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零八章 天书阁

同一时间,在圣岛中心处的一高涯下方,韩立目光闪动的往眼前百丈晶壁上凝望着。

在其旁边,蟹道人面无表情的也在打量着巨大晶壁。

而在离二人七八丈远地方,两名绿袍老者一脸惶恐的束手而立着。

这两人自然就是专门负责此地的守卫,均都有炼虚后期的修为。

不过在刚才韩立方一到此,略一放出丁点大乘灵压后,这两名绿袍老者自然一下变得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的拦阻了。

这时,韩立已经从上到下的将晶壁上闪动的金色文字全都扫过了一遍,目光往上一凝后,重新落到了排在第三位的几个金色古文上。

“玄天斩灵剑!”

韩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了几遍,不觉抬起一手往另一侧手臂上轻轻抚摸起来。

手指触摸之处,藏在袍袖下的臂膀某图案一下变得灼热异常,甚至隐隐有刺痛之感。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忽然头也不转的问了一句:

“玄天斩灵剑可就是最新上榜的那件玄天之宝,听说此物刚刚出现时,让整个风元大陆各族都为之疯狂过一阵。”

“回禀前辈,这件玄天之宝刚上榜时,何止是风元大陆,就是其他大陆的超级大族也派人寻找过一番。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竟然没有得手,就再无任何消息传来了。不过这些大族,应该还在暗中寻找吧。”两名绿袍老者互望了一眼后,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小心的回道。

“或许如此吧。蟹兄,此榜已经看完,我们走吧。”韩立嘿嘿一笑,竟然没有多说什么,招呼蟹道人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恭送两位前辈!”两名绿袍老者,急忙躬身相送。

“蟹兄,你对这混沌万灵榜可知道些什么吗?”稍一远离混沌万灵榜后,韩立忽然向跟来的蟹道人问了一句。

“我的记忆中,没有此物的相关信息,以前也从未听主人提起过。不过我刚才从那晶壁上感到一丝仙灵气。”

“仙灵气!”

原本并没有对自己随意一问抱何信心的韩立,闻言顿时一怔。

“不错,虽很稀少,但却极为的精纯,并不下于道友先前提供灵液中提供的仙灵气纯度。”蟹道人木然回道。

“有些意思了。看来我们灵界和真仙界虽然失去联系多年了,但两者间的还是有些事情无法真正切断的。”韩立沉吟了片刻后,冷笑一声的自语说道。

蟹道人神色不变,也未再说任何话语。

圣岛并不算多大,韩立在有李蓉提供地图下,不知怎么左转一下,右拐一下,竟然来到了一个小型传送阵前。

他带着蟹道人一踏而上,然后单手一掐诀。

法阵一阵嗡鸣,乳白色灵光大放下,二人身躯一个模糊,就从法阵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一座七八十丈高的阁楼前,一片白光闪动,韩立和蟹道人身影在另一座法阵中一闪而现。

“天书阁!”

韩立抬首往眼前阁楼大门上悬挂的一个巨大牌匾上扫了一眼后,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又转首冲蟹道人说了一句:“蟹兄,你暂时在这里等候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韩道友尽请自便。”蟹道人毫不迟疑的回道。

韩立点下头,就向阁楼大门走去。

片刻工夫后,他就站到了一名面容异常苍白的老妪面前,平静的说道:

“听说天书阁收集有无数秘术,在下打算进去查看一二,道友可否把禁制打开。”

“阁下面孔陌生的很,难道是新进入岛的道友不成?既然到这天书阁,想来也应该很清楚本阁的规矩了。”老妪盘坐在空旷旷的一层大厅正中间,有些疑惑的打量韩立两眼后,才眉头一皱的言道。

面前之人气息深不可测,竟根本无法判断对方修为境界,怎不让她心中暗自吃惊不已。

“想要学习一种秘术,要么按价支付一笔灵石,要么用阁楼未收藏的同种秘术交换对吧。”韩立微微一笑后,说道。

“的确如此。道友是打算支付灵石吧!虽然学习一种秘术要交的灵石是一个天价数目,但是总比真用一种秘术交换要容易的多。本阁已经收藏的秘术何止万种,再找一种未有收藏过的,哪是这般容易的。”老妪发出几声嘶哑低笑后,言道。

“原来如此。我这里倒还真有不少从异族那边收集到的秘术,道友可以查看其中有那些是没有被收藏的。”韩立沉吟了一下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随之他还未等老妪露出吃惊的表情,就见韩立袖子忽然间往其面前一抖,顿时密密麻麻的各色玉简从中一出,并一个闪动后,纷纷悬浮在老妪面前静止不动了。

足有近百枚之多的样子。

“这些玉简,都是道友从外族收集来的?”老妪目睹此景,眼神一下发直起来,好一会儿后,才吞咽一下口水的言道。

“不错,道友不妨仔细查看一二。”韩立似笑非笑的言道。

“那道友稍等一下,老身马上核实一下。”老妪总算恢复了镇定,连声的说道。

下面,她急忙将其中一枚玉简一把抓到手中,将神念往其中一扫而去。

“消元分光术!”

“这不是飞羽族鼎鼎大名的秘术吗,听说不是血统最精纯的核心飞羽族,根本无法学得此术的。此种秘术天书阁中的确没有记载,可以用来交换的。”

老妪只看了片刻,脸上就再次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哦,看来道友对异族之术,颇为了解。此术的确是我当年在飞羽族中偶尔得到的,不过并不太适合我体质,所以并未加以修炼过。”韩立闻言,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嘿嘿,老身当年可是号称两族中懂得秘术最多之人,否则也不会被那些老家伙派到这里镇守这座天书阁了。”老妪听了韩立之话,满是皱纹脸孔上不觉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的说道。

然后,她将这枚玉简一收后,又将另外一枚玉简一把抓住,同样用神念查看起来。

“‘九焱魔大法’这个好像是魔族秘术,本阁也未收藏过。”

“‘天芒青木功’这个是木族流传的秘术,本阁倒是已经有了。”

这老妪一个个玉简查过来,竟大半都能说出一些来历。

看来其刚才自称的是两族中懂得秘术最多之人,似乎并不假的样子。

不过老妪只看了十几枚玉简,心中就越发震惊起来。

这些玉简中秘术不但来历五花八门,其中三分之二竟然都是天书阁中未曾收藏过的,这令其再也无法压住心中骇然。

要知道平常即使真有人是拿其他秘术来换取天书阁中秘术,也不过是一次拿出一两种而已。

像韩立这般一口气拿出近百种秘术来交换的做法,恐怕天书阁修建以来,也是前所未闻之事。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老妪才将所有玉简看完,长吐一口气后,才对韩立凝重说道:

“道友拿出玉简中,总共有六十一枚,本阁都未藏有。道友真打算都用来换取阁中其他秘术吗?”

“六十一枚,数量也不算少了,就用它们换取这里的其他六十一钟秘术吧。”韩立摸了摸下巴,微笑的回道。

“好,既然道友已经决定好了。老身这就将阁楼禁制打开,让道友进去挑选其他秘术。先提醒道友一句,只要道友一挑完六十一种秘术后,就必须从里面马上出来。另外这些秘术,只能道友一人修炼学习,不得私自传授他人和门徒。否则一旦本圣岛得知,自然会有执法使者加以制裁的。”老妪沉声说道。

“道友放心,我学如此多秘术,只是参考之用的。真正用来修炼并不会有几种的,更不会随便传授他人的。”韩立轻描淡写的回了两句,袖子再一抖,就将那些未被老妪看中的玉简全都重收回了袖中。

“道友知道这些就行,那老身施法了。”老妪微点下头后,张口一吐,喷出了一块金灿灿令牌来。

她单手掐诀一催,又用一根手指虚空一点。

顿时金色令牌一颤,从中喷处了一片银色霞光,直奔楼梯口处一卷而去。

“噗嗤”一声,楼梯口处一声闷响,似乎有数层无形禁制被一打而开。

韩立神色不变的身形一动,就一下没入楼梯中不见了踪影。

阁楼一层大厅中,转眼间就只剩下老妪一人一脸沉吟的继续盘坐在地面上。

韩立在阁楼中呆的时间并不太长,一顿饭工夫后,就神色如初的从阁楼中一飘而出。

韩立冲老妪略一拱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一层大厅。

“此人到底是谁,绝不像一般新上岛的合体修士。其气息竟然连我也无法能看出深浅来,一次竟然能拿出这般多异族秘术来,难道这人就是……”老妪盯着大厅门口好一会儿后,才忽然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句,双目一下变得发亮起来。

同一时间,刚刚走出阁楼的韩立,忽然头顶上破空声一响,三团金光激射而至。


悦读www.yuedu.info