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人面虫

离开地砖铺成的道路,不过数十丈远,邪莲和绿石老祖就神色一动的也发现了什么。

四人闪过一座座石塔,飞了不过二百丈远后,眼前视野一阔,一个七八丈的巨大深坑赫然出现在了面前。

巨坑周围东倒西歪的倒了七八座只剩半截的石塔,附近地面上无数沟槽剑痕纵横交错,竟仿佛此地不久前才经过一番激烈大战一般。

在巨坑中心处,却躺着一具黑乎乎的焦黑虫尸体,从体积形态上看,只剩下小半残骸的样子。

但此虫即使肢体不全,但残留的狰狞摸样,还是让邪莲和绿石老祖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虫尸身躯和一般螟虫差不多,表面覆盖一层光滑油亮的甲壳,但是细长的脖颈上却是一颗丑陋之极的男子头颅,虽然只剩下了一小半,但是眼睛耳鼻等五官样样俱全,并且还生有一头野草般的乱糟糟绿发。

这具虫尸半趴伏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四周丝毫血迹不见,显然早就不知死在此地多久了。

“这就是那螟虫之母的真正后代了,看起来真让人大感不舒服!”邪莲望着虫尸残骸,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说道。

“哼,应该不假了。我也是没有想到,这些凶虫竟然会生的这般摸样。由此也可见那头螟虫之母,恐怕生的是更加恶心恐怖了。韩道友是否也觉得如此。”绿石老祖冷哼一声,却转首冲韩立问了一句。

“也许吧。在没有亲眼见过那头凶虫之母前,韩某可不好做什么肯定判断的。”韩立淡淡笑一声,袖子忽然冲巨坑一抖。

“轰”的一声,一股无形潜力一推下,那具趴伏的虫尸残骸一个滚动后,竟腹部朝天起来翻了个身。

邪莲心中一动的凝神一望,玉容竟再次微微一变起来。

只见在尸体腹部,赫然生有十几只残缺不全的肢体,其中一些颇为尖利,生满黑色硬毛,和一般虫族一般无二。

另外一些残肢却肌肤白嫩,竟和普通人手极为相似,不过前端并非五指状,而是分成一粗两细的三根一节节手指状。

绿石老祖见到这一切,面孔微微抽搐数下后,单手一抬。

一声闷响!

顿时一团蓝蒙蒙火球在手心中浮现而出,五指只是微微一屈,就化为一团火光的飞向虫尸。

火球表面丝毫温度不见,但是附近虚空却一阵的模糊不清,明显蓝焰具有莫大威能,并不是一般真火可比的。

“噗嗤”一声,火球方一接触虫尸残骸,就立刻化为汹汹火焰的燃烧起来。

片刻后,绿石老祖再单手一掐诀,冲虫尸方向又虚空一点。

一声闷响,蓝色火焰瞬间消退不见,重新露出了下面的虫尸。

此残骸除了比先前更黑了一些外,表面竟然不见太大变化,丝毫不见真正融化的迹象。

绿石老祖心中一凛,脸色也一下阴沉起来。

邪莲面容更是越发难看了……

蟹道人则除了目光微微闪动几下后,脸上仍不见丝毫表情。

“有些意思,让韩某也试上一试!”韩立却轻笑了起来。

话音刚落,手臂一抬,三根手指竟一下发出金属般清鸣的一弹。

破空声一响!

三道青蒙蒙剑光连成一串的从指尖处弹射而出,一卷之下,就斩到了虫尸之上。

“砰”“砰”“砰”三声类似的声音一传而出,三道剑光斩在虫尸上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

第一道剑光一斩在上面,立刻光芒一闪的弹射而出。

第二道则一下将虫尸甲壳切开一截。

第三道剑光一闪即逝后却将虫尸从中间轻一分两半。

见到这般情形,邪莲和绿石目中都不禁闪过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韩立一手摸了摸下巴后,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邪莲此女略一沉吟,干脆直接的开口问道:

“韩兄,刚才三道剑光的威能不一样吧,否则怎会有这般结果的。”

“它们的确威能不一样!第一道剑光,只是蕴含我五成的法力。第二道剑光则蕴含了十成的法力。至于第三道剑光,在下将一口心神相连的飞剑,直接融入了剑光中,方能一剑奏效的。”韩立淡淡的回道,似乎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邪莲和绿石自然不知道,韩立除了后面所说那道剑光真融入了一口青竹蜂云剑外,前面两道剑光注入的几成法力之说,却是以一般大乘修士具有法力多寡来说的。

以他本身远超普通大乘的真元来说,第一道剑光不过注入两成法力,第二道也只是注入了四五成的法力而已。

但就是这样,这虫尸的肉身强横,也让邪莲和绿石老祖心中有些骇然了。

“此虫不但不怕绿石道友的真焰,竟然连韩道友的剑光也能抵消大半了。看来这种螟虫之母的直系后代,比原先想象的还要可怕几分。万一下面真碰上了,三位道友可有什么良策对付吗?”邪莲玉容阴暗不定的变化了一会儿后,才大为忌惮的问了一句。

“有什么可怕的。此虫又不是无法灭杀掉,真要遇到了,我们各施神通就是了。老夫可不相信,我们四个联手,还能对付不了区区一只虫子。”绿石老祖忽然冷笑一声的回道。

“若只是一两只,自然不算什么。可若是碰到七八只、十几只,甚至更多的此种凶虫呢。绿石道友还能这般自信!”邪莲叹了一口气。

“十几只?这不太可能吧!”绿石老祖原本有些强装的不屑,一下凝滞了几分。

“呵呵,遇到如此多的几率的确不会太大。那螟虫之母,真有能力一口气产出这般多强横后代,恐怕早就冲出上古封印,又怎会一直被镇压此地如此多年的。”韩立沉吟了一下后,摇摇头的说道。

“希望真能像二位道友想象的这般的。否则,这些凶虫可是一个大麻烦了。看这里情形,这一只应该是上一波进入地宫的道友击毙的,但不知为何马上离去,似乎走的非常匆忙,不知前面是否还有更多的此类凶虫。”邪莲闻言,只能苦笑的点点头。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到了这里,自然不可能临阵后退的。我们在此也耽误了不少时间,继续上路吧。万一因为我们的缘故,误了宝花道友他们的事情,那才是真的糟糕透顶了。”韩立平静的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的向来路一飘而去。

在测试出这种凶虫对其还造不成太大威胁后,他自然不会再多放在心上了。

蟹道人一言不发的紧跟而去。

邪莲和绿石见韩立走的这般干脆,都不禁有些意外。

但他们互相望了一眼后,又觉得韩立所言也有些道理,也就神色各异的跟了过去。

在四名大乘中,蟹道人完全听从韩立的吩咐,外加刚才韩立又显示了远胜其他人的强大神识。

故而邪莲和绿石纵然心中有其他想法,表面上也不觉只能以韩立为马首了。

没有多久,四人就回到了原先的小路,并沿着地图标注的路线继续向前而行。

这一次,韩立等人一口气穿过数片地宫区域,却丝毫事都未发生,更未再见到其他凶虫的任何踪影。

这让邪莲和绿石都心中一松。

即使他们都是大乘存在,但也绝不想真对上先前见到的那种凶虫。

此刻四人来到了一片广阔异常的花园中,两侧到处都是一种银灿灿的低矮花树,表面长满了一种巴掌大的银色花朵,毛绒绒的,异常艳丽,但偏偏丝毫香气没有。一开始绿石老祖还对这些银色花树有些警惕,但等邪莲轻描淡写的告诉他,此花树是魔界一种特有的植物,除了可炼制一些低阶丹药,并无任何特殊的作用后,这位异界大乘也就放心了下来。

“韩兄,按地图标注,前面那座禁制殿堂应该就是阵眼所在处了。我等只要将其重新修复,此行任务就算完成了。”眼看三人已经快要走出花园,并花园出口方向隐约眺望到一座不大的灰白色殿堂后,邪莲轻笑的说道。

“嗯,果真不远了。看来我们此行倒是颇为顺利,就不知其他几路道友是否也是如此。”韩立点点头,不动声色的回道。

不知为何,他自从到了这花园后,虽然未发现丝毫的异常,但却有一种被什么东西一直注视的诡异感觉。

而以他现在的神识强大,竟然还未发现对方踪影,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说明要么对方真有某种逆天神通,竟能躲过其的神念扫视。要么就是他因为地宫中各种禁制和封印力量等的影响,自行产生的一种错觉而已。

不过以韩立的小心,此刻自然提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但等其方一走到花园出口后,这种诡异感觉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竟仿佛从未发生过此事一般。

这让韩立一头雾水下,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与此同时,在地宫最深处的一座漆黑的地下洞窟中,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却忽然发出一阵低沉的阴笑声:“炼神术……还是修炼到了第二层……炼神术。下界之人,有人会修炼此秘术!哈哈,天不绝我……不枉老夫在此苦苦支撑如此多年了……”

这笑声一开始不大,并有些含糊不清,但后来却渐渐清晰和疯狂起来,让人听了竟不禁不寒而颤!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