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二十八章 凤灵宝盘

邪莲和绿石老祖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邪莲道友,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也跟过去?”绿石老祖有些不安的说道。

“韩兄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事情有变,再守此地反而不是明智之举了。去看看到底出了何事再说吧。”邪莲脸色飞快变化几下后,也就银牙一咬的说道。

随后此女袖子一抖,背后花影一闪,就化为一团虚影的飞射而走。

绿石老祖见此,轻叹一声,单手一掐诀下,体表绿色雾气滚滚,也腾空跟了出去。

这时,韩立已经带着蟹道人,正沿着一条狭窄通道向剧烈震动最强的方向,疾驰而去。

虽然在上古封印力量下,禁空禁制仍然存在,但在韩立等大乘存在不惜法力全力施展下,遁速自然也不会太慢的。

韩立神念往通道左右一扫而去,结果眉头不禁一皱。

看似表面光洁的通道,里面却遍布一道道纤细裂痕,并且还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增多的样子。

这座地宫恐怕无法支撑多久了。

韩立心中一沉后,飞快做出了判断。

这时,前方传来的震动越发激烈了,仿佛整个地宫随时都可能崩塌一般。

忽然前方一个岔口出现,韩立想都不想的一个拐弯,遁光一下没入新的通道中。

但前面恶风一起,两团黑影迎面直扑而来,却是两只浑身黝黑的人面虫。

这两只凶虫竟仿佛早在新通道入口处,等待许久了一般。

韩立目中寒光一闪,一声冷哼,手臂处突然翠绿色剑影一闪,手中就立刻多出了一口三尺长的墨绿色长剑,一晃下,就冲对面扑来两虫一斩而去。

“轰”的一声,四周天地元气一下沸腾而起,同时一股庞大之极的法则之力一下降临到通道中。

两只人面虫只感到四周诡异波动一起,身躯就一下麻木的无法动弹了,接着眼前绿光一闪,就一凉的再无任何意识了。

韩立一个晃动,身影却一个模糊的出现在了两只人面虫身后处,手腕一抖,墨绿长剑就一闪的消失了。

这时,两只人面虫身上才传来“噗噗”两声,身躯竟从腰部同时一分两截,并马上光焰一卷的化为了飞灰。

因为不愿意被多纠缠什么,韩立甚至没让蟹道人出手帮忙,就直接取出了玄天斩灵剑将两只人面虫斩杀了。

以他现在修为,无需动用涅盘之体就可动用这柄玄天之宝的部分力量,对付两只连大乘都不是的人面虫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了。

蟹道人见到这一切,神色微微一动,但二话不说的紧跟韩立遁光一闪而去……

而除掉了这两只人面虫后,二者在通道中再未碰到其他的凶虫。

不知过了多久后,眼前景色一阔,他们就遁出了通道出口,出现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洞窟中。

此洞窟地面铺着淡银色的细沙,顶部却遍布石笋般的锋利尖石,但离通道出口不远处,却是滚滚的灰白色雾气,同时一股淡淡的檀香气息从里面一飘而出。

而在雾海前,数道人影正悬浮在低空中,其中一道人影背后一朵粉红色巨花虚影徐徐盘旋不已,赫然正是宝花。

此女此刻玉容冷冷的盯着灰白雾气,但眸光隐约也有些惊疑之色。

对面雾海中,则有一张模糊不清的灰白色雾脸悬浮在那里,嘴唇无声微动,似乎正和此女在传音交谈什么的样子。

宝花身后处,黑鳄此獠赫然满脸警惕的站在那里,其余数人则有些面熟的异界大乘。

现在一听到破空声,这几人都一惊的急忙转首望来,但一看清是韩立和蟹道人后,又神色一松下来。

“怎么,其他道友都没有过来吗?这里到底出了何事?”韩立神念略一往灰雾一扫后,当即遁光一停的沉声问道。

“原来是韩道友和蟹道兄,我们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宝花道友正沟通上古封印之灵,在询问其中真相。至于其他道友?二位可是最先赶到这里的人!”一名头戴金环、相貌古朴的老者,凝重的回了一句。

“上古封印之灵,就是此物吗?”韩立目光一闪,瞬间落到了巨大雾脸上,若有所思的问道。

就在这时,宝花似乎和雾气大脸交谈完了。

巨脸一个翻滚,就消散在了雾海中。

“韩道友,蟹道友,你们赶过来了。正好,可以助妾身一臂之力的。”宝花一转身,肃然的冲韩立说道。

“宝花道友,你似乎还没告诉韩某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边的震动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韩立却目光一闪的一扫雾海深处,却反问一句。

“那是上古封印力量失控了!无论是镇压螟虫之母的封印,还是困住元魇道友他们的那部分力量,全都一下流逝了近半之多。现在不但那头螟虫之母苏醒在即,困在封印中的其他道友如今也一下危险起来。毫不疑问,此虫醒来后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抹杀元魇他们。至于这震动,就是那上古封印即将崩溃的表现,一下流逝了如此多力量,这上古封印也无法维持下去了,整座地宫恐怕也快要崩溃了。”宝花叹了一口气的回道。

“什么,封印失控了。这怎么可能!我们可什么都未做的,难道是那些修复禁制的几组人中,有哪一组在修复中出了大错!”一名面色枣红的大汉,一惊的问道。

“宝花道友,刚才沟通了上古封印之灵,难道没有仔细询问个究竟吗?它身为封印本身具有的灵性,应该知道其中详情才对的。”那名古朴老者也深吸一口气,问道。

显然这些人,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的。

“妾身当然问过了,但是这封印之灵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只是感到本体力量似乎都被某种东西一下抽取走了。不过,它已经答应妾身,愿意将我们直接挪移到螟虫之母沉睡地方,让我们趁其还未醒转的时候,先重创此虫母再说。如此一来,不但可以暂时拖住此虫,还可让其他道友有时间去解救被困的那些道友。看来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也只能将原先计划抛弃了。”宝花苦笑一声的说道。

“什么,就我们几个去对付那头螟虫之母,宝花道友不是在说笑吧。”最后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妇人,却一下失声起来。

老者和大汉二人闻言,同样脸色一变。

韩立却只是眉头一皱,并未直接说些什么。

“诸位放心,妾身如此做,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我从封印之灵那里知道,那头螟虫之母虽然借助操纵的封印之力,一口气困住了元魇等上百位大乘道友,但是自身也是付出诺大代价才做到此事的。再加上这一次,它又被迫醒来的,现在元气应该恢复的不多,根本无法和全盛时期可比的。封印之灵也答应我等不再理会地宫其他地方,而会将剩余力量全都用来辅助我们这次举动,而妾身为此行还特意借来了一件专门可以克制虫族的玄天之物。如此算来,我等也并非没有机会的。”宝花却飞快的解释一番。

听了此女这般一番言语,其他三名异界大乘不禁心中微松,但此事毕竟牵扯到一干人等的小命,一时间也没有谁真一口答应下来。

宝花自然看出其他人心中还有的一丝顾虑,当即心中一横后,又勉强一笑的说道:“诸位道友即使不愿冒此风险,但也总要为那些被困的族人亲友想一下吧。现在铜鸦道友他们就在元魇他们被困处附近,我们就算无法直接斩杀这头虫母,先缠住其一些时间,也可为其他人争取一下脱困的良机。况且我还有一物分别赠送给几位道友,有了此物的话,就算我们真的不敌此虫母,但脱身逃掉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话音刚落,宝花袖袍一扬,“噗噗”几声,各有一道红光冲韩立几人分别一射而去。

其他人下意识的纷纷一把抓住眼前红光。

韩立往眼前一亮,却发现是一块铭印着一副复杂图案的赤红阵盘,

韩立感应到阵盘上隐隐散发的空间波动,心中一动,反手一观,却在阵盘背面发现铭印着一个精致异常的翎羽图案,栩栩如生!

“这是……”韩立不禁露出了迟疑之色。

“凤灵宝盘,这是可以瞬间传送百万里外的凤灵宝盘!宝花道友竟然能弄到此物,这可真是天大的机缘了!”那名面容古朴的老者,一看清楚手中阵盘的模样,再用神念一扫后,顿时惊喜交加的大叫起来。

“什么,这就是用那真正的天凤翎羽才可炼制的凤灵盘!道友不会弄错了吧。我可听说有此物在手的话,几乎相当于多出了一条性命,并且几乎一切禁制阵法都无法直接隔绝其传送之力的。”黑袍妇人也一下吃惊的问道。

“此物不会错了,我早年曾经在一次拍卖会上,也见过同样一件的凤灵盘,式样和散发的天凤之气全都一般无二的。”老者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既然宝花道友愿意赠送此物,那我就舍命走上一趟了。若是此行没有用到此奇物,本座可也不奉还了!”红脸大汉盯着手中阵盘,目中一阵贪婪之色闪过后,终于下定决心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