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一十八章 落星幡与小幻天镜

“宝花,一些客气话就不用说了,还是先告诉我等一声,那两件可以抵挡自爆螟虫的宝物是否已经炼制出来了。为了这两件宝物,一些道友可是都捐赠不少珍稀材料给你的。”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一名浑身被金色光晕笼罩的男子口中传出。

听此人口气,竟似乎和宝花颇为熟悉的样子。

“原来是寒月界的李淼道友。道友放心,既然当初妾身敢从其他道友手中接受这些材料,自然对炼制那两件异宝有八九成的把握。诸位请看!”

宝花轻笑一声后,一只纤纤玉手一抬下,顿时一黑一白两团光球从手心徐徐飞出。

在光球中心处,赫然有一杆绣有无数银色星辰的幡旗,以及一面铭印某种带翅白虎图像的白蒙蒙光镜。

“这两件宝物就能对付那种自爆螟虫,看起来并无太特殊地方?”又一名被团团绿气笼罩的异界强者,用一种嘶哑的声音问道,明显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

“嘿嘿,绿石道友这下可有些看走眼了。这两件宝物看似普通,但和传闻中的星月旗、幻天镜两件玄天之宝可能是有些联系。莫非是这两件玄天之宝的仿制圣宝?”一名帝王打扮的中年人,深深看了光球中两件宝物后,却有几分凝重的也开口了。

“星月旗,幻天镜!”

四周其他大乘一听这两个名字,一阵骚动而起,不少人都吃惊的重新打量起宝花手上的两件宝物。

宝花闻言,却不动声色的微点下头:

“玉剑兄说得不错,这两件宝物的确是星月旗和幻天镜的仿制之物。妾身称呼它们为‘落星幡’和‘小幻天镜’。”

“早就听闻那玄天之宝中的星月旗,是不多几种能借助星辰之力的宝物,而那幻天镜更是具有遮天蔽日的无上神通。而宝花道友的落星幡和小幻天镜不知能发挥出二宝的几成神通。”又一个木然的声音在大厅中蓦然响起,但诡异的是,竟无人能够发现此话语是何人身上发出的。

“是来自黑夜界来的道友吧。已经到了此地,竟然还如此的小心,还真不愧为修炼黑暗一脉神通的道友。至于说这两件宝物能发挥所仿制本体的几成神通,道友可真是说笑了。那星月旗和幻天镜即使在玄天之宝中也是名列前茅的逆天至宝,这落星幡和小幻天镜能发挥二者百分之五六的威能,就算是不错了。不过据我推算,这也足以应对那些自爆螟虫。”宝花微微一笑后,这般的说道。

“既然宝花道友对这两件宝物这般自信,想来不会错了。现在自爆螟虫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商量出一个章程,看看进入始印之地后,如何来镇压那头螟虫之母了。”那名黑夜界的大乘声音沉默了片刻后,就再次毫无感情的在大厅中回荡而起。

“既然其他道友觉得这两件宝物上没有问题了。那下面自然要商讨对付那头螟虫之母的事情了。否则我等纵然人数不少,但进入始印之地各行其事的话,恐怕还会反遭那头螟虫之母的毒手。”宝花点点头,眸光流转的说道。

“那头螟虫之母真的这般可怕。上一次进入始印之地的道友,人数可远比我等这里人多得多,其中甚至不乏像道友这般的始祖存在,可还是被此凶虫困住了。宝花道友,听闻你是最后收到始印之地消息之人,可否将消息内容再重新给我等新到道友再讲述一二。”一开始说话的那名叫李淼的寒月界大乘,却眉头一皱的缓缓说道。

“有关先前收到始印之地消息,恐怕不少道友有想亲眼一见的想法吧。既然这样,妾身就将此消息在此公开,让诸位道友自行看上一看,也可真正安心一二。”宝花此女似乎对李淼此言,不感到意外,淡然说完后,当即袖子一抖,顿时一颗漆黑如墨晶球一飞而出,并在虚空中飞快旋转起来。

“噗”的一声后,无数五色光文从上面飞卷而出,并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篇残缺不全的章文。

所有大乘,无论是魔界圣祖还是异界老祖,均都心中一凛的往这些残缺文字一扫而去。

韩立同样凝神望去。

果然这些文字所写内容和邪莲先前所说并无二致,的确是元魇传出的消息,只是匆匆告知了始印之地中一干人遭遇的困境,并提出了一些求援之言,不过残缺的那些文字导致一些细节处模糊不清,但仔细推断下,却的确是一些警告之言。

所有大乘老祖看完之后,神色各异起来。

“看来先前宝花道友所说消息并无虚假之处,那下面众位开始商量应对之策吧。”半晌之后,一名打扮雍容妁美妇人,淡淡说道。

“应对之策?这里有一百名道友,恐怕就会有一百条应对之策的。叫我说,聚会既然是宝花道友提出的,并且其神通也是我等人中数一数二的,不如就先听听其意见再说吧。”有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谁说宝花道友神通肯定是此地第一人,如此说的话,将我们天鸦界置之何地了。”天鸦界的一名中年大乘,忽然撇撇嘴的开口了。

与此同时,原本微闭双目的鸠面老者,骤然双睛一睁,竟隐有一丝电芒从瞳孔中一闪而过。

其他大乘老祖一听此话,脸色均都微微一变。

宝花望了望鸠面老者,眸光一阵流转后,悠然的说道:

“铜鸦道友的名头,宝花也是闻名已久了。不知道友对我等此行,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老夫此行只为救人而来,什么自爆螟虫,螟虫之母,只要不妨碍老夫,我是不会理会。”鸠面老者竟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般言语,引起大厅中一阵骚动,不少大乘老祖望向天鸦界九名大乘的目光,一下变得异样起来。

“铜鸦兄,此言有些不太合适吧。”宝花除了黛眉皱了一皱,竟然并没有流露出多大惊诧表情。

“哼,有何不合适的?老夫只有这么一个嫡系血脉后人,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才培养成了大乘存在,结果因为助你们魔界,反遭镇压围困。老夫不管那螟虫之母,是否真有吞劫灭族的可怕能力,但只要还没真招惹到我们天鸦界头上,老夫为何要主动去招惹,自然先是救回我那后人要紧。”铜鸦老人冷哼一声后,用一种霸道之极的口气说道。

这一下,大厅中其他大乘老祖,真的脸色难看起来。

“道友这话未免说得私心太重了点吧。”那名叫绿石的异界大乘,眉头一皱的说了一句。

“霸道。老夫一向都是这般霸道的,别人又不是不知道的。怎么,阁下还想对老夫说教一二不成?”鸠面老者脸色一沉,盯着绿石,阴森说道。

绿石脸色一沉,但是目光方一接触铜鸦目光后,却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竟有一种心肺直接被冻彻的奇寒之感。

这位异界大乘心念飞快一转下,也只能脸色铁青的不再说任何话语了。

其他大乘老祖见此情形,大都心中越发大凛,更不敢轻易插口什么,但是面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但也有少数大乘,来魔界目的是和铜鸦老人差不多的,目睹此景,心中暗喜。

有这位在各界中名气不小的四禽之一出手,他们若想救回同族亲友,自然阻力大减了。

韩立却趁此机会,目光在鸠面老者身上颇有兴趣的仔细打量不停。

从一开始,他就发觉这位铜鸦老人别的神通不说,但是神念之强却绝对远超一般大乘,甚至有可能还在宝花这等始祖之上的,但是和其相比的话,却还明显稍逊一筹的。

毕竟他经过如此多奇遇,外加修炼多种神念秘术,神识强大程度几乎达到一般大乘的数倍以上。

但也由此可见,这位铜鸦老人相对一般大乘存在的可怕了。

四禽之名,倒也真的名不虚传的。

“铜鸦道友,你救人心切。在场道友都可以理解一二的。但又何必意气用事。我可从未说过,此行未肯定不能行那两全齐美之事的。”宝花终于镇定的开口了。

在场大乘还能和鸠面老者平等对话的,也只有她这位魔族前始祖了。

“宝花,这话什么意思。莫非想用话语先哄骗老夫一把。”铜鸦老人一怔,但马上盯着宝花,阴沉说道。

“哄骗四禽之一,妾身怎会有如此大胆子。铜鸦道友未免太高看妾身了。”宝花不以为意的轻笑一声。

“哼,这可不一定的。谁不知道原魔界三大始祖中,就属你宝花最足智多谋,一向有智魔之称的。”鸠面老者冷笑起来。

宝花闻言,黛眉不禁微微一皱,但想了一想后,忽然嫣然一笑起来,嘴唇突然微动了起来,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竟直接向鸠面老者传音起来。

铜鸦老人一开始面带冷厉,但片刻后,就瞳孔骤然一缩,竟脸色一变的说了一句:

“宝花,你刚才所说可是真的。要是有虚假的话……”

“是否真假,道友一看此物自可辨清了。”宝花眸光一闪,单手一扬,竟有一道晶光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落到了鸠面老者手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