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四十章 玄仙

韩立听到这些话语,瞳孔微微一缩,但是面上倒不像宝花那般彻底失色。

但一直沉默不语的蟹道人,忽然开口了,所说内容让韩立心中为之一动。

“真极之躯!是玄仙才能拥有的真躯之身?”蟹道人这般平静的说道。

“哦,区区一具伪仙儡竟然也知道我这真极之躯。看来你原先主人,应该也是仙界中人了。”螟虫之母闻听此话,有些意外的扫了蟹道人一眼,有些意外的说道。

韩立眉头一皱,直接的问道:

“什么是玄仙,莫非是仙界的一种高阶仙人?”

“玄仙并不算是真正的高阶仙人,而是仙界中的一种异类存在。他们平常不修仙力真元,只是疯狂锻炼自己肉身,走的是一种和普通仙人不同的大道之路,又被其他仙人称之为炼仙,论神通和实力比一般同阶仙人要远远强上不少的。而真极之躯,几乎就是玄仙的标志之一了。不过寻求这种大道的玄仙,虽然在低阶仙人中算是厉害无比,但是一旦进入仙人境的中高层后,却会修炼奇难无比,甚少有能修炼到极高境界的。故而玄仙虽然在仙界名气极大,但实际上真愿意走这条道路的少之又少,在仙界并不容易见到的。”蟹道人木然的回道。

“炼仙,听起来和我们人族的力士似乎有些相像。但既然不是高阶仙人,你认为,我们是否和对方还有一战之力的。我的真正神通你应该知晓几分的。”韩立神色阴沉异常,但其耳朵忽然微微动了几下,目中一丝阴晴之色一闪而过后,忽然一笑的问道。

“若是可以锁住此女真元,让其无法动用法力仅以肉身对抗的话。以你的本事,应该还有三成的机会。当然这种判断,是在这头虫母真极之躯刚修成没多久,还并未真正稳固的情况下。”蟹道人双目一阵晶光流转,沉默了片刻后,才沉声说道。

“宝花,你已经听到了。若是拼命一战我们还有三成的机会。不愿意拼命的话,就只能各自逃命了。不过要寄希望这头凶虫放我们一马,多半不太可能的。起码你我中有一个肯定会陨落在此地的。刚才我用秘术探查过了,这处深渊似乎被另外一种力量笼罩住了,你那凤灵盘的力量在这里根本无法好使的。我也暗中试过其他几种秘术了,似乎也无法撕裂虚空的直接逃出去。”韩立叹了一口气后,转首的冲宝花说道。

螟虫之母听着韩立和蟹道人的言语,不屑冷笑了几声,只是在原地用两条人形手掌狂搓手中两根土皇钉,让其表面光芒渐渐黯淡下来,竟根本不在乎他们之言,只是自顾自的想先收服手中的两件玄天之宝。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那就只有放手一搏了。不过我虽然有办法再助你一臂之力,但是必须要蟹兄辅助一下,并且一旦施展后,我二人都无法帮上你分毫了。”宝花踌躇了片刻后,才银牙一咬的说道。

“哈哈,这就足够了。不要再说废话,直接动手吧。难道还真要等它将你的两件宝物降伏后,再出手吗!”韩立面上浮现出一丝奇怪之色,口中淡淡的说道。

“好,蟹兄,把你所有法力都借我一用。”宝花也是果决异常之人,脸上一丝殷红闪过后,冲蟹道人一声娇叱的说道。

蟹道人早已得到韩立的传音吩咐,故而闻言后,毫不迟疑的单手一掐诀,身躯一个恍惚,一下诡异的出现在了宝花背后处。

他身上一声霹雳后,无数粗大银弧一下缭绕全身的浮现而出,同时两只手掌一个模糊,就稳稳的按在了宝花双肩之上。

轰鸣声大起!

蟹道人身上雷光,一下化为条条银色小蛇的往宝花体内狂涌而入。

宝花只觉肩头两侧一热,两股浩荡灵力一下潮水般的狂涌而入,体内原本已经接近枯竭的法力,一下重新变得充沛而起。

甚至连此女本身苍白的面容,也一瞬间变得红润艳丽起来。

宝花自然知道,这种度给的外来法力,在体内根本无法逗留多久,片刻间工夫后,就会直接透出体外的消散在虚空之中。

不过即使只有这点时间,也足够其施展原本根本没有想过要动用的一招杀手锏了。

但动用此术的代价,不但其境界重新变得不稳,大有可能重新跌落大乘以下,更会深深得罪那位土皇钉的真正主人。

她当年和其好不容易结下了一份大情分,说不定就此的彻底消耗个一干二净了。

宝花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谁想到这螟虫之母真的如此可怕,竟然连上界仙人的大神通都修炼而成了。

不,从和这位螟虫之母一番接触看,对方体内是否还是原先的那头毁灭数界的元凶,已经是模糊两可的事情了。

毕竟她和韩立可都不傻,早就看出了现在这位螟虫之母的可疑处了。

可是事到如今,二者谁也没有兴趣浪费力气再去戳破什么。

毕竟到了此时,对方在他们面前毫不在意的显露处如此多秘密来,自然绝对没可能再放他们安然离开,也只能拼命一战了。

这算是误中副车,但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了。

宝花如此想着,嘴角不禁带有一丝苦笑之色,但是手中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一手只是轻轻一捏某个古老法印,体表顿时粉光大盛,无数五色梵文从体内狂涌而出,一圈圈交织闪烁下,竟一下幻化成十三层的艳丽光轮。

而宝花自己就身处光轮中心处,垂首低眉,檀口轻启,阵阵清晰异常的梵音声,天乐般的徐徐传出,同时其满头直到腰间的三尺青丝,一下从根部开始的寸寸断裂而开,眉宇间更是银光一闪,一枚淡银色的“梵”,竟深入紧肤的显现而出。

转眼间,此女身上气息大变,化身成一名充满清冷气息的年轻女尼,身上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气息。

女尼身上梵音一盛,抬首露出一副清淡表情,身躯中“噗”的一声,一股浓浓花香一散而出,一根根长满粉红花朵的枝条竟纷纷从其体内生长而出。

此女在一圈圈光轮中,竟将自己身躯化为了一株活生生的花树,远远看去,实在诡异无比。

宝花蓦然抬起一条长满花枝的手臂,冲螟虫之母轻描淡写的一点,面上再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后,身上所有巨花一下凭空的枯萎凋零。

而宝花自己更是“咕咚”一声,整个人木雕般的从高处一下坠落而下,直接没入下方的深渊深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十三层光轮在宝花不再的瞬间,也一下化为琉璃之光的寸寸碎裂。

而蟹道人,身上电弧一声轰鸣的不复存在,自身则飞快的盘膝坐下,竟两眼一闭的直接在原地打坐调息起来。

这时才可发现,刚才看似短短的一瞬间的度给真元,却让蟹道人这具伪仙儡几乎耗尽所有的能量,身上气息竟一下变得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能彻底消散一般。

而宝花刚才那倾尽全力的一指点出后,对面原本正在压制手中土皇钉的螟虫之母,蓦然自觉心头莫名的一个激灵,手心中原本已经被其压的死死的两枚土皇钉中突然爆发出刺目光芒,无数七色符文一涌而出后,两缕赤炎一喷而出。

两只正当其冲的两只手掌被赤炎一卷下,竟凭空化为了灰烬。

两枚自由的土皇钉,则爆发出一声尖鸣后,竟同时化为了两条七色长蛇,闪电般冲螟虫之母身躯激射而去。

螟虫之母口中一声轻“咦”,原本化为灰烬的两只手掌一个闪动下,就再次在手臂上重新幻化而出,并反手一抓下,就以一个不可思议角度抢到了两枚土皇钉前边,不慌不忙的一把抓去。

“噗噗”两声,两枚土皇钉一个模糊后,竟无视两枚手掌阻挡,虚影般的直接洞穿而过,并一闪即逝的没入螟虫之母的身躯中。

螟虫之母面上一惊,急忙一抬手掌的目光一扫,发现表面丝毫伤损没有后,脸色为之一沉,再一查体内情形,面容又一下有几分狰狞起来。

在其体内一枚漆黑如墨的晶核上,那两枚土皇钉赫然已经化为了两枚寸许长的晶莹之物,死死钉在了上面,并且一层又一层的黄色丝线将其包裹了个密密麻麻,让它丝毫法力都无法调动了。

“好,很好。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有本事直接催动这两件玄天之宝的本源之力。但如此做的话,固然可以一时间让它们威能大增,但以后再想恢复如初,没有十几万年的时间,是想也别想的事情了。不过你们做此种事情,只会更加激怒本座。下面,我将你们全都一寸寸的撕裂而开,再将你元神炼化成傀儡供我驱使,永世都不得超生。”螟虫之母女子头颅,面现厉色的大喝一声,接着一根前肢猛然往身前虚空一划。

破空一响!

一道白蒙蒙风刃应声而先,并在下一刻一个闪动后,就出现在蟹道人面前,要将正盘坐的它一切两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