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一十章 螟虫

魔界一处遍布腐烂淤泥的沼泽上空,一个黑乎乎大洞中波动一起,一团金光从中激射而出,并光芒一敛的在大洞下现出几道人影来。

正是再次进入魔界中的韩立三人。

韩立目光往四周一扫而后,眉头微微一皱。

四处空荡荡的,竟然一个人影没有。

他略一思量后,二话不说的神念一放而出,往四周一罩而去。

结果马上发现,在附近沼泽边缘处赫然有一大片石制建筑。

高高矮矮不一,足有数百间房屋,并且外围还布置有数个防护法阵。

但此刻法阵大开,不见丝毫禁制激发而起,神念再往屋中一扫而后,里面凌乱一片,同样不见任何魔族踪影。

“走吧,我们直接找离此地最近的魔族城池,弄清楚这里是魔界何地再说吧。”韩立有些讶然,但心念飞快一转后,也就有了决定。

和上次进入魔界不同,以他现在的大乘期修为,外加有蟹道人相助,就算面对魔界三大始祖之一也不会有丝毫惧意的。

三道遁光一起,三人就直接向沼泽外飞射而走。

一路向西飞行了不过半日,韩立神色微微一动,蓦然遁光一顿的率先停在了高空中。

蟹道人往远处目光一闪后,同样停了下来。

银月见前方天边空荡荡一片,却不禁一头雾水,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韩兄,怎么回事。莫非你和蟹兄都发现了什么。”

“嗯,前边有东西过来了。”韩立淡淡回了一句,脸上神色平静如初。

银月闻言一怔,美眸一转,也急忙向远方眺望而去。

结果一小会儿工夫后,远处天边传来一阵嗡嗡的怪鸣声,并且越来越响,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样子。

银月不禁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但韩立和蟹道人却均都在原地动也不动,面上丝毫异样都未露出来。

再过片刻后,天边骤然间灵光一闪,数百道遁光先后的浮现而出,并向韩立这边疯狂激射而来。

竟然是数百名修为高低不一的魔族,魔兽正在拼命逃窜,仿佛后面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在追赶一般。

银月眨了眨美目,心中正想倒底是何东西在追赶这些魔族魔兽的时候,天边嗡鸣声一下大响,大片灰蒙蒙乌云紧跟的涌现而出,并毫不迟疑的向这些遁光滚滚追来。

银月急忙将体内灵力往双目一聚,仔细往那片灰云望去,结果下一刻,让她这位合体修士脸色一下煞白起来。

那灰蒙蒙乌云,赫然是由无数奇形怪状的怪虫组成。

其中最小的怪虫也有拳头大小,最大的则足有成人大小,或浑身遍生倒刺,或满口獠牙,一个个均都狰狞异常,大异于普通魔虫。

而灰云中魔气翻滚,怪虫密密麻麻,数不胜数,也不知有多少只的样子。

如此恐怖的虫云,外加这些怪虫的狰狞模样,难怪银月也面色大变了。

虫云中怪虫飞遁速度明显并不一样,一些体积大些的怪虫,竟速度明显比其他怪虫更快一些。

顷刻间,一些落后的魔族魔兽就被这些大型怪虫从后面追上,并纠缠了上去。

这些魔兽魔族无奈之下,只要且战且逃,一时间兽吼声、大叫声以及轰呜声在高空中爆发而起。

但这些魔兽魔族遁速稍一慢下来后,顿时被后面其他怪虫一追而上,被灰蒙蒙虫云一下淹没而进。

一阵惨叫后,无论是张牙舞爪的魔兽,还是拼命催动魔器防御的魔族,瞬间就化为浪花的消失在了虫海之中。

韩立看到这一切,神色终于微动了一下,忽然转首冲蟹道人问了一句:

“蟹兄,你觉这些虫子和魔界的其他魔虫相比,可有什么异常之处吗?”

“气息有些不一样,所带魔气有些不纯,好像不是魔界中本土诞生的那一类魔虫。”蟹道人扫了虫云一眼,就木然的回道。

“果然如此!看来这些怪虫是和那螟虫之母有些关联了。”韩立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螟虫之母,就是制造魔界大劫,逼得我祖父和莫前辈不得不进入魔界的那个螟虫之母!”银月听得此话,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错,我说的正是此虫母!”韩立苦笑一声的言道。

“这些怪虫既可能和螟虫之母有联系,又这般在魔界大模大样的出现,难道那虫母已经脱困出来了。”银月脸色难看之极的说道。

“这倒不一定的,也许只是从封印中偷跑出来的一些虫母后裔而已。”韩立沉吟了一下后,却摇头的说道。

银月闻言,还想再继续问些什么,但就这片刻耽搁,远处逃窜的上百遁光,就有大半都被灰色虫云吞噬一空,只剩下寥寥十几道还在狂奔,并已经到了人近前处。

遁光中的全都一些法力不弱的高阶魔族,一个个狼狈之极,异常惶恐的惊惧模样。

而韩立甚至单凭肉眼,都能清楚的看到最前边几名魔族的面容了。

这些魔族,一见韩立三人就这般静静停在高空中,一副对远处虫云视若不见的模样,也是面上一呆。

其中一名二十来岁模样的魔族女子,却不加思索的冲韩立等人一声娇叱:

“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螟虫已经来了,还不赶紧跑走保命去。”

话音刚落,这些遁光就已经先后一闪的从韩立三人身旁一擦而过,来不及多想的往更远处激射而走了。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再扫了远处虫云一眼后,忽然袖子一抖。

一声轰鸣!

顿时三座迷你小山就在身前一现而出,蓦然一晃后,就在光芒万丈中化为了万丈之高,并腾空飞起下,直往对面虫云一迎而去。

而同一时间,灰色虫云一涌而上,就将三座巨山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韩立眉梢一挑,一根手指遥空一点。

三座山峰在轰鸣声中,一下滴溜溜转动起来。

黑色山峰上顿时飞卷出一片片的灰色霞光。

霞光卷过之处,那些灰色怪虫凭空一模糊的一片片不见了踪影。

青色山峰则尖鸣声大起,无数道无形剑气一喷而出!

四面八方的怪虫身躯一颤下,就纷纷的被斩成无数碎块,大片绿血从高空一洒而下。

而那座五色光焰滚滚的山峰,表面光华大放,一圈圈五色光晕狂涨而出,所过一接触光晕的怪虫,瞬间惨叫的被直接压成一团团肉酱,竟根本无法撑过一个回合去。

转眼间,偌大灰色虫海中,以三座巨峰为中心,蓦然多出三个巨大孔洞来。

无论多少怪虫疯狂添涌进去,就被三座巨峰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过顷刻间工夫,灰色虫云就一下变得稀疏起来。

残留的灰色怪虫见识不妙,其中一只双首巨虫忽然口中一声凄厉尖鸣。

所有怪虫一个掉头,竟向来路滚滚飞逃而走。

韩立见此情形,却双目一亮,手指蓦然再冲远处黑色巨峰一点。

顿时黑色山峰一个晃动后,竟在层层灰色光霞中一个模糊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那头双首巨虫头顶上空波动一起,黑色巨峰丝毫征兆没有的闪现而出,底部灰蒙蒙霞光一卷而下。

这头巨虫只来及一声呜咽,就在灰光闪动中和其他怪虫一般的消失了。

这时,其他残余怪虫飞快逃走下,却到了极远之处,并一哄而散下,化整为零的纷纷消失在了视野中。

韩立似乎也没有继续追杀剩余怪虫的意思,只是单手轻描淡写的往远处一招。

三座巨峰一声轰鸣,体积飞快缩小,重新化为了尺许大小,并一个模糊下,纷纷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韩立一只袖筒中波动微微一晃,三座寸许高的迷你山峰就出现在了其中,并再一闪的彻底消失了。

从韩立出手放出三座极山,到灭杀大半怪虫,并将宝物重新收起,不过才短短几个眨眼间工夫。

原本正在拼命往后方逃遁的那名魔族女子,无意中回首一扫之后,顿时惊的遁光一颤,整个人差点直接从高空坠落而下。

“这怎么可能!”这名颇有几分姿色的魔族女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来。

其他同样正在逃遁的魔族,一见此女这般失态表现,一怔之后,也不禁纷纷向后一望而去,自然同样大惊失色起来。

原本让他们望风而逃的可怕虫云,竟然已经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遁光一缓,不禁纷纷停下了飞遁,并用一种茫然的目光,望向韩立三人来。

任谁都很清楚,虫云的突然消失,肯定和眼前这三人是大有关系的。

那名二十来岁的魔族女子最先清醒过来,将身形重新一稳的停在半空中,重新看了韩立三人一眼,不禁脸色阴晴不定的暗自思量是否要飞过去一二。

而就在此时,这些魔族耳中同时响起了韩立淡淡的话语声:

“诸位道友过来一下吧,我有事情要向你们打听一二。”

魔族女子心中一凛,略一犹豫后,也就老老实实的飞了过去。

其他魔族一阵窃窃私语后,也不敢违抗的飞了回来。

以对方轻易可将虫云击溃的大神通,他们自然不会不识趣的加以触怒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