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一十六章 聚会

“原来宝花道友已经有对策了。如此一来的话,再进入那始印之地应该有几分把握的。但不知这次聚会,除了在我们两界人外,还有多少其他界面援手能到。”秃头大汉眼珠转了又转后,却蓦然的问道。

“到现在为止,除了黑炎界外,和我们圣界相邻的其他几个界面均都再次派出人手来,虽然无法和第一次所派人数相比,但也足有四十多名之多。其中最强大的天鸦界,甚至一口气来了九名大乘之多,连传闻中的铜鸦老人也亲自降临本界了。”邪莲轻笑一声的回道。

“铜鸦老人,莫非就是大名鼎鼎的四禽之一的铜鸦!他怎会亲自到此的。”秃头壮汉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金兄也听说过此老名头了。这倒也是,铜鸦道友的名气在各界面间,甚至还在我们圣界三大始祖之上。道友听说过是毫不稀奇的。不过他之所以会亲自来到圣界,据说是先前失陷始印之地的他界强者中,有一位是铜老极其重视的嫡系后人,这才不得不亲自出马的。”邪莲却露出一丝讥讽的说道。

“修为到了铜鸦老人这等地步,竟会为区区一名后人来冒险,这还真是有些出人预料的。”秃头壮汉一只手在光油油的头上抓了一把后,竟感叹一声的说道。

“据说铜鸦老人只有这么一个嫡系后人,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和珍稀材料,才将其硬生生也推到大乘境界的,自然不可能坐视其有危险的。”这次,邪莲却淡淡说道。

“这倒也是。细想一下,金某若也有一个大乘后人,的确也会重视无比的。”金差眨了眨眼睛后,哈哈一笑起来。

“既然邪莲道友将一切都讲明了,那不久后的聚会,我和蟹兄肯定会参加的。时间一到,就麻烦邪莲道友通知一二吧。”韩立默默思量了一会儿后,也长吐一口气的说道。

“这个自然。等到出发日期,妾身一定会亲自飞书三位道友一声的。”邪莲不加思索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我三人就不再多打扰道友了,韩某先告辞一步了。”韩立点点头,当即丝毫犹豫没有的起身说道。

蟹道人和银月见此也同样跟着起身,一副以韩立为马首的样子。

“韩兄何必如此心急,我这朝天峰颇有几种特产灵果,三位道友不如品尝过后,再离开不迟的。”宫装女子却笑吟吟的说道。

“这就不用了。品尝灵果,以后总有机会的。”韩立嘿嘿一笑,略一拱手后,袖子一抖,一片金霞一飞而出,将三人均都一卷其中,并刹那间化为一道金虹的破空而走,只是一个闪动,就消失在了厅门外。

邪莲见此,虽没再出口挽留什么,但黛眉也不禁微微一皱。

“哈哈,看来这位韩道友对你这位魔界圣祖可并不怎么太想交结的。这也难怪,你们魔界可是刚刚和灵界大战过一番的。这个梁子哪是这般好化解的!”秃头大汉却大笑起来。

“圣界和灵界面关系如何,还不是金道友可以过问的吧。现在韩道友已经决定到时会参加聚会,但不知金兄又是如何打算的?”邪莲脸色微微一沉的问道。

“这还用问,自然到时一同参加的。不过,我二人可没有兴趣在外面风餐露宿,恐怕要在道友这里在借住一段时间了。”秃头壮汉打了个哈哈后,毫不迟疑的说道。

“好,既然金兄二人也愿意同去自然最好不过了。至于借住一事,更是没有问题的。二位道友愿意在陋居暂住,这却是妾身的荣幸了。”邪莲闻言,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的回道。

秃头壮汉二人听了,自然面上现出满意之色。

这时从厅门外走进数名宫装女子,手中捧着一盘盘的灵果和数盏香气扑鼻的灵茶……

这时,韩立一行人却在高空中飞遁而行。

不久后,三人就在万花山脉一处僻静山谷中落下遁光。

韩立抬手放出几头巨猿傀儡后,就山谷一侧峭壁上开出一座临时洞府来。

三人一进入此临时洞府,就各自进入一间密室,开始静静的打坐休息起来。

在未参加那些圣祖和异界强者的聚会前,三人对下一步行动,自然没有什么好商议的。

当然银月心中自然还是免不了对敖啸老祖的一番牵挂了。

但她在其知道所有人只是被困在始印之地,暂时并无性命之忧后,也让心中为之暗自一松。

一个月时间,对韩立这样的修道之人来说,是转瞬即过。

这一日,韩立正在密室中静静的闭目养神时,神色一动,蓦然手臂一动,竟向身前虚空一抓。

“噗”的一声!

一块晶莹剔透的白色玉片,竟被他一把从虚空中抓出。

他二话不说的将玉片往手掌间一放,两手轻轻一搓。

顿时玉片一下碎裂而开,并从中爆发出一团绿焰来。

“韩兄,时间已到。请到朝天峰来,今日妾身就要出发了。”绿光中一下传出了邪莲的平静声音,犹如真人就在眼前一般。

韩立闻后一笑,两手再一搓,就将绿焰一压而灭,自己一下站起身来。

小半日后,韩立带着蟹道人和银月,一同出现在朝天峰飞翠绿宫殿的一间不大的密殿中。

在那里,邪莲和两名弟子模样的娇媚女子,以及金差二人均都在那里。

而在密殿中心处,一个丈许大的淡银色法阵正在闪动着微微的灵光。

“我这法阵可传动到离聚集之处最近的一座城镇,然后只要再走半月路程,就到达约定之处了。金兄,韩道友,请吧。”邪莲冲其他人淡淡的说道。

“好,既然这样。金某二人就先过去了。”金差嘿嘿一笑后,竟似乎丝毫顾忌没有的和旁边披发壮汉走进身前法阵之中。

淡淡灵光一闪后,两名白光界大乘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传送阵中。

韩立神色如常,冲蟹道人和银月招呼一声后,也不客气的进入银色法阵中,同样一闪的被传送而走。

邪莲见到这一切,冷笑一声,带着身后两名女弟子,同样迈入银色法阵中。

半个月后,一片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中心处,忽然一阵地洞山摇,在无数沙粒翻滚中,竟从地下浮现出一座土黄色古城来。

这座土城不过数里大小,但四周城墙却足有十几丈高,并且在一阵低沉的鼓声中,一队队甲士竟涌上了城墙之上。

这些甲士一个个面无表情,身披各色甲衣,手持各种兵刃,竟是一种特制的傀儡,数量足有上万之多的样子。

而在这座土城的中心处,一座金光灿灿的宫殿赫然耸立在那里。

宫殿精美华伦之极,不但通体仿佛赤金打造一般,表面遍布各种玄奥魔纹,顶部更是镶嵌有无数颗拳头大小的宝石,五颜六色,散发着艳丽之极的霞光。

而没有多久后,忽然间天空中一声嘶鸣传来,随之天边白光滚滚而现,竟从中飞出一辆洁白如玉的兽车来。

兽车足有十余丈长,形态优雅至极,浑身晶莹剔透,前面则有四条白蛟喷云吐雾的风驰电掣着。

而在兽车上,却是一男一女两人并肩站立着。

男的四十余岁模样,面孔淡青,身穿白色长袍,但隐有晶光流转不定。

女的却是二十来岁少妇,秀发高耸,一身淡蓝皮甲,脸庞清秀之极。

兽车只是几个闪动,就在四头白蛟拖拽下到了土城上空。

男子单手掐了一下法诀,顿时白光一闪,兽车和白蛟竟一下消失不见了。

而这一对男女遁光一闪下,各自化为一道白气的没入下方金殿之内。

宫殿静悄悄的,丝毫异样声音都未从中传出。

一会儿后,土城两侧天边又灵光一闪,各有一道乌虹和一道银虹同时破空出现,几个闪动后,就一下横跨百里之遥的到了土城附近,并一闪的直接从殿门内遁入。

再过半个时辰后,另一方向天空中阵阵梵音传出,接着一片七色霞光闪动后,一队上千人之多的队伍蓦然在远处虚空中浮现。

此队伍男女各占一半,或浑身金甲金盔手持斧钺剑戟,或身披五色霞衣,吹箫捧琴,竟仿佛天兵仙子一般。

在这些人中间,却簇拥着一团亩许大的七色光晕,霞光滴溜溜的转动不定。

光晕中,隐约有一把巨椅,上面坐着一名身披长袍的高大身影。

这支队伍不慌不忙的飞到土城上空,七色光晕往宫殿前一落而去后,光芒一敛,顿时现出一个头顶帝冕,身披七色长袍的威严老者来。

这老者轻咳一声后,向眼前宫殿望了一眼,就面无表情的向殿门走去。

与此同时,土城上空的甲士和霞衣仙子却一闪之后,化为点点灵光的凭空消散了,竟然仿佛只是泡影幻化而成的一般。

就这样,在后面的数个时辰内,从沙漠之外或飞来阵阵黑气,或有一团烈焰直接破空而来,一些奇形怪状模样之人,先后出现在了土城处,并均二话不说的进入那金色宫殿之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