修炼过此术,但是身为巡查使者,自然也曾经抓过几名修炼此禁术的家伙。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些修炼此术的诀窍,是轻而易举的的事情。”男子胸有成竹的言道。

“前辈这可让晚辈是有些为难了。修炼此术既然会后患无穷。将此术修炼的更进一层之事,晚辈是需要再好好思量一下的。否则在下纵然飞升到仙界,岂不是也是人人喊打的下场了。”韩立犹豫了一下,苦笑一声的言道。

“我知道道友的想法,是对在下之言还有些不信。没关系,以你现在的修为,即使不再继续修炼炼神术,但多则上千年,少则百余年,你自己也能发现神识海中的不妥处。到了那时,你自然会再来找贫道的。至于道友现在就考虑飞升仙界后的事情,不觉早了一点吗。倒不如先想想如何摆脱陨落的危险和能否真借助此术飞升仙界之事,更实际的一些。”男子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强逼韩立的意思。

“多谢前辈体谅,此事关系到在下以后的进修大道,不得不谨慎一些。晚辈需要一些时间好好思量一下,会尽快给前辈一个回复的。不过在下还有一事想问前辈?”韩立脸色阴晴不定了半天后,才轻吐一口气的说道。

“哦,你还想知道些什么?”男子并没有对韩立的回答感到意外,平静的反问了一句。

“我想知道仙界到底是如何模样的。”韩立目光微微一闪的问道。

“嘿嘿,仙界吗。现在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一点。若是真想知道的话,那在度飞升之劫前的时候,我才会告知你一些具体的内容。但是现在吗,我只能告诉一个‘广’字而已。到了仙界,你才会明白各处仙域之广。即使一名仙人穷之一生之力,也不可能走遍哪怕最不起眼的一处仙域。所以即使道友修炼了炼神术,但只要不去所在仙域的主要大城,基本上是很难碰到我们这样的巡查使者。一般来说,还算很安全的。”男子淡淡的回道。

“听前辈这般一说,晚辈对仙界却更有几分相往之心了。”韩立听了,微然一笑。

“仙界无论修炼资源还是各种天材地宝,自然远非下界可比的。否则,贫道又何必苦苦谋求回归之策的。好了,既然你不打算立刻答应我的交易请求,那我也不多留你了。我这里有一物,同样对现在的你颇有用处,先拿去姑且当做斩杀螟虫之母的报酬吧。嘿嘿,贫道一生可从不欠人情的。”

话音刚落,“嗖”的一声,一道白光从钵盂中一飞而出。

韩立神念飞快一扫后,脸色微微一动,单手虚空一抓,就将白光摄到了手心中,赫然是一块奇薄如纸片的晶莹玉片,表面却铭印了密密麻麻的金银色符文,一看有些熟悉,赫然正是银蝌文和金篆文这两种仙界真文。

“这就是我当年从仙界带下来的一枚宝符,里面蕴含了一滴仙界也很珍稀的紫芸之精,应该足以弥补你先前点燃根源之火所损失的本源之力了。”男子声音不再有丝毫感情的说道。

韩立通过手指感应到玉片上散发出的和普通灵气截然不同的仙灵气,心中大喜,将手中之物一收后,急忙连声抱拳的称谢。

“你可以走了,等什么时候决定继续修炼这炼神诀的话,再来此地见贫道吧。”男子声音刚一说出后,韩立脚下灰白光阵一闪,就将其一下传送出去了。

“已经修炼了此门秘术,还想再放弃!天下哪有这般好的事情。以他现在情形,我只要小睡一段时间,再苏醒过来的时候,应该就可再见到他了吧。”

钵盂中男子声音沉寂了一会儿工夫后,才悠悠一声的说道。

随之整座祭坛一阵剧烈颤抖,附近八座青铜柱子也一阵轰鸣后,一下在整座石林下方幻化出一座超级巨大的法阵图案。

光芒一闪后,无论石林还是祭坛铜柱竟然都仿佛虚影般的凭空消失了。

原先的地面上再次变得空荡荡一片起来。

……

一年后,在离始魔之地边缘外不算太远的一座万丈高巨峰之顶上,一名身披黑袍的青年,正盘坐在一块巨石上,双目微闭的打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后,青年忽然脸色一变,双目一睁而开,瞳孔中竟隐隐散发出淡紫色的刺芒来。

“怎么来的是你 ……”青年脸色微微一变,喃喃的低语了一声,话语中竟隐约有几分忌惮之意。

片刻工后,天边破空声一响,灵光一闪,一道刺目青虹明目张胆的破空激射而来,并几个模糊后,就一下诡异的到了巨峰上空。

“元魇道友,你倒是守时,竟然比约定的还早到了两个时辰!”当遁光一敛后,青光中赫然现出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目光向下方巨石上一扫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的说道。

这青年竟正是韩立,下方之人却是魔族三大始族之一的元魇。

“约我来的并不是阁下吧。宝花在哪里,还是这一切都是她谋划好的。”元魇神色不变,但口中却冷冷的说道。

“宝花道友现在应该远在百万里外的翡云谷吧。而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应其之约,让道友暂时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再说。”韩立笑了一笑,竟坦然的将此行目的直接说了出来。

“翡云谷,那是六极暂时养伤的地方!这么说,宝花真的决定对其下手,准备夺回始祖之位了。涅盘那边多半也应该同样有人出手缠住了。而在这些外界大乘中,除了阁下外,还能缠住涅盘的多半也只有那位铜鸦老人了。也不知道宝花许了什么好处给你们,竟让你们甘愿为其所用。”元魇脸色有些难看,但有些出乎韩立预料的是并未动怒,反而沉吟了片刻后,十分冷静的问道。

“涅盘那边是何人负责,我并未问过,但多半是铜鸦老人无疑的。至于好处吗,韩某自然也收到了一些,否则又怎愿轻易面对一名始祖存在的。”韩立不慌不忙的回道。

“哼,听人言,斩杀那头螟虫之母虽然是数人同时出手,但似乎却是你出力最多的。看来进阶大乘之后,你终于也成了可以和我等并驾齐驱的存在了。不过你真以为本座离开的话,你能拦的住吗?”元魇目中紫光闪动不已,但口中话语却渐渐寒厉起来。

“斩杀那头螟母,是多人共同出手的结果,韩某虽然也起了些许作用,却不敢全都居功在自己身上的。至于道友觉得在韩某出手后,还能有自信可以安然离开的话,尽可一试的。”韩立面对此景,只是淡淡的说了两句。

元魇听了韩立的言语,面容有些难看了,但是目中有一丝阴晴不定的迟疑。

过了足足一盏茶工夫后,思量了好一会儿的元魇才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次本座能从封印中脱困而出,多亏了宝花带人来援的结果。看在这个情分上,她这一次出手,本座就不干涉了。若是能成功,我也会承认其重新回归始祖的位置。失败的话,我也绝不会再给其第二次的机会,毕竟圣界三大始祖,一向都是共进退的。”

“道友能做出如此决定,自然是幸事。元道友若是不嫌弃的话,你我不如正好趁此机会,交流修炼心得一二如何?”韩立闻言,自然乐得轻松,当即满面笑容的说道。

“本座对韩道友进阶后实力惊人,能一下激增到如此地步也同样有些兴趣的。你我交流一下也好!”这一次,元魇只是略想了一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韩立闻言也不客气了,抬手冲下方一点后,顿时山峰上另一块巨石凭空拔地而起,一个挪移后,狠狠落在了元魇对面处不远地方。

韩立见此,体表霞光一闪,徐徐的从高处一落而下。

不知多远处的另外一处巨型湖泊的小岛上空,铜鸦老人正面无表情的悬浮在半空中。

在其对面处,一名浑身被一层晶莹剔透甲衣包裹的俊美青年,正冷冷的望着对面老者,脸上隐约有一丝不善之意。

一座遍布翠绿青竹的山谷中,一座白茫茫雾气组成的无边雾海赫然浮现而出,并将整座山谷全都笼罩其下的模样。

而在雾海中心处,轰鸣声爆裂声连绵不绝,在白雾滚滚翻滚涌动中,隐约无数粉花瓣虚影正在上下盘旋飞舞不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