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一十四章 白光界

“哦,邪莲道友对我等的到来,似乎不觉吃惊。”韩立双目一眯,话有所指的说道。

“三位道友是来自灵界还是黑炎界?”邪莲圣祖上下再打量了韩立三人几眼后,忽然面无表情的问道。

“灵界!黑炎界!邪莲道友怎这般肯定我三人就是来自这两界的?”韩立目光一闪的问道。

“因为上次派出强者相助我们圣界的几界,也只有黑炎界和灵界还未再有人找上我们几个了。”邪莲圣祖冷冷回道。

“你们几个?”韩立神色一动起来。

“不错,自然是我们这些还未进入始印之地的圣祖了。妾身虽然暂时隐居在这万花山,但是和其他几位道友联系从未中断过。你们这些新来的外界强者,若想弄清楚始印之地的情形,自然第一个要找到我们身上了。”邪莲不慌不忙的回道。

“原来如此。我们三个的确是灵界之人,道友倒是没有猜错的。不过始印之地出了何事,看来邪莲道友应该很清楚了?”韩立沉吟片刻后,才慢慢说道。

“原来是灵界道友!道友面容看起来有些熟悉,是不是以前就来过我们圣界?”绿色宫装女子没有马上回答韩立所问,而是盯着韩立脸庞片刻后,忽然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竟对韩立三人是灵界之人毫不在意,仿佛根本不知不久前两界才刚刚结束一场大战一般。

韩立听了这话,微微一怔,但马上一笑起来。

“在下当初的确来过贵界一次,看来邪莲道友已经认出韩某来了,何必再明知故问了。”

“啧啧,阁下真是当初被元魇六极一起通缉过的那名韩姓修士!你当初离开圣界的时候还是合体修士,现在竟然已经进阶大乘了。我总算有几分明白,那二人当初为何这般重视你了。这般说来,旁边的这位道友,应该就是魔源海的蟹道友了。妾身大概是魔界仅有几个未曾去魔源海见过蟹兄的圣祖了。但现在看来,似乎也并不算太晚的。”邪莲叹了一口气,目光一动后,又落在了蟹道人身上的说道。

至于银月这位合体初期修士,却根本未看过一下。

显然对她来说,大乘以下存在是不放进眼中的。

蟹道人神色木然,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韩立却双眉一挑,脸色一沉的问道:

“既然道友也认出了蟹兄,也省的在下介绍了。有关始印之地的事情,道友似乎还没有回答在下所问?”

“始印之地的事情,我的确知道一些。不过此事非同小可,这里可不是谈话之地。三位道友还是跟我到下面细谈吧。”绿色宫装女子目光四下一扫后,面上冷意蓦然冰消溶解起来。

“下面?道友打算邀请我三人去贵洞府一叙吗?”韩立却朝不远处被五色霞光笼罩的山峰看了一眼,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

“怎么,韩道友莫非害怕妾身动什么手脚不成?”宫装女子轻笑一声的,眉宇间竟忽然现出一丝妩媚之意来。

“在下怎会如此去想!以邪莲道友身份也不会作此宵小之事的。除非道友真自大到以为,可以同时对付两名大乘期存在。”韩立打了个哈哈,丝毫看不出心中所想的说道。

“那三位道友,请吧。”宫装女子闻言,身子微微一侧,面带笑容的说道。

韩立也不客气,袖子一抖,一片金霞往两侧一卷,就带着蟹道人和银月一起,化为一道金虹向远处山峰激射而去。

邪莲圣祖却身躯一个模糊,化为一团绿光也飞遁而去。

笼罩山峰的五色光霞蓦然一分,就让韩立三人和宫装女子先后遁入禁制之中,并在峰顶的宫殿大门前一同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殿门前人影一晃,竟从中走出另外两名服饰怪异之极的壮汉来。

这两人肌肤黝黑,穿着一身银灰色战甲,但手臂面上等裸露肌肤上却赫然名印着一道道赤红色灵纹,双目更是银灿灿一片,竟然一副没有瞳孔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其中一人头上锃亮一片,寸发未生,面容凶狠异常。

另一人则披头散发,两臂套有粗大金环,十分强壮的模样。

这两人目光一扫过来时,竟如刀剑般锋利,以韩立修为竟也不禁肌肤微微一寒。

“大乘存在!”韩立心中一凛,低声说了一句。

银月闻言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两名黑肤壮汉竟然也是大乘修士,但身上气息却又和魔族截然不同,给韩立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

“邪莲道友,这三位是其他界面来援之人,怎么其中一人只是区区的合体小辈。”那光头壮汉目光在韩立三人身上一扫后,却两眼一翻,发出了金石般的怪异声音。

“韩道友,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来自‘白光界’的金差兄和石定兄,只比三位早半个月到我这里而已。金兄,这是灵界的韩道友,蟹道友。”宫装女子上前一步后,微笑的介绍起来。

“灵界,就是前些时间和你们魔界发生冲突的那个界面。我还以为此界根本不会再派人过来的。”光头壮汉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雪白牙齿的说道,但话语中却隐有一丝轻蔑之意。

“螟虫之母若真的冲出封印,附近几界都有彻底陨灭危险,我们灵界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倒是白光界,韩某也是第一次听说的。”韩立脸上讶色收起,不动声色的说道。

“哼,连我们白光界都未听说过。看来还真是够孤陋寡闻。阁下不会是侥幸之下,刚刚进阶大乘的吧。”光头大汉脸上一丝煞意闪过,声音一下冰寒几分。

旁边的披发壮汉却是和蟹道人一般,一直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

韩立打了个哈哈,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宫装女子却一下打断他们对话的说道:

“几位道友到妾身这里来,不是只为斗嘴而来的吧。既然诸位都是冲那螟虫之母而来,我等还是到里面再详谈一下吧。金兄不是一直想得到始印之地的消息吗,现在韩道友他们也来了,妾身正好开诚布公的说一下。”

一听此话,金差面色变了几变,但略一沉吟,就双目银光一闪的微点下头:

“邪莲道友总算肯告诉我等想要的消息了,我和石兄自然会洗耳恭听的。”

说完此话,光头壮汉当即招呼同伴一声,就转身向殿门内走去了。

“韩道友,请吧。”宫装女子见此不以为然,却转身冲韩立邀请的说道。

韩立微然一笑后,就带着银月和蟹道人,跟着邪莲圣祖也走了进去。

“参见邪莲大人!”

这座翠绿宫殿虽然不大,但殿门后走廊两侧,却站满了穿着同样宫装服饰的侍女,足有三四十名的样子。

一见邪莲圣祖进来,当即恭敬的躬身施礼。

“准备一些灵果,灵茶,今日又有其他贵客上门了。”邪莲摆摆手,一副雍容华贵模样的吩咐一声。

一些侍女立刻答应一声的退了下去。

片刻后,韩立等人就跟着邪莲进入到了宫殿大厅之中。

在那里,两名白光界大乘正坐在一侧的两张椅子上,嘴巴微动的传音交谈什么。

韩立见此,不客气的带着蟹道人和银月的坐在了二人的对面。

邪莲则婀娜几步后,坐到了中间的主位上。

“邪莲道友,我等到齐了,现在可以说了吧。”光头壮汉神色一动的直接说道。

“当然。不过在说之前,妾身还有几句话向诸位道友先问上一问。诸位这次来到圣界,是想来助我们圣界重新镇压那头螟虫之母的,还是只是想来救助你们的同族亲友的。”邪莲面上笑容一敛,有几分肃然的问道。

“邪莲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不认为两者有什么矛盾?”秃头壮汉脸色微变,声音蓦然一沉的回道。

韩立听到此问颇感意外,不禁眉头一皱。

“这恐怕要让几位有些失望了。现在时间紧迫,我等只能先去做其中一样而已。而无论先做那件事情,都必须集中所有力量,全力以赴,才有几分成功的可能。这也是为何,妾身先前没有冒然将始印之地消息告诉金兄二人的原因。”邪莲面上首次现出一丝苦笑之色。

“哼,只不过多了两个人后,邪莲道友就可以将消息放心说出来了!”金差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说道。

“其实就算韩道友他们不来,顶多再过月许时间,妾身也会同样告诉金兄的。因为一个月后,就是我们这些圣祖相聚的日子,到时其他界面再次来援的道友,也会一同参加,来商讨如何解决圣界大劫的事情。想来几位道友也一定不愿错过的。”邪莲想了一想后,不再有何隐瞒的说道。

“邪莲道友,不管我们这次来圣界的目的是何,是不是先将始印之地情况先告诉我等一二,然后再让我们做出选择,会更好一些的。”韩立听到这里,却忽然这般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