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三十九章 真极之躯

整座玄天花域受到花树异变影响,里面飘舞花瓣虚影一下增加了近半之多,并且狂舞之下,幻化成一面面巴掌大小的粉红晶盾,将众人全都护在了其后。

至于韩立本人深吸一口气后,所化三头巨猿身躯表面银色纹阵嗡鸣声大响,一股股五色光霞从中狂涌而出,顺着六条手臂的往玄天斩灵剑狂注而入。

翠绿长剑清鸣之下,表面一行银文刺目耀眼,几乎让人无法直视.

当所有光芒一敛后,灵剑赫然化为了十余丈之巨,表面那些银文扭曲涨缩不定,一下化为了活物一般。

一声低喝后,韩立所化巨猿身形一个模糊的飞快一斩,顿时一道翠环向四面八方无声的一斩而出。

几乎同一时间,四周的那些白骨甲士也也突然手臂一动,所有骨矛同时狠狠的一投而出。

破空声大起!

射而出的骨矛黑气缭绕,矛尖处更是黑芒闪动,给人一种锋利无比的阴沉感觉。

而在骨矛方一出手的瞬间,那些白骨甲士身上一阵爆竹般闷响传来,支撑其的力量迅速消失,身躯应声一散的化为了粉末。

下一刻,那些骨矛就一头扎到了狂涨的翠绿巨环之上。

顿时轰鸣声震天,黑气绿光交织一起,法则之力直接在虚空中滚滚翻动,让天地元气为之混乱一团。

韩立斩出一剑纵然威力奇大,但是同时面对相当于百余名以上大乘期全力出手一击,自然也无法真硬抗下来。

剑气所化翠环不过支撑的片刻间工夫,就和大半骨矛同归于尽的消失了。

而残余不多的十几杆骨矛再无阻挡下,则风雷声一响,就化为十几道黑光的没入疯狂旋转花域之中。

无声无息!

宝花瞳孔一凝,一只缩在袖中的玉指微微一屈,一丝淡淡波动一闪即逝。

这时,原本飞快旋转的花域一凝再为之一缩,里面凭空多出十几团漆黑光球。

这些黑球滴溜溜一涨,竟闪电般的融合一体,将包括花域在内的大片虚空全一下染成了墨黑之色,再一闪后,就一下模糊不清的均消失了。

原本笼罩整个天空的虫母灵域,仿佛也耗尽了所有威能,开始画轴般的徐徐褪去,渐渐显露出了海底深渊的一切景物。

一绿一黄两颗巨大光焰在水中闪闪发光,并散发着强烈之极的法则波动,里面赫然是宝花韩立以及蟹道人三人。

宝花和韩立,一个单手托起锈迹斑斑的古钉,一个面无表情的单手横剑站立在那里。

显然刚才的一击,二者虽然依仗玄天之宝的安然无事,但玄天花域算是彻底毁去了。

至于蟹道人不知何时的恢复了人形,紧挨在韩立身侧,身上雷电之力还隐隐闪动,但空中那一张巨大灰网则无影无踪了。

也不知,此网是被刚才法则之力的碰撞冲击而散,还是被蟹道人施展出什么玄妙手段直接化解开来。

在三人对面高处,螟虫之母的庞大身躯稳稳的悬浮在水中,但是中间女子头颅双目金光闪动的盯着三人,但瞳孔中隐隐透出一丝异色来。

“没想到区区三人竟然就拥有两件玄天之物,而且还懂得一些玄天灵域的皮毛。难怪我那先前的两具化身,不是你们的对手了。那具伪仙儡不说,你们两个应该是下界中这些万年最出众的角色吧。”螟虫之母缓缓的说道,话语中终于透露一些凝重之色来。

“承蒙称赞,妾身受宠若惊了!但要不是阁下元气尚未恢复,刚才玄天之域无法发挥出多少威力,我等纵然有玄天之物在手,恐怕也无法破去阁下的灵域。看来阁下被迫提前醒来,一身修为还真没有剩下多少了。”宝花轻吐一口气后,才目中寒光一闪的说道。

“哦,听你这丫头的意思,似乎自以为刚才的交手已经占据了上风?”螟虫之母咯咯一阵娇笑,面上现出不屑的表情。

“刚才是否占了上风我不知道,但是道友现在恐怕无法施展出什么大神通来,这倒是真的。”宝花沉默了片刻后,娇容一下尽数绽放的说了一句。

“你这话是何意……什么,这是什么东西!”螟虫之母先是撇撇嘴,但是下一刻脸色一变,忽然抬起一根前肢,露出惊怒之极的表情。

只见在其前肢上,不知何时的插入一根淡黄色的细针,大半多没入其肢体中,并闪动着淡淡的柔光。

宝花这时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手中正在托着的土皇钉只是冲对面摇了一摇。

黄光一闪!

螟虫之母前肢上的细针,一下也成了一枚尺许长巨钉,并一下散发出惊人的黄芒,有一股法则之力顺势而下的将螟虫之母全都罩其下,无数黄色符文同时狂涌而出!

惊人的情形出现了!

在无数符文之下,原本山岳大小的巨虫,在法则之力下竟一震的缩小无数倍,转眼间化为了数丈大小的寻常模样。

“玄天之物,你们竟还有第三件玄天之宝!什么时候在本座身上动的手脚……我想起来了,刚才天地法则碰撞的时候,我冥冥中感觉一丝不适,你竟然那时候将此物偷偷的祭了出来。”纵然螟虫之母生性阴沉之极,在此情景下也吃了一惊,再猛然一催体内法力,蓦然发现大半真元之力一下凝固般的无法调动,脸色一下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嘿嘿,第三件玄天之宝?阁下这话可说错了,这土皇钉原本就是一对之物,二者合二为一,才是此钉发挥全部威能的时候。”宝花一边吟吟的说道,一边手腕一抖,手中的那枚黄色巨钉毫不迟疑的再一祭而出,一下化为一道刺芒的一闪即逝。

下一刻,螟虫之母头顶处波动一起,黄芒一现,第二枚土皇钉就虚影般的激射而下。

那虫母纵然神通广大,但若是被两枚土皇钉同时制住,恐怕体内真的一丝法力都无法调动了。

面对宝花出其不意的攻击,螟虫之母却冷哼一声,一根前肢只是一个模糊。

“砰”的一声,第二根土皇钉竟稻草般的一击而飞,根本无法近螟虫之母身前分毫。

破空声再一响。

另外一条人臂状前肢只是举重若轻的微微一探,竟一把将飞出的黄色古钉抓在手中,并轻巧的一拿而回。

“我说你手中的玄天之物威力为何这般小,原来是一对之物。正好,本座这一次复出,手中还缺几件护身法器,这一对土皇钉就先拿来勉强一用吧。”螟虫之母打量了手中之挣扎不已的古钉,目中已满是讥笑之色了,但口中不慌不忙的言道。

“不可能,你真元已经大半被锁住了,怎还能做到此事的。”宝花死死盯着对面的螟虫之母,不禁张口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一开始就隐瞒了第二枚土皇钉,自然一开始就将其当做自己必杀手段,但一番苦心谋划下,却一下变成了这般模样。

这让此女的心一下沉到了最低处,再无任何战胜对方的信心了。

一旁的韩立,见到螟虫之母举重若轻的击飞土皇钉一幕,眉梢动了一动,脸上隐约一丝恍然闪过。

“也算你们运气不好。若是再早个数百年碰到我,刚才那一下,说不定还真让你这小丫头得手了。但是现在嘛,嘿嘿,哪怕我全身一丝法力全无,击杀你们三个,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螟虫之母一手紧紧握住扭动不已的古钉,懒洋洋的说了一句,身上一开始散发的那种恐怖气息早已消散全无,但另外一种无形的威势却一下遥遥的将宝花韩立等人全都罩住,让三者都不敢轻易的出手。

刚才的话语,每一字落入宝花耳中,却让其面色更加白上一分,并隐约有几分迟疑不定的样子。

“道友这般自信,莫非是依仗的这副强横肉身?”韩立目光一闪,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倒是明白人,终于看出了这一点。你真以为本座一直被困此地,只是在恢复修为、做冲破封印的事情吗?哈哈,实话告诉你们两个。本座若真想破印而出,早在十几万前就可轻易做到此事了。之所以甘愿一直困在此地不出,不过是借助这上古封印的玄妙力量,在打磨我这副玉骨真躯,想重铸这一身真极之躯而已。如今我真躯已成,就算站在原地不动的让你们用各种宝物攻击,也根本无法伤到我肉身分毫的。有这一副真极之躯,本座足以纵横各界,唯我独尊了。”螟虫之母一阵狂笑,得意之极的说道。

话音刚落,螟虫之母所有肢体猛然虚空一划,身前“呲啦”之声大起,无数道白痕凭空一闪而现,随之一黑的化为无数纤细裂缝。

裂缝中庞然吸力一现下,竟将身上笼罩的黄色符文和法则之力全都一卷而入,又一阵嗡鸣后,所有裂缝无声的弥合如初了。

而下一刻,巨虫一条人形手掌往前肢上只是一抚,就将深深插入其中的古钉一拔而出。

“不可能,这土皇钉早已被我那好友祭炼了无数岁月,怎可能这般就被其拔出来。”宝花面如纸灰般的喃喃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