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四十三章 仙界禁术

“不好,此地真要塌陷了。看起来,那人之言不假!”宝花脸色有些难看了。

韩立眉头一皱,目光飞快向那头螟虫之母被击杀的地方扫了一眼,忽然单手虚空一抓。

“嗖”的一声!

那片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波动一起,一块拇指大小的漆黑晶珠竟凭空浮现,再一个闪动后,就没入到韩立手掌中。

“咦,这是……”宝花见此一愣,刚想再说些什么时,整个深渊就一下天翻地覆般的崩溃开来,无数淡白色裂痕凭空在四周狂涌而现,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粗大起来。

宝花脸色大变,单手一扬,手中一块赤红阵盘一亮而出,但方一嗡鸣声响起,一股诡异波动忽然从手上一扫而过。

滴溜溜转动的阵盘,顿时光芒一敛,重新变得静止不动起来。

“不行。那人果然使了手段,你我现在无法轻易离开此地的。”宝花玉容阴沉的说道。

“很正常。那人既然敢如此说,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留下你我的。”韩立却平静的说道。

宝花哼了一声,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二者四周灰蒙蒙光霞一卷,一个模糊光阵直接冲二人一罩而下。

韩立和宝花均都心中一凛,但是并未做任何抵挡和躲避之意。

光阵一闪之后,二者身影就瞬间在深渊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乎同一时间,整个深渊就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彻底的崩溃开来。

另一边,当韩立从一丝传送眩晕中清醒过来时,却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座十几丈高的血色祭坛前。

在附近,宝花紧挨一旁,方一回过神来后,同样用凝重之色的打量着附近一切。

在祭坛上,摆放着一个漆黑如墨的钵盂,四周则有八根巨大青铜柱高耸而立,上面隐约各有一盏血红色古灯。

“这好像是一种很玄妙的上古禁制,似乎和那上古封印同出一源,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宝花看了一会儿后,忍不住喃喃的开口了。

“想不到这八元锁魂大阵,下界竟然也有人认得一二。不错,此阵的确和那封印螟母的禁制大有关联的。甚至说其是一个缩小上万倍的迷你封印,也不算错的。”那个熟悉的男子声音一下悠悠的传来。

韩立和宝花目光一凝,同时盯住那祭坛上的漆黑钵盂。

男子声音赫然是从里面传出的。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不过曾径镇守过封印一段时间,故而能一眼看出相似之处的。要真说阵法禁制之道,其实韩道友是远胜妾身的。”宝花勉强一笑的回道。

“哦,你们一族这些年倒是没有忘掉贫道当初留下的叮嘱,这些年的确极力在修补这封印,也算是有些功劳了。”男子淡淡说了一句。

“前辈,你真是当初封印这瞑母那两名真仙之一!”宝花纵然心中早有所猜测,但现在一听对方真的自行承认,还是一下失声起来。

“嘿嘿,贫道也没想到自己这次下界,竟会滞留如此长时间,并落得这般模样。这次能除去那头螟虫之母,你这丫头也算是帮忙不少。我有一物相送,也不枉你这次舍命一番的。”男子声音嘿嘿一笑后,忽然钵盂盖子一开,从中飞出一物来。

宝花闻言一喜,抬手一抓,一把就把那东西捞在手中,这才凝神细看。

竟是一根看似普通的淡黄色木钗。

表面粗糙,甚至隐约还有数处破裂!

但此女手指方一接触木钗的瞬间,一股冰凉之气从中一传而出,瞬间没入其体内,走遍了经脉各处,竟生出一股暖洋洋之意,浑身上下无一不舒服。

“这是金阳木,多谢前辈厚赐!”宝花看了片刻后,双目一下睁得奇大,忽然冲祭坛上钵盂深深一礼,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起来。

“这金阳木在仙界虽然称不上多珍稀,对你现在情形却正是合用。有了此物的滋养,你潜藏体内的那些隐伤,想来可以彻底的痊愈了。好了,好处已经拿了,我先送你出去吧。”黑色钵盂中男子声音异常平静,但最后一句话却又让宝花微微一怔。

但未等此女反应过来!

钵盂表面黑光一闪,宝花足下处一个小型光阵一闪而现,竟瞬间将其从原地传送而走,不知送到了何处。

顿时祭坛前,只剩下了韩立孤零零的一人了。

韩立双目微微一眯,但面上未露出丝毫的异样之色,只是望着黑色钵盂处一言不发。

“阁下胆量不小,不怕贫道将你一人留在这里,对你有何不利吗?”男子轻笑了一声后,冲韩立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

“前辈要真想对晚辈不利的话,又何必助我等灭杀那头虫母了,更不会煞费苦心的将晚辈挪移到此地了。”韩立微微一笑,从容回道。

“你这话算是有些对,但不算全说中了。但有一件事情,是说对了。贫道的确对你没有什么恶意,之所以会现身见你们两个,那个小丫头只是捎带一下而已,最主要的还是要见你一下和有事谈谈。我来问你,你是否修炼了炼神术这门秘术了?”男子哼了一声后,问出一句让韩立心中一凛的话语。

“前辈知道此事,可是因为那螟母被灭之前的言语?”韩立沉吟了片刻,才谨慎的反问一句。

“你不用疑神疑鬼!在方一进入地宫的时候,我就通过此地法阵,探查到你修炼有炼神术的事情了。你可知道,我原先在仙界担任的是何职位吗?是一位监察仙使手下的巡查使者。你只要修炼有炼神术,并且和巡查使一照面,那种特殊的神念波动就绝对瞒不过我等这样修炼有特殊监察秘术之人的。”钵盂中男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们这些仙界的巡查使者,为何会对修炼此术的人这般注意?”韩立闻言,脸色终于微微一变起来。

“你修炼成这炼神术,并且还能无恙的修炼到第二层境界。我真不知道,这算是你的莫大机缘,还是你的天大祸事了。你可知道炼神术可是我们所有仙域默认的几大禁止修炼的秘术之一。虽然没有真正的条例,但是凡事修炼此种秘术的仙人,一旦被各大势力的掌权者知道,肯定是必杀无疑的,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钵盂中男子声音一冷的说道。

“怎会如此,这炼神术有什么不妥吗?”韩立面容变得有些难看了,半晌后,才深吸一口气的问道。”

“嘿嘿,何止是不妥。你知道仙界大大小小的仙域,有多少吗?那些丝毫名气没有,地处仙界偏僻之地的无名仙域不说,但是凡是稍有些名气,能够人尽皆知的仙域是数以千计的。在千万年前,炼神术方一被创立出来的时候,因为对神念增幅的奇效之力,修炼此术的人可以说是不计其数。但是仅仅不过百万年后,仙域中还敢修炼此术的仙人却寥寥无几了,并且还都是一些平常潜隐不出的家伙!”男子叹了一口气,带有一种异样口气的说道。

韩立一边听着,一边脸色接连的变化不定,但并没有再接口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既然已经开口提及此事了,那肯定会将此事彻底给其解释清楚了。

果然,男子声音略微顿了一下后,又接着说道: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事情。因为那些凡是修炼这门炼神术的人,后来都变的心智失常,最终无法压制心魔的发疯而死。因为这种发疯是彻底失去理智,变得嗜血无比,并且根本无法逆转的,差点毁掉小半的仙界。所以此术也就成了仙界严禁修炼的一种秘术。当然也有不少自持资质过人的仙人,仍然贪图这门秘术前期的强大增幅效力,仍心存侥幸的偷偷摸摸的修炼这门秘术,但被我等巡查使者撞见,自然是见一个就抓一个的。”

“以你们仙界能力,还无法完善这门秘术?或者说,你们仙界真从无一人将此术修炼大成,没有什么例外吗?”韩立终于阴沉的开口了。

“这门炼神术,其实说到底原本就是一种激发神识潜力,将神念之力提前增幅放大的能力。当初其创立者,原本也是我们仙界一位大名鼎鼎之人,其他人要想将其完善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倒是根据这本炼神术,的确又有一些大能之士另外创立出几门有增幅效果的神念秘术来。这些秘术和炼神术相比,是安全了许多,但是增幅效果自然也是天壤之别了。至于你问是否真有人将这门秘术修炼大成。我可以明确之极的告诉道友。有,而且还不止一位的。但这些人无一不是后天另有了一些机缘和奇遇,否则下场也不会改变多少的。”男子声音一下肃然的言道。

“这么说,在仙界若是无意中修炼了炼神术,要么只能躲到无人地方一直藏起来,要么就自废掉这门神术了。”韩立眉头皱起,喃喃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