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联手一击

“没有了神通护身,纵然此虫肉身足够强大,也绝对无法硬接众道友的联手一击了。”

宝花解释到这里,口中顿了一顿,但又接着叮嘱的说道:

“不过螟虫之母肯定也掌握了土属性的天地法则,土皇钉能禁制其多久,却不是一个好说的事情。所以,一等我祭出此宝后,诸位就马上随着出手,千万不要有任何迟疑!”

“道友放心,此战牵扯到我等小命,自然不会有任何差池的。”古朴老者不加思索的回道。

其他人也是点头称是。

“好,为了以防万一,妾身先沟通封印之灵,让其将封印之力全都聚集在此地,一来可以压制螟虫之母的实力,二来也可掩饰我等的行动。”宝花未马上祭出手中宝物,反而凝重异常的说道。

此女随之单手一掐某个古怪法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而起。

结果片刻后,其身前处白光一闪,一张模糊雾脸丝毫征兆没有的再次显现而出。

宝花嘴唇微动,无声的和眼前东西传音起来。

几个呼吸间的工夫,雾脸就鬼魅般的一散消失。

而几乎同一时间,韩立等人感到附近虚空中一下多出了一种莫名的压抑之感。

他们心中一凛,急忙各自检查一番,发现对自己并无任何影响后,才心中为之一松。

这时,宝花身躯四周却浮现出无数灰色符文,并飞快一滚下,就将其包裹在了其中,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窈窕身影而已。

诡异的是,此女一被这些灰色符文围住,整个人就一下变得再无任何一丝气息了。

明明人还站在原处,但神念一扫过去,却仿佛一团空气般在那里一般,竟仿佛和整个虚空融为了一体。

“现在封印之力已经将我气息彻底遮蔽住了,就算离那螟虫之母再近,也无法感知到的。妾身就要动手了。诸位道友准备一下吧。”宝花镇定的冲众人说道。

古朴老者点点头,二话不说的两手一合,手中淡淡灵光一闪,却亮出一面白蒙蒙的玉牌。

表面精雕玉琢,隐有无数灵兽图案若隐若现。

“万兽牌,竟是此宝!据说此物虽然不是玄天之宝,却是上古时候从仙界就遗落下界的宝物。当年不少大乘存在,为了争夺此宝还曾经大大出手过的。没想到这件仙家秘宝,竟然落到了道友手中。”黑袍妇人一见此物,脸上现出了吃惊之色。

“嘿嘿,老夫当年有些机缘,这才能侥幸得到此宝的。”古朴老者干咳一声后,有几分得意的言道。

红脸大汉见此,露出一脸的羡慕之色。

韩立则好奇的扫了此物几眼。

“很好,有了这面万兽牌,我等的把握就又大上一分了。”宝花自然十分欣喜的言道。

这时,黑袍妇人和那红脸老者也各自祭出了宝物,一个张口一喷,吐出一柄漆黑如墨短枪。

一个则伸手往怀中一探,直接取出一口白骨巨刃,表面红光闪动,铭印有无数赤红灵纹。

这两件宝物虽然被二人强压住光华,但从上面散发的若隐若无的可怖气息看,纵然不是玄天之物,也绝对是非同小可的至宝。

“蟹兄,全力出手吧!”韩立见此,转首冲蟹道人传音了一句。

蟹道人神色不变的点点头,单手一抬,手中忽然多出一颗淡银色圆珠。

一声低沉闷响,无数电丝从此珠上弹射间,交织闪烁后,瞬间凝聚出一颗雷球来。

开始不过头颅大小,但往高空徐徐一升后,就无声的狂涨至房屋大。

看起来声势惊人之极。

蟹道人单手遥托着此雷球,静静的站在原地再无任何举动了。

韩立见此,则单手一掐诀,背后金光一闪,三头六臂的金身法相显现而出。

这法相只一凝之后,就化为实体金身的往韩立身上一扑而去。

紫金之光大放,韩立和金身瞬间融为一体后,肌肤一下变成了金灿灿之色,同时无数银色灵纹涌现而出,滴溜溜一凝后,就飞快化为了密密麻麻的银色纹阵,遍布体表各处。

这时,韩立才一手虚空一抓,另一侧手臂上翠光一闪之后,一口三尺长的翠绿长剑一现而出。

手腕只是一抖,附近虚空都为之一阵嗡嗡作响,隐约天地元气都被此剑撼动了几分。

此宝赫然正是那口玄天斩灵剑。

韩立面对螟虫之母这曾一连毁灭数个界面的穷凶极恶之虫,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心,一出手正是自己压箱手段。

宝花曾经见过韩立动用过玄天斩灵剑,故而一见其拿出此物,没有丝毫异色。

但古朴老者和黑袍妇人等人,一见玄天斩灵剑模样却不由的神色一动,用狐疑的目光连连的扫望此剑不已。显然此剑亮出撼动天地元气的情形,并未能瞒过他们的耳目。

不过未等他们谁来及开口询问什么,宝花却已经单手一掐诀,身躯一个模糊后,就在水面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下一刻,千余丈的高空中,漆黑光阵下方不过十几丈远的地方,粉红花影一现,宝花就无声的再次现身而出,并将手中巨钉双手一托而起。

一见此情景,其他人自然顾不得再问韩立什么,不由自主的纷纷屏息闭气,并各自掐诀,往手中宝物中开始狂注真元之力。

毫无疑问,只要那枚土皇钉一没入巨虫身躯的瞬间,几名大乘立刻就会进行石破天惊的联手一击。

而这时,山岳般巨虫仍然在光阵中轻轻酣睡着,仿佛对下方的一切仍丝毫不知的模样。

宝花死死盯着光阵中心处的巨虫,目中隐约有淡淡银丝闪动不已,但当脸上一丝厉色闪过后,终于一声冷哼,土皇钉一下化为一道黄芒的飞射而出。

下一刻,此宝就视那黑色光阵如无物的洞穿而过,并一个闪动后,结结实实的扎到了巨虫身躯之上,重新现出了原形。

“轰”一声巨响传来。

巨钉表面黄光四射,密密麻麻的黄色丝线一下在巨虫身躯上浮现而出,并一个模糊后,就诡异的直接没入到了巨虫体内。

“成了,众位道友还不动手等在何时!”宝花大喜,一声娇叱出口,背后巨大花树虚影骤然一涨,一下爆裂而开,幻化出无数粉红花瓣的朝巨虫一卷而去。

下方的韩立等人也同一时间的出手了。

古朴老者将手中玉牌猛然冲着高空一晃,顿时此牌一个模糊后,竟直接幻化成一扇白蒙蒙玉门,一开下,从里面一下涌出无数怪兽虚影,全都呼啸的直扑空中而去。

黑袍妇人则只是口中一催法诀,手中那杆黑色短枪一晃,就一下化为一道黑色闪电的一劈而出。

至于红脸大汉只是凝重的一挥手中白骨巨刃,顿时巨虫上方波动一起,一个千余丈长的巨刃虚影显现而出,并狠狠一斩而下。

此巨刃虚影尚未真的落下,一股无形巨力就先一压而下。

旁边雷鸣一响!

一颗巨型雷球也同时的瞬移出现,并轰的一声,化为一张铺天盖地的银色电网,将整只巨虫都遥遥一罩而下。

这些攻击,称得上是迅雷不及掩耳,动作之快几乎让人难以置信,但比起韩立的出手却还慢了那么一分。

韩立体表银色纹阵一阵嗡响,这边才一抖手中玄天斩灵剑,身前虚空就一道绿线一卷而出,马上又一晃的消失了。

下一刻,巨虫身躯上天地元气一颤,一道绿线就从上面一闪的切过。

白色巨虫身躯竟瞬间的一分两截。

接着高空中巨刃虚影和银色电网一落而下,无数花瓣和灵兽虚影,也同时滚滚而来。

连绵轰鸣声顿时爆发而出!

漆黑光阵瞬间就被明晃晃刃光和一道道银弧撕裂而开,无数花瓣虚影在四座虚空中利刃般的交织盘旋飞舞,发出嗤嗤的破空之声。

而在更深处,无数灵兽虚影将巨虫团团包围在了其中,并马上化为一团团白光的自爆而开。

滚滚气浪向四面八方一散后,顿时一片肉眼可见的光环向四面八方一圈圈的荡漾而开。

众多攻击爆发出的刺目光芒,瞬间就将巨虫身躯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而巨虫从始至终都一动未动,竟仿佛真在酣睡中被众人直接一击灭杀掉了。

目睹这一切的宝花等大乘,面上非但没有露出欢喜之色,反而脸色均都“唰”的一下,变得异常苍白起来。

韩立面容也一下阴沉下来。

在这里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经历过无数生死厮杀才成为大乘老祖的,纵然对自己攻击再有自信,也绝不会相信这般大名声的螟虫之母真能这般轻易的被灭杀掉,不由自主的心中全都提高了十二分的小心。

空中各种光霞终于一闪的消失后,巨虫庞大身躯赫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竟只剩下一颗拳头大小漆黑晶石,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在晶石表面,一枚数寸长的古钉深深的插入其中近半。

众人目睹此景,背后一阵发寒,均感应到了一股诡异之极的气息直冲心头而来,

“不对,情况有变。我们快些离开这里。”宝花脸色接连变化几下,蓦然果断异常的叫了一声,单手一翻转,手中顿时多出一块阵盘,并反手一捏而碎!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