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二十九章 土皇钉

“妾身既然将此盘相赠,自然没有再拿回来的道理了!”宝花闻听了,嫣然一笑。

“有此物护身的话,再加上宝花道友还借来了相克的玄天之宝,想来那虫母再凶悍也足以应对了。那老夫舍命走上一趟吧。”古朴老者目光闪动几下,答应了下来。

至于黑袍妇人想了一想后,也点了一下头。

“韩兄,你的意思呢!”宝花大喜,但仍没有忘掉最为重视的韩立,螓首一转的问了一句。

“几位道友都去了,在下怎好临阵退缩的。”韩立将手中之物一收,面上看不出丝毫异色的说道。

以他现在神通,外加有玄天斩灵剑这等至宝护身,就算面对真仙那般存在自付也有自保有之力的,自不会太畏惧一只元气大损的螟虫之母。

“好,那我这就让封印之灵马上送我等过去。在那边,黑夜界的两位道友应该也在附近。如此一来,和他们汇合后,把握又多上一分的。”宝花轻笑的说道。

接着此女不再迟疑的单手冲灰色雾气中打出一道法诀去。

刹那间,雾气一阵翻滚后,左右一分,竟直接现出一条通道来。

宝花身形一动,毫不迟疑的一飘而入。

其他人也忙一跟而入。

片刻后,众人一走出通道,眼前一亮,竟出现一片空荡荡的区域,前方地面上更是多出一座灰白色的传送法阵。

嗡嗡的声音从四周虚空中传来,仿佛什么人在说某些话语。

但是韩立等人全一头雾水的无人能听懂什么,唯有宝花冲空中微点下头,就脸色凝重的几步走入法阵中。

其他人见此,神色各异,但略一犹豫后,也就纷纷的走了过去。

当最后的黑袍妇人双足方一踏入法阵中的瞬间,“噗”的一声,整座法阵就一下自行激发而起,四周一阵光霞缭绕后,几人就全都身形一个模糊的凭空消失了。

同一时间,在那神秘石林中的血色祭坛上,原本静静不动的漆黑钵盂,忽然一阵的颤抖后,一个低低的男子声音喃喃而起:“这些人果然是打算要对付那头虫母的,嘿嘿,真是不知死活!以他们这点实力岂不是自寻死路。不过那小子现在可不能死,看样子必须想办法先救其一命了。咳,这下不动用那东西是不成了……”

男子声音传来一声长长的不舍声,仿佛最珍惜的东西即将被迫放弃掉一般。

虚空中一阵金属碰撞的脆响!

祭坛上方淡淡光芒一闪,一下现出八根淡银色的纤细锁链。

每根都一头缠在钵盂边之上,另一头却分别通向八根青铜柱的顶端,直接没入那些古灯之中。

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声从钵盂中传出,连接唯一那盏还闪动光芒古灯的细链,竟一阵轻轻颤抖。

古灯上突然泛起无数米粒大小的淡金色符文,并沿着银色细链飞快往祭坛上传送而去,纷纷没入黑色钵盂中不见了踪影。

黑色钵盂表面缭绕的淡黑色雾气,渐渐凝厚起来,并从中开始散发出一种恐怖之极的强大气息,并以不可思议速度狂涨不停。

“这就是那螟虫之母的栖息之地!”韩立目光向四周一望之下,脸上现出了诧异之极的表情。

不光是他,宝花等其他大乘存在打量着四周的景物,面上同样带有吃惊之色。

他们几人赫然正处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上,四周一扫而去,尽是一望无际的淡蓝色海面,并不时还有阵阵潮湿海风吹过。

“这不是幻术!怎么回事,地宫中还有这样的所在吗?”古朴老者眉头一皱的向宝花问了一句。

“当然没有,地宫一共就只有这么大,怎可能再修建如此广大的水域!”宝花摇摇头,否认道。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被直接传离了始印之地?”红面大汉左盼右顾的看了片刻后,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

“应该不是。否则我们神念不会还受到封印压制,仍无法探测太远去的。”黑袍妇人却一口肯定的言道。

显然她早已尝试过动用神念之力了。

“诸位抬首往上面看一下!”韩立却忽然平静的说了一句。

“上面?老夫刚才已经看过了,没有什么异常的!”古朴老者闻言一怔,抬首望了一下灰蒙蒙天空的说道。

黑袍妇人和红面大汉同样抬首后,也露出一丝不解之色来。

宝花望了一眼灰色天空中,却轻咦一声,露出了恍然之色来。

而这时,韩立手臂一抬,一根手指竟向高处虚空一划。“呲啦”一声,一道数百丈长的剑光一闪而现,并往高空一斩而下。

整个天空灰色光霞疯狂涌动,同时一声刺耳的尖鸣骤然发出。

青色剑光刺目耀眼,声势庞大浩荡,竟仿佛要将整个天空一劈而开一般。

但青光一闪即逝的消失后,天空并未真的一分两片,反而一阵闷雷般的轰呜后,一个几乎遮蔽整个天空的漆黑符阵,一个模糊的直接出现在高空中。

此光阵漆黑如墨,完全是由无数大小不一的黑色符文组成,但一眼望去,在符阵中心处,一个山岳般大小的白色巨虫,静静的趴伏在那里。

此虫通体洁白如玉,一丝瑕疵不见,头颅深埋自己躯体之中,无法看见真容,但是胖大肥胖的身躯,远远看去却仿佛一只巨蚕一般。

更诡异的是,巨虫仿佛正在酣睡之中,身躯一起一伏间,竟有金色符文忽隐忽现,并徐徐流转不定。

“螟虫之母!”黑袍妇人大惊,一下失声出口。

红面大汉和古朴老者看见这惊人一幕,自然也是脸上大变,身上气息一凝,马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过宝花却十分镇定的说道:

“诸位不用太紧张,此虫离醒来还有一段时间,只要我们不鲁莽行动,还不会惊醒它的。看来这里应该是其自行开辟的一个空间裂缝,黑夜界两位道友恐怕无法和我们汇合了。”

“自行开辟的空间裂缝,以螟虫之母的神通的确能做到此事的。这也说明了,为何此地仍然还受到那封印之力作用了。”古朴老者长吐一口气,神色略松的回道。

“但少了黑夜界两位道友,我们力量未免有些单薄。要不要先找到出口处,将那二位道友也引入此空间再说。想来他二人应该也在空间外一直监视着的。”黑袍妇人左右再望一下后,却建议的说道。

“不行。此虫原本就快要清醒过来,你出入的动静,恐怕立刻就会将其唤醒的。黑夜界二位道友想来也是顾忌此点,才没敢直接进入此空间的。毕竟他们和我们不同,可没有封印力量直接送入到此空间中的。”宝花一口否决道。

其他人听了这话,也觉有理,当即无人再提此事了。

但这时,旁边一直看着高空中巨大光阵中的韩立,却慢慢的说道:

“一些无用的话不用说了,还是趁此虫未醒的时候,赶快动手的好。若能一击就重创这螟虫之母,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韩道友,此言未免太小看我等了吧。我们几个若是联手一击,恐怕就是真仙没有防备的挨上,也会当场陨落而亡的。”黑袍妇人望了韩立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

“哼,此虫母若真这般好灭杀,当时封印其的两位真仙也不会只将其勉强镇压了。韩某做任何事情,一向都是先做最坏的打算再说!”韩立冷淡的回道。

黑袍妇人听了,脸色一沉,正想再说些什么,但却被宝花一摆手的打断道了:

“二位道友不用争什么,我等此行只要尽力就行,最后是否真的能得手,则全看天意了。但是小心一些,总不会错的。所以第一击,不但要一起出手,而且妾身会全力催动所借的那件玄天之宝。诸位要是有什么压箱手段,也全都拿出来吧。说不定,这螟虫之母也只会给我们这一次全力出手的机会。”

“宝花道友此言有理,老夫没有其他意见。”古朴老者连连点头的表示赞同。

黑袍妇人和红面大汉自然没有反对之意。

韩立却沉吟了片刻后,才凝重的微点下头。

于是宝花见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吸一口气后,就单手一掐诀,背后粉光一闪,一颗粉色巨大花树虚影呈现而出。

同时此女,檀口无声的微动下,另一只手掌缓缓的一托而起,而五指一分下,手心中却忽然黄光一闪,竟现出一截锈迹斑斑的黄色巨钉。

此钉不过半尺来长,但是表面坑坑洼洼,铭印的一些灵纹模糊不清,仿佛不知埋藏地下多少年的古物,显得破旧异常。

但宝花手托此物,神色肃然,口中法诀一停后,更是直接的冲其他人郑重说道:

“这枚土皇钉,蕴含了一界的乾土法则在其中,只要被此物钉在身上,任何人一身的土属性神通就再也无法施展分毫。我没记错的话,这只螟虫之母的本源神通,好像就是土属性的。所以只要妾身一击得手,此虫母十之八九的神通就算一下被废掉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