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二十三章 地宫

一男一女两名魔族圣祖立刻应声站了出来。

而剩下大乘和他们门人弟子,则在宝花带领下开始向始印之地中心处继续前进。

显然这始印之地中有厉害之极的禁空禁制,即使以这些大乘老祖的神通,也只能带着门下在低空缓缓飞行而已。

当然,这是相对他们原先正常遁速而言,对普通凡人而言,一干人的速度还是飞快异常。

不过半个多时辰,一干人等就飞出了万余里之遥。

前面大地蓦然现出一道奇长峡谷,并从里面飞出一片片薄薄紫雾,在滚滚中,直冲九霄云外。

而更诡异的是,这些薄雾隐有一股腥气传出,让人一闻之下,竟一阵头晕眼花,神识一下变得异常迟缓的。

“这是……”一些大乘老祖神念一扫过这些紫雾后,脸色为之微微一变。

“诸位道友要小心一些,不要让这些东西轻易近身了,这些雾气是那头螟虫之母外泄的一些邪气。就是这种邪气,才让我们圣界魔虫全都转化成了螟虫。”宝花开口警告了一声。

那些大乘老祖心中一凛下,有的护体灵光顿时为之一盛,比先前凝厚了几分,有的则干脆放出了一两件护身宝物。

但更多大乘却自负神通了得,还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

当一干人终于飞到了峡谷上空,并往下一望后,所有异界老祖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在紫色雾气滚滚之中,峡谷底部赫然深不可测,并有阵阵恶风从中不时冲出,让人一接触之下,不禁肌肤一冷,竟然奇寒刺骨。

“这里就是上古封印所在之处?”韩立双目一眯,口中喃喃说了一句。

不远处宝花闻言,轻笑一声的回首道:

“韩道友,那上古封印的确是在地下深处的。上古时候,我等圣族就围绕此封印,将方圆万里地下全都挖掘一空,并修建了一座巨大地宫,还另行布置了一重又一重的玄妙禁制。那螟虫之母就深处这地宫中心处。因为上古封印被那螟虫之母掌控部分力量缘故,原本我等是无法轻易进入地宫中的。但现在这几天正是天地元气每隔一个周期的大爆发阶段,正是上古封印力量不稳之时,我等才能趁机潜入其中的。否则平常时候我等纵然能依仗神通强行闯入,但也绝对会惊醒那头螟虫之母的。”

“那头螟虫之母真的如此警觉!据我所知,所有强大虫类在因为元气损伤而陷入沉睡想恢复力量时,可是极难惊醒的。除非是潜入其极近处,要采取威胁其性命的举动,这才可能例外的。”附近一名生有三角眼,穿着一件银丝道袍的老者,却眉头一皱的言道。

“原来是蛊道兄,怪不得对虫类凶兽这般了解的。不过道友不要忘了,这螟虫之母可不是一般凶虫,道友的一些推断用在它上面可不太合适的。”宝花扫了那位三角眼大乘一眼,淡淡回了一句。

“哼,希望真是如此吧。”这位蛊道人却冷哼了一声,似乎对宝花之言并不太信样子。

“道友要是不信话,尽可现在就下去一试。”宝花似乎对这位蛊道人也不怎么感冒,脸色一沉的回了一句后,就不再理会对方了,只是自顾自的往峡谷深处眺望而去,似乎在静静等候什么。

这位蛊道人闻言,脸色一变,三角眼中凶光一闪,却阴沉的没有再说什么,当然也不会真冒失的朝峡谷深处闯去。

韩立见此,却颇有兴趣的多打量这位蛊道人两眼。

在明知道宝花不是一般大乘,这位蛊道人竟还敢用这种口气和宝花说话,可见也是大有来历之人。

“韩道友,蛊道人为人尖酸异常,但一身蛊术神通,即使我对上也大感头痛的。道友最好不要和其牵扯上什么关系!”却是宝花直接向韩立传音过来。

韩立神色不变,只是微微点下头,没有开口说任何话的意思。

其他的大乘也纷纷悬浮在峡谷上空,静静的等候起来。

不知是那紫色雾气影响,还是因为地下封印力量缘故,所有人神念一没入峡谷百丈深处,就不由自主的一散而开,根本无法探查下方的任何动静。

望着黑乎乎的峡谷,一些大乘老祖也都不由得心生几分忌惮之心

而这时,宝花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一块银灿灿阵盘,并单手捏印下,往上面不停打出一道道法诀。

那块银色阵盘在其手心中忽暗忽明,仿佛具有了灵性一般。

足足过了一顿饭工夫后,突然银色阵盘中一阵嗡鸣,随之银芒大盛中,无数银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并一阵飘舞不已。

“就是现在,诸位道友,快快进去。”宝花脸色一喜,口中一声娇叱后,单手一托银盘,就化为一团粉光的往峡谷深处激射而去。

其他大乘老祖见此,不敢怠慢的也遁光一起,纷纷跟入了其后。

韩立体表淡淡金光闪动不定,将紫色雾气轻易排斥在丈许外,也夹在其他人中的往下飞落而去。

有些出人预料!

这峡谷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深不可测,只是向下飞遁了大约千丈后,下方就现出一片白蒙蒙的柔光。

所有人双足一顿后,就纷纷踩在了一片坚实异常的实地上。

韩立往左右一扫,发现这里是一片用晶莹白玉铺成的巨型广场,足有上百亩之广,并且地面每隔一段距离,赫然镶嵌着一颗颗拳头大晶珠,将此地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而在广场四周却有七八条小路,弯弯曲曲之下,不知通向了什么地方。

韩立目光一闪,又抬首向高空望了一眼。

只见高空之中,紫雾从四面八方徐徐涌来,并又往峡谷上空滚滚升去,广场四周看起来有些阴暗模糊。

“好了。既然我等安全到了这里,说明那头凶虫应该还在沉睡中。现在按照原先计划好的开始行动吧,妾身带领一组人先去沟通上古封印之灵。铜鸦道友带天鸦界几位道友则去地宫深处设法和被困道友取得联系。黑夜界两位道友,你们则先去地宫最深处,找到那螟虫之母沉睡之地,监视其一举一动,但千万不要先惊动此虫。以黑夜界的隐匿秘术,想来做到此事不难的。其他道友则分成几组,去地宫几处阵眼处将一些关键禁制重新恢复。你们行动要小心一些,这些地方说不定有那螟虫之母的真正后裔在守候着。否则单凭这头凶虫一个,是无法掌控上古封印的,即使只是封印的一小部分力量。而螟虫之母的真正后裔,可不是外界那些普通螟虫能相比的,即使对我们这些大乘存在来说,也是十分的危险。”宝花同样四下张望了几眼后,就立刻凝重的开始一一吩咐起来。

“嘿嘿,没问题。”

“老夫就先走一步了。”

“宝花道友也多保重了。”

其他大乘老祖倒是没有表示不同意见,自行组好队伍,就不慌不忙的纷纷离开了广场。

韩立、蟹道人也和其他两名大乘一起,消失在了广场附近的一条道路中。

其他两名大乘,其中一人竟是邪莲此女,另外一人却是那名浑身绿气笼罩的异界大乘“绿石”。

四人的任务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去地宫某阵眼处将禁制修复。

邪莲含笑的走在最前边,手中把玩着一块玉简。

韩立和蟹道人走在中间,绿石则静静跟在后面。

四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离地数尺的轻轻滑动而行。

但他们神念将百余丈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其下,只要修为神通不是远超过他们,就无法瞒过他们耳目的。

韩立面上神色平静,但目光不停打量着两旁的一切。

他们所走的这条道路正通过一片塔林状的建筑群,一座座四棱状的高塔,一根接一根耸立在道路两侧,并遍布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

这些高塔式样古朴,表面遍布一些简洁的上古符文,给人一种异常沧桑的古老感觉,显然不知存在多少万年了。

塔林异常广阔,韩立等人飞行了足足一盏茶工夫,竟然还没有走出尽头的样子。

忽然韩立眉头一皱,竟身形一顿的停了下来。

“怎么,韩道友发现什么了。”邪莲自然感应到了韩立的异常,转首问了一句。

绿石老祖同样脚步一缓,也用诧异的目光看向韩立。

“那边似乎有些有趣的东西,二位道友要不要过去看上一看。”韩立目光望向一侧塔林深处,忽然一笑的说了一句。

“道友神念能到达如此远的地方?”邪莲神念同样朝那边塔林一扫,却没有发现什么后,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既然韩道友如此说了,那我等一起过去看上一眼吧。”绿石老祖同样神念一扫无果后,也心中一凛的缓缓说道。

别的不说,显然韩立神念之强不是他和邪莲可比的。

韩立闻言微微一笑,身形一个飘动后,率先向那边塔林中一飞而去。

蟹道人自然面无表情的紧随其后。

邪莲和绿石互望一眼后,才有几分凝重的跟了过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