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真相

“不错,韩道友这话还算有些道理的。”金差也嘿嘿一笑的说道。

“既然几位道友想先知道始印之地情形,这自然不无不可的。不过其实那边真实情况,我们这些外界圣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太具体情形,如今也并不太清楚的。”宫装女子略一沉吟后,竟点头的答应下来。

“只知道个大概,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应该要么知道始印之地发生了何事,要么就像传闻中那般根本未曾探查过那边情形。”秃头壮汉脸色一沉,明显有些不满的样子。

“金兄想必误会了。始印之地自从出了差池后,我们这些外界圣祖的确一直未采取太多的行动。但追究其原因,却是在出事前从始印之地中传出的一份消息。”邪莲圣祖叹了一口气后,有些苦涩的回道。

“我就说,始印之地有这般多神通广大的同阶道友在,怎么可能真丝毫消息无法传递出来的。”金差闻言,却面露一丝笑意来。

“金兄别高兴的太早了。那消息是元魇道友利用一个少见秘术匆匆传出的一条模糊信息。只是很含糊的说道始印之地突然生变,那螟虫之母似乎提前冲出了上古封印的大半禁制,并且不知用何种手段,反能操控封印的部分力量,将他们这些前去镇压之人全困在始印之地中。不过这螟虫之母其实也不算真正摆脱封印的控制,还要受到始印之地的禁制压制,无法轻易离开此区域的。当然这也是因为这凶虫力量再次消耗的差不多,不得不又陷入沉睡中。现在圣界的这些出现的螟虫,则是这螟虫之母在沉睡中,无意泄露出一些气息感染才现世的。”宫装女子一句句的将所知消息全讲了出来。

“这么说,我们这些他界来援的道友,也全和贵界圣祖一同被困在上古仙人的封印中了。这上古封印竟然如此可怕,只是部分力量就可以困住如此多同阶道友了。”金差倒吸一口凉气,一脸震惊表情的说道。

“应该如此吧。这条消息就是始印之地传出来的唯一一条,也是最后一条讯息,后面就再无任何消息传出了。看来是那螟虫之母在沉睡前动用了某种隔绝手段,让元魇道友原先秘术再也无法奏效了。”邪莲不加思索的回道。

“邪莲道友还有什么话没讲清楚吧!若照刚才所说,你等外界圣祖应该早就采取行动才是,为何反要等如此之久后才打算聚会的。而且我也未从中听出,救助我等同族好友和再次镇压这螟虫之母的事情为何不能同时兼顾的。”韩立摸了摸下巴后,忽然淡淡的问道。

“韩道友可知道,最先得到始印之地消息的人是谁?”邪莲闻言,脸色竟一沉的反问一句。

“是谁?不外乎你们这些留在外面的圣祖之一了!”韩立目光一闪,缓缓回道。

“哼,就是道友一开始将妾身误认的那人。”邪莲冷哼一声的回道。

“宝花,竟然是她。”韩立这一下真怔住了。

“不错,始印之地消息一开始就是传给我这位亲姐姐手中的。大概是元魇这些家伙,觉得外面也只有宝花这位原始祖才有办法解救他们吧。”宫装女子阴沉的回道。

“这么说,说服你们到现在才开始行动,并说镇压螟虫之母和营救其他道友两件事情不可同时进行的也是宝花道友了。”韩立眉头紧皱好一会儿后才若有所思的问道。

“看来韩道友对我这位胞姐倒是颇为了解的样子。不错,当年的确是她将我等剩下这些圣祖先聚集过一次了,并将元魇传来的信息当场展示给我等看,也确认的确属实并无虚假的。否则她现在并不是圣界始祖了,我等又怎会轻易听其吩咐的。按照她所说,那元魇传出消息的最后模糊部分,的确应该暗示那螟虫之母掌握的那部分困住他们的封印力量,因为还不稳定缘故,应该有一个轮回期。数十年后的今年才是这股封印力量最衰弱的时期。但与此同时,此刻也是始印之地禁制,对那头螟虫之母压制最强的时候。所以不论是重新镇压那头螟虫之母,还是救出元魇他们,应该都是事半功倍的。至于为何两者不可兼顾,这却是宝花的主意了。因为她一接到元魇传来的消息后,早就先悄悄通过虫海,潜入始印之地的探查过一番后才得出的结论。至于是真是假,却还要诸位道友到时自行的判断了。但起码,我们这些圣祖认为应该是真的。毕竟我们这些人都曾经在始印之地轮守过,对那上古封印也颇为了解的。宝花纵然神通广大,但想方面欺瞒过我等耳目,却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我们也想不出宝花有何必要在这上面做什么手脚。毕竟她也是圣界的一员,不可能罔顾圣界安危于不顾的。”邪莲终于在神色冰冷下,将所有的一切都讲了出来。

金差和旁边的披发壮汉听到这里,不禁面面相觑起来,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震惊来。

显然邪莲刚才所说的一切,实在有些出乎二者预料,让他们要好好想上一想的。

倒是韩立略一沉吟后,就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是宝花道友所说,看来应该不假了。不过既然宝花道友可以冒险去始印之地查看一番,我倒是不信邪莲等道友也没有去始印之地探查一二的打算。”

“若能亲自探查一番始印之地的情形,哪怕只是在外围无法进入其内,我们这些外界圣祖自然会不惜冒险一二的。但道友不知道的是,宝花的那次探查已经引起了螟虫之母的警觉了。此凶虫虽然在沉睡中,但是包围始印之地的虫海却比开始时一下激增了十倍以上,并且其中甚至多出了一些十分可怕的螟虫,连我们这些圣祖遇到,也不得不退避三尺,不敢真的和它们做何纠缠。故而我等对那始印之地的探查,实在是有心无力的。”邪莲脸色一变,竟隐约露出一分惧意的说出一番话来。

“能让大乘存在也不敢硬撼,莫非就是那些可比合体期的高阶螟虫。”金差听到这里,忍不住的直接问道。

“不是。是另外一种浑身血红,体长不过尺许的诡异螟虫。这种螟虫在圣界其他地方从未出现过,只有那始印之地四周的虫海中才存在的,并且数量非常稀少,应该不超过千余只的。”邪莲连忙摇头的说道。

“难道这种螟虫有可比大乘的实力?否则如此点数量,怎会让你等忌惮到如此地步。”金差两眼一下凸鼓起来,并有些吃惊的问道。

“不是。这种灵虫光从气息来看,不过炼虚等阶而已,并且具有的神通也只有两种而已。但就是这两种神通,就让曾经试图闯虫海的两位道友,同时身负重伤,差点就陨落在虫海之中了,让我等再也不敢轻易尝试了。”邪莲嘴角抽搐两下后,苦笑的回道。

“两种神通,就可将你等圣祖逼迫到如此地步!这还真要向道友请教一二了。”韩立听到这里,瞳孔不禁微微一缩。

“很简单,一个瞬移,一个自爆!”邪莲毫不犹豫的回道。

“瞬移,自爆!”秃头大汉神色一凛,并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

韩立听了后,神色也有些异样了,但缓缓说道:

“这两种神通。恐怕和一般意义神通大不相同吧。否则也不可能逼退大乘期存在的。”

“不错。这种血色螟虫的瞬移,让人根本避无可避,一旦被其发现,下一刻肯定会出现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无论何种宝物都无法将其摒弃防御之外的。而此虫一旦自爆开来,无论何种功法和宝物都无任何起到防护效用,只能单纯的凭借肉身来硬抗而已。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诡异是,一但被此虫自爆威能涉及后,我等精魂竟会不知不觉的被其污秽感染,连同其他身处各地的所有分身也会一同遭到重创。一些神魂不太强大化身,甚至有可能当场陨落掉。”邪莲神色凛然的一一解释起来。

“连分身精魂也会遭到污秽?”光头壮汉一下失声,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韩立听了后,心也猛然往最底处一沉。

“现在诸位道友知道此虫的可怕之处了。自从宝花在一开始探查过始印之地一次后,后面在此虫威慑下,连起也不敢再冒险闯那虫海了。”邪莲忽然又一声冷笑的说道。

到了此时,任谁也能看得出,这位邪莲圣祖和宝花似乎大不对头的样子。

“若是这种新出现螟虫这般可怕的话,你们这次聚会的话,难道能找到办法对付此虫不成?”韩立沉吟了片刻,问道。

“哼,韩兄真是聪明人。我们之所以在不久后的特定日子才采取行动,一来是为了聚集像金兄韩兄这样的其他界面再来的强者,让我等能多增加几分胜算,二来也是为了等宝花炼制好两件专门对付这种自爆螟虫的特制宝物。据宝花所讲,有了这两件宝物应该可以对付这种螟虫的自爆了。”邪莲哼了一声后,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