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四十二章 神念之链与刑罚之雷

银色锁链晶莹发亮,并且若隐若现,仿佛并非真实之体。

螟虫之母身躯猛然一扭,竟一连几下的无法挣脱锁链。

“这是神念之链,不可能!你……你还修炼有炼神术这门神通!这门秘术,怎可能流落到下界来了。”螟虫之母目光狠狠扫了锁链几眼后,脸上首次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隐约还闪过一丝恐惧的表情。

这时韩立所化的巨猿,却是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六条手臂各自一掐法诀,口中传出低沉古老的某种咒语来。

刹那间,银色锁链骤然一勒,一下将螟虫之母绑缚的比先前更加紧了数分。

“纵然你会炼神术又如何,以你这点神念之力,还真能捆束住本座的真极之躯不成!”螟虫之母毕竟也不是一般之辈,片刻间就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口中一声娇叱后,体表五色符文一涌而现,另外两颗原本紧闭的头颅突然妖目一睁而开,闪过阴森冰冷的目光。

瞬间工夫,螟虫之母身上一下多出了另外两股陌生之极的气息,原本已经消失的法力波动,竟然又在其身上开始缓缓复苏而起。

目睹螟虫之母的这般惊人变化,韩立所化巨猿面上却闪过一丝古怪之极的表情,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让虫母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我原本就没指望这门神通,真可以反败为胜,但要困在你片刻工夫,也就足够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螟虫之母一怔,目光飞快一扫下,但是四周除了远处盘坐不动的蟹道人外,哪还有第三人的踪影。

但是就在这话刚一出口的瞬间,深渊上面一阵轰隆隆的闷雷声传来。

一团刺目艳丽霞光一闪,一道无数电弧交织的五色雷柱,竟然气势汹汹的一劈而下。

“不,是天罚之雷!何康老鬼,你竟然还没有死?”原本还算镇定的螟虫之母,一见这雷柱,竟一下魂飞魄散般的大叫起来,面孔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其三颗头颅猛然一摇晃,体表忽然一层漆黑如墨的火焰滚滚冒出,其体内的那一块漆黑晶核更是一下嗡鸣声大作。

此虫母情急之下,竟毫不犹豫的要自爆晶核的拼命起来。

原本紧紧捆束这位虫母的银色锁链,被那一层黑色火焰一卷之下,竟呈现融化之态。

螟虫之母眼看就要从中脱困而出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高空中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五色雷柱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落下了,一下狠狠劈在了虫母庞大身躯上。

刹那间,无数电弧交织缭绕,将螟虫之母瞬间罩在了五色雷光之下。

一声刺耳的尖叫!

螟虫之母看似无坚不摧的身躯,竟在五色电光下寸寸的碎裂而开,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工夫就飞灰湮灭了。

五色雷柱狂闪几下后,骤然间的消失不见了,竟只能持续极短的时间而已。

而在水面上的高空中,那一颗刚刚睁开的巨目般五色云团,也无声的消散而去。

整个天空又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

同一时间,地宫中神秘石林中的石台上,那一个乌黑圆钵中一声痛楚的闷响传来,数根根连接古灯的链条,突然一阵剧烈晃动。

摆放在铜柱上的那唯一闪亮的古灯,顿时一阵微微闪动,灯光一下变得更加黯淡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彻底熄灭一般。

“还真是有些勉强!这一击就耗去了我仅存的魂念之力的九成。要是这小子无法帮助我,我这次可真亏大了。不过能将那贱人彻底抹去,也算报了当年暗算大仇。那贱人恐怕也万万想不到,我还能活到现在吧。哈哈,这般算来,还是要多谢这下界小子了……否则此仇要报的话,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那个男子声音发出一阵近似疯癫的大笑。

这笑声,既有些咬牙切齿,又有一丝令人发寒的痛惜之意。

这时候,韩立却顾不得螟虫之母如此就轻易被击杀的事情,所化巨猿正在抱住中间头颅的就地狂滚起来,口中同时发出痛楚之极的吼声。

其庞大身躯在滚动中飞快缩小的收起法相,一身紫金甲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还原成紫金色鳞片,然后重新的消退而去。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韩立重新恢复了原形,勉强的站起身来,并有些昏沉沉的摇了摇沉重无比的脑袋。

刚才的变身,不但让他真元大损,幻化的神念之链更是让神识之力几乎消耗一空。

如此惨烈的一战,也是好久未曾遇过了。

让其现在想一想,也不禁有一丝后怕。

“蟹兄,你没事吧。”韩立看了一看远处还闭目盘坐的蟹道人,问了一句,声音竟有些微微沙哑起来。

“我没事,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今后数月内,我无法再和人动手了。否则这副身躯就真遭受无法修补的损伤了。”蟹道人睁开了双目,缓缓说道。

“我明白了。这样啊,你先到我灵兽环中休养一段时日吧。以后的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就行了。”韩立理解的点点头,并这般说道。

“也好。我现在并无多少自保之力了,留在外边的确反是个累赘的。”蟹道人只是想了一想,没有反对之意的说道。

随后他立刻单手一掐诀,身躯淡淡银光一阵流转,竟一下飞快缩小变化起来,最后化为了一只巴掌大的迷你金蟹。

韩立袖子一抖,一股五色霞光一卷,就将金蟹一下摄入袖中,收入到了一个精美的灵兽环内。

这时他才一转首,冲远处某个方向淡淡的说了一句:

“宝花道友,你也在一旁观看了许久了,也该现身出来了吧。刚才你那秘术虽然极耗元气,但也不至于真让你一丝自保之力都没有了吧。”

“韩兄果然神念强大远超我等这些人。不过刚之言却真的是误会妾身了。”那边看似空荡荡的虚空处,波动一起,宝花就脸色异常苍白的现身而出,但方一出现,就苦笑一声的冲韩立说道。

“妾身如今的确是法力所剩无几,这隐匿秘术动用的其实是一位好友赠送的某种秘符才能做的。”此女虽然口中满是解释之言,但是望向韩立的目光却无法掩饰一丝的震惊神色。

显然韩立和螟虫之母这一战,表现出的惊人神通,让这位原魔族始祖也大感骇然,自愧远远不如的。

故而她现在再面对韩立时,虽然面上仍显得镇定,但是心中不觉已经有了极深的忌惮之意。

“道友应该很清楚,能够击杀这只螟虫之母,可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另有人出的手。”韩立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药瓶,倒出数颗翠绿欲滴的丹药,一口吞下后,才徐徐的说道。

“但不是韩道友神通惊人,竟有办法困住这头螟虫之母片刻,那刑罚天雷纵然厉害,却也绝无法击杀这头虫母的。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个能操纵天雷之人到底是何人,不但能知道这里发生一切,还有办法直接传音给你我二人。若不是这人传声过来,你我刚才恐怕真的要逃之夭夭了。韩兄对这人身份,有什么想法吗?”宝花黛眉皱了一皱后,又神色一肃的说道。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人的存在。但既然能催动那般惊人的天雷,显然肯定不是下界之人。再加上这里是上古封印之地,那人又似乎对这头螟虫之母的情形十分了解。如此的话,那这人的身份,应该也呼之欲出了。宝花道友,以你的聪慧,多半应该也想到此点了吧。”韩立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嘿嘿一笑的言道。

“看来,韩兄和妾身所想的真差不多。那人多半应该是上古时候封印这头虫母的那两名真仙中的一人了。否则,这一切就无法解释的通。但是现在这头螟虫之母似乎也不是原来的那头了,其体内的元神似乎也对仙界了解异常,难道是另外一名仙界真仙的元神,占据这虫母的身躯?”宝花点点头,但又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的喃喃道。

韩立摸了摸下巴,脸上也露出一些沉吟之色。

“二位小友若想知道其中缘由,不妨直接到贫道这里一趟,不就一切都清楚了。”深渊上空,忽然传来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平和而温厚,赫然正是先前传音给他们的那人。

韩立和宝花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不禁都有些忌惮的互望一眼。

“看来二位对贫道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没关系,那螟虫之母既然已经身死,这用其力量造出的虚空自然马上也就塌陷了。二位不久后,就会见到贫道的。”男子竟然对韩立和宝花的迟疑毫不在意,反而轻笑一声的说道。

“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宝花心中一凛,急忙檀口一张的问道。

但是四周虚空静悄悄一片,男子声音竟然就此的嘎然而止,再无任何话语传来了。

而几乎同一时间,深渊底部一下传来轰隆隆的闷响,四周海水一下剧烈震动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