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三十四章 虫母之战(下

“好强大的肉身力量,就不知道和螟二相比,谁更厉害一些了。”那个阴森声音一下变得诧异起来。

这时,韩立才凝神往下方望去,只见水面上不知何时的多出一只浑身晶莹清澈,仿佛液体凝聚而成的天牛般怪虫,体长足有十几丈,浑身上下竟全都是各种大小不一的眼珠,让人一望之下,不由自主的浑身寒气大冒。

刚才阴森声音赫然是从此怪虫口中发出,两根透奇长触须一碰触下,中间轰鸣声不断,一道道灰白色电弧显现而出,扭曲狂闪的轰鸣不断。

正是刚才那种差点重创韩立的煞雷!

韩立脸色凝重的望着怪虫和其头顶上的灰白色电弧几眼,心念飞快的转动几下后,蓦然抬首望一侧宝花处望去。

只见这时的宝花,双手掐诀不已,土皇钉所化的擎天巨柱在其催动下,竟正和空中那只巨爪争斗一团。

巨爪虽然在那边肆虐凶猛,但其主人却隐没在高空滚滚灰云中,丝毫没有显露出身形来。

其以一只肉爪对抗玄天之宝幻化出的巨柱,反隐隐占据了一丝上风

韩立一望见巨爪样子,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先前在阵眼殿堂处所见的那几截残破兵刃来。

除了尺寸天壤之别外,其他竟然一模一样。

看来那些东西多半就是这只巨爪的杰作了。

黄色巨柱搅动处,虚空震荡狂风大作。

巨爪划破之地,一道道晶莹白痕凭空显现,二者一时间斗的难解难分。

不过从宝花一点点苍白的面容看,显然这般催动土皇钉超出了其负荷,现在看似并未太落下风,但明显无法太持久的样子。

“蟹兄,这边的这个家伙,交给你来对付,我去那边帮宝花先解决那边那个再说。”韩立脸色连变数一下后,忽然这般的朝身后某处一声吩咐。

“既然你这般说了,那就交给我吧。此虫的神念秘术和煞雷术纵然厉害,但对我却没有太大作用的。”

虚空中一声雷鸣,蟹道人竟然浑身银弧缭绕的在韩立背后浮现而出,并淡淡的说道。

这只伪仙儡也不知得了韩立什么吩咐,竟在韩立等人争斗一开始的时候就悄悄的隐匿不见了,直到现在才蓦然的应声从虚空中闪现。

蟹道人一现身的瞬间,就往地上就地一滚。

“轰”的一声巨响!

一头浑身雷光四射的金色巨蟹,就此在空中浮现而出,足有千亩大小,两只巨鳌猛然一举。

雷鸣声大作!

密密麻麻的雷球飞快凝聚而出,暴雨般的向下方那头透明怪虫狂砸而去。

这些雷球明显和一般电弧大不一样,不但每一颗体积惊人,表面电光中更是隐约有无数银白色光文闪动。

怪虫一见此景,似乎也暴怒而起,口中一声怪叫后,两根长长触须猛然一抖,无数道灰白电弧迸射而出,化为无数电芒的向那些雷球洞穿而去,并撞击到了一起。

一时间,两种雷光以某一界面为分割的纷纷爆裂,威能竟然隐隐不相上下的样子。

灰色电光和银色电弧交织一片,让整片虚空在震动中都隐隐灼热发烫起来。

黄金巨蟹身躯大的惊人,但是几根下肢飞快挪动下,身形却模糊的漫天游走不定,不停的狂放出雷球,自身却根本不和对手接触一下。

那透明巨虫身形同样鬼魅一般的忽隐忽现,在闪动间,一道道灰白电弧也不断激射而出,将那些雷球纷纷的一击而碎。

至于其最擅长的神念秘术,早就施展出来了,但对一名傀儡来说却是对牛弹琴,效用不见分毫的。

另一边,韩立则将手中翠绿长剑一亮而出,一声长啸后,三头六臂的法相再次一现而出,同一道道巨大剑光就化为一座巨山剑影的直往那只巨爪一斩而去。

宝花见此,精神一振,同样一声清鸣之声出口后,头顶天灵盖蓦然一分而开,一朵粉红巨花托着一个粉红小人的一冲而出。

这小人一张口,一道粉红色光环一吐而出,迎风一涨后,竟化为一根晶莹巨环的直奔高空中滚滚灰气一压而去。

巨爪主人应该就一直藏身在其中。

在有韩立相助下,此女终于直接让大成元婴出窍,对巨爪主人出手了。

某处水面下,近万丈一道一眼无法望到底部的深渊中,古朴老者和黑袍妇人二人正怔怔望着下方一物,满脸都是震惊和骇然之色。

一物静静躺在深渊最深处海沙上,浑身洁白如玉,足有万丈之长,竟是一副巨大无比的巨虫骸骨。

骸骨虽然下动不动,但体表却笼罩一层淡淡的灰白色光晕,隐约散发出一股深不见底的可怖气息。

这气息和先前他们几人所见的女童气息极其相似,但细微处又有些不同。

“这就是那螟虫之母本体?”

二人在深渊高处小心的观察了好一会儿后,黑袍妇人才有些迟疑的喃喃一句。

“应该不会错了!除了那头虫母外,老夫实在想不出还有何物遗骸会残留这般可怕的气息。先前我们见到那副褪掉的躯壳,也无法和其相比的。”古朴老者深吸一口气,缓缓回道。

“这螟虫之母本体已经坐化掉了,从骸骨的存在痕迹上看,似乎还是许久之前的事情!这实在太可笑了。刚才出现的那个家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其已经修炼到了真仙境界,让元神无需躯壳就可正式遨游万里,永生不灭了。”黑袍妇人干笑几声的说道。

“这个老夫也不知道了。但不管怎么说,对我等来说应是一件幸事的。我等无需动手就已经完成了此行任务。至于其元神为何还能活蹦乱跳的,多半应该和这具骸骨有些什么联系吧。”古朴老者苦笑一声的回道。

“哦,这么一说倒是的确大有可能的。听说有些上古秘术可以将浑身精元缩在体内某一部位上,若这螟虫之母在坐化前也做了同样安排,其元神倒是有希望多存活一段时间的。既然这样,让我将其也彻底毁去吧。”黑袍妇人有些恍然起来,但马上脸上狞色一现,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妇人单手虚空一抓,顿时黑光一闪,一柄漆黑如墨的短枪浮现而出。

“且慢!”

老者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的急忙阻拦一声,但已经迟了。

黑色短枪一声轰鸣,直接化为一道黑色闪电的冲巨大遗骸一劈而下。

“砰”的一声,黑色闪电直接击在骸骨的头颅处,瞬间化为无数纤细电丝的弹射爆裂而开,声势好不惊人!

但当所有黑色电弧一闪的消失后,骸骨头颅却完好无损,连一丝印痕都未曾留下来。

“这不可能!我这天机枪纵然不是玄天之宝,一般的顶阶宝物在其威能下也是纸糊般的不堪一击的。”黑袍妇人见此,一下失色的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笼罩骸骨的光晕蓦然间光芒大放,同时无数金银符文从骨骼中一涌而出,围着整具骸骨的飘舞而起……

“不对,这骸骨有些不对劲!”古朴老者脸色大变,口中一声大喝,原本一直紧紧握在手中的万兽牌顿时往身前一抛,一下化为一闪光蒙蒙玉门的耸立在虚空中。

老者再单手飞快一掐诀,顿时万兽齐吼,大门一开下,无数怪兽虚影从中密密麻麻的狂涌而出。

另一边的黑袍妇人,更是心中一凛下,两手蓦然一抬后,背后现出一只九头怪蛇虚影来,浑身乌黑,蛇芯紫黑,再同时一张口后,大片紫色魔焰滚滚的冲骸骨一卷而去。

这些紫色魔焰所过之处,尽是阵阵腥臭,附近虚空竟一下变成了淡黑,竟仿佛是这魔焰直接污秽过了一般。

这黑袍妇人见一件宝物无法毁掉骸骨,干脆功法一变,施展另外一门的压箱神通“黄泉秽焰”。

此焰是采取数个界面最毒的八十一种污秽之气炼化而成,普通人不要说是沾染上一丝,就相隔百里外的嗅上那么一嗅,也会立刻毙命而亡的。

至于被这秽焰直接卷入其中的生灵,据说不但肉身会为污水消失,元神精魂都会遭到秽,直接会抹去轮回资格,从此无法进入黄泉之门的。

黑袍妇人对此焰一向视之最大依仗,但可惜的是这种黄泉秽焰是消耗之物,用一次就少一次,除非真到性命相关的紧要关头,否则绝不会考虑动用的。

这也是那具骸骨实在太过诡异,并且此女先前在女童那边已经见识过螟虫之母的厉害了。

眼见滚滚紫焰和无数兽影,下将下方骸骨彻底淹没之后,原本静静不动的骸骨突然白森森的下巴一动,传出了嘎嘎的笑声,同时两条手臂突然一动,顿时一股无形潜力疯狂涌出。

无论是魔焰还是兽影,一接近骸骨数丈远后,立刻就诡异无法向前分毫了,仿佛均碰到了一面坚不可摧的透明墙壁。

任凭兽影纷纷自爆而开,秽焰疯涨狂卷,却根本无法靠近骸骨身边之处。

反而骸骨身上阴沉笑声不断,整具骸骨在两手一撑之下,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